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About Reading the Bible

一八九七年,穆勒喬治被邀請在英國及國家聖經公會大會中証道,但卻不能參加。他在回答中說︰他愛聖經,並且,他已讀過聖經一百多遍,並說,藉著他分送出去的聖經,已有成干上萬的人認識耶穌。他的聖經研究經驗,使他少於研讀聖經註釋︰ 我發現讀聖經註釋會使頭腦裝滿許多理念,常常也可裝進神的真理,但是,當聖靈教導時,藉著禱告與默想,心靈就獲得了幫助。前一種知識常使人自高自大,並且,當另一本註釋有不同的意見時又常被丟棄,而且在付諸實行時,又毫無功效。但後一種知識,則通常會使人謙卑,帶給人快樂,領人更接近神,並且,這樣進入心靈之後,就成為我們自己的,通常也會實行出來。〞(穆勒喬治自傳二二,二三面)

穆勒喬治一生中有一個時候,他的生活重心從禱告移轉到神聖言中所能獲得的資源上。這是他靈修生活上一種重要的改變,雖然如此,他的禱告並未減少。他的禱告多是接受聖經所啟示的神的應許,教訓及力量。他的經驗在他靈修生活中如此重要,他曾在下面的話語中美麗地,詳細地描寫出來︰我現下比任何時候更清楚地看出,我每天第一個要做的偉大的主要的工作是讓我的心靈在主裡快樂。我最先要關心的不是我能為主做多少,如何能榮耀主,而是如何使我的心靈快樂,如何使我裡面的人得看滋潤。因為我或要設法將真理放在末悔改之人面前,我或要設法使信徒得益處,我或要設法安慰憂傷的人,我或要在這世界中用其他模式表現出是神兒女的作為,但是我若未在主內獲得快樂,沒有天天讓我裡面的人得著滋潤,得著力量,我從事這一切服務時,就可能在不對的心靈狀態壟之中。在這之前,至少十年,我靈修的模式是習慣式地早晨起身穿衣之後就禱告。但現下我看明,我必須做的最重要的是研讀神的聖言,默想他的話,好使我的心靈得安慰,鼓勵,警告,責備,教導,並且因此,籍看神的話,當我默想它們的時侯,我的心靈就可被帶入與主的實際交通之中。 因此,我開始在清晨默想新約聖經。在我簡短祈求他賜福他寶貴的話語之後,我就先開始默想神的話,到每一節經文中去尋求,要從其中得著福分,但不是為了公眾布道,不是為了要用這些我默想的經文講道,而是為了我自己的心靈得著糧食。我得到的結果總是這樣,不到幾分鐘,找的心靈就被引導或認罪,或感恩,或代求,或禱告,故此,我雖然只是默想,不是禱告,但是不久就會自然進入禱告之中。 當我這樣經過了一段或認罪,或代求,或懇求,或獻上感恩之後,我再繼續讀下一句或下一節,這樣下去,我就將所有的經文依經文的領導化為為自己或為他人所獻上的禱告,但那擺在我面前的默想是為了滋養自己的心靈,結果總是有許多認罪,感恩,懇求與代求,攙雜在我的默想之中,並且我裡面的人幾乎必然,甚至可感知的得著滋養,得著力量。到了早餐之時,除了極少例外,我的心靈即或不是處在快樂狀態,也是在完全的平安之中。這樣,主也喜歡在不久或在以後告訴我分給其他信徒的靈糧。因此雖然我默想聖經不是為了公眾布道,只是為了我自己的心靈,但是實際上卻是。 用這種模式,我又將到露天散步結合在一起,散步一小時,一小時半,或兩小時,在早餐之前,在田野裡,在夏日,若覺得走路太乏,就在階梯上小坐一會兒。我發現這樣在早餐之前去一面散步,一面默想,對我的健康十分有益,我現下已養成這種習慣,當我到露天散步時,通常都帶一本字體清晰的新約,那是我除了全本聖經之外專為這項目的而預備的。