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第一篇 配搭就是建造

第一篇 配搭就是建造

祷告:主啊,我们在这里事奉你,不只是事情得着完成,更是要能够赚得你,叫你更多组织在我们身上,叫我们这个人能够更多被变化。一方面工作能够被推动出去,使你的旨意能够成就,一方面我们自己也能够被成全。主啊,祝福我们的交通,叫我们的交通是在你的宝血底下,也叫我们在这个交通里面得着光照。叫我们行在光中,不行在黑暗里。阿们。

配搭是一个很需要学习的功课
我有负担就着配搭的问题,与你们有一点自由的交通。配搭是一个很大的题目,各处都需要配搭。大到同工之间的配搭,小到两个人在一件小事上的配搭,以及召会里各样服事的配搭,都包括在内。我们今天是走身体的路,作身体的见证,这与配搭有密切的关系。

配搭是一个很需要学习的功课。在配搭上学习得不好,就会有难处。长远来说,我们就很难服事。当然,人要服事主,有很多方面的讲究。最浅的来说,一个服事的人需要有本事。在公会里服事,最主要就是看人有没有本事。在主的恢复里服事,我们除了本事以外,还要看人对不对。如果人不对的话,事奉起来就有难处。一个人很有本事,但人不对,他只能把外面的事作出来,而不会有真正属于生命的职事。我们现在学习服事,大半是摸事务上的事。无论是文字、影音、安排事情或是传福音,多是偏重于事务。即便是服事事务,我们作的工却是属灵的。若我们的服事象世上的组织一样,那就不对了。我们应该是服事主,不该只是服事一个工作,或一个组织。这个服事是很不容易的,与公会里很不同。在地方召会里服事,相对来说事情少一点。譬如教导儿童、作整洁,或服事饭食,不过一周一两个小时。另有一些全时间服事的,如作文字、坐办公室的,就不只一周一两个小时,乃是每天八小时、十小时地服事。如果人不对、不属灵,或只是把它当作一个世上的职业来作,长远来说,这个服事会产生很大的难处。服事的人要对,必须是一个联于主,充满生命的人。

今天在主的恢复里,我们作任何一件事,都是走身体的路。走身体的路就不是单个地来作,这就摸到配搭的问题。所以,对每一位服事主的人,上至同工,下至服事事务的全时间者,配搭都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功课。我们常常说,最重要的不是你这个人有没有本事,关键是你会不会配搭。这是对的。召会有难处,大都是在配搭的事上过不了关。

不能配搭是最大的问题

六十年代,那些在台湾反李弟兄的同工,他们也是很有本事的;并且还不是作事的本事,而是属灵的本事,就是读经、祷告、讲道、带领人这种属灵的本事。他们有这些本事,但经不住考验,就是没有办法配搭在一起,结果还是变成了主恢复的淘汰品。六十年代在台湾那次的大风波,最主要的原因是那班同工有配搭的难处,他们不会配搭,也不肯配搭。

当然,他们反李弟兄,也有野心等其他问题;但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彼此都不佩服,而且没有两个人能够摆在一起服事。八十年代末期的那次风暴中,约翰‧英格斯那班人,他们的难处也是不能配搭。约翰‧英格斯没有配搭,其他人也是一样。配搭可以说是一个最严酷的功课,你不能过这个关,就很难在主的恢复里成为一个有用的人。也就是说,要成为有用的人,并不需要很有恩赐,而是要能够跟别人配搭在一起。用世俗的话说,就是能够同事、共事。

李弟兄常常讲这样一个故事。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美国有两位名将军,一位是艾森豪威尔,另外一位是麦克阿瑟,两位都是出自西点军校。麦克阿瑟是英雄主义者,喜欢独来独往。二次大战开始的时候,麦克阿瑟比艾森豪威尔官阶高很多。后来,总指挥部要选人到欧洲战场去指挥。因为整个欧洲都被德国人打败了,法国、英国都被打得一败涂地,只有美国人才能领导整个欧洲同盟。谁能去把所有的欧洲人团在一起、联在一起呢?这里就有很大的学问。
照理应该选那些官阶高一点的将领,以官衔来说,麦克阿瑟是最适当的。但选来选去,结果没有选上他,却选中艾森豪威尔。这真是选对了。艾森豪威尔的特点就是能将欧洲各种人联合起来,包括当时很多名将,如英国的蒙哥马利、法国的戴高乐等等。总之,就是地下、地上的各路人马,他都能把他们团在一起,成为一个联合战线,去对付纳粹政权。艾森豪威尔配搭的本事在这里就显出来了,他将欧洲各国的人联系起来,使大家都心服口服地在他的领导之下。但麦克阿瑟就作不了这事,尽管菲律宾人很崇拜麦克阿瑟。

