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第五篇 学习顺从神的旨意和安排

已过我们有四篇信息交通关于配搭的问题,就是怎么配搭,怎么学习配搭。今天我们继续这个交通。在服事上,配搭是个很大的问题,配搭的功课学不好,在事奉上就不能长命。所以,我们无论是摸什么服事,各样大大小小的服事,或在办公室打字的姊妹,或是到印度开展的同工,都需要学习如何配搭。

今天主的恢复已经进到身体的时代,我们需要有身体“团队精神”,凡事都要在团体的原则里作。凡不在团体里作的,就没有路。最近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有人想要自己独大独作。他要独唱,不与人合唱,这是行不通的。我们在事奉上最大的考验,就是能不能与人在一起服事。属灵的说法,就是能不能配搭;通俗的说法,就是能不能共事。不论作什么事,只要你不能与别人一同配搭,就很难服事下去。

一切都是出于神的安排上一篇信息我们交通到,一切都是出于神的安排;乃是神安排某某人成为你的配搭,所以不要怪负责弟兄,也不要怪带头同工,更不要怪罪环境。你要看见所有的安排都是出于主,这在配搭里是很重要的功课。比如,你不满意你的婚姻,一直埋怨当初选错对象,要是有机会重选,绝不会这样选。如果你是这么认为,就说明你没有看见神的手。若不是神的许可,没有一件事会临到你身上,就算你选错了,也是出于神的手。我们属主的人,如果连这个基本的信念都没有,就没法走属灵的道路。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环境都不是人的安排,就连你天生的性情是怎样,也不是人的安排。你说,为什么把我生得象雅各,或者象以扫一样?哦!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我们只能接受。

李弟兄说,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怪僻(peculiarity)。谁没有怪僻?只有机器才没有怪僻。但凡是人,都有他特有的个性、个格。有的人很欣赏自己的个格,对自己的特点紧持不放,以为那是优点;有的人却很厌恶自己的个性,总埋怨父母怎么这样生他,他的兄弟姊妹都不是这样。但无论是欣赏或是厌恶,我们都要看见,这乃是出于神。你如果没有这样看见,就学不了功课,一生都学不好,一直都在发怨言。你对自己的情形发怨言,对你的环境也发怨言,抱怨为什么会有这种父母,为什么会有这些兄弟姊妹?就象以扫埋怨他的弟弟雅各一样。在召会里也是抱怨,怪罪一切难处都是因为配搭的人,都是他的问题,换个人就不会有难处了。你完全没有看见神的手。

神就是一切的解答
林前十二章十八节说,“但如今神照着自己的意思,把肢体俱各安置在身体上了。”“神”就是最终极的理由,是理由中的理由。惟一的理由就是神自己,神就是一切的解答。你如果能接受这个理由,大半的问题就解决了;你不能接受“神”这个解答,其实就是不能接受神自己!世人常说,环境磨练人。其实环境只能叫人更刚硬,并不能磨练人。但是,如果你能在环境中看见神的手,并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彼前五6),向神说“阿们”,那么你的婚姻、你的配搭就不会有问题。正如诗篇三十九篇九节所说的,“因为这是你所作的,我就闭口不语。”

马太十九章三至八节,法利赛人试诱主耶稣说,“人因任何缘故,都可以休妻么?”主说,“神所配偶的,人不可分开。”法利赛人又问,“摩西为什么吩咐给妻子休书,并休她呢?”主说,“摩西因为你们的心硬,才准你们休妻,从起初并不是这样。”从前是发生家庭暴力,才准夫妻离婚;现在只要性格不合(incompatibility),就可以到法院办理离婚。但是你到天上的法庭,主说,“神所配偶的,人不可以分开。”这就是天上法官的理由和判决。你抱怨,为什么给我这样一个配搭?主说“神所配偶的”。主耶稣虽是全能的神,却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来五8)。连神自己来作人的时候,都要学顺服的功课,何况我们?我们也要“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

今天早晨我很享受诗歌二百九十三首,我们唱一唱:

