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第二篇 建造乃是神人相调

我们上周交通到,配搭不光是外面的技术问题,配搭其实就是建造。今天,因着李弟兄讲建造讲了几十年,越讲越深入,所以我们一讲到建造,就很容易领会 为我们与神之间的建造,其实李弟兄他开头讲建造的负担,乃是讲我们彼此之间的建造。我们之间彼此的建造,就是石头与石头之间的建造,这是神所要达到的。神 不要我们作单独的基督徒,祂乃是要各个活石被建造,但是活石凭着自己没办法建造,所以真正的建造乃是神人相调。因这缘故,李弟兄到后期讲建造的信息,乃是 讲建造到神里面,讲新耶路撒冷的建造就是神人相调的建造。

两面的建造

我们今天都要有这个异象,就是看见主今天在宇宙中所要作的工作,乃是要把神建造到人里面,把人建造到神里面,也就是我们与神之间的建造。然而这是第 二层的建造,第一层的建造是我们彼此之间的建造,这才是李弟兄开头讲建造的负担。但是我们要达到彼此之间的建造,就必须被建造到神里面。如果我们不建造到 神里面,我们就没有办法彼此被建造,所以需要有这两面的建造。今天如果有人说,建造不光是我加你加他,建造乃是我们与神的建造,这是对的。但这也只能说对 了一半,因为真正的建造乃是我们建造到神里面,结果必然是我们能够彼此建造。

如果我们是被建造到神里面,结果我们却不能跟别人调在一起,不能跟别人配在一起,也不能跟别人配搭,那么我们被建造到神里面就有问题。所以,我们彼 此的建造就是我们与神建造的初步和入门,也可以说,我们彼此的建造就是我们与神建造的结果。如果我们不是在神里面建造,我们就不可能彼此建造,也就没有建 造的结果;反之,如果我们是在神里面被建造,但我们彼此之间却无法建造,那就是说我们与神的建造没有显出结果。所以,我们要彼此被建造,就一定要有神无 我,“我”要被减到没有,要被消灭为零。

配搭暴露我们的所是

当我们在配搭里,学习配搭的时候,真正的功课乃是我们的所是一点一点的被暴露,一直被暴露出来,借着暴露来枯干、朽坏它,榨尽它本身的生命,到一个 地步你就看见,真正的配搭不是靠我们自己的本事、干才和美德。本事和干才是最外面的,内里深层的就是我们的美德。在配搭里,有时美德是一个很大的拦阻。我 举个例,以前有位弟兄在闹事的时候,他说他是讲真话,他是不转弯、正直、勇敢地指出人的错误。我要问,这是不是美德?按人来说,坦率直言、不避讳隐瞒、有 勇有胆,这些都是美德,但一摆在配搭里,就成为他最大的绊脚石。

另一位闹事的弟兄跟人说,他就象一个小皮球,你越拍打他,他就越弹得高,所以不要惹他。你说,这算是美德呢,还是恶性?从某方面来说,这代表一个人 有骨气,不轻易就范,不随波逐流,可以算是美德。但从另一面来说,这是个恶性。比如你管教一个孩子,他却象皮球一样反弹、不受教,那就是恶性在作祟。所 以,我们需要借着配搭来暴露它,进而枯毁、朽坏、除掉它。

本事是外在的,就是你会不会写文章,会不会讲道等等;美德是内在的,就是你这个人的性格。你如果问那两位闹事的弟兄,他们可能会坦承很欣赏自己的性 格,但这些性格也成为他们配搭的绊脚石,只能别人和他们配搭,他们却不能和别人配搭。他们只能独唱,却无法合唱。他们只能走第一线,却不能走第二线。有的 人在世界上作领袖作得很好,但是来到召会里就没法用得上。事实上,世界和召会刚好相反。你要在世界里出头,就要很强势;你不够强势,就没办法出人头地。在 事业上、在学校也是这样。但是这种在世界上作领袖的性格,一摆到召会里,就很难与人配搭。宁录是典型的代表,他是上古第一个英雄人物,代表巴比伦的原则。

迦勒专一跟从的灵

然而新耶路撒冷的原则,乃是配搭的原则。配搭是最暴露我们这个人,还不是暴露我们的所作,乃是暴露我们这个人。不光是暴露我们所不能的,这是最浅显 的,最主要的是暴露我们所能的。你看旧约里的迦勒,他是很有能力的人,但是被摆在配搭里。民数记十三章记载,当十二个探子回来报信的时候,说话的是迦勒, 并没有提到约书亚;然后十四章,神说话的时候,两次提到迦勒(24,30)。头一次只提迦勒,“惟独我的仆人迦勒,因他另有一个灵,专一跟从我。”第二次 才说“……迦勒和……约书亚”,好象约书亚是附带的。

