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第三篇 脱去旧人,穿上新人

第三篇脱去旧人,穿上新人
我们是二周以前开始有这个交通。我有一些负担,与那些在服事里的姊妹们,有一点的交通。以前华语工作刚开始的时候,李弟兄每周都跟我们有一点的交通。虽然是自由谈,但是他每一次总是带着负担,就是要帮助服事的弟兄们能够实际地进入服事。

配搭是一个很大的功课
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学习服事,主要不是学习方法,主要是学习作一个对的服事者。这包括在生命方面、真理方面、性格方面,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配搭方面。配搭是一个很大的功课,小至一个办公室两三位姊妹在一起服事,需要配搭;大至整个主的恢复同工们之间,也都需要配搭。
前两年,我在香港养病,大陆有几批弟兄姊妹来看我。在国内不只一处地方,有两三班人在一地,每一班都是紧紧跟随职事,认定这时代的职事,追求一年七次的信息,但彼此之间却不能调在一起,不能交通,不能配搭。原因很多,有的是历史的旧帐,就是曾经吵过架,心里有了疙瘩,就是以弗所五章所说的斑点、皱纹。有的是观念不同,有些人认为应该跟紧一点,有些人却不以为然。有的是利益上的冲突,认为我是先来的,你后来的就一定要跟着先来的。这些其实都不是不能配搭的理由。今天配搭的难处,是我们当前很大的考验和挑战。

我所讲的配搭,主要是指水平关系的配搭,不是垂直关系的配搭。垂直关系的配搭比较容易,最简单的,就是我们与主之间垂直的关系;第二,就是我们与前面弟兄的配搭;然后,就是今天在大陆他们与相调同工、与海外同工的配搭,也是垂直的关系;末了就是带领者与受带领者的配搭。今天有的同工说,他有很多的配搭。但他那一大堆的配搭都是跟班的、听话的、应声的,这是垂直的配搭。这些当然要有,如果连这些都没有,那就太差了。但是我们今天所交通的,主要是在同一层次、同辈圣徒之间的配搭,这才是我们最大的考验。如果我们没有这种水平的配搭,主的恢复没有比基督教强多少。所以,我们需要多多学习水平的配搭。

我们的行事为人就是一个配搭

已过感恩节特会的总题是“为着基督身体的实际活在调和的灵里”,给我们看见,相调的灵产生一种生活,这种生活就是基督身体的实际。第六篇信息交通到以弗所四至六章,讲的就是这种的生活,并且是团体的生活。比如,四章一节说“……行事为人要与你们所蒙的呼召相配”,这不是个人的呼召,也不是上天堂的呼召,乃是进入一个新人的呼召。

这种在新人里的生活,需要我们活在调和的灵的实际里。所以,三节说“……竭力保守那灵的一”。
那灵的一与我们的行事为人有什么关系呢?我们的观念总是太过个人,以为我们的行事为人就是指我们的公义、圣洁、得胜等等。我们没有一种观念,认为我们的行事为人就是我们的配搭,就是怎么与弟兄姊妹和谐相处。所以,以弗所四章第一段说到保守那灵的一,第二段说到要在生命里长大,并在凡事上长到元首基督里面,这样我们才能有配得过所蒙呼召的生活。换句话说,如果我们不是凡事长到元首里面,就不能过配搭的生活,不能过团体的生活。譬如,有时候得罪人的或被得罪的,因着留在得罪的光景里,一直过不去。事隔很久,可能有一方都不记得了,另一方还耿耿于怀,过不了关。所以,他需要将心思转到灵里,在这件事上长到元首基督里面,否则不能释怀,就不能有基督身体的实际。