一求你拣选我道路,我主,为我拣选,
我无自己的羡慕,我要你的意念;
你所命定的前途,无论何等困难,
我要甘心的顺服,来寻你的喜欢。

(副)求你握住我的手,你知我的软弱;
否则我只能忧愁,不知如何生活。
你若握住我的手,不问你是拣选
何种道路和时候,我心都觉甘甜。

二不问平坦与崎岖,只要是你拣选,
就是我所最心许,别的不合意愿;
我是不敢自作主,你许,我也不要,
求你拣选我道路,我要听你遣调。

三我的时候在你手,不论或快或慢,
照你喜悦来画筹,我无自己喜欢;
你若定我须忍耐许多日日年年,
我就不愿早无碍,一切就早改变。

四主,我余生的小杯,求你随意倾注,
或是喜乐或伤悲,求你随意作主;
一切痛苦都甘甜,若知是你意思,
一切享受成可厌,若非你所恩赐。

五求你为我来拣选,健康或是疾病,
或是笑容或泪眼,美名或是恶名;
不论事情大或小,拣选?我是不要,
不要自己的感觉,只要你的荣耀。

满足并安息于父的旨意

当主握着我们的手,我们失去自己的拣选时,我们的心就觉得甘甜。这就是主在马太十一章三十节所说的,“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注解说,主的轭就是神的旨意,不是艰难、严酷、尖锐、痛苦的;祂的担子就是将父旨意实行出来的工作,不是沉重的。这个轭─十字架,不是外面的受苦,它乃是一个模子。就象牛要开始学耕地,牠要有个轭放在脖子上,叫牠不能乱走。在这一段之前,主说“父啊,天地的主,我颂扬你”(十一25)。主是在什么情况之下对父发出这样的颂扬?乃是当祂在伯赛大、迦百农行了异能而被弃绝的时候。

我们在服事上,有时候是越付出,越没有收获,越被冷眼相待;越爱,越不被爱;越体贴,越不被体贴,越不被欣赏。如果大家都是铁将军,彼此刚硬冰冷,互不往来,那倒还好。但如果我们付出了爱和关怀,却换得冷眼以报,那就很难受了,就很容易发怨言、责怪人。但主耶稣在这种被弃绝的环境里,却一直与父交通,因为二十五节说“那时,耶稣回答说,父啊”。可见,主是一直与父交通,而不是向父申冤。换句话说,在这样消极的环境里,祂是一直与父交谈,谈到一个地步,祂颂扬父。注解说,主以颂扬承认父完成祂经纶的路;祂不求工作的亨通,也不在意人对祂的了解和欢迎,只满足并安息于父的旨意。

二十六节主说,“父啊,是的,因为在你眼中看为美的,本是如此。”这给我们看见,主完全承认父的道路并顺从父的安排。如果我们在配搭里象主一样说这句话,那么很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很多怨气也能烟消云散。然后二十八节主说,“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我们可以把“劳苦担重担”应用在为着神的旨意、工作和事业上,就如主耶稣行异能一样。当你工作没有结果,或被泼冷水,或被捅一刀,象主一样被人弃绝的时候,如果不是活在神面前,不是接受父的美意,就很容易“劳苦担重担”。所以主说,“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必使你们得安息。”

然后二十九节祂说,“我心里柔和谦卑,因此你们要负我的轭,且要跟我学(learn from Me),你们魂里就必得安息。”注解说,“柔和,意即不抵抗任何的反对。谦卑,意即不重看自己。在一切的敌对中,主是柔和的;在一切弃绝里,祂心里是谦卑的。”我们都是人顶我一句,我也回顶一句,就算不正面顶,至少也给一点颜色、一点暗示,虽不是硬功,软功也算是顶。“顶”就是不柔和。或者你被人弃绝、被人轻看时,你说,我有我的面子、我的历史、我的背景、我的尊严,这就是不谦卑。“尊严”就是重看自己;如果没有尊严,那就是谦卑了。

负主的轭不是受苦,乃是降服于父的旨意

注解接着说,“祂将自己完全降服于父的旨意,不为自己作什么,也不盼望为自己得什么,因此无论环境如何,祂心里都有安息;祂完全以父的旨意为满足。”负主的轭不是受苦,乃是让自己降服于父的旨意。这需要我们看见,一切环境的后面都有神的手。所以,我们要负主的轭、跟主学,就是学祂将自己完全降服于父的旨意。以弗所四章也说,我们“学了基督……照着那在耶稣身上是实际者,受过教导”。(20~21)那在耶稣身上是实际者,就是那个模子,也就是主的轭,这不光是道德、慈爱、仁慈、公义、圣洁等等,乃是顺服父的旨意,顺服父在环境里的一切安排。