按照历史,十二个探子回来报信的时候,可能迦勒比约书亚强。但摩西死后,结果约书亚作了领导,而迦勒是专一跟从主。迦勒没有因为不作领导,就跟约书 亚唱反调。他们不是一个在上面,另一个在下面,他们两个乃是配搭,可以说他们两个是平排并列。在头一次窥探美地的时候,明显是迦勒比约书亚更前进,但迦勒 没有怨言,他是一直跟从,而且他的跟从成为他的力量,因为他说“无论是争战,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时如何,现在还是如何。”(书十四11)争战就是事奉,出 入就是平常的生活。无论是事奉或生活,那时候的力量如何,现在也如何。

最近,一位在全时间训练服事的弟兄被主接去。我在安息聚会里,就提到这个点,因为他是一个配搭的人。在全时间训练里有很多能言善道的弟兄,大家都记 得他们讲过哪些话,然而这位弟兄没有讲很多话,但却是一个配搭的模范。其实他的见证更应该被表扬,因为从某一面来说,他的见证更难能可贵。说话要说的有恩 赐,有力量,有内容,还不是问题,但是配搭就很不容易,我主要是指同辈与同辈之间的配搭。我再说,今天如果要大家绝对接受李弟兄的带领,绝不会有问题。但 你与身旁的弟兄配搭就成了问题。

在配搭里,心病是很大的难处

我们知道,迦勒与约书亚是同辈,但迦勒一点没有不服的灵。他没有说,你是老几?跟从摩西的时候,你还没有我跟得那么前面。他没有这个意思,反而他到 约书亚面前求,将耶和华那日所说的山给他(书十四12)。这是一个很好的灵。他一直是积极进取,一点不消极,也不闹事,也不搞心病。在配搭里,心病是一个 很大的难处。以前李弟兄讲过,他说盖一栋房子,表面看没什么问题,但里面长了虫就会把梁蛀蚀了,至终房子就会倒塌。

那些虫外面看不见,但却蛀到根的深处,比如野心、心病、不服、被得罪没法过去(unforgiven
offense),就象虫一样蛀到我们的心里。我的脚就是这样,皮肤上长了几个黑点,医生用液氮来冻烧除掉它,烧到整只脚都肿起来,结果肿消了再检查,黑 点还留在那里,好象虫生到根里一样,搞不死、除不掉。我们在配搭上,有时候心病就好象虫一样,生在根里面,突然一个特会来冻烧它一下,好象

把它弄死了,过后才发现还没搞死它。后来医生就每天给我贴一种药剂,每天烫它一点,把它的营养除去,然后慢慢、慢慢地一直钻到它的根里,才能除掉 它。今天在配搭上,我们天然的人就象虫子一样蛀到根里面,它一天不死,我们就天天会有心病。所以讲这个题目是很容易讲,但又能讲得很深入,其实它是摸到问 题的根源。

全世界我算是走了很多,我看各地弟兄姊妹的情形,总是在配搭上有难处。归根究底,就是因为我们的己没有死。各地的情形好象不一样,姊妹与姊妹当中的 难处,同工与同工当中的难处,教会里面的难处,好象每个个案都不一样,其实内在的根源都一样。两班人都是爱主、为着主,但是他们里面各有心病,就是希伯来 十二章所说的苦根(root of bitterness)。所以,我们天天需要十字架,就象一贴药剂,每天贴在伤口上,每天浸透一点,一点一点浸透,直到天然的生命全被消杀、净尽。

思念相同的事,魂里联结

在旧约里,迦勒和约书亚是配搭的例子。在新约里,友欧底亚和循都基是配搭的例子。她们都是主里的姊妹,也都是同工。腓立比四章二节说,“我劝友欧底 亚,也劝循都基,要在主里思念相同的事。”我们把这一节联到二章二节:“你们就要使我的喜乐满足,就是要思念相同的事,有相同的爱,魂里联结,思念同一件 事。”这两节都说到,要思念相同的事,所以我们可以推断二章的话,乃是针对这两位姊妹讲的,因为她们不思念相同的事。

