•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答唐崇荣弟兄书

唐崇荣弟兄赐鉴:

三月八日承蒙李文正先生安排,幸会先生,机会难得,诚如先生所言,交通并非苟同,批判诚有必需。属灵之事,非三言两语可解释清楚。是日交通虽酣,言犹未尽。麟於次日三月九日向李弟兄建议与先生再次交谈,先生婉谢,未能如愿以偿,至以为憾,虽无缘面谈,文字沟通尚可,故敢冒昧提笔再论真理。

、先生首提魂与情感心思意志关系问题,盖人有情感心思意志,乃众所公认事实,圣经多处指明魂有情感之作用,(申六5,撒上十八1,申十四26,结二十四21,歌一7,太十二18,诗一零七18,)心思之作用,(诗十三2,箴二10,二四14,)意志之作用。(代上二二18,伯六7,七15。)【以上各处之『心』原文皆为『魂』】圣经又指明人有灵、魂、体之分,其理至明,其证甚多,兹举其二,

(一)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23节清楚分列三词『灵、与魂、与体』,灵为πνεμα,魂为ψυχη,体为σωμα,三词以και分开,若为同义,何必字异,又何必以και(『与』)字分开?神的话一点一画不能改变,每词皆有其正义,不能丝毫含糊。

(二)希伯来书四章十二节清楚云神的话将魂与灵剖开,若如先生所解云『神的话大能至不能分开之灵与魂亦能分开』,则必引致如下结论:

  1. 按先生解经原则,下文必须解为『神的话大能至不能分开之骨节与骨髓都能分开』此话首先不合事理,盖骨节骨髓明显能分。
  2. 即合事理,亦不合情理,盖神的话之作用岂仅为分开不能分之骨节骨髓者?
  3. 回到上文,若如先生所解,『不能分开之灵与魂亦能分开』则灵与魂到底藉神的话,还是能分开。先生之解经,恐不能自圆其说。

马丁路德为更正教公认正统教师,他明言人分灵魂体三部分,并以灵为至圣所,魂为圣所,体为外院,先生云不能说这些是人的『部分』,只能说是人的『功用』,然路德清楚云此三者乃人之三部分,Three Parts,(见附文一,)又先生以传道书三章二十一节图证动物亦有灵,然此灵之与人灵不同,如同动物之魂与人之『活的魂』不同一样(创二7描写人之Living Soul原与一21描写动物之『有生命之动物』在希伯来文原为同字,故同字不一定指同事。)故此传道书三章二十一节本身并不证明任何论点。以上为灵魂体分论之真理。

基於以上灵魂体三分论,探求心思情感意志之所在,可知此三者首先不可能在人『体』中,圣经说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箴二十27,)是敬拜神的地方(约四24),是人重生之处,(约三6,)是见证我们是神儿女之所在,(罗八16,)更是主与我们同在之处。(提后四22。)犹大书十九节说,背道之人属乎魂,没有灵(意即其灵不起作用,参Henry Alford, D.D., Dean of Canterbury, NT for English Readers, Moody Press)。然而事实说明背道的人心思意志情感仍甚活跃,凭此可知此三者之活跃,必活於人魂中,故圣经虽无一节特指心思情感意志专属於魂,其理至为明显。

、先生提及『启示』与『光照』问题,认为今人只能有『光照』,只有写经之人有『启示』。此为用词之争,原不值讨论,惟先生强调启示只能应用於圣经六十六卷之圣言,之后无人能有任何启示,只能有illumination,此说纯属无稽。查林前十四章二十六节说信徒聚会各人『或有启示』,则保罗承认圣经作者外之人亦可有启示。在教会聚会中任何人皆可能有启示。当然我们同意圣经之经典(Canon)只有六十六卷,此外无人能加能减。惟对此经典,信徒得蒙启迪,除去蒙蔽,看见真理,此诚为启而示者。如彼得蒙父『启示』,得认识基督,(太十六17,)此对基督之认识,非仅彼得一人独有,历代圣徒皆凭此启示认识基督。坚持一词之意义,并无任何价值,只启争端。