当主耶稣选立使徒作配搭时,祂是上山彻夜祷告,寻求父的旨意。可能父给祂的第一个名字,就叫彼得。如果是我,我会说,唉,一定要这个人么?然后父又给祂雅各和约翰兄弟俩。我会说,唉,他们是雷子啊,把性格如打雷的人放在我旁边,真是麻烦!再一个是犹大!我会说,父啊,能不能换一个人?这个人迟早要捅我一刀。你想,主耶稣整夜祷告,祂在祷告什么?说不定祂在跟父“讨价还价”。然后选来选去,选出了十二个人。末了就说,父啊,是的,因为在你眼中看为美的,本是如此。既然是父的美意,就没有什么话好说,红、黄、蓝、白、黑各式各样的人放在身边,都阿们。所以,主的轭不是叫你受苦,而是叫你享受父的旨意。

主耶稣在上十字架之前,同门徒到客西马尼园,祂面伏于地祷告说,“我父啊,若是可能,就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二六39)主不是不会讲价,祂也会讨价还价,但“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这意思是说,父在环境上是怎么安排,我一点都不更改,父就是给我改我也不改,一切照单全收。就象诗歌二百九十三首说的,第三节“我的时候在你手,不论或快或慢,照你喜悦来画筹,我无自己喜欢”;第五节“求你为我来拣选,健康或是疾病,或是笑容或泪眼,美名或是恶名”。主不是要拣选受苦,也不需要拣选苦杯,所以祂跟父讲价说“若是可能,就叫这杯离开我”。重点不在于这杯是苦或是甜,乃在于这杯是不是父的旨意;所以,主说“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这就是主的美丽。

遵行父的旨意就是父的喜悦

希伯来十章说,“祭物和供物,燔祭和赎罪祭,是你不愿要的,也是你不喜悦的。……看哪,我来了,是要实行你的旨意。”(8~9)换句话说,遵行父的旨意就是父的喜悦,是最美丽、最馨香的,比献祭物和供物还要馨香、可喜悦。你说,主啊,我献给你一头大牛。

主说,这远不及你把你的意志交给我来得馨香、喜悦。所以这一段话的意思是,祭物和供物都不是父所要的,主来了,就是要给父一个顺服的意志、降服的意志,好实行父的旨意,这才是父所要、所喜悦的。在配搭里,我们可能作这作那,作了许多,也比别人作得快作得好,其实这在神眼中不过是祭物和供物,并不是祂真正要的;祂所要的,乃是顺服的意志,以实行祂的旨意。

主说“看哪,我来了”,主来作什么?按这一段圣经的上下文来看,因为牛羊牲畜的祭物和供物不能除罪,不是神所喜悦的,所以主来了,乃是将自己作为祭物,一次永远的献给神。祂这祭物所成就的比牛羊牲畜更有功效,能使人永久完全。这是保罗写希伯来书的论点(argument)。注解说,基督到世上来,乃是要照着神的旨意,除去旧约的祭牲,而立定祂自己作新约的祭物。当然,我们可以说,这个祭物就是主的救赎,祂的救赎工作代替了旧约的救赎工作。然而“要实行你的旨意”这句话也含示,乃是因着主作为祭物的顺服,便叫祂这祭物的价值高过其他一切的祭物。这就是罗马五章十九节所说,“借着一人的顺从,多人也要构成义的了”的意思。

在神眼中,顺从的价值比其他一切都高
所以,在神眼中,顺从的价值比其他一切都高。如果把这件事应用到实际的配搭里,可以说,与其作一千件事但里面不顺服,倒不如一件都不作但里面是顺服的。或者,你说“阿们”,可能比你带一千个人得救更讨主喜悦。马太七章说,当那日,许多人对主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在你的名里预言过,在你的名里赶鬼过,并在你的名里行过许多异能么?”但主却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行不法的人,离开我去吧。”(22~23)接着主又说,要把房子盖在磐石上,不要盖在沙土上,雨淋、河冲、风吹,房子总不倒塌。(24~27)磐石是什么?就是父的旨意。可以说,这一整段的圣经节全都与父的旨意有关。

换句话说,如果你不在神的旨意里,不对神说阿们,却自己去赶鬼、行异能,作一切的事;你以为一生算是作了有意义、有价值的事,问心无愧、对得起主了。岂不知那只是你自己的工作,并不是神的旨意!或者,你希望在见主以前,写二十本书,带二千人得救,但若不是盖造在磐石上,一经雨淋、河冲、风吹就都荡然无存了。雨来自神,水来自人,风来自撒但,这三方面的冲击一来,所有的工作都要被试验并揭露,是不是立基在磐石上?