然后第三段说到,脱去旧人并穿上新人(22,24)。脱去旧人,就是脱去心思虚妄里的生活。心思的虚妄乃是所有旧造里的人心思的描写,这叫我们落在单独、孤僻、自闭里。

穿上新人,就是过新人的生活。新人的生活乃是照着神,在实际的义和圣中所创造的;实际就是那在耶稣身上是实际者(21 与注1)。换句话说,新人的生活就是不凭着我们天然的人,乃是凭着那在耶稣身上是实际者,所过的一种生活。然后五章说到,在灵里被充满,以致成为荣耀的召会,没有斑点、皱纹(18,27)。接着六章十七节说到“那灵的剑,那灵就是神的话”,有杀死的功效,杀死我们的己、我们的天然、我们那些不在复活里的感觉、思想和观念。如果这些东西都被杀死,那仇敌就被消灭了。我们必须把这些经节很实际地应用在我们的配搭里。

林前三章十二至十三节说,“然而,若有人用金、银、宝石,木、草、禾秸,在这根基上建造,各人的工程必然显露,因为那日子要将它指明出来;它要在火中被揭露,这火要试验各人的工程是哪一种的。”这给我们看见,我们要配搭、过新人的生活,就需要除掉木、草、禾秸的成分,也就是要对付我们身上破坏配搭的四件东西。第一就是我们的肉体,第二是我们的天然,第三是我们的己,第四是我们的个性。
需要对付我们的肉体我们的肉体表现在三方面:第一,就是我们的脾气。第二,就是我们的嫉妒。第

三,就是我们的争竞。

肉体的表现—脾气

我们在配搭里,脾气一定要被主对付。通常夫妻之间感情导致破裂,脾气是很大的原因。发脾气的人往往发过脾气就没事了,但这在别人心里就会留下一道伤痕。所以李弟兄说,召会里带头的人,如果发过一次脾气,就不能再作带头的人。今天在世界上,一个公众人物或政治人物是不能随便发脾气的。如果他被激怒发一次脾气,或是讲错一句话,他的政治前途就全毁了。

今天,在主的恢复里,在召会的配搭里,在主的工作里,我们没有政治前途可言,但是我们的关系却要存到永远。公司里同事的关系不是永远的,甚至连夫妻的关系也不是永远的,但在召会里,弟兄姊妹的关系要一直延续到新耶路撒冷。所以你如果在召会里发了脾气,除非你彻彻底底地去对付,否则会成为很大的难处。不要以为只有弟兄有脾气,很多时候姊妹的脾气也很大,并且是以不同的方式表显出来。
有的人发脾气好象驴子一样,他不跟你吵,但就是不照着你的意思去作,也没有外面的冲突,就是里面跟你闹别扭,其实是在里面发脾气,在里面爆炸。有的人发脾气好象狮子一样,一爆炸就炸得很厉害,有很大的杀伤力,但是爆完了就没事了。其实人与人之间的感觉好象花一样,是需要培养的,你发脾气下一场大雨很容易就把它毁了,要再恢复就很难。所以,我们在配搭里,头一个要对付的就是我们的脾气。

我们如何对付脾气呢?就是“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实行上,就是每说一句话以前,要先好好地呼求主名。中国人说,三思而后行,这是对的。有些话是说出去就收不回来。肉体就是木、草、禾秸的草,草与银相对,银表征基督救赎的性情。林前四章十二节注3说,“草与银相对,表征堕落的人,属肉体的人,未被基督救赎而重生的人。”你看,没有得救的人是充满了肉体。如果我们把肉体带到我们的配搭里,就会出问题。所以,祭司穿袍子不能出汗,就是不能有肉体。

肉体的表现—嫉妒

第二,肉体表现在我们的嫉妒。林前三章三节说,“因你们仍是属肉体的。因为在你们中间有嫉妒、争竞,你们岂不是属肉体,照着人的样子而行么?”凡是有嫉妒,就说明有肉体。你对你上面的不会有嫉妒,对你下面的也不容易有嫉妒,嫉妒主要是跟你旁边的人,跟你水平配搭的人。他事情作得比你好一点,或者弟兄们跟他多讲一点,跟他多亲近一点,或者他作事比你快一点,相形之下你矮他一截,你就嫉妒了。今天在工作上,有些同工有问题,追根究底就是因为嫉妒。