我發現我這樣在露天消渡,於我有益,但以前卻不是這樣,因為沒有這種習慣。我從前認為花時間散步是一種損失,但是現下我發現非常有益,不僅對我的心靈,也對我的身體有益。當然,這靈修的事不一定要與早餐之前的散步連結在一起,各人必須依照自己的力量及其他景況而作決定。 因此,我從前與現下的不同點是,從前我起床時,我立即禱告,通常將早餐之前的時間全用在禱告上。我總是以禱告開始,除非我感到我的心靈特別荒涼,在那種情況下,我就讀經先滋潤心靈,或奮興我裡面的人,然後我才禱告,但是結果如何呢?我常用一刻鐘,或半小時,甚或一小時跪著禱告之後才會感知自己獲得了安慰,鼓勵,心靈的自卑等,並且常常在前十分鐘或十五分鐘,甚或半小時,心思游移不定,不能真正禱告,但現下這種模式,我就很少再有這種心思游移不定的痛苦了。因為我的心靈為真理所滋潤,與神有了實際的交通,我與父談話,與我的朋友談話(雖然我有罪不配)談論他在他寶貴聖言中所講論的事。 現下我常感奇怪,為何我不早些明白這一點。我從未在任何書上讀過。沒有任何人在公眾的証道中將這事故在我跟前,也沒有在與弟兄私下談話中,討論過這件事。但是現下,神既然在這方面教導我,它已對我十釐清楚,神兒女每天早晨的第一件事是為他裡面的人獲得靈糧。正像外面的人,需要進食,才可繼續工作,並且我們是在早上先進食,因此,裡面的人也該一樣。正像人人都必須,我們也該進食,可是裡面的人的糧食是甚么呢?不是禱告,而是神的話,並且不是簡單地讀神的話,只讓它們從腦海經過,像從水管流過一樣,而是要思想我們所讀的,默想它們,將它們應用在我們的心靈上。 我們禱告時,向神說話,但是禱告若要繼續一段時間,不止於形式,就需要一股力量,或虔敬的熱誠,及適當的時機,故此,這種心靈的操練最有效的時候,乃是在裡面的人已經藉看默想神的話,感到神正對我們說話,鼓勵我們,安慰我們,教導我們,使我們謙卑,或責備我們之後。故此,我們雖然在靈性上總是這樣軟軟弱,我們可以藉著神的福分而獲益,而且,我們愈軟弱,我們越需要這種默想,以加添我們內心的力量,這樣我們就不會害怕心思瘓散,不會像不先作默想就作祈禱時的情形一樣。 我如此詳細地講到這事,乃是因為我已感知我從其中獲得了極大的靈性的滋潤與益處。我要親熱地,鄭重地懇求同道們思想這件事。我要說,這種模式的靈修,藉看神的賜福,乃是我平安度過各種更深試煉時的幫助與力量的根源。現下經過了十四年的實驗,我可以用敬畏神的心,全心地推介。除此之外,我通常會在家庭禮拜之後讀一大段神的聖言,同時我仍然有經常讀經的日課,有時讀新約,有時讀舊約,而如今已超過二十六年,我已證明其福無窮。我也在那時或在一天其他時候,分出另外的時間專為祈禱而用。 當人們心靈在早晨獲得了滋潤,快樂,與毫無心靈準備就去應付工作,試煉,及這一天的試探,其間有看何等的不同啊﹗ 穆勒喬治偉大的信心及單純的信靠,在他辦理育幼院的工作上十分出名,但是-他為講道禱告,超乎一切其他工作。因為他是一個聖經學人,也是一個傳道人。他發現,他為了祈禱,必須天天集中心思,他更發現天天清晨到田野讀經散步一兩小時,專心默想每一節經文以獲得最大福分,正可以給他如此的領導。他的默想不久就化為祈禱。他如此獲得力量之後,就預備好,可以從事這一天的服務,這一天稍後,他才專為他獻身服務的育幼院的需要而禱告。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