当麦克阿瑟被日本人赶离菲律宾时,讲了一句名言:“I shall return.”(我必会回来。)他被赶到澳洲十几个月后,美国人卷土重来,把日本人赶离菲律宾。菲律宾人将麦克阿瑟当作半个父亲,日本人也将他当作半个父亲,因为战后是麦克阿瑟治理日本。当时,整个亚洲战场主要是由麦克阿瑟领导。亚洲战场比较简单,大家只跟着美国人走,所以麦克阿瑟还可以行得通。但从这里就可以看到他和艾森豪威尔的差别。麦克阿瑟确实是将才,是领导的天才。韩战时,他从仁川切入取得了胜利。但他的弱点就是不能与人配搭。

同辈之间的配搭

李弟兄常常谈及配搭。他说,在主的工作上能配搭是最可贵的,可以说,与人配搭是一个美德。大至同工是这样,小至你们服事的姊妹们也是一样。能够配搭的,用处就显明出来。我们现在讲的配搭,主要不是讲与上面比你年长的人,或者是下面比你年幼的人的配搭,乃是指同辈之间的配搭。譬如,今天你去问一个人有没有配搭?他也许会说,他有很多的配搭。但是他的“配搭”全都是与后辈之间的“配搭”。其实那不算是配搭,只能说是有人跟着他。

上下之间的配搭当然是需要,但这不是我要讲的配搭。我们若是谁都不服当然不行,总要有所跟随;同时也要有所带领,好成全出后继的人。但是我们如果只有上、下的配搭,却没有同辈之间的配搭,还是过不了关。有人说,我有配搭!但真正讲起来,其实是一群跟班,不能算是配搭,那只是愚人眼目的说法而已。真正配搭的点,乃是在于跟你同辈的人能不能彼此配搭。同工们之间的配搭是这样,姊妹们之间的配搭也是一样。有的姊妹说,我顺服弟兄没有问题。她听弟兄的话是没有问题,但是跟别的姊妹摆在一起就不行了。这样就是没有配搭。

我前年因病有一段时间留在远东,这期间国内的弟兄姊妹来找我,所交通的最大问题就是配搭的问题。那里的同工们分成好几群,他们都不是由一个弟兄带出来的,而是主分别在不同的时间,在不同的环境中兴起来的。这种情形各处都有。此外,在某地,几班人都说自己是跟随这分职事的,与海外来的圣徒都能相调。但是若将他们摆在一起的时候,彼此就调不起来了。有些海外的圣徒对这个情形不够了解,今天这个去指东,明天那个去指西,结果就产生好几派。大家说起来都是跟职事的,相调同工来都没有问题,但实际上彼此间没有办法顺服。这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难处。

配搭就是建造
自史百克五十年代访问远东之后,李弟兄就开始讲建造的信息,而且越讲这个负担越强。今天回想起来,他当时所说的建造,其实就是配搭。他当时最重的负担,就是盼望那些年轻的同工能够配搭在一起,建造在一起。倪弟兄是讲身体,他说我们需要身体的异象。但如何才能够将身体的异象实行出来?就需要学习配搭,而配搭就是建造。后来主的见证到了海外,李弟兄开始带领召会,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实行身体生活,这就需要有建造,建造就需要有配搭。

配搭,从浅的层面来说,就好比在世界里作同事,一方面只要作到井水不犯河水,彼此相安无事就好了;另一方面,也要有团队精神。从深的层面来说,配搭乃是牵涉到神的整个经纶。在《神的建造》、《神建造的异象》等书里,李弟兄说,从创世记的第一个异象直到启示录的最后一个异象,都与建造有关。

