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主愛長闊高深

  1. 主愛長闊高深,實在不能推測;
    不然,像我這樣罪人,怎能滿被恩澤。
  2. 我主出了重價,買我回來歸祂;
    我今願意背十字架,忠心一路跟祂。
  3. 我今撇下一切,為要得著基督;
    生也、死也,想都不屑,有何使我回顧?
  4. 親友、欲好、利名,於我夫復何用?
    恩主為我變作苦貧,我今為主亦窮。
  5. 我愛我的救主,我求祂的稱是;
    為祂之故,安逸變苦,利益變為損失!
  6. 你是我的安慰,我的恩主耶穌!
    除你之外,在天何歸?在地何所愛慕?
  7. 艱苦、反對、飄零,我今一起不理;
    只求我主用你愛情,繞我靈、魂、身體。
  8. 主阿,我今求你,施恩引導小子,
    立在我旁,常加我力,過此黑暗罪世。
  9. 撒但、世界、肉體,時常試探、欺凌;
    你若不加小子能力,恐將貽羞你名!
  10. 現今時候不多,求主使我脫塵;
    你一再來,我即唱說:阿利路亞!阿們!

詩歌330首(一)

每次吟唱這首詩歌,裏面感動良多。這是倪柝聲弟兄在放棄與張品蕙小姐交往時所作。「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詩七三25)倪弟兄通過了內心敏銳的檢測;但是,「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倪弟兄通不過了,因為在地上他極愛張小姐。本首詩歌共十節,寫於那心境,最常出現的字就是「主」和「我」。到底主和「我」-作者-是何關係,發生什麼故事呢?

第一節說,主是「愛」的主,從祂流出甘美的愛;而我卻是一個「罪人」。如何形容主的愛呢?作者說「長、闊、高、深」。因為它太長、太闊、太高、太深了,「實在」不能推測,所以像我「這樣」罪人,就沒有被撇在一邊,沒有被扔到火湖滅亡,反而「滿被恩澤」。「實在」一詞非常有味道。「實在」就是實實在在。作者意思是主的愛太大,不用去推測了;因為推測不來,我作罷、放棄,不去作「推測」的傻事。因為誰能用升斗去量測海洋呢?主的愛就像洋海一般。不信,你去經歷看看。

「這樣」罪人,「這樣」指出作者對自己的認識-他不僅是神所造的人,也是罪人;更是如保羅所說-一個罪人中之罪魁-這樣的罪人(提前一15)。對於罪魁,沒有形容詞可以描述。「這樣」一詞意怎麼會這樣子,含自責、懊惱、悲傷、悔恨、歎息。哦,我倪柝聲竟然是「這樣」的罪人!(我們有他那樣透視自己的眼光嗎?)

以弗所書三章十七節,提到「長闊高深」,那裏有一個鑰詞-「和眾聖徒」。保羅的意思,召會乃基督的豐滿,成為神的豐滿。主豐富屬性中的一項-「愛」,是在身體中經歷的。但是作者倪弟兄,似乎是很個人的,就經歷了基督宇宙般的度量-長闊高深。

我們寶貝團體追求主,一同讀經唱詩,一同聚會相調。不錯,作為主的羊,跟隨羊群的腳蹤,進入主愛的交通,天經地義。然而,在團體中主的說話供應,常是需要「極」個人的來消化、來加深那話的力道,直至它鏤刻、構成在我們裏面。倪柝聲弟兄和李常受二位弟兄早期屬靈的發軔,都是從個人方面極強碰著主開始的。在山巔、在海邊,他們禱告主、呼喊主,然後主向他們說話顯現。非常希奇,當馬利亞倒香膏在主身上時,她是「極」個人的作這件事。四圍門徒、旁觀的群眾,人聲雜沓,場面浩大。我不管,「我」要主,「我」膏祂,誰都阻止不了我個人的要主。

患血漏的婦人信心的一摸,「能力」就從主身上出去了。五旬節時團體得澆灌的經歷可遇不可求;但我們若不忽略「個人」厲害地經歷主,常常轉向主,鎖定主,摸主,隨時隨在都可如信心的婦人,得主能力的醫治。


詩歌330首(二)