、先生质疑以弗所书四章八节倪弟兄对『掳掠仇敌』一词之解释,按『仇敌』一字原文αιχμαλωσιαν,英文KJV并ASV都译为captivity,可泛指一切被基督所掳掠的,包括黑暗权势、罪、死、撒但等,亦可专指被掳的人。采前者解法,大不乏人,教父Chrysostom解为『魔鬼、死亡、咒诅、罪』,(见附文二,)解经权威Matthew Henry解为『所有属灵仇敌,包括罪、死、魔鬼』,(见附文三,)希腊文权威G. Kittel更解作『诸灵』spirits。(见附文四。)倪弟兄於『工作的再思』解释此段时说:『基督已经得胜,升上高天,掳掠了一切从前辖管人的势力,叫人在基督裏也完全胜过撒但』(倪柝声文集二辑十册十七页)明显他解释captivity为『辖管人的势力』,引申为撒但,此解原无可厚非,一知半解者若咬文嚼字,难免见笑专家。顺便可提李常受弟兄於解释该段时,一面清楚将此字解作『被掳的』(见以弗所书生命读经三十八篇『成全圣徒的恩赐』)一面又平衡的指出其各面意义,(见新约恢复本以弗所书四章八节注解二,)先生自称熟读李弟兄著作,自应晓得此事,不需麟点明

、先生所提关於『主小我大』,『生』神『熟』神等用词,涉及三一神所经过之过程问题。神是三一的神,祂在基督裏成为肉体,(约一14,)最终成为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此过程使在人不能靠近光中(提前六16)之自有永有(出三14)的神成为可接受、(约一12、)可内住、(约壹四15、)可见可摸、(约壹一1、)可吃可喝(约六57)的一位。在此同时,祂的神位神性并无改变,祂仍为在万有之上,永远可称颂的神(罗九5)。以其神性说,祂『与父原为一』;(约十30;)以其人性说,祂是『大卫后裔生的』。(罗一3,4。)在祂的复活裏,祂被神生为长子,(罗一4,行传十三33,)并『成了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在此灵裏,祂成了信徒『生命的粮』。(约六51。)说到所谓『主小我大』,出处为李常受所著『吃主』一书第二篇,惟读书必须读上下文,其中十六页李弟兄清楚说明『你不要错解,我不是说,主耶稣本身比你小,祂的本身不知比你大多少倍,不知比你高多少倍,祂本身是高大,但为著来给你吃,为著来给你享用,祂的的确确是变作一位小耶稣』(十六页)他又说:『我再说,耶稣本身是伟大的,但是为著给我们吃,为著给我们享受,祂甘心卑微。取奴仆的形像(同页)』由此观之,李弟兄从未否认基督之神性,换句话说,从未否认基督之伟大,全能全智,只是在其经过过程裏,作为生命之粮,甚至作迦南妇人捡起之碎渣儿,祂是微小可吃,任何有识之士皆不会以此枉作文章,大惊小怪。李弟兄该章主旨说明主来世间不是要人为祂作工,乃是要以自己作生命餧养人,福音好比筵席,主亲自作成一切,今天人只需进入神在基督裏所预备的福分,就能享受福音,若死抓住李弟兄一、两句话,不看上下文,不仅是断章取义,更是恶意曲解。