在二章二节,保罗先说“要思念相同的事”,然后说“魂里联结”。魂里联结,希腊文是sumpsuchos,sum 是together,psuchos 是魂,所以“魂里联结”不是两个魂联在一起,乃是同一个魂,就是同魂。生命读经说,同灵很容易,同魂很难。为什么不能同魂?因为性格相差太多,你是快的, 我是慢的,摆在一起就象水火不能相容?不是这样。纵然两个都是水,都是火,也没法相容。纵然全世人的魂都跟我一样,或者我去同别人的魂,也是无法相容。要 同魂只有一条路,就是要想同一件事。我不想我的水,你也不想你的火,我从我的水里出来,你从你的火里出来,想同一件事,这样才能同魂。

思念基督耶稣里面所思念的
想同一件事,什么是同一件事呢?二章五节说,里面要思念基督耶稣里面所思念的。所以,那一件事就是基督里面所思念的。基督里面究竟思念什么?六节说,祂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之珍。为什么这里要特别提到“与神同等”?因为这两位姊妹是彼此同等的。

如果一个是带领人,一个是受带领的,就不会有这难处。比如,张弟兄在这里带领,你们跟着他的带领,这不会有什么难处。但你们彼此之间,就是同等的,往往会有难处。
别处圣经说基督为神所差遣,明显是次等的地位;但这里特别说基督与神同等,意思是,基督和神是平起平坐的伙伴。你要脱离基督是子、是第二位的观念,因为三 一神其中一个奥秘,就是父、子、灵是同等位。现在我们以此为例,来看两个同等地位的怎么配搭?基督和同位的神怎么配搭?首先,基督不紧抓自己的位不放,祂 乃是放弃祂的位;然后,祂倒空自己。祂舍弃祂原有的同位,自愿取了低位,这就是基督耶稣的心思。

基督主动倒空自己

友欧底亚和循都基这两位姊妹是同等的,保罗没有说她们谁应该听谁的,而是要她们都以基督耶稣的心思为心思。基督的心思是什么呢?就是同等的却甘愿不 作同等的。其实父、子、灵都是同等的,为什么父不来世界,要子来世界?为什么父不上十字架,要子上十字架?如果我是基督,我可以跟父神争论!为什么要我来 世界?为什么要我上十字架?你说,这大逆不道,子怎么可以跟父争论?从一面来说,是不可以,但从另一面来说,父、子、灵乃是同等的!

这里说,祂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之珍,这是中文的翻译;其原文意思是,没有把自己当作是强盗,没有把“同等”当作是抢来的。在世界上,你要功成名 就,就要显露强的牌,而且越强悍越好,绝不能给人看见你的弱手,就是你的兵力、财力、人力都不够,也要把最强的一面显给人看。这是世界作事的道理。但基督 的心思不是这样,祂不强夺。祂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作为强夺之珍,紧持不放,反而倒空自己。七至八节就讲到基督的七步倒空,并且这七步的倒空都是主动的,不是 被动的。香港有位牧师说,在腓立比二章,基督所有的动作都是主动的,没有被动,所以凡用到基督身上的,就一定是主动词,不能是被动词。他用这个和我们争论 说,基督不可能是被造的,因为基督只能是主动的,而被造这词是一个被动词。我们就反驳说,圣经说基督是被钉的,依照你的说辞,基督一定是主动的,不能是被 动的,那祂就不是被钉十字架,难道基督是自钉十字架?圣经又说基督是被杀的羔羊,你说基督一定是主动的,不能是被动的,难道基督是自杀的羔羊?根本是胡说 八道。基督是主动的,也是被动的,所以不能
用这个论点来证明基督不是被造的。

腓立比二章七节的倒空自己,的确是主动的,祂乃是自己倒空自己。“倒空自己”希腊文是kenosis,这在神学上是很大的学问。基督倒空自己的时 候,倒空了多少?祂是神,祂倒不倒空祂的全知、全能?祂倒不倒空祂的神性?祂成为人,祂还作不作神呢?如果祂还作神,祂究竟倒空了什么?这是神学上的问 题。所以改教初期,更正教和天主教就争基督怎么倒空自己,双方争得很厉害。

天主教认为主耶稣道成肉身,一点没有牺牲祂神格和神性里的任何东西。更正教就反驳说,如果是这样,祂就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能了,那么道成肉身的耶稣 还算是人么?祂还有神经系统么?祂上十字架还会痛么?诸如此类的争辩。又说,如果基督果真完全保持祂的神性,祂怎么说“这件事我也不知道,只有父知道 ”(可十三32)?神是全知、全能、无所不在的,祂怎么说“我的时候还没有到,你们的时候却是方便的”(约七6)?所以更正教认为,祂一定牺牲了一些东 西,祂没有牺牲祂的神格,也没有牺牲祂的神性,但一定牺牲了祂神性里的一些特质。