以前,有-位同工说什么都不愿意跟着李弟兄,因为他是倪弟兄亲自带得救的。他认为自己比李弟兄前面一点,所以五十年代,他在香港就说台湾也不一定是最好的,虽然神已经在台湾显明李弟兄的那一分职事。以事实来说,这句话是对的,肯定有些地方他比别人作得好,有些地方别人比他作得好。但是他这句话一讲出来,就象一根刺一直刺着他,从五十年代一直刺到六十年代。

到了六十年代,李弟兄出版诗歌本,然后出版《神建造的论据》,讲到新耶路撒冷不是物质的城,他就开始借题发挥批评那些真理,简直到了癌症末期,无可救药。其实早期在他里面就有不服气的苦毒:为什么你能作的我不能作?你是倪弟兄的同工,我也是倪弟兄的同工;你讲倪弟兄的道,我也讲倪弟兄的道;为什么神一定要用你不用我呢?这根刺一直在里面刺他这个人,越刺越厉害,结果就产生了嫉妒。
在主耶稣上十字架以前,祂的两班门徒也有嫉妒的难处。一班是争谁为大,较劲抢位置;一班是表面不争,但在背后责怪,其实责怪就是嫉忌。你不要以为不说话就是没有问题,其实里面可能有蛀虫。就象我们已过所交通的,梁木外面看没什么问题,里面却满了蛀虫。如果一个配搭里有蛀虫,就不能盼望这个配搭会维持太久。我们在主的工作里是同工,不是同事。在基督教里,他们把服事当作事工,作得不开心,两三年换一换人,也没有问题。有的人以为在书房里服事,作得开心就作,作得不开心就不作。如果是这样,就是把服事看得太低了。在主的工作里服事,没有好的待遇,也没有好的前途,但是你要看见这完全是属灵的故事。

肉体的表现—争竞

第三,肉体表现在我们的争竞。嫉妒是里面的,争竞是外面的,就是抢位置、抢风头、抢赞许、抢大声。在世界上,你如果要作领导,声音要够大,而且脸皮要够厚,不然你压不倒别人,也经不起别人的批评,结果争竞是肉体,退缩也是肉体。林前三章三节注1 说,“嫉妒、争竞是肉体性情的表现和特征。”我再讲,嫉妒、争竞不会发生在跟你上面的人,也不会发生在跟你下面的人,但只要你身旁有同伴,就会有这个问题。所以,什么时候你发现里面有一点点的嫉妒、争竞,你就要告诉自己,你已经在肉体里了,要定罪肉体,不要为自己讲理由、开后门。

注1 接着说,“因此,嫉妒、争竞表明在肉体里的人是属肉体的,照着人的样子而行。”今天我们在服事里,打架、骂街、全武行这些外面的冲突不是很多,当然总会有一些性格特别强的,我们很容易认出来,也很容易定罪它。其实我们常常是在里面动拳、动手,这也是肉体的性情和表现。这些都是草。为什么是草呢?彼前一章二十四节说,“凡属肉体的人尽都如草。”所以,你在肉体里发脾气,你心里有嫉妒,你跟别人属灵竞赛,这些都是草。

需要对付我们的天然

第二件要对付的就是我们的天然,可以从三方面来看。

天然的表现—作风

第一,就是我们的作风。每个人有自己独特的作风,比如,怎么摆桌子,怎么摆笔,怎么摆纸,各有各的不同作风。有的人连着两晚不睡,把事情作完以后,连睡三天觉,那是他的作风;而你可能多服事一小时都很为难,这是你的作风。既不是罪,也不算是过错,只是作风不同。我们跟弟兄姊妹配搭多了,就知道各种人有各种人的作风,中国人有中国人的作风,美国人有美国人的作风,北方人有北方人的作风。那个作风就是我们的天然,天生使然,你不能说是错,也不能说是对,它就是一种作风的问题。