、『生』神『熟』神的问题,其解释出於同理,若明此理,则问题迎刃而解。神在成肉身之前,为人所不能亲近者,此之为『生』。神在基督裏成为灵,为人所能接受者,此之为经过过程。『生』与不『生』之分,指神在基督裏所经过之过程而言,非指神素质而言,未知先生有否研究过神学上有Essential Trinity,与Economical Trinity之分(素质之三一与经纶之三一,见L. Berkhof : Systematic Theology p.89; Hasting’s Dictionary of Christ and the Gospels Vol 12, p.765; Van A. Harvey, A Handbook of Theological Terms, p.247)。以素质而言,神无『生』与『不生』之分,以经纶而言,神从不能靠近之光中之神成为肉身,最终成为赐生命之灵,此过程可称自不能接受者至能接受者,自客观者变主观者,自『生』变『熟』。若不会分辨三一神素质与经纶此二者间之讲究,则在神学上尚须进修,若光强调其一而否认其二,则难免落入错误中。李弟兄在说神在时间裏经过过程,但并无否认祂在素质上之永恒性与全能性。先生若否定神在基督裏所经过之过程,则有嫌陷於错谬之虞。兹引李常受弟兄谈此问题一段以供先生参考:『素质的三一是指三一神的素质,为著祂的存在。在祂的素质裏,神乃是一,是一位独一的神。(赛四五18下,林前八4。)在素质的三一裏,父、子、灵在同一时间裏,以同一方式同时并存,互相内在,不分先后;没有第一、第二或第三者的分别。在素质上,神是一;但在经纶上,祂却是三—父、子、灵。(太二八19,林后十三14。)在神的计画,神行政的安排,神的经纶裏,父取了第一个步骤,子取了第二个步骤,灵取了第三个步骤。父定计画,(弗一4~6,)子来完成,(7~12,)灵来应用子按照父的计画所完成的。(13~14。)这是神经纶中一个连续的程序,为要完成祂永远的定旨。素质的三一是指三一神的素质,为著祂的存在;而经纶的三一是指祂的计画,为著祂的行动。神圣三一的存在是必需的,神圣三一的计画也是必须的。…我们需要看见,这位将祂自已分赐到我们裏面的神,是三一的。照著新约来看,父、子、灵都在我们裏面。(弗四6,西一27,约十四17。)虽然父、子、灵都在我们裏面,在经历上,我们却感觉只有一位在我们裏面。住在我们裏面的这一位,乃是三一神。

主吩咐我们要将万民浸入『父、子、圣灵的名裏。』(太二八19。)神圣的三一只有一个名。这名是神圣所是的全部,相当於祂的人位。将人浸入三一神的名裏,就是将他们浸入三一神一切的所是裏。一旦我们信入基督,并浸入神圣三一的人位裏,我们就该藉著有分於父神的爱、子神基督的恩典、及灵神的交通,每日享受三一神。(林后十三14。)至终,在永世裏,我们要享受神圣三一的神圣分赐,到最完满的地步。启示录二十二章一节说,生命水的河,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这描述三一神—神、羔羊、和那灵(由生命水所表徵)—如何在祂元首权柄(宝座的权柄所含示的)之下,将祂自己分赐到祂的赎民裏,直到永远。路德马丁警告我们,不要用我们天然的理解去摸神圣三一的事。他说,那些用自己的头脑,自信的去摸这事的人,就是『神的教师,不是祂的学生』了。没有一个人能充分的解释三一神。凡记载在神纯正的圣言裏的,我们都该简单的接受,并说阿们。我们只能陈明在新约裏关於这伟大真理的神圣事实,使我们得到一个印象:神圣三一将祂自已分赐到我们裏面。我们不该太过用我们的头脑,来明白三一神,乃该运用我们的灵,来经历并享受三一神父、子、灵在我们裏奇妙的分赐。』(李常受著:主今日恢复之主要项目的重点第七页,十至十二页。)『为著神能成为人的享受,神就需要有成为肉身的过程。如果神不是成为肉身,祂永不能成为我们的食物。当耶稣说,祂是生命的饼,那时祂已经经过处理了。祂是神经过了处理,成了肉身。第二步的处理是在祂成为肉身之后,祂成了赐生命之灵。是神,祂取了肉身。是肉身,祂成了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章四十五节下:「末后的亚当成了赐生命的灵。」耶稣是神成了肉身,又是肉身成了赐生命的灵。你能看见这过程麼?因此我们说,我们的耶稣是经过处理的神。如今,我们的神不是「生」的神。祂已经过完全的处理。』(李常受著:福音书中的基督第二十一、二页。)