可能你摆了五年十年的心血在服事上,但有一天,环境来了,逼迫来了,就受不了了。因为你的服事是立基在你的热心上,是凭着一腔热血。所以,环境一不对,配搭一不顺,雨淋、河冲、风吹一来,房子就倒塌,而且倒塌得很大。
我看过有些人,前一阵子还服事得很火热,过一阵子连聚会都见不到面。为什么?因为他火热是凭着自己的热心,并不是立基在父的旨意上;所以风吹、雨淋、河冲一来,不仅服事没了,连人也不见了。但是那盖造在磐石上的,就是立基在主的旨意上,却总不倒塌。所以在配搭里,第一个基本的功课,就是要认识神的手;然后,要对神的旨意说阿们。

正如旧约里撒母耳说的,“听从胜于献祭;听命胜于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听从、听命就是对父的旨意说阿们。所以,顺服父的旨意,这是最美、最讨神喜悦,胜过献上千只牛、万只羊。

我们的意志要与主的意志合而为一

我们要顺从神的旨意,对神的旨意说阿们,这是“学”来的,是需要经过学习的。就如希伯来五章说,“基督在肉身的日子,强烈地哭号……他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7~8)倪弟兄说,他被王载对付到一个地步,每一周都要上山去哭,就这样慢慢学了顺从的功课。也因着学习顺从,他看见,神的旨意比他的工作成功与否更重要。

你想,主耶稣在肉身的时候,是强烈地哭号,流泪恳求父免去受死的苦,何况我们?有时候在配搭里,神把你摆在一个环境,那真是要强烈地哭号,流泪恳求主,“主啊,救我脱离这个情形,我不愿意再留在这个环境里,我不愿意再看见这些人了。”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就是这样才学了顺从的功课。其实我们最把持、最在意的,不是我们的身外之物,比如钱财、衣食住行等,或是到穷困落后的国家,为主吃苦受罪。这些都是外面的事,要不了我们的命;真正要我们命的,就是摸我们的拣选。我们的拣选是联于我们的意志,也就是联于我们这个人。主对付我们,不光是对付我们的心思、情感,最主要的是对付我们的意志。意志是在意愿里。如果一个人的意愿被打碎了,就是他的意志被打碎了。其实人的己最大的彰显,乃是在他的意志里,不是在他的情感里。

马太十六章二十四节主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否认己,背起他的十字架,并跟从我。”这里说到否认“己”。接着二十五节说“因为凡要救自己魂生命的”;在希腊文里,“要”字和“意志”是同一个字根。但凡你有所“要”,这就是你的意愿,你的命根。

这个意愿其实就是你的“己”的表现。“因为凡要救自己魂生命的,要丧失魂生命;凡为我丧失自己魂生命的,必得着魂生命。”什么是“为我丧失自己魂生命”?就是为主丧失那个“要”的意愿。

换句话说,当我们说“主啊,我不‘要’,我不再‘要’,我没有‘要’了”,这时候,我们就要得着魂生命。所以我们说,不要有自己的拣选,其实就是在摸我们的意志,摸我们这个人,也就是摸我们的自我,我们的己。主在环境上安排我们的配搭,或是我们服事的环境,其实真正的目的是要对付我们的魂生命。所以,我们学习服事主,一面来说不光学习被主建立,更是学习被主拆毁,就是否定我的意愿,否定我的“要”,使我的意志与主的意志合而为一。

和谐的意志

自从人堕落以后,神与人之间就产生两个意志,一是人的意志,一是神的意志。倪弟兄在《属灵人》一书里说,降服(Submit)的意志还不够,乃是要有和谐(Harmony)的意志。换句话说,两个意志要变成一个意志。降服的意志含示有两个意志,你有你的意志,我有我的意志,不过你的意志比我强,就把我的意志降服、征服了,我顺服、吞忍下去。然而和谐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与你的意志成为一个意志。主就是典型的榜样,祂的意志与父的意志是和谐的。我们要学基督,就是学祂那与父和谐的意志。对于父的意志,祂不是消极地接受,乃是积极地拥抱、联合,使两个意志成为一个意志,然后联手对付第三个意志,就是魔鬼撒但的意志。这就是宇宙中的三个意志。

