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靈程的危機

屬靈人

卷六 隨從靈而行

第一章 靈程的危機

隨從靈

在基督徒的生活中,可說沒有一件事比天天隨從靈而行是更要緊的。這個要保守信徒長久屬靈;這個要保守信徒脫離肉體的勢力;這個要保守信徒時常遵行神的旨意;這個要保守信徒不受撒但的侵略。我們知道了靈的功用之後,最緊要的就是立即隨之而行。這是時時刻刻的事,不可稍微放鬆的。我們今日所最當小心的,就是我們受了聖靈的教訓,而不受聖靈的引導。許多的信徒已經失敗了。他們所以失敗的原因就是在此。受教訓是不彀的,必須受引導。我們必須不以屬靈的知識為滿意,必須寶貴隨從靈而行。我們常聽人說到『十字架的道路。』到底甚麼是十字架的道路呢?沒有別的,就是隨從靈而行而已。因為隨從靈而行,需要將自己意思、喜好、和思想,都交於死地。只隨從靈的直覺和啟示,需要我們天天背十字架。

大概所有屬靈的信徒,總知道一點關乎靈功用的事,如我們上文所說的。不過他們所知道的並不長久,有時有這樣的經歷罷了。這是因為他們還未清楚明白靈的一切的功能和定律,所以,就不知道如何長久隨之而行。當他聽見這樣真理時,他們有時經歷證明這真理是真的。所惜的,就是他們沒有這樣不間斷的經歷而已。如果他們直覺有了充分的長大,他們就很可以時常隨著靈而行,不再受外界的影響了。(注意:凡在靈之外的,都是外界。)許多的信徒,因為不知道靈的定律的緣故,就以為這樣的隨從靈而行的生命,乃是搖移不定,沒有標準,難以實行的生命。多少信徒立志要遵行神的旨意,只隨著聖靈在靈裏的引導,但因他們不知道直覺的引導,到底是可靠與否,因之就失了坦然進前的心了。這是因為他們還沒有學習知道直覺的意思。他們並不知道直覺所有的感覺,到底是有甚麼意思,到底是要他行動,或者停止。他們也不知道靈所應當有的情形,以致他們不能得著靈繼續的引導。在許多的時候,他們沒有保守靈在正當的光景中,以致靈失去牠工作的能力。他們雖然有時得著直覺的啟示,但是他們卻不知道為甚麼直覺在這時有了啟示;在別的時候,他竭力去求啟示,卻得不著,他們也不知道其中是有甚麼緣故。

這自然是因有時他們在不知不覺之中,卻按著靈的律法而行,所以,他們就得著靈的啟示;在別的時候,他們雖然求,但是他們卻沒有按著靈的律法而求,所以,他們就得不著。他們如果能時常照著他們在不知不覺之中,那樣的隨著靈的律法而行,他們就可以時常得著靈的引導了。但是,他們並不知道這些。這樣看來,就我們如果要時常得著靈的啟示,知道神的旨意,而行神所喜悅的事,我們就不能不明白靈的定律是甚麼。靈所有的感覺都是有意思的,我們必須學習知道這意思,纔會按著靈的要求而行動,纔會長久隨從靈而行。要隨從靈而行,明白靈的律法是不可少的。

許多的信徒以有時聖靈在他靈中的工作,算為一生經歷中之最奇妙的。他們並不盼望天天都有這樣的經歷,他們以為這不過是信徒一生中幾次特別可有的罷了。他們如果按著靈的律法而隨從靈而行,他們就要看見他們的生命都是那樣高的。他們以為屬靈的經歷乃是非常的,不是平時所可長久保守的,豈知這樣屬靈的經歷,乃是信徒當天天有的平常經歷。離了這地位,而活在黑暗裏,纔真是『非常』的經歷阿。

有的時候,我們好像是得了一種甚麼思想一般,我們如果會分別的話,我們或者要見得這思想是出自我們的靈的,有的思想乃是出自我們的魂的。有的思想在靈裏面焚燒著,有的不過是在魂裏面急切而已。信徒必須學習如何分別這些。如果經過考察,信徒能彀很容易的分別屬靈的和屬魂的。因此,無論在甚麼時候,信徒都必須明白他自己全人的各部分到底是如何進行。思想時,就當知道這思想的來源;感覺時,就當知道這感覺是發自何方;工作時,就當知道到底是用甚麼力量。這樣,纔會知道甚麼是從靈來的,而跟從牠。這樣纔會保守我們不隨著甚麼感覺而作事。這樣,就叫我們知道所有臨到我們身上的,到底是屬靈的,或者是屬魂的。