天然的表现—搞班底第二,就是搞班底,找一班跟你同心合意、跟你一致、都会阿们你的人,这样你就很
有实力。这是政坛、立法院的生存之道,你不搞这一套,就无法生存。你的提议通不过,就多拉几个人附和你的意见,人多势众,结果就搞定了。这不是罪,不是罪愆、罪行,也不是肉体,它就是天然,不属于灵的东西。最近,在主的恢复里有风暴,讲到底就是有人想要搞班底,一搞班底就肯定会有难处。所以,我在已过感恩节特会最后一篇信息中,念李弟兄在一九九四年生病以后所释放的信息《异象的高峰与基督身体的实际》,末了讲到神人的生活,最后有一段警告的话,说到我们在工作上只有劳苦,不要显扬夸耀自己的工作,不要恋栈居功。如果我们在配搭里能有这种态度,就对了。

假如你知道明天就要死了,你只有今天二十四小时,你会怎么用这二十四小时?你会怎么作?你只能在主面前,拼命去作你清楚要作的,而不在意别的。这就是我们服事该有的正确态度。李弟兄说,倪弟兄从开始服事,就是任劳任怨,只问耕耘劳苦,不邀功居功,然后把结果留给别人。我们在服事里也不要一直看自己作了什么;很多时候,因为拼命往后看就发怨言,为什么我作了这么多,还得不到称许与赏识?如果你是这样,那倪弟兄坐监牢二十年,又怎么说呢?

天然的表现—搞小圈圈

第三,就是搞小圈圈。搞小圈圈和搞班底有一点不同。搞班底是要人跟你,搞小圈圈不一定要人跟你,乃是搞志同道合的人。李弟兄说,我跟倪弟兄配搭,从来不跟他吃饭,也不谈别的事,只谈属灵的事。最近,我们一直在讲关于风暴的问题,其中一点就是请人出去谈,谈到凌晨两三点,直到谈得志同道合。这不是主恢复里所要作的,我们没有志同道合的人,我们大家永远都可以配搭,也永远都可以分开。姊妹在召会里、在工作里比较容易有小圈圈,但弟兄也不例外。有些人是你特别喜欢在一起的,有些人是你特别不喜欢在一起的。老实说,我们华语工作,有时候没有办法调到英语的工作里,也是志同道合、气味相投的问题,就是物以类聚,这些都是天然。

我再说,这不是犯罪,没有罪的问题,也不是肉体,它完全是天然的问题。我聚完会,特别喜欢跟彼此投缘的人在一起,你说这有什么罪?它不是罪不罪的问题,而是我不我、天然不天然的问题。这就是木。肉体是草,天然是木,就是木头。木表征出自信徒天然的背景,好象犹太教和其他的宗教,还有哲学、文化。我们大家信主以前的背景都不一样,各有一种哲学、文化的思想,叫你按照那个思想、原则作人作事,这就是你的天然。还有,信徒天生的背景和生活方式,就是我刚才讲的,杯子一定要怎么放,聚会一定要怎么结束,整齐的就一定要整齐,乱的就一定要乱,这些都是天然的生活方式。以弗所二章说,这些不同的天然生活方式会导致冤仇、仇恨。今天你跟外国人住在一起、作邻居,彼此不同的
天然生活方式就可以引来仇恨。

需要对付我们的己

第三件要对付的就是我们的己。“己”好象很抽象,我具体点出两方面。

己的表现—意见
第一,就是意见。前面弟兄无论说什么,我都有意见,有讲出来的,也有不讲出来的。在配搭里,所有的交通只能在配搭里讲,不能在配搭以外讲。在配搭以外,去讲跟你配搭的人的事,这是最坏的了。如果丈夫去跟外人讲妻子的弱点,结果妻子是从别人口中听见丈夫对她的不满,那么这段婚姻一定维持不下去。夫妻的关系是这样,配搭的关系更是这样。在我们的配搭里,很多时候就犯了这个毛病。我们应该去讲的人不愿意讲,也不好意思讲,然后讲给一些不该讲的人听。