什么是配搭?配搭就是承认我们一切的环境都是出于神。我们不仅是意志降服于神,更是与神的意志和谐一致,阿们神的意志,这就是配搭。如果我们是这样配搭,就必得安息。因为主的轭是容易的,主的担子是轻省的。我们讲好象很简单,哦!这一切都是主的安排。但后面却牵涉到,我们的己是否经过十字架的破碎。我们说一个人会配搭,并不是说他的人缘好,或者人脉好,很能迁就别人。我们外面能迁就别人,里面不一定就顺服神的旨意,也就是外面服里面不服,就象房子蛀了虫,外面看很好,但里面已经朽空了。我交通这些信息,主要就是给你们抓虫,抓心里面的虫。否则,它一直在那里,就会破坏配搭,破坏建造。

跟随主的脚踪行,学习顺服父的旨意和安排

什么叫作那在耶稣身上是实际者(弗四21)?注解说,是指耶稣一生的真实光景,就是祂在生活中总是在神里面,同着神并为着神行事;神是在祂的生活中,并且祂与神是一。换句话说,主乃是凭着父生活行事,顺服父的旨意,顺从父所安排的环境。现在有些团体训练人到海外传福音,特别是到回教国家,他们训练人怎样坐监牢,甚至怎样殉道。我不知道这要怎么训练,大概是咬紧牙关,面如坚石吧。事实上,有时候主给你的环境,可能比坐监牢更艰难。所以,问题不在于外面的坐监与否,乃在于我们是否学了基督。

新约里有两处经节说到学基督,一处是马太十一章二十九节,一处是以弗所四章二十一节。另外一处类似的经节是彼前二章二十一节,“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祂的脚踪行。”主给我们留下什么榜样?就是“祂没有犯过罪,口里也找不到诡诈;祂被骂不还口,受苦不说威吓的话,只将一切交给那按公义审判的”。(22~23)这里给我们看见,主不为自己作什么,乃是将一切交给那按公义审判的父;换句话说,祂乃是将自己放在父的旨意里,顺服父在环境里的一切安排,顺服在神的行政、神的主宰之下。这就是主给我们留下的榜样,象临摹习字的字帖、范本一样,叫
我们可以跟随祂的脚踪行。

彼得前书的主题是“神行政下的基督徒生活”,就是说到要服在神的行政之下,服在神环境的主宰安排底下。比如一章说,“尽管目前在诸般的试炼中,或许必须暂时忧愁,叫你们信心所受的试验……更为宝贵。”(6~7)二章说,“人若因着对神的感觉而忍受忧愁,受冤屈之苦,就是甜美的……但你们若因行善受苦而忍耐,这在神乃是甜美的。”(19~20)

三章说,“你们就是因义受苦,也是有福的……如果神的旨意要你们因行善受苦,总强如因行恶受苦。”(14~17)四章说,“亲爱的,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你们,为要试炼你们,不要以为奇怪……倒要照着你们有分于基督苦难的多少而欢乐……你们若在基督的名里受辱骂,便是有福的。”(12~14)五章说,“所以你们要谦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6~7)

看见一切都是出于神,并且降服

我们要看见,摆在我们周围的一切,实在都是出于神。我们首先要有这个启示;然后,我们也愿意在意志上降服于这个启示和看见,与主配合。否则,我们在配搭上迟早都要出事,而且实在是不甜美。事实上,我们如果有这样看见,也肯这样降服,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所有的理由都钉了十字架。我的经历就是这样,不要以为我不会讲理由,我也很会讲理由。我跟圣经理论,我说一句,圣经回一句,我再说一句,圣经又回一句,一来一往,斗来斗去,到最后我的口封住了,没得讲了,圣经赢了。我也对主说,这不公平,这不对,我不能忍受。主的话一句一句来,最后说,祷读吧,呼求主名吧。我祷读完了,所有的气也消了,所有的理由也没有了。主不跟我们讲道理,祂乃是摆出祂的榜样。最后我说,主啊,你是这样,我有什么好说的呢?学了基督吧。

我是不是学会了这个功课?没有,还在学,天天都在学。但是,你忿忿不平的时候,里面就没有安息。你可以跟主争,跟人争,但是你争了,你就从主的轭出来了。最后,你是要主呢?还是要自己的理由?跟主争,是粗俗的说法;文雅的说法就是祷读,让主的话来压你,祂的话征服你,你就无话可说了。如果没有主的话,谁会服?就是前面弟兄也不能叫你服!其实要服大使徒、大先知、保罗、倪柝声,谁会不服?但现在我不是讲他们,而是讲你周围的人,就是你的配搭。怎么办,要你服你的配搭?其实不是叫你服他,乃是叫你看见神的手,叫你服神的手。

Z 姊妹:在配搭过程里,往往没办法珍赏对方,我们如何学这个功课?