我們知道魂就是我們的『自覺,』因此有許多的自省和自覺,乃是完全屬魂的,是最有害的。因為這一種的自省和自覺,使信徒時常縈念自己而不釋,因而己的生命,遂因之而長大。自高自大,多是從這一種的自覺而來的。但是,同時卻有一種的自析,乃是靈程上所不可少的知識。因為惟獨如此,信徒纔能知道他自己到底是在那裏,到底是隨著甚麼而行。有害的自覺,就是那些縈念自己的登造或失敗,以致起了自詡或自餒的思想。有益的自析,就是那些只查自己的思想、感覺、和喜好的來源的思想。神要我們脫離自覺,但是祂的意思,並非要我們活在世上如同沒有頭腦一般。過度的自覺,應當除去;但是,同時我們也當藉著聖靈,知道我們自己內部一切進行的情形。所以用心察看自己的活動是不可少的。

許多的信徒,雖然是已經重生了,但是,他們始終好像都是覺得沒有靈。其實並非他沒有靈,乃是他不覺得而已;或者他也有靈的知覺,不過他不知道那樣的感覺,就是靈所發出來的而已。每一個真實重生的信徒,他所靠著而活的真實生命,就是他靈的生命。他如果肯受教,他就要知道到底甚麼是他靈的知覺。一件事是定規的,魂是會受外界的影響,而靈是不會的。譬如魂看了美麗的景物,寂靜的天然,悠揚的音樂,和許多別的屬乎外界的事物,牠就會立時受了感動,發出一種情感的作用來。靈就不然。如果信徒的靈已經充滿了聖靈的力量,牠就是離魂獨立的,不必像魂那樣的受了外界的影響,纔會活動,牠是會靠著自己活動的。因此靈是會在任何的景況裏活動的。所以,信徒如果真是屬靈的,就不管他自己的魂有無感覺,或者體有無力量,他總是可以依舊活動的。因為他是靠著時常活動的靈而活。

自然,按著實際而言,魂的感覺,和靈的直覺是截然不同的,但是,有的時候,魂的感覺卻有許多的地方和直覺是一樣的。牠們倆在有的時候,幾乎是完全相同的,叫信徒很難以分別。雖然這樣的時候,並非常有的,然而,總算是有的。在此二者之間,好像真是難以容髮。信徒如果急切行動,在這樣的時候,也難免有不受欺的。然而,他如果忍耐等候,一再試驗這感覺的來源,聖靈在合宜的時候,也必以真情相告。我們若要隨著靈而行,急切是不可的。

屬魂的信徒,大概都是有所偏向的。照著普通而言,信徒多是若非偏向情感,就是偏向理性。當這樣的信徒屬靈時,他們若要隨從靈而行,他們就常有陷入他們從前偏向的對方的危險。這意思就是屬情感的信徒,在這個時候,就要以自己冷靜的理性,作為是靈的引導。他自知從前的熱切的生活,乃是屬魂的,所以,他就誤會以為現今自己的理性乃是屬靈的了。屬理性的信徒,在這個時候,就也要以自己熱切的情感,作為靈的引導。他也自知從前的冷靜生活乃是屬魂的,所以,他也就以現今自己的情感,乃是屬靈的了。豈知牠們倆不過對調地位,依然是一毫不差的屬魂。所以,我們必須記得靈的功能。隨從靈的引導,換一句話說,就是隨從直覺而行。因為無論是屬靈的知識、交通、和良心,都是藉這直覺而得的。聖靈就是藉著這直覺引導信徒的。因此,信徒並不要自己設想甚麼是屬靈的,只要他跟從直覺而行便可。我們若要聽從聖靈,就必須在直覺上知道祂的意思。