在创世记里,雅各在伯特利看见异象后,便把石头立作柱子,浇油在上面,并给那地方起名叫伯特利。伯特利的意思就是神的家(创二八18~19)。之后又有会幕的建造与圣殿的建造。然后到了新约,福音书里,有神支搭帐幕在人中间(约一14);书信中,保罗也提到,你们就是这殿、基督的身体(林前三17,十二27),你们也在祂里面同被建造(弗二22),建造基督的身体(弗四12);在启示录里,最终的建造就是新耶路撒冷。


新耶路撒冷的特点乃是建造

我们现在对于建造都听得很熟了,但能否真正成就神的旨意,乃是在乎我们能不能被建造起来。如果我们与人不能配搭,或者到哪里都出问题,即使再有本事,再会作文字、传福音、生养教建,也没有办法成就神的旨意。或者换一种讲法,就是这样的工作永远没有办法建造新耶路撒冷,也没有办法成为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是要建造新耶路撒冷,如果无分于新耶路撒冷,就都白作了,就都是木、草、禾秸。我们或许很会作文字、打字、传福音和牧养,但是有没有想过,这些都有可能是木、草、禾秸,进不了新耶路撒冷。

如果新耶路撒冷的特点就是建造,那任何不能作在配搭里的工作,就是木、草、禾秸,不是新耶路撒冷。譬如说,你作文字作得很好,甚至是最好;但是你作过的文字却是别人碰不得的,哪怕你的文章是文采飞扬,充其量也就是木、草、禾秸。再譬如,你最会传福音,一到校园就能拉十个、八个人来,又很会牧养;但是你自己作可以,和别人配在一起就觉得束手束脚,什么也作不了。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得人,也可能是木、草、禾秸,而不是属于新耶路撒冷。凡不是属于新耶路撒冷的,就是木、草、禾秸。

反之,就算你恩赐不大,文字也作得不太好,错误满多;但你是在配搭里面作,而且你所作的加在别人身上,别人所作的也加在你身上,最终作出来的文章,没有人能说出,这个是张姊妹作的,还是陈姊妹作的,只看出这是大家一起作出来的。在这样的工作中,你看似无名无声,但却是在建造新耶路撒冷。传福音也是这样,你可能不是很会传,既不是传福音明星,也不是牧养明星,但你是跟着大家走,跟着大家作,那你的工作就是建造新耶路撒冷。

凡是建造新耶路撒冷的都存到永远
凡是建造新耶路撒冷的都是存到永远的;凡是不能存到永远的,最终都要落入火湖。什么是属于新耶路撒冷的配搭呢?就是能走得长,走得远,走到永远的配搭。如果一个人不能与人配搭,他与人在一起的时间一定是很短的,他总是作作就不能作了,凑凑就不能凑了,搞搞又要换单位了。有的人换来换去,换到后来没地方换了,哪里也摆不下他这个人。你说他不爱主么?不是;你说他没有恩赐么?也不是。但就是没有地方摆这个人,不知道将他往哪里摆,怎么摆。最后,他只能辞掉不作了。一个无法与人配搭的人,与别人的关系没有办法长久,连与世人的关系都是如此。一个在配搭上没有学习的人,总是三天两头换位置、换工作;甚至在婚姻上也是没办法与人相配相合,过不了几年就要换配偶了。

今天世上许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在被迫的情况下维系的。在职场里就有很多这种情形,这些人不是真的学会如何与人配搭,他们乃是没有办法,为着饭碗而忍气吞声。有的家庭关系也是这样,不是他们的人被破碎了,知道如何与丈夫或妻子配合,他们是怕离婚,所以就只能忍气吞声。所以在职场里、在家庭里、在召会里,都有忍气吞声的。忍气吞声不是配搭,是没有办法存到永远的,也没有办法成为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
无论事情大小,都需要学配搭的功课

今天所谈的都是很实际的点。你们的服事,一面来说,不是对着千人万人讲道那样“轰轰烈烈”,就只是作作文字;但另一面来说,连最小的配搭里,都有最大的学问。即便是两个人扫地,也有学问。虽然只是扫地,看似简单,只要把地扫干净就好了。但这么简单的事,如果扫地的人配搭不好,在他们当中没有象在出埃及记中所描述,帐幕竖板宽度之一肘半、一肘半的情形(参出二六16 注1),彼此没有建造在一起,那连这样的小事也没有办法作好。所以,无论事情大或小,都需要学配搭的功课。你们无论是在书房,是在校园,或在任何地方服事都要看见,一切环境后面都有主的手,真正目的就是要你们学习如
何配搭。在这个功课里还有许多小功课,题目虽小,学问却是极大的。