那是更高级的功课,我们现在还没有讲到那么高级。你不放弃对方就已经很好了,要是真能珍赏对方,那就是顶呱呱了。如果我们的魂生命不死,光是说“我珍赏你,我珍赏你,就算你是黑的,我也想你是白的”,也不能解决你心里的问题。其实我们真能珍赏人,就说明我们这个人倒空了,才能对别人有珍赏(appreciation);不然,哪里会有珍赏?我们能作到不责怪人,就已经八十分了。对你的配搭一点没有怨言,对安排给你的服事一点没有怨言,这只有在调和的灵里才作得到。我们的意志是与我们的理由、思维、逻辑联在一起的,逻辑、想法对意志有加强的作用。你想,为什么他这样作?没有理由;为什么我这样气?很有理由。结果,理由就叫你的意志更刚硬。

H姊妹:配搭有冲突的时候,我们是要表现出自己里面真实的感觉呢?还是要先停下来,先外面天然人的顺服,天然人的配合?

最主要的是,你要看见父的旨意;如果看不见父的旨意,你想用哪一种模式来对应都是错的。你无论是硬功或软功,都是错的。我们人与人之间,从小开始就培养出一套应对的方法。有的人是吃软不吃硬,有的人是吃硬不吃软;或硬或软都是我们应对人的方法。但圣经不是这样说,乃是说你要认识父的旨意,要看见在这之后有神的手。这样回答,你可能觉得还没有解决你的问题。如果是直接回答,“究竟开口呢,还是不开口?”这个问题,当然是不开口会比较安全一点。不开口,先祷告,是比较妥当。但是不开口,不一定就保证你认识主的旨意;反之,开口也不一定是不对,这要看你是不是在灵里说话。不过,如果主真要你说几句话,大概也要等两周以后,或是两年或是二十年以后会更稳妥。当时开口说的,大概是出乎自己。

T 姊妹:什么是看见父的旨意?是不是承认所有的环境都是神安排的?还是一定要看见,这件事是父的旨意,那件事是父的旨意?

承认就可以。但是,不要以为这很简单。比如你去看医生,医生忽然告诉你,你得了癌症。你能不能承认这是父的旨意呢?如果你真正看见,哦,这件事有神的手在里面,那就没问题了。但是要看见不是那么容易,要从里面真正看见。换句话说,要在灵里才能看得见,不在灵里总是会有理由。比如,你们现在配搭得很甜美,一切花香烂漫,突然间要换配搭,你觉得很纳闷,一定是负责弟兄搞错了。如果你只看见负责弟兄的主意,而没有看见父的旨意,你就会掉进理由、争辩的陷阱里。你可能抱怨,负责弟兄凭什么作这件事?他有没有这个立场、地位?他有没有顾到我们的需要?……然而,这些理由、抱怨都会拦阻我们认识父的旨意。简单地说,你们都年轻,在你们身上所发生的,没有一件事不是出于神的安排,都是神所安排的。我们是属乎主的人,在我们身上的每一件事,我是百分之百相信,都是出于神。如果你相信了,你里面就安息了。我们唱诗歌三百二十二首,求主把我捆绑,我才得着释放:

一求主把我捆绑,我才得着释放;
愿主迫我向主缴械,我才得胜奏捷;
当我倚靠自己,我就失败危亟;
当主膀臂将我监禁,我手就更有劲。

二我心未交主时,真是软弱愚痴,
自己所愿自己不行,万事漂流无定;
主若未加锁炼,就难自由进前,
求主慈爱将它奴隶,它才会得能力。

三我的生命未死,终身总是丧失:
胜少败多,实无能力,时为肉体叹息。
我若没有死过,我就难以活着,
求主使我脱离自己,才会完全得你。

四我今认识了你,也略知道自己,
所以今后真不愿意再借天然能力。
求主永远的灵,使我生命全钉,
使我治死肉体行为,主兴盛,我衰微。
二〇〇六年十二月十三日于加州安那翰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