有人拚命似的來尋求聖靈的恩賜。許多的時候,這樣的尋求,不過是尋求喜樂;還有『我』這一字在背後。並且他們常以為如果會在感覺上覺得聖靈的下降,如果會有外來的能力掌管他的身體,如果從頭至腳有一種的暖火燒過,他們就是得著聖靈的浸禮了。不錯,聖靈也有使人在感覺上覺得祂,但是,這樣的憑著情感來尋求祂,乃是一種大害。不特會激動自己魂的生命,並且會引起撒但的假冒。在神面前有價值的,並不是我們的情感如何覺得主的同在,或者覺得如何的愛主,乃是我們如何在直覺上隨著聖靈而行,照著祂在靈中所啟示我們的而活著。多少的時候,我們看見得著這一種『聖靈浸禮』的人,他仍然不過是順著天然的生命而活,並沒有隨從靈而行,也沒有一種銳利的直覺,會解剖屬靈的世界。不是情感,乃是直覺上的與主交通,纔是有價值的。

當我們讀過聖經裏所記載靈的作用之後,我們知道靈是會熱切像情感的,也會冷靜像理性的。但是,在主裏有經歷的人,就知道出乎靈的,和出乎魂的如何的不同。信徒如果不求在直覺上真認識神,而隨著這直覺而行,徒求在心思裏推想,或者更常的,要求在感覺上覺得聖靈的感動,他就還是隨著肉體而行,要叫自己的靈命陷入無生氣的地位。

我們看保羅的行為,就可以更明白這個隨從靈直覺而行的緊要,他說,『神既然樂意將祂兒子啟示在我裏面,叫我把祂傳在外邦人中,我就沒有與屬肉體的人商量,也沒有上耶路撒冷去,見那些比我先作使徒的;惟獨往亞拉伯去;後又回到大馬色。』(加一16~17。)我們從前已經看見了,啟示是在靈裏的事。就是當使徒約翰受啟示寫啟示錄的時候,他也是在靈裏受啟示。(啟一10。)聖經是合一的作見證,啟示是在信徒的靈裏的。

使徒告訴我們說,他當日受了靈裏的啟示,認識了主耶穌,知道神差他往外邦人那裏去,他就是隨著這靈裏的引導而行。他並沒有與屬肉體的商量,他不必再聽人的意見,人的思想,人的理論。他也沒有上耶路撒冷去見一班『屬靈的先進,』看他們對這件事如何說法。他就是一直隨著靈的引導。他既然在直覺裏接受了神的啟示,明白了神的旨意,他就不再求另外的證據了。在他看來,靈裏的啟示是已經彀引導他了。在當日傳主耶穌,在外邦人中乃是創舉。如果是照著人的魂而行的話,就應集思廣益,多徵求幾個人的意見,特別是那些先有傳道經歷的人。但是,保羅只隨從靈而行,並不顧及人-最屬靈的使徒們-所要說的了。

這樣看來,我們所當跟從的,並非甚麼屬靈人的言語,乃是主自己在我們靈中的直接引導。這樣,就屬靈長者的話語,都沒有用處麼?不,還是大有用處的。他們的題醒,他們的教訓,還是最有幫助的,不過,我們還應當『慎思明辨,』看他所說的,是否出乎神,我們自己還得在靈中受主親自的教訓。總之,當我們不敢證實我們所受的感動,到底是否真正靈中啟示時,在主裏深有經歷者的教訓,是很有幫助的。如果我們已經的確知道是神如此的啟示,像保羅當日的經歷一般,就今日如果尚有使徒,我們也是不必問他們的。

當我們讀過上下文之後,我們看見使徒在這裏更是注重他所傳的福音,乃是從啟示而來,並非甚麼別的使徒傳授的。這是一個要緊的點。我們所傳的福音,不能因著聽甚麼人,讀甚麼書,或者用思想查考而得。我們的福音如果不是神所啟示的,就絲毫沒有屬靈用處。現今少年信徒所注重的,就是『從師;』屬靈的前輩所注重的,就是以正確的信仰傳給後代;豈知這些是沒有屬靈價值的。我們所相信、所傳揚的,如果不是從啟示來的,我們所有的,就全等於零。信徒可以從別人的心思裏得到不少美妙的思想,但是,他可以在他的靈中依然是貧窮、虛空的。自然,我們並不是盼望去得甚麼新的福音,我們也不是輕看神別的僕人的講說,聖經明說,我們不應當輕看先知講道;但是,同時我們應當知道啟示是絕對不可少的。