为什么你不能与人配搭?是因为你的己还没有被破碎。为什么你与人配搭总会出问题,或是在天然的关系里,不是太亲密,就是太冷落?是因为你还没有学会如何凭着基督并靠着基督,在金子里彼此调在一起,所以你和人的关系才会不是太近就是太远。根据今天的交通,从配搭的角度,再去读李弟兄关于建造的那几本书,你就会有新的亮光。譬如说《神的建造》这本书,好象讲的都是高峰真理,如“神永远的心意乃是要建造一个家”,大家都会阿们这话。但它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这是说神要的不是个人,个人不是一个家,祂是要有一个配搭。那现在你与办公室里的另一位姊妹究竟是两个人呢,还是一个家呢?神所建造的家是神人调和,互为居所,这个大家都能朗朗上口。但论到配搭里是否有神人的相调,那就只有主知道了。

我们常说,“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我们与人配搭有没有到了人的尽头?我们以为配搭能作到没有争吵、彼此相安的程度就很好了,虽然拿不到A,至少也拿了B,只要及格就好了。同事之间,要作到彼此相安,就是学习保持距离;但如果我们只是这样,就与世上的同事毫无分别了。
这配搭是不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在全时间训练里恐怕还没有这个难处,也没有暴露得这么厉害。我们天天被摆在一起配搭,什么都暴露出来了。别人不在灵里,对我们是最大的考验。别人不在灵里,我们也许会心生抱怨,“他不在灵里,我也可以不在灵里。为什么只要求我在灵里?你顶我一句,我也可以顶回去。我在主的恢复也不是一两天了,你有历史,难道我就没有历史么?”我们很需要谈谈这些实际的方面。

配搭摸到我们这个人最深的部分

我们服事者与服事者之间的关系就如同绣花一样,需要花时间一针一线、细细密密地绣。讲道一个钟头就讲完了,所有配搭的原则都在圣经里,大家读晨兴圣言,一句一句读,读完都阿们就可以了。但如何将其应用到实例上,就是另一回事了。世上的人不讲建造,基督教里也没有讲建造。公会里所讲的配搭最多只是说要大家彼此迁就,彼此相爱,这是不够的。建造的亮光是这分职事所特有的。

有人说,你们讲召会,讲身体,讲建造,但你们中间吵架的人倒比我们公会吵架的人还多。这话好象也对,怎么会这样呢?可以这样讲,在公会里,人与人之间乃是作同事,大家在一个天然的制度和组织里,冲突反而比较少,事情还比较容易作,反正大家约法三章嘛!人与人之间只要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你作你的,我作我的,倒也省事;假如彼此处得不开心,大不了就分手。在公会中,教会与教会之间也是这样,谈不拢就分手;工作与工作也是这样,你我配不来,没问题,大不了我脱离现有的组织,跑到别家去干,哪里都可以作工嘛;或者说,你我都有本事,谁也不服谁,那也好办,我就另起炉灶,再开一家出版社,再开一个工。

所以说,公会中没有我们当中那么多事,也是对的,因为他们彼此根本碰不着,也摸不到那么深。我们是摸得深,结果就是,倘若我们死得不够干净,就会反弹得更大,所以吵架似乎比较多。服事就是要摸到我们这个人最深最深的部分。真是最深最深,以至于我们不死都不行啊!有的人就是不肯死,于是闹起来了。某些闹风波的弟兄,他们最大的难处,归根究底就是不肯死。问题还不在于孰是孰非,在身体里不肯死才是症结的所在,而这就摸到人最深的部分。

真正的建造乃是神人相调

所以要在主的恢复里,不仅是外面要奉献、抛弃世界,而真正的是要你的命。对于能全时间出来服事主的人来说,就是放下世界来爱主了,其实真正摸到我们最深处最深处,要我们命的,就是要上十字架,要死己。谁能够上十字架?只有基督-这位宇宙的顶替。马可福音启示,基督是我们包罗万有宇宙的顶替。只有基督来顶替我们,才有可能。所以建造不是凭着天然能够达到的,真正的建造只有神人相调。

