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天主教三次最重要的大公會議

天主教歷史上三次最重要的大公會議, 就是尼西亞會議(325A.D.)、天特會議(1545-1563A.D.), 梵蒂崗第二次會議(1963-1967A.D.)。現在我們簡單介紹這幾次會議。

大公會議的形成
首先我們要明白大公會議是怎樣形成的。早在保羅第二次旅行佈道回來之時, 為著各城外邦教會遭遇到不少猶太人騷擾, 認為外邦人不受割禮不能得救, 於是保羅就上到耶路撒冷去見眾使徒和長老, 請他們勸阻那些猶太人。眾使徒和長老召開會議來研討這事。在會議中、彼得起來指出, 神曾主動賜聖靈給哥尼流一家, 使他們說方言, 與五旬節時他們說方言一樣, 所以他認為神既然主動接納外邦人,誰也不敢攔阻。然後雅各起來, 引據聖經作為最後權威, 指出聖經真理的確顯示, 外邦人也可以因信稱義而無需接受割禮。於是他們就寫一封信給外邦眾教會, 說:「因為聖靈和我們定意不將別的重擔放在你們身上……」從那時候開始, 所有外邦教會都得到這次會議的指示, 知道因信稱義是不用受割禮的。我們要注意、這次會議並非由「民主」決定應否受割禮, 也不是由「最大的使徒」決定因信稱義的教義;彼得雖然是使徒中的領袖, 但他起來說話並沒有宣稱自己擁有任何特殊權威, 反之、他指出, 哥尼流一家說方言, 完全是「神作主」;他們寫的信也是說「聖靈和我們定意」, 絕不是「會議」或「最大的使徒」定意。至於雅各, 他雖然是會議的主席, 他也沒有運用主席的權威來決定一切, 他只提出聖經的證據, 以聖經為會議最高的權威。

尼西亞大會
可是、日後的大公會議就離開了這些原則了, 改由「皇帝」或「教皇」作為會議最高的權威, 引致教會信仰漸漸變質和世俗化。本來、教會在主後100-300年間遭遇十次大逼迫, 被殺的基督徒千千萬萬, 教會還能站立得穩, 不致被消滅;但是當羅馬王康士坦丁將基督教立為國教之後, 教會享受國家的薪祿, 成為國教, 又因王帝下令、非基督徒不准做官, 於是大量未重生得救的人踴進教會, 將羅馬人的多神教的儀式和信念帶入教會, 教會就大大變質了。這時、有一位長老名叫亞流, 主張耶穌的神性低父神, 與執事亞他那修大大爭論起來。結果康士坦丁王聽見, 就在公元325年召開著名的尼西亞會議, 以處理「亞流之爭」為名, 想要爭取教會更高的領導地位為實。因為康士坦丁王自任大會「主席」, 並且強逼大會通過他成為永久性「主教的主教」, 又承認他死後做羅馬人的神, 他自己卻至死也不肯受浸;其實他對真理一竅不通, 只憑個人的意見改革教會, 例如他將流行於民間淫亂的「農神節」改為「聖誕節」, 以為可以阻止人民行淫, 誰知反而叫教會漸漸俗世化和異教化。教會在大逼迫中還會為真理原則殉道犧牲, 教會得王帝支持就容讓王帝自居高位, 取代了神在會議中的地位, 與耶路撒冷會議的原則背道而馳。尼西亞大會不但容讓了康士坦丁王糊作糊為, 更糊糊塗塗地做了幾件不合真理的事:

  1. 大會通過記錄新約二十七卷書為正典。我們認為此舉實屬「畫蛇添足」, 因為新約二十七卷書已經流行各教會二百多年, 聖靈在眾教會中運行, 感動眾教會漸漸公認這二十七卷書是出於神的啟示, 尼西亞大會只不過是將二百年來教會公認的事實記錄下來而已,絕對沒有通過議案批准這二十七卷書為正典, 因此、大會此舉導致日後天主教質疑聖經正典的權威, 認為「大公會議」的權威比聖經的權威更高。
  2. 大會又通過「尼西亞信經」, 因為較早時的「使徒信經」太短, 不足以應付亞流異端。直到今天、還有不少教會每逢主日崇拜就背誦「使徒信經」和「尼西亞信亞」, 宣道會的「生命聖詩」最後幾頁就印有此二信經供信徒背誦。就信仰而言, 此二經所列出信念, 還勉強可以接納(唯獨「我信耶穌基督……死後下到陰間…」這一句話值得相榷), 但就副作用來說、此二信經就產生不少禍害了, 因為日後遇到新的異端思想, 此二信經未能應付之時, 大公會議又通過更長的信經, 如此假於時日不斷加長, 信經就演變成為天主教的要理問答, 和各種信條, 以致天主教輕視聖經的權威, 不准人讀聖經, 因為他們以這些信條信經的權威與聖經權威相等。又因為由會議產生信經和信條, 會議的權威就更高了。
  3. 尼西亞大會將亞流判為異端, 並將他判罪充軍。此舉開始了「異端裁判所」的先例, 叫千千萬萬不同信仰的人被「異端裁判所」放火燒死;此舉又開始了「政治權力」與「教會權力」鬥爭的先例。於是「政治」與「教會」能「合」而不能「一」, 造成君王與教皇彼此鬥法, 是為千年黑暗時期的主因。許多「教皇」被「君王」處死, 許多「君王」被「教皇」推翻, 教會罪惡叢生, 變成名副其實的「大淫婦」。

教會腐敗變質, 直到公元590年就正式變成天主教, 之後天主教在「黑暗時期」充滿淫亂, 出賣聖職, 屠殺聖徒, 離經叛道……。雖然有人起來指出教會的錯謬, 教會就判之為異端, 並將他燒死。英國著名的神學家威克里夫(John Wycliffe)就是因為起來指出天主教的錯謬, 提出聖經才是信仰最高的權威, 就被天主教逼害;他的學生胡司約翰(John Huss)接續起來提出改革, 結果就在公元1415年被天主教燒死。他死了、成千上萬的人起來繼續提出改革, 一百年之後、馬丁路德才改革成功, 因為北方幾個國家支持他與天主教國家對抗, 爭戰了三十年才斷定歐洲「信仰自由」的局面。

天特會議
「宗教改革運動」當然大大削弱天主教在歐洲的勢力, 使她失去歐洲一半國家, 又使各國漸漸放棄「國教觀念」, 人們不但看清楚天主教的錯謬, 更看清楚天主教屠殺異己的殘忍面目, 梵蒂崗就對「宗教改革運動」恨之入骨, 這一點我們從他們在公元1545-1563年舉行的「天特會議」(Council of Trent)就看出來了。天特會議研究威克里夫、馬丁路德、加爾文、慈運理等改革家的信仰,將他們的思想分成一百多條, 然後在每一條上面加上「咒詛」, 例如:
第十二條:「如果有人認為、罪人只要憑著信心相信基督在十字上所成就的, 已經足夠造成完全的救法, 人的罪惡和和刑罰都得到完全的赦免, 不再需要任何聖禮和刑罰來補贖, 願這人受咒詛。」
第十三條:「如果有人認為、罪人所忍受的肉體刑罰, 就是他自願忍受的、祭司判斷他犯的罪而加諸他身上的、諸如罰他禁食、祈禱、施捨、行善等, 全部都在神面前沒有半點贖罪功勞, 都不能叫人完全, 只有從基督得著新生命才算為完全, 願這人受咒詛。
第十四條:「如果有人認為、罪人靠聖禮中的基督(指聖餐餅)贖罪, 這個聖禮本身並不是一種敬拜, 只不過是人的遺傳而已;這種人的遺傳反而障礙了「恩典的教義」、「用心靈和誠實敬拜」、和「基督受死所帶來的祝福」, 願這人受咒詛。
天特會議又特別加強天主教「七個聖禮」的信念, 認為信心若不加上這「七個聖禮」是不能叫人得救的。天主教的「異端裁判所」(Holy Inquisition)一旦捉到一個基督徒, 就審問他承認不承認這些聖禮能救人, 不承認的, 都要處死。他們認為「咒詛」的方式就是將這人燒死(他們相信, 在火中、人的靈魂也被燒了)。本來神將「捆綁」和「釋放」權賜給教會(太18:18), 正如保羅對哥林多教會說、他將那「收了自己繼母」的淫亂者「交給撒但, 敗壞他的肉體…」(林前5:5)。但這種教導、決不是叫人將不同信仰者交給法庭處死!再者、如果天特會議的咒詛是靈驗的話, 照理今天的基督徒都必定會遭禍才對;但是天特會議的咒詛已經發出幾百年了,我們倒看見天主教越來越末落, 天主教的國家也大大退步;唯獨基督教國家成為世上最富庶、最先進、最幸福的國家。