沒有啟示,就以前所講的,全是虛空。我們必須在靈中得著神將祂的真理啟示,我們所傳的,纔有屬靈的效果。不然,從人那裏批發來許多,究竟是沒用處的。這靈中的啟示,對於基督每一個工人的身上,應當站立在最大的地位。這是每一個工人的首要資格。惟有如此,纔會作靈工,纔會隨從靈而行。今日倚靠智力、思想而作工的人太多了!就是在信仰最純正的信徒中間,恐怕不過是心思的接受真理。這些都是死的。讓我們自問:我們所傳揚的,是不是從神啟示的呢?或者從人得來的呢?

撒但的攻擊

我們的靈既是如此的緊要-聖靈與聖徒交通的機關-就難怪撒但最不喜歡信徒明白靈的功用,而隨著靈而行。他所有目的,就是要信徒活在魂中而『銷滅靈。』他會叫信徒的身體充滿了各種奇異的感覺,心思充滿了各種流蕩的思想。他就是藉這些感覺和思想,來混亂信徒靈的知覺。叫信徒在紛亂的光景中,不能分別到底甚麼是從靈來的,甚麼是從魂來的。他知道信徒如果要得勝,就不能不『讀』他靈中的知覺,(可憐!許多的信徒還不知道這個!)他就竭全力來攻擊信徒的靈。

因此,讓我們再說一次,就是在這樣屬靈的爭戰中,信徒必須絕對不按著自己的感覺,和忽然的思想而行動。千萬不要以為事情已經禱告過,就是不會錯的了。許多的信徒以為他們禱告時所有的思想,都是神賜給他的;這是一個錯誤。他們好像以為禱告會叫他們所作的事變為不錯。他們以為經過禱告的事,就算作得不錯的。豈知我們雖然尋求神的旨意了,這並不是說,我們已經知道了神的旨意;並且心思並非我們知道神旨意的地方,神乃是在我們的靈裏指教我們的。

撒但不只用感覺和思想叫信徒靠著魂而活,而不隨著靈而行,他還有更厲害的手段。他如果成功使信徒因著思想、或感覺,而活在外面的人裏,他就更進一步來假作一個靈在信徒的裏面。這個是藉著他在信徒裏面先得著一個地位,然後就造出許多的感覺來;如果信徒沒有棄絕這些感覺,這些感覺就可以在信徒裏面站住了。不久牠們就能勝過靈的作用,或者制止靈的知覺。如果信徒不知道仇敵的計策,他就要讓他靈的作用停止。而隨從這假冒的感覺,以為他還是隨從靈而行。這個靈的知覺一停止,撒但就要更進一步的來欺騙信徒,使他以為神現在要藉他更新的心思來引導他,這樣就暗暗的蓋過人不用自己的靈的過失,和撒但自己的工作。靈這樣一停止工作,就沒有人與聖靈同工,自然一切從神來的都斷絕了。信徒這樣的隨從假靈的知覺,和忽然的思想,就完全隨著體和魂而行了,真實屬靈的生活就沒有了。

信徒如果不察,撒但就要更厲害的攻擊信徒。此時,他會叫信徒在感覺上絲毫不覺得神的同在,而告訴他這是藉著信心而活,所以不需感覺。或者教信徒無端覺得痛苦,而告訴他,這是在靈裏的與基督一同受苦。在這樣的光景中,撒但就是利用這假冒的靈,來欺騙信徒,叫他在實際上遵行他的意思。這樣的經歷,乃是屬靈(而又不觀察)信徒所有的。

屬靈的信徒,必須有屬靈的知識,好叫他一切行為舉動按著(屬靈)理性而行。好叫他不因一時的情感作用,就有所作為,也不因受了刺激,或心思中有了甚麼忽然的思想,就去作甚麼。他應當不慌忙,也不急促。他所有的作為,總應當經過屬靈眼光的考察,和靈裏面直覺的知識,以為是出自神的,纔可舉動。沒有事情可以因著刺激、感覺、和忽然的思想而作的,都當是先安靜的、冷靜的考慮過、權衡過,然後纔定行止。