世上不讲建造,他们讲管理技术。工商管理课程(MBA)就是教如何管人。不会管人的,最多只能作一个技术人员。中国人不太喜欢管人,也不太会管人,所以不容易升上去;白人在这一点上就比较在行。但是你会也罢,不会也罢,这些全是在旧造里面。一个人治人之术玩得再好,会管人、会团人、会用人、会找人,这些他作得很成功,但来到召会里面,他还是不会建造,也不能配搭,因为召会不是在旧造里。

今天在主的恢复里,无论是在工作上或是在召会里,都是在学这个最深最深的功课,所以说是最严酷的一个功课,或者说是最大的一个功课。一个基督徒被破碎了,那无论在哪里都可以与人配搭。但是那些会作经理的人,跑到召会来,那就要小心,很可能,他这个管人,管来管去管到肉体里面去了。譬如说,有的同工很会搞人际关系,这是天然的people skill,结果搞出一班人来,却不在新耶路撒冷里面,反而带来更大的难处。所以建造是要神人调和,不再是我,乃是要凭着基督来与人配合。李弟兄在这些建造的信息里讲得很深。

C 姊妹:我在召会中和一些服事者花了很多时间在调配搭,调了五年后,配搭得不错,但这五年来我们却没什么精力出去得人、牧养人了。不知道这种情形应该怎么突破?

那是另外一个难处,是有另外一方面的需要。我今天讲的是另一种的情形,你讲的情形是没有什么进取,是没有什么突破,或者没有什么结果。我遇到很多这样的情形,是需要很多时间来谈的。我举一个例子,有一位负责弟兄跟我说,“我花在配搭上面的时间是很浪费的。假如我现在能够把弟兄姊妹调动起来鼓励他们去蒙古,去尼泊尔,去越南,去柬埔寨开展,这个果效更大。我回当地去,与其说是与他们配搭,其实就是被他们框住了。”

我回答他说,即使配搭真的浪费时间,你也要把时间浪费进去,不然的话,你自己一个人去作,在身体以外,能够走多远呢?你就算要把大半的时间、精神、力量放在身体的配搭上,就算再浪费,或者甚至从效果来说是负效果,但是你不走这条路你又能怎么走呢?

当然,对于那些拖别人后腿的,需要在配搭里有另一种的学习,就是不能用配搭来扣人、控制人、抓住人。这些人也许对配搭会存有这样的心态,就是我既不能象你走得那么快,又不甘心看见你一个人作出一些成效来,所以我就借口说大家配搭,以此来扣留你,抓着你。这种心态的人当然要学功课。

但是在另一方面,即使与你配搭的人有这样的心态,你也要浪费你的时间摆在这个里面。譬如说,夫妇二人,其中一个有能力作某件事,而配偶却作不来,于是有能力的那个就说,你作你的,我作我的,我就不等你了。这样,即使事情作出来了,婚姻也破裂了。婚姻破裂是根的问题,很难挽回了。

又譬如说,夫妇二人教育孩子,爸爸有一套方法,妈妈也有一套方法;但爸爸如果坚持己意去教孩子,很可能弄到最后婚姻出现危机。所以此时作爸爸的应该牺牲他的方法,甚至牺牲这孩子的一部分前途,以夫妇二人先达到一个共识为重。你也许说,“怎么可以这样?孩子的前途不能牺牲,我情愿牺牲我的婚姻,也不能牺牲孩子的前途。”但是按照神的定规却不该是这样。你宁可牺牲你的孩子,也不能牺牲你的婚姻,婚姻第一。

依此类推,配搭就好象婚姻的关系。无论是否因为走这条路,导致速度慢了很多,事情作不出来,或是配搭里有些人没有效率,没有见地,甚至还扯后腿,但也只有这条路可走。那些扯后腿的,没有见地的,自己要有学习,他们要学习欣赏别人,要学习跟别人,要学习在不会作的时候承认别人会,承认别人的一分;而不是说别人会作,我作不来,我就用配搭来扣住他,让大家都作不来。你如果有这样的感觉,你就不是在主的里面。

二〇〇六年十一月八日于加州安那翰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