我們曾強調倪柝聲弟兄極深個人的經歷主。但他的經歷主,不是憑感覺、憑想像,乃是憑著對真理的認識。使徒行傳廿章廿八節:「…神的召會,就是祂用自己的血所買來的。」彼前一章十八、十九節:「你們得贖,脫離祖宗所傳流虛妄的生活,…乃是用基督的寶血。」就真理的事實而言,我們這些構成「神的召會」蒙救贖的人,都是主用重價所買所贖回來的。「重價」一詞,出自林前六章十九、廿節:「你們不是屬自己的,因為你們是重價買來的。這樣,就要在你們的身體上榮耀神。

倪弟兄經歷這樣一位用祂的寶血救贖、買他的主,已經擁有了他的全人。何等可樂!寶血已經灑在我身上(彼前一2),我的罪已經得著赦免(來九22)!主是使我從罪中得釋放的主(啟一5)!藉著寶血的買,倪弟兄清楚地認知:主權已經不再屬於自己。「我主」就是表明因認識真理而有的宣告。他是一個主權已經轉移,歸祂、屬祂的人。

「主」是許多人掛在嘴邊常常稱呼的詞。但稱呼「主阿!主阿!」的人,不能都進諸天的國。對那些僅僅是在外面和主產生一點事工的關係,如趕鬼、行異能等,卻不在內裏-性情上與祂調和、人位上與祂合併的人,主說,我從來不認識他們,「你們這些行不法之人,離開我去吧!」(太七21~23)
倪弟兄體認,那位大家都稱喊的主,「客觀」的主,已成了他非常個人、主觀的主-「我主」。從今以後,我不再我行我素,以自我為中心,因那種生活已經結束了。我高興、我不悅、我高昂、我下沉、我軟弱、我受傷,全無關緊要,全不是我要注意的點。在「我」字旁邊,多了一位「主」。主成了我的主。我要注意的乃是-祂是那買我的主,祂的喜怒哀樂,祂的一切;祂要作我人生全新的管治和依歸。

嘗到主恩典滋味的人,大多有事奉主的心願。然而其中多少人卻退下去,走了自己的道路。倪弟兄一生事奉主,「背十字架」,遭受許多艱難,他沒有退下去。他的「願意」,來自他蒙救贖後對新地位深刻的認識。他是一個全然屬主的人。他可以立刻舒服,但他操練不逾越主,不抱怨主,為主站住,忠心直到路終。弟兄姊妹們!真理的認識太重要了。就只因「寶血」的認識,就約束了倪弟兄,指引他,使他畢生走主的道路,忠心一路跟祂。真理產生準確可貴的經歷。我們都要厲害的追求真理。


詩歌330首(三)

第三節,展現倪弟兄豪邁跟隨主的一面。在跟隨主的事上,主親自教導過門徒:「讓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跟從我罷。」(太八22)「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否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並跟從我。」(太十六24)親人之死都撇下了,這是絕對跟隨主的表現。保羅說:「沒有一事會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體上,現今也照常顯大。」(腓一20)生、死置之度外,照常顯大基督,這是保羅所專切期待並盼望的。他是我們跟隨主的榜樣。

我們在聖經希伯來書第十一章中,看見許多信心的見證人。他們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來十一10);有折回屬地家鄉的機會,卻羨慕一個更美、屬天的家鄉(16)。他們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被刀殺死;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走,受窮乏,受患難,受苦害;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飄流無定,是世界不配有的(37~38)。倪弟兄是距離我們最近的見證人。他的撇下,不是撇下一點點,乃是撇下一切。生和死之人生大事,「想」都不屑,沒有什麼使他回顧。「絕對」之神采,撼動我心!