在隨從靈而行的生活中,最要緊的一部分工作,就是考察試驗。在靈命生活裏,信徒不能糊糊塗塗的過日子,乃要將每一件臨到他身上的,無論是思想,是感覺(是快樂,是憂悶)等等,詳細謹慎的考察過,到底是從那裏來的:神、撒但、或是自己。信徒素性都是愛隨便,無論他一天所遇見的是甚麼,總是隨遇而安,以致在許多的時候,竟然接受了仇敵為他們所安排的。他們並不試驗,但聖經的命令,是『要凡事察驗。』(帖前五21。)屬靈信徒的能力和特點,就是在此。他乃是『將屬靈的話,解釋屬靈的事。』(林前二13。)『解釋,』在原文意思是:『比較,』『試驗,』『合看,』『斷案。』這是屬靈信徒所能有的能力。聖靈要叫他有這樣的能力,所以在他的生活上,他不應當不試驗一切臨到他身上來的事。不然,就在邪靈多方欺騙的生活中,實是很難以過日子的。

撒但的控告

在信徒專心隨從靈直覺引導而行中,撒但還有一種的攻擊,就是假冒信徒的良心,而來控告信徒。信徒因為要保守自己的良心無虧,所以,願意受良心的責備,而除去良心所定罪的一切。但是仇敵就是在此利用信徒的欲望,而控告信徒,叫信徒誤會以為這是他自己良心的責備;因而叫信徒時常失去平安,疲於奔命,沒有坦然無懼的心以進前。

屬靈的信徒必須知道撒但不只是在神前控告我們的,並且也常在我們裏面控告我們的。他這樣的控告是要擾亂信徒,叫信徒知道自己錯了,所以,應當受(他們的)刑罰。他知道信徒必須有坦然無懼的心,纔會在靈程上進步;所以,他藉著他假冒良心的控告,使信徒自以為有罪,因而,使之失去與神的交通。但是,信徒的難處,就是不知如何分別邪靈的控告,和良心的責備。在許多的時候,他恐怕他錯認了良心的責備,以為是邪靈控告,以致違背了神。但是,他若不理這裏面的聲音,就又越來越厲害,沒有法子制止。因此,屬靈的信徒,不特應當有願意順服良心責備的心,並且知道如何分別邪靈的控告。

邪靈的控告有的是真的信徒有罪,有的不過是邪靈要使信徒覺得有罪,其實信徒是沒有罪的。如果信徒真是有罪,信徒就可以立即認罪神前,求寶血洗淨。(約壹一9。)如果尚有控告的聲音,就是邪靈的聲音了。

信徒如果要知道甚麼時候他自己真是錯了,而受良心的責備,甚麼時候沒有錯,但不過是邪靈的控告,他就應當自問有無恨罪的誠心。最要緊的,就是當還沒有分別是良心是邪靈之前,先問自己:如果這事真是錯了,我願否除去?願否認罪?如果我們真是願意遵行神的旨意,恨惡罪惡,就雖然我們還未照著控告的聲音而行,我們的心也可坦然,因為我並非存心違反神。既立定志向要行神旨之後,信徒就必須切實查考過,這件事到底是否他所作的。他必須清清楚楚的知道,並斷定說,這事是他作的;因為在許多的時候,邪靈是將不相干的事來控告。如果這事是信徒作的,信徒就應當查考這事是否真是錯誤。他必須藉著聖經的教訓,和直覺的引導,知道自己真是錯了,纔可向神認罪。不然,你雖然沒有犯罪,撒但卻要叫你受苦,好像你真犯罪一般。

邪靈是最會將各種的感覺給人的。牠會叫人覺得快樂,也會叫人覺得憂愁。牠會叫人覺得不錯,也會叫人覺得甚錯。信徒也應當知道:當他覺得不錯,他不一定就真的不錯;因為許多的時候,我們雖然覺得不錯,但是,我們實在是錯了。因此,當他覺得錯時,他不一定是錯的。也許不過他如此覺得而已,他實是不錯的。所以,無論信徒覺得怎樣,信徒總須的確證實他自己實是這樣,纔可定規自己是犯罪與否。對於一切的控告,信徒都當取中立的態度。他必須知道這種控告的來源之後,纔可行動。他如果尚不知道他是受了聖靈的責問,或者邪靈的控告,他就應當安心等候證實,不必著急。因為如果是出自聖靈的,他誠心願意除去,現在的遲延,並非他自己的反抗,乃是因不知的緣故。信徒應當絕對的拒絕,因受了一種外來強迫的力量,而向人認罪;因為仇敵常有如此的行為。