梵蒂崗第二次會議
自從天特會議之後, 天主教與基督教完全絕交, 各道揚鏢。可是、來到二十世紀, 天主教實在太沒落了, 根據一些統計, 天主教每年失去信徒數以十萬計;天主教大大缺乏人做神父;天主教的經濟出現極嚴重的赤字;天主教的信仰受到史無前例的打擊、例如:無神主義、共產主義、同性戀運動、墜胎風氣、民主自由思想、聖經運動、歐美基督教的復興運動、美國興起、神聖羅馬帝國組織粉碎、國教觀念粉碎……等, 將她打擊到體無完膚, 再加上意大利政府收回天主教佔了多個世紀的意大利半島北部全部土地, 只餘下「梵蒂崗城」給她。可以說、現在的天主教滑落到有史以來最低沉、最衰落的地步, 因此、他們為了爭扎求存, 教皇約翰第廿三(Pope John XXIII)就在1962-1965A.D.召開了歷史上最著名的「梵蒂崗第二次會議」(Vatican Council II), 目的與「天特會議」完全相反, 不是為「咒詛」基督教, 反而想要拉籠基督教與她合一。讀者要明白, 天主教推動這個「大合一運動」、並不是因為後悔曾經殺害千萬「弟兄」, 想要悔改。不!有幾點很明顯的證據:

  1. 天主教教皇約翰廿三在會議一開始就宣佈說:「教會一直以來均譴責宗教改革那些錯謬。我們經常以最嚴厲的態度來咒詛他們。如今、教會—基督的新婦, 願意用恩慈的良藥來代替嚴厲…….因此、天主教教會現在藉著這次『大合一會議』舉起了宗教真理的火炬, 向那些分離的弟兄們招手, 我們願意以母親的慈愛, 忍耐地, 充滿慈憐地, 等待你們歸回。」由此可見, 天主教認為是我們「浪子」, 她是「母親」, 「合一運動」被看為「歸回運動」。
  2. 教皇又說:「這次會議完全不是為討論天主教的基本教義應有何種改變……, 我們乃是以一種平靜的心境, 堅守教會一直以來所擁有的全部教訓, 就如『天特會議』、和『梵蒂崗第一次會議』所宣佈的法案一樣;然而、所有基督徒, 普世所有教會, 都盼望我們能維持大公教會(Catholic)的精神(意思是保持合一), 要我們透過教義上的認同, 重整彼此的信仰良心, 一同踏步向前, 與正統權威的教義完全吻合……。」請注意教皇在這段話中, 很清楚地確定天特會議那一百多條咒詛, 並且表示堅守不變, 這樣的態度, 是「招降」, 還是盼望「合一」?
  3. 教皇約翰廿三所推動的「大合一運動」, 不但為基督教各大宗派, 同時也為東正教, 回教, 印度教, 佛教, 喇麻教, 鍚克教, 猶太教, 和世上所有宗教, 因為他在「梵蒂崗第二次會議」開始不久就宣佈說:「天主教教會認定自己有責任推動全球合一……, 包括那些不在同一個羊圈的也在內。」自此、教皇就不斷與各宗教的代表接觸, 1986年更邀請了世上一百六十個宗教代表出席合一會議;到1996年十月, 更舉行了一個為期四天的「宗教合一會議」, 與會者, 有四百多位來自世界各國不同宗教的代表;他們出席了28次圓桌會議, 70次祈禱會;還邀請了聯合國的秘書長等人參加。大會宣佈說:「今後我們中間不再有任何『聖戰』, 因為只有和平才是神聖的, 神的名字就是和平.但願宗教不再挑啟任何仇恨。」筆者認為天主教這樣的合一運動是很清楚的, 她不是想要在真理上合一, 說清楚一點, 教皇想要成為「世界各大宗教的領袖」, 因為與其與基督教合一, 不如與全世界所有宗教合一!弟兄姊妹們, 聖經預言末世將有一個「宗教大合一運動」, 好讓「敵基督」能迷惑普天下, 受牠的印記, 使魔鬼有機會統治全世界。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