第四節,親友指在天然關係中來往的人,欲好指己的想望,利名則是屬於世界並來自世界。在馬太福音十二章中,主自己曾有著名的宣告-「誰是我的母親?誰是我的弟兄?」(太十二48)「凡實行我在諸天之上父旨意的,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親了。」(50)為著跟隨主,需要對付與親人天然的關係,好讓他們不能攔阻我事奉主,這是起頭跟隨主的首要對付。在約翰福音中,主也說:「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約十七16)倪弟兄感受到恩主多次降卑(腓二6~8),為我變作苦貧(甚至死在十字架上),他就在自己的意志及揀選裏,決定-「我今為主亦窮」,揀選一條苦貧的道路。以倪弟兄的聰明才智,要在世界中大撈一筆,必是可能的。但倪弟兄不願先他的主,在此世界得福。(詩歌468首)

有一對年輕夫婦,先生當醫生,前途一片美好。當弟兄們交通到海外開展的需要時,他們夫婦一同回應。作妻子的說,我已準備好窮到賣紅豆餅也要開展神國度。常聽到一群群青年人奉獻自己,宣告:「為主喝山水、吃樹根,也要跟隨主到底。」結果,主非但沒有叫他們遇見缺乏;反倒變成喝礦泉水,吃人蔘根。我想前面弟兄所留給我們屬靈資產中極重要的一項,就是跟隨主所需之「受苦的心志」。


詩歌330首(四)

倪弟兄是一位對主話忠誠的聖徒。主的話既然這樣說了,我讀了、也看見了,我就不能抹煞它在我裏面注入的印象。這個印象是主藉著祂活的、即時運行的話,有意放進來的;它是主針對我的光景、需要,而特特再說一次的話,為著衝擊我。

一次倪弟兄就要講道了。順手翻開聖經,主的話-「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詩七三25)驟然出現眼前。倪弟兄可以越過它、忽略它,誑騙自己沒有看見它,或當作講道題材,不痛不癢輕輕帶過它。然而倪弟兄對主話忠誠謹守,讓此話衝擊、撬開他向「救主」隱藏關閉的部分。

「我愛我的救主,我求祂的稱是」,這是倪弟兄戰勝天然情愛的表彰。掙扎過去了,主在倪弟兄身上得勝了。因著講道後下午在主前的對付,主的愛大大充滿他。「我終於肯放下她,並大聲宣告:『放下她吧!永非我的人。』」倪弟兄見證,這樣宣告之後,我就能說詩篇七十三篇二十五節的話。這句話從此,在他心中沒有難處了。

聖經是神賜給人類最寶貴的禮物。可惜這禮物的許多地方,我們打不開。因著打不開,沒有打開,我們並沒有充分享用這禮物的全部。要打開神話的全部,我們需要對主話任何微小的部分在意、忠誠,厲害將它們應用到自己身上,使祂的話全成為即時的話。

在馬太福音四章,主耶穌回答撒但:「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這裏的話,希臘文是rhema(雷瑪),指即時的話,與logos(婁格斯),常時的話不同。主從申命記所引用的話,原是婁格斯,是經上常時的話。但當主面對撒但的試誘引用這些話時,這些話就成了應用到祂處境裏即時、雷瑪的話。這即時而有功效的話成就了主的得勝。

使徒行傳五章二十節:「你們去站在殿裏,把這生命的話,都講給百姓聽。」這裏百姓所聽生命的話,乃是滿帶生命之即時的話。意思是這話在傳講的人身上首先被應用經歷過了,如今則成為別人得救之福音的話-即時的話。

基督愛召會,為召會捨了自己,好聖化召會,藉著話中之水的洗滌潔淨召會(弗五26)。這裏的話也是即時的話。內住的基督是賜生命的靈,常說即時、現時、活的話,在我們裏面新陳代謝的洗去舊的,代之新的,而產生內裏的變化。我們死讀聖經,光裝備許多知識性-婁格斯的話-還不夠。我們要學習倪弟兄,忠誠於所有主賜給我們的話,讓祂的話拯救我們到底,把我們作成祂今時代的得勝者。


詩歌330首(五)

倪弟兄既與主有親密得勝的關係,對於主話和主給他的異象,就絕對到底,一點不妥協。「艱苦、反對、飄零,我今一起不理」,乃是他忠心的表現。倪弟兄見證,「光」一來,就會在配搭的同工間帶出問題。例如,有的人覺得應該熱心於復興佈道的工作,但倪弟兄花時間查讀使徒行傳,就看見神要在各城市建立地方召會。他說,我的眼睛一閉起來,就看見地方召會的產生。同工間對工作的重點看法不同,就有摩擦、艱苦、反對的事產生。