總之,真正聖靈的使我們自責,乃是要我們聖潔;而撒但的目的,不過就是為著控告。他的控告,不過要使信徒時常自己控告而已。他的目的,就是要使信徒受苦,此外沒有別的了。不過,如果屬靈的信徒起初接受了他的控告,就將來他也可以將假平安賜給信徒,叫他當失敗時也不難過。這是害之最大者。良心的責備,認罪求寶血洗淨之後,就沒有事了;但是仇敵的控告,就是信徒除去他所控告的了,這控告的聲音,還是不止。良心的責備,都是指引我們向寶血而去;但是,邪靈的控告,多是使信徒灰心,以為已經無可救藥了。撒但的目的,是要藉著控告,使信徒墮落-『既是不能完全,就任憑牠罷。』

有的,撒但的控告是加在良心責備之上的。罪真是有的,但是,不只良心責備,邪靈也從之而控告,所以,就是信徒遵行聖靈的意思,而這聲音還是不止的。現今最要緊的,就是信徒對罪有完全的決絕心,不留地位給邪靈控告。此外,再學習如何分別聖靈的責備,和邪靈的控告;並知道甚麼時候,只單是邪靈的控告,甚麼時候,有良心的責備,也有邪靈的控告。其實,無論何罪(如果真是罪),一經拒絕,求寶血洗淨,聖靈就不再責備了。

還有危險

在信徒隨從靈而行的生活中,除了撒但的假冒,和種種的攻擊之外,還有別的危險,是屬靈信徒所應當知道的。在許多的時候,我們自己的魂,也有因著自己的緣故,(並無邪靈假冒,)就發出一種感覺來,以為我們應當舉動。信徒必須知道,他的身體有感覺,他的魂有感覺,他的靈也有感覺。並不是所有的感覺都是出自靈的。所以最緊要就是不要以魂或體的感覺,當作靈的直覺。信徒在他的經歷上,必須逐日學習甚麼是他的真直覺,甚麼不是。最容易的,就是信徒明白隨從直覺的要緊,到了末後,忘記了除了靈之外,全人其他的部分還是有感覺的,因而錯誤。實在屬靈的生活,並非如一般人所設想之難,乃是很簡單的,但是也非如一般人所設想之易,因為其中也有很複雜的地方。

在這裏有兩個難處:一,我們誤以別的感覺當作靈的直覺;二,我們誤會了直覺的意思。這樣的難處,是我們每日所常遇見的。因此,聖經的教訓(不是忽然翻得的聖經節)是非當的緊要。要證明我們所受的感動是從聖靈來的,和我們所要作的事也是出乎聖靈的,我們就應當看到底這件事和聖經的教訓是否一致。因為斷沒有從前聖靈感動寫聖經的先知是一個樣子,現今感動我們,又是一個樣子。斷沒有聖靈從前告訴人說是不應當的,今日又告訴我們說是應當的。我們靈中的直覺必須有聖經的教訓來證實纔可以。單隨從直覺,而不隨從聖經的,必定錯誤。我們靈中所感覺的聖靈啟示,與聖靈在聖經裏的啟示,必是完全相合的。

我們的肉體,乃是到處施展牠的能力的,所以就是在我們遵守聖經教訓的時候,我們還應當小心肉體的侵入。我們知道聖經是完全啟示聖靈的意思的;這樣,就我們若完全遵守聖經,好像必定是合乎聖靈的意思了。但是事卻不盡然!因為在許多的時候,信徒可以利用自己天然的腦力,搜求許多聖經的道理;明白了之後,就定意作去。在這樣的光景中,常有藉肉體的力量來明白,並藉肉體的力量來執行的危險。雖然所明白的、所行為的,是完全合聖經的,但是,其中可以絲毫沒有倚靠聖靈;所有的,不過都是在肉體範圍之內而已。所以,不只我們在靈中所知道的聖靈意思,應當經聖經的證實,就是我們所明白的聖經,也應當經靈的執行。我們應當知道,就是在遵守聖經的事上,肉體也是喜歡佔先的!靈不只有直覺而已,靈也是有能力的,我們在心思裏所明白的道理,若非靈出力量來執行,就甚麼屬靈的用處都沒有。