倒空自我、自持及自我意志

我们现在不是要搞神学,而是要看见基督祂倒空自己,乃是倒空自己的意志、倾向,来接受父的旨意。如果我们把它应用到实际的配搭里,我们说倒空自己, 并不是否定自我的存在,乃是倒空自我、自持、自我的意志。比如,你们两位姊妹一起作稿子。每个人都有自我的存在,所以作的稿子各有自我的意志、感觉、性格 在里面。你可能以为倒空自己,就是把整个人倾倒、没有了,连意志、思想都没有了,连想要作的事也不作了,反正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就照着作就是了。或者我明知 道应该怎么作,我却不这么作,而是顺着你的意思作,我就象行尸走肉一样跟着你走就是了,不要有我了。

如果你是这样领会,就好比主耶稣将祂的神性放弃了一样,这是不正确的。这不是倒空自己,而是消灭自己。基督的倒空自己,乃是empty(倾空),不是annihilate(消灭)。

真正的倒空自己是怎么倒空?倒空了什么?乃是倒空我们的自持,倒空我们的自我意志。我们在配搭里,需要学习倒空自己,不是要消灭自己,乃是倾空自己的自持,倒空自己的坚持。这就是基督的倒空自己。
倒空自己,被神充满
东正教说,人成圣有两个步骤,一是kenosis,一是theosis。kenosis 是消极的倒空自己;theosis 是积极的充满神。整个属灵长进的过程,就是kenosis, theosis, kenosis, theosis……二者交替循环。kenosis 是一直倒空,一直倒空我的所是、我的自持、我的坚持,一直把这些倒空;然后theosis 是一直被神充满,一直被神充满,一直被神充满。这是对的。基督教讲的太过法理、太过表面,东正教是比基督教讲的更深入、更内在一点,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 生机的救恩,生机的一面是更内在的。

旧约约瑟的故事,就是倒空自己的事例。约瑟和他的弟兄们是平等并列的,但是他被倒空、倒空,一直倒空,然后被充满,末了成为埃及的宰相。摩西也是这 样。他和他的兄弟是并排的,但是神在环境里的安排,使他被倒空、倒空,一直倒空,最后作了神百姓的领袖。神说,“摩西这人极其谦和,胜过地上的众人。 ”(民十二3)因为摩西学了倒空的功课。摩西和约瑟都是神把他们摆在一个倒空的环境里,但基督却是自己倒空自己。

我再说,我们在配搭里,怎么能够和谐呢?就是我们要以基督的心思为我们的心思。你作和事佬调停纷争、难处,是不管用的。两个姊妹争吵,你作和事佬讲 一些表面的话:姊妹啊,你要迁就一下。姊妹啊,你是后进的,总是要跟着先进的。姊妹啊,她是有这个难处,你就让她一步。姊妹啊,要看大局,不要拘小节,事 情作出来就好了。你讲这些话都是表面的话,能起到多少作用?其实最重要的,就是要把病根抽丝剥茧抽出来,然后对症下药,就是要以基督的心思为心思,思念同 一件事。

以赛亚书说,基督“象根出于干地”(五三2 下)。基督在祂成肉身的环境里,是一个完全枯干的地方,祂天然的生命完全被除去,这就是祂人性的倒空(kenosis)。然后神的充满(theosis) 才从祂人性被倒空的情形里长出根来。真正的配搭就是,先把你放到“干地”,一个枯干的地方,然后从那里长出复活的根来。所以道成肉身的奥秘,不光是神与人 调在一起,其实就是以赛亚五十三章的经历。三节说“祂被藐视,被人厌弃”,这就是“干地”;然后“多受痛苦,常经忧患;祂被藐视,好象被人掩面不看的一 样;我们也不尊重祂。”也是“干地”,这才是真正的倒空自己(kenosis)。

一节说,“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示呢?”耶和华的膀臂是什么?耶和华的膀臂就是祂神性里全能的一部分。这个全能是显在什么地方 呢?乃是显在软弱上。二节说,“祂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芽,象根出于干地。”所以,耶和华的膀臂是显在干地里。耶和华的膀臂显在干地,不是把干地变成肥 田,乃是从这干地里长出根来、长出嫩芽来。这就是主的榜样。主的道成肉身,就是祂的倒空(kenosis)和充满(theosis)。

今天信徒重新经历主的道成肉身,就是借着我们在配搭里,重新再被藐视,重新再不受尊重,重新再“象根出于干地”。

二〇〇六年十一月十五日于加州安那翰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