我们配搭就是结婚,配搭的关系比婚姻的关系其实存得更久远。婚姻的关系到千年国度就没有了,圣经说,在国度里没有丈夫也没有妻子,但是配搭的关系要一直存到新耶路撒冷。意见就是己的表现,这是主耶稣在马太十六章里讲的。彼得发表他的意见,责劝主耶稣,但主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否认己”。(22~24)一个人若完全没有意见,就是完全没有己了。这不可能。在世界上,无论是老的、少的,无论是哪一种人都有他的意见。一个人没有意见,就是无我了,变成云彩、幽灵了;只要有人的存在,就会有意见。

我思所以我在,我思故我在,所以我的意见就是代表我的自己。

己的表现—理由

第二,就是理由。在《权柄与顺服》一书中,倪弟兄说讲理由是一个大的难处。米利暗有她的理由,亚伦有他的理由,他们反对摩西都有充足的理由。夫妻的关系就是这样,你一讲理由,婚姻就了了。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我们在书房或工作里服事,然后寻求要有什么权益,或者抱怨不公平。在Dave Higgins 的安息聚会里,有个青年人站起来见证说,在FTTA 训练里他经常说“这不公平”(This is not fair.)。有一次他去找Dave Higgins又讲这句话,Dave Higgins 回答说,主耶稣上十字架公不公平?他就无话可说了。

今天不光是主耶稣一人上十字架,主耶稣还要带我们都上十字架。整本新约圣经就是讲十字架的灵。你说,新约的灵讲不讲公平?彼得前书就是不讲公平。在江淮弟兄的安息聚会里,我说,这不是公不公平的问题;若是讲公不公平,江淮弟兄的死一点都不公平。

你如果要讲公不公平,你就会被绊倒。十字架是不讲理由的,最没有理由的。所以你要看见,表面你是在服事,其实你是在尝十字架的苦杯。你如果没有这个感觉,你的服事迟早会有难处。如果你看准,你来服事就是来喝苦杯,你的服事、配搭就能长命。这是倪弟兄和李弟兄给我们的带领,我们也是这样跟的。公会不讲这些,他们讲配搭就是讲待遇、讲权益。他们有的也很爱主,每周祷告、查经,维持基督徒服事的外貌,但是他们不讲这些,因为这是摸着你那个人。

需要对付我们的个性
第四件要对付的就是我们的个性。个性也是和罪没有关系,你不能说哪一种个性最好,或者哪一种个性最坏。强有强的好处,弱有弱的好处,它不是好坏的问题,但如果你坚持你的个性,就会有难处。有一位姊妹年轻的时候,曾经在非洲作传教士,跟各国各种文化的传教士一起服事。她说每一种文化都有它最好的点,也都有它最坏的点。你跟多种不同文化的人一起服事就知道,如果活在天然里面,它就是最坏的;如果天然死了,基督从文化里活出来,它就是最美的。我相信大家都能认同这样的话:经过十字架的就是最美的,不经过十字架的就是最丑的。

个性就是木、草、禾秸中的禾秸。禾秸与宝石相对,是出自属地的源头。它不算是罪,但它的源头是出于地,出于老祖宗所遗传的基因而长出来的,就是没有被圣灵变化的工作与生活。禾秸不能说是罪,但却是没有价值的材料,所以个性在属灵上没有什么价值。以前有位弟兄向人夸口说,他在德国作工,他要比德国人更德国人,这样德国人才会佩服他。

德国人是错了都不认错,这是他们自诩的优良性格。我们常说,有的人是外刚内柔,有的人是外柔内刚,但德国人是外刚内刚,里外都刚。所以这位弟兄说,他比德国人更强、更硬、更刚。但我要问,难道这就是主的恢复么?旧约里的宁录,是上古最强、最英勇的人。

扫罗也是,不光有本事,也有政治手腕,也很会搞群众心理。难道这就是倪弟兄、李弟兄
的职事么?