在這裏還有一件是我們所應當注意的。我們太藉著自己的靈而活,太隨著自己的靈而行,也是一個大危險。聖經雖然是最注重信徒個人的靈的,但是,同時我們卻有趨入極端的危險。因為信徒的靈,所以能有這麼重要的地位,乃是因為聖靈是住在這靈中。我們所以隨從靈而活而行的緣故,是因為這靈是聖靈的居所,聖靈是藉著我們的靈表明祂的意思。我們所受的引導和管治,乃是聖靈的引導和管治。不過因為聖靈是以我們的靈為機關,所以,我們因著重看聖靈的緣故,便也連帶重看祂能以使用的機關,就是靈。但是,我們的危險,就是明白人靈的工作和功用之後,卻全心來倚靠靈而忘記了靈不過是聖靈的僕役,我們所直接仰望引導我們進入一切真理者,不是我們的靈,乃是聖靈。我們應當知道人靈離了聖靈,和人別的部分是一樣的沒有用處。我們千萬不要顛倒了人靈和聖靈的地位。我們是因為現今的信徒太不明白人靈的功用,所以纔詳細的在此來說牠,但這並不是說,聖靈在人裏面的地位是不及人靈的。我們明白人靈的目的,就是要叫我們更知道如何順服聖靈,如何高舉聖靈。

這個對於我們的受引導是大有關係的。因為聖靈的賜下來,原來的意思乃是為著基督的身體(全體)的。祂住在單個信徒的裏面,乃是因為祂(聖靈)是住在基督的身體的(全體)裏面,也是因為信徒是那身體的一肢。聖靈的工作是有團體的性質的。(林前十二12。)祂引導個人,因為祂引導全體。祂所引導個人的道路,乃是為著全體纔如此引導的。一個肢體要活動,乃是牽動全身體的。我們個人的靈所受的聖靈引導,必定是與別肢體有連帶關係的。屬靈的引導,都是『身體』的引導。因此我們個人的靈,雖然有了引導,我們還得尋求『兩三個』肢體的靈的和合、證實、和同情,這樣的在『身體』的關係裏行動,是屬靈的工作上所最不可忽視的。多少的失敗、分爭、仇恨、分裂、羞辱、和苦痛,都是因為那些(心存好意)的信徒,隨著他自己的靈而單獨行動!所以一切隨從靈而行的信徒,都應當以屬靈身體的關係,來定準他所受的引導,是否出自聖靈。我們應當在工作上、行為上、信仰上、教訓上,受肢體關係的支配。

使徒保羅末次上耶路撒冷,就是陷入這個錯誤。神允許他最好的使徒錯誤了,來指教我們後人。自然在保羅的錯誤裏,神卻特別施恩,將他蓋過;因為就是他這麼一錯,他纔得在羅馬作見證,纔有工夫寫許多的書信。那是,保羅以為自己的『靈被捆綁』,(徒二十22)應當上去,但是,聖經說,聖靈感動推羅的門徒們對保羅說,不要上去。(徒二一4。)雖然我們知道了神怎樣施特恩蓋過使徒這一次失敗,然而我們卻應當在此看見神引導的原則,不只是個人的,也是全體的。屬靈的信徒,應當知道在甚麼時候是應當不顧人言,獨自進前,甚麼時候是應當聽他弟兄說的。

總之,在屬靈的道路上,旁邊都是陷阱,信徒一不小心,就要失敗。我們沒有捷徑可走。我們並不能學了一些的知識,就可以叫我們永遠保險。反之,所有的經歷,必須我們自己經歷過。過來人不過只會題醒我們前途的危險,使我們不陷入而已。我們若盼望得著甚麼方法,可使我們超越許多路程,那是沒有的事。忠心跟從主的人,總要少見許多不必須的失敗。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