、先生質疑『子』是否『父』又問子若是父,何以子能向父禱告?以賽亞書九章六節清楚說明有一子賜給我們,祂名為永在的父,此處明文說出,子即是父,然『父』與『子』彼此並沒有區別。神學上稱之謂『distinct but not separate』,有別而沒有分,父定計畫,(弗一4~6,)子來完成,(7~12,)靈來應用子按照父的計畫所完成的。(13~14。)三者有別而無分。此為正統真理,正統神學之信仰,無可置疑。先生問難以賽亞九章六節之『一子』若指父神,則『一子賜給我們』之賜者何也?答為賜者即所賜者也。賜者為父,所賜者亦為父,同一位也。我們只能承認,頭腦不能理解此事。但不能否定此聖經事實。士師記六章十一至二十四節和十三章十五至二十四節,給我們看見,耶和華的使者,就是耶和華自己。撒迦利亞十二章八節下半所說的,證實『耶和華的使者』就是耶和華神。這就是說,耶和華神差遣祂自己來作祂的使者。明白這個原則,就對子既是父,何以子還能向父禱告這件事,沒有甚麼問題了。禱告者與聽禱告者,禱告的子與聽禱告的父,乃是一位。(參『關於父子靈三而一的神』第二十二、二十三頁)我們承認,神乃是三一的神,雖有三之講究,在本質上仍是一位神。以父子靈為三『位』,(如『三位一體』之『三位』)此為人造語言之表達,未盡理想,即使回到英文『person』或拉丁文『persona』或希臘文προσωπον,亦不盡達意,若說得太過,有落在Tritheism三神論之嫌。神學家因其有嫌分裂神之性情、屬性、屢棄而不用,改以hypostasis一詞。有名寫羅馬書註解的多瑪格力菲(Griffith Thomas)在他所著「神學的原則」一書中,論到神三而一的問題說:『這身位的說法,有時也受到反對。這說法,像人一切的語言,難免不適當的,甚且會有積極的錯誤。切不可把神的三個身位,講得太過;否則就會講出三位神來。…我們是迫不得已,「本質」和「身位」這類的說法,但我們的意思並非像我們所領會人的本質和位格一樣。…三而一的真理與經歷,並不在於神學上的說法。』

、神之經過過程,為聖經之一大啟示,是神永遠經綸之主要成就。倪、李二兄之信息,清楚闡明此真理,不明其理者,認為其發表與傳統神學有出入,則憑此大加批評,察人類語言發表,乃根據人的領會看見而定,有了新的看見自然需要新的發表。Reformed派神學家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說,『若人定罪一切非逐字出於聖經之詞句為太過陌生新奇,則其加諸吾人身上的律法,未免無理…無何能禁止我們偶然在適當場合下,以更達意之詞句,表達聖經之深奧難懂事物…若人只因字眼新穎而批評挑剔,他不配被稱為真理之光的傳揚者,因他所挑剔的字眼,無非是叫真理顯為更清楚明白者。』(Institute of Christian Religion, I,13,3)基督教梏於傳統觀念,有所不能看見者,故神在歷史中興起祂眾僕人恢復真理,此恢復非在原有聖言啟示中有所加增,只求將原有而失去之聖道恢復,此恢復自然帶進新發表,新名詞,沒有此看見者,固執舊有字句,盲目批評,此為井蛙夏蟲之見。然真理不怕辯論,只會越辯越明;誠如先生所云,大家不應逃避批判,反應正視批判,以求闡明真理、發揚真理。此函僅就先生提出問題作初步探討,麟於三月八日會議中,曾恭問先生十數問題,尚祈先生撥冗賜答,彼此切磋。此等對話,殊為有益。若先生不嫌,麟將以此信內容並以後對話,印刊成書,俾神眾兒女共同得益,叫真理得以發揚光大。

 

此致祝 主恩常在

在基督裏一位小弟兄 余潔麟上

主後一九九五年三月二十五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