需要有宽广的心
有时候我们说,我天生就是这样,这就是我的性格。我们在自己的性格里,没办法接纳与我们性格不同的人。在以弗所四章末了,保罗说“你们要以恩慈相待,心存慈怜,彼此饶恕,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四32)。然后,在歌罗西三章也说到相同的话(12~14),都在讲新人的生活,一要饶恕,二要相爱。这两件事都是反我们的性格。要我们爱那些性格不同的人,这是天然的人没办法作到的;要我们饶恕那些不可饶恕的人,也是我们天然的人没办法作到的。所以马太十八章讲到国度的生活,最重要的不是用国度的宪法来要求人,乃是要赦免人七十个七次,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有宽宏的心。

我们在春季长老同工训练里说到,我们要与基督进一步地和好,好叫我们的心能够宽宏。我们的心不宽宏,就不能够接纳不同性格的人。在列王纪上,所罗门向神求智慧,神听了他的祷告,不光赐给他智慧,又赐给他宽广的心。这宽广的心象洋海一样,能够容纳海边的沙。在圣经里,海边的沙乃是预表以色列人。换句话说,我们的心宽广,就可以容纳所有神的子民。作长老的,如果没有宽广的心,就没有资格作长老。

最近,我们出了一则警告的声明,我很担心出了警告声明之后,有的召会的长老就拿这个声明当武器,凡是他不喜欢的就隔离,因为他以为相调同工也是这么作。这不仅在大陆发生,在海外也有。我们隔离朱弟兄是经过长期的观察,最主要是因为产生基督身体的分裂,这是我们无法容忍的。这样的隔离不是为着我们自己,乃是为着全群。譬如SARS 来了,怎么可以不发出警告呢?我们一定要警告弟兄姊妹,不然就是我们的失职、亏欠。但不是说,凡是与你意见不和的,就去隔离。现在反对我们的人就说,因为朱弟兄与你们意见不和,所以你们就隔离他。其实朱弟兄跟我们意见不和已经十几、二十年了,一直以来我们对他都是容忍的,但现在搞出分裂就不行,分裂是件大事。

长老的心要宽大,就象母亲一样,不论孩子犯了多少错,她都可以原谅,连学校都要开除孩子,她还央求学校不要开除。长老应该要有这样的心,就是马太十八章里赦免七十个七次的心,这就是宽宏的心。如果没有宽宏的心,就没有办法作长老。《长老治会》一书里说到作长老的资格,其中一项就是长老一定要有宽大的心。这些话主要是对我们一同配搭服事的弟兄姊妹讲的,我们大家在一起同工配搭,也要象长老一样有宽宏的心,不然就没有办法配搭服事。你有你的天然,我也有我的天然;你会发脾气,我也会发脾气;你需要赦免,我也需要赦免;大家平常要彼此多有认罪。

作事的魂生命要去掉,作事的器官要留下
所以,不光在台上讲道的人要全才,其他服事的人也要全才。“全才”就是所有的木、草、禾秸都要被对付掉,凡是不属于复活的、不属于新造的都要被对付掉,不然梁木里面就会有虫。我这些交通是要杀梁木里的虫,把大虫小虫都抓出来,治死它。从简单一面来说,配搭就是不要多发表意见;从深奥一面来说,配搭就是要把我们整个天然旧造全都除掉。今天我们不烧毁木、草、禾秸,将来主来了还是要烧毁。主今天乃是借着配搭来烧毁我们的天然、旧造,这是我们在这里配搭服事最大的价值,乃是减。如果你的天然旧造全被减掉,你就是最快乐的人,因为不再有缠累了。如果你被剥夺到完全无己,你就是最富有的人,因为没有人再剥夺什么了。今天我们能有分于配搭服事,乃是主恩待我们。最被恩待的人,就是最被剥夺的人。

我们作事的魂生命要去掉,作事的器官要留下。李弟兄说,旧人要被毁坏,新人要天天更新。林后四章十六节注1 说,“外面的人是以我们的身体为其器官,以我们的魂为其生命和人位;里面的人是以我们重生的灵为其生命和人位,以我们更新的魂为其器官。”应用到实行上来说,就是旧人是以作风或作法为其生命和人位,需要天天被毁坏,但新人是以作风或作法为其器官、工具,需要被更新。换句话说,你还是照常作事,但你天然的生命要被毁坏,不再作人位,乃是作器官、器皿。所以,你被批评、否定的时候,你不会觉得受伤,不会觉得过不去,或者坚持不了就不干了。

倪弟兄、李弟兄都是满有能力的人,也很有作风,但他们的确是被破碎的人。李弟兄受自己孩子的破碎,也受同工的破碎,所以他与任何人都可以配搭。我不光是属灵短他一半,年龄也短他一半,但是他和我配搭却没有问题。姊妹们服事很容易有心病,其实就是以弗所五章的斑点、皱纹。它不是罪,所以不是用血来洗涤,血洗不了心病。心病需要爱里的洗涤,需要生命的洗涤。所以约翰十三章说主耶稣用水洗门徒的脚,五节注1 说,水象征圣灵、话、生命。我们需要用这三样东西来洗心病。我今天与你们交通,就是用水来洗你们,给你们洗洗脚。我的水不会太烫。

C姊妹:如何区分积极进取和争竞?
这很难区分。别人作得好,你应该跟着他。你要有一个雄心,也能够作得好。如果你没有这个心,怎么求上进呢?别人人数加增,你说那是他的事。好象你不争竞,其实你不是不争竞,你是在里面争竞。真正不争竞、不嫉妒的人不是很多。所以李弟兄说,我们要经常呼求主名,祷读主话。这句话虽然很简单,但却是经验之谈。争竞、天然、个性,就是“我”。“我”是天天在活,要“我”不活,要怎么作呢?只有一种方法,就是换一种生活,就是一种不住祷告的生活。

什么时候你发现“我”在活的时候,你就呼求主的名。主能够作,但也需要人的配合,就是你发现“我”在活的时候,你要定罪它,那就蒙一半的拯救了。然而最大的难处是,人在这种情形里,往往不知不觉,也不肯定罪它。如果你定罪它,你就会呼求主名,不赞成、不同意那种光景,也不站在那一边,你会求主赦免、拯救。所以你一天活着,就需要呼求主名,否则你没办法脱离肉体。李弟兄说,肉体的好处,就是天天逼着你转到灵里,直到被提。

有些同工没有看见“我”不是长处、优点,乃是弱点、绊脚石,就以为理由站得住脚,造反有理,洋洋得意。其实理由得胜了,就是最危险的时候。看不见这个,就很难办。所以经常被人捧不是一件好事。有一次我对一位弟兄说,“弟兄,你不要去找那些捧你的人,他们越捧你,对你越没有好处。如果有人是左一刀、右一刀的把你捅死了,反而对你有益。你跑到一班人当中,大家都捧你,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G 姊妹:每个人都有长处和短处,但圣经只叫我们看别人的长处?
是的。如果我们从配搭的眼光来读哥林多前书,可以读出里面很多的亮光。除了林前三章之外,还有林前十二章,也说到许多关于配搭的点。其中一点就是,要彼此欣赏。譬如说,大家对吃的观点不一样,有的认为辣椒要多放一点,红一点;有的认为辣椒要少吃一点,不要那么红。不要以为这是小事,有个地方就因着这个分成两批人。当然这里面有天然的问题,有肉体的问题,有意见的问题,有妒忌的问题。但除了这些消极的问题以外,还有另一个点,就是神造各人的长处是不一样的;也就是林前十二章所说的,身体有许多的肢体。消极的是,木、草、禾秸要除掉;积极的是,各自作肢体。在身体里,有的人是眼睛,有的人是脚,有的人是头。作眼睛的不要妒忌作头的,或者妒忌作口的。这是配搭的另一面,就是要欣赏别人。

二〇〇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于加州安那翰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