「飄零」指跟隨主時的孤單。原來在主的道路上,沒人領會,少人同情。主要倪弟兄學完全信靠祂的功課。神不要他有一絲絲想攀附、依靠人的念頭。例如,還需要在學校讀兩年書,倪弟兄就向父母表示要過信心的生活。其父以為是戲言。但倪弟兄從此未向父親要過錢。又如,出外為神工作仰望神的供給。常是即將開車之際,手中還無車票。但正要開車剎那間,神就安排一個人送他車票。

倪弟兄跟隨主是豪邁的,在主所賜他鮮活的信心裏,是灑脫、放心、喜樂的。「艱苦、反對、飄零,我今一起不理」的背後,有一位倪弟兄極靠得住的主。一次,辦《復興報》的稿子寫好了就付印,但沒有印報款。那時全中國屬靈的報都是賣錢的,只有倪弟兄出的報是白送的。倪弟兄想到自己所作的舉動就笑起來,因為怎麼會有那麼大的信心?倪弟兄見證-「我一生一世都不會忘記,當我笑還未完,就聽見有人叩門。」一位極愛錢的富有姊妹受神攪擾感動,親自送來印刷費。神親自操作,供應一切。

「只求我主用你愛情,繞我靈、魂、身體。」這也是倪弟兄屬靈得勝的祕訣。無論何種情境,主,用你愛情盡力纏裹我。環境永不能大過我的主,美名、惡名,順境、逆境,主之外的一切,永不能取代我的主,都讓它去吧!我願意只有主,只滿享主的情愛。所以,作者就發出這樣的禱告:「主阿,我今求你,施恩引導小子,立在我旁,常加我力,過此黑暗罪世。」在倪弟兄的感覺裏,一切此生對主的經歷都要結束;黑暗的罪世,正像飛奔的列車,是不能不經過的路線。再忍耐片時,終點站就到了,那將是榮耀無比、光明的國度時代。聖徒們,如今我們也能作同樣的禱告,好同享主的陪伴加力,以忘卻跟隨主的艱辛,來奔榮耀在望,屬天更美家鄉!


詩歌330首(六)

第八節中的「黑暗罪世」既是人人不得不經過的人生路途,充滿患難與險阻,在第九節倪弟兄就點出原因。照他觀察,人的一生路途,主要是由撒但,以及牠所霸佔的世界組成。但神的對頭撒但,不僅在人的環境中外在地試探我們,牠也侵入到人的裏面欺凌人,使人心思遠離神,並殘酷地將人的身體變成沾滿罪之性情的肉體。撒但是罪之源頭,「撒但、世界、肉體」三者同工,有形無形、舖天蓋地地設下詭計,想攫獲我們。使徒保羅曾說,「免得我們給撒但佔了便宜,因我們並非不曉得他的陰謀。」(林後二11)
但撒但只試誘我們嗎?不,牠連人子主耶穌也不放過。在馬太四章三節,撒但那試誘者對主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就叫這些石頭變成餅罷。」六節,「你若是神的兒子,就從殿翼跳下去罷。」九節,「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萬國,和萬國的榮耀)都給你。」撒但試誘人不會只有一次。牠會進行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把你擊倒。到了馬太二十六章,主預備上十架在客西馬尼園禱告,門徒一個個都被擊倒睡著了。主說,「怎麼,你們不能同我儆醒片時嗎?要儆醒禱告,免得入了試誘;你們的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我們不要說我們靈裏剛強愛主。常常主最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所給主的卻是最軟弱的肉體。

撒但的試探真是一而再,再而三,從牠所系統化的世界,從我們最不易察覺的肉體試探我們。我們豈不應該知道自己身處危地嗎?啟示錄十二章,神仇敵撒但的強烈企圖-「吞喫神的得勝者」昭然若揭。三節說,「有一條大紅龍,有七頭十角」;四節,牠的尾巴拖拉著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站在那將要生產的婦人面前,要吞喫她的孩子。約翰福音十章十節總括說道,撒但就是那偷竊、殺害人的盜賊。這個不法的「賊」來了,無非(或存心,處心積慮)是要偷竊、殺害、毀壞人。但主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倪弟兄不像是一個講道者、解經家,隨便說說聖經的道理而已。他乃是親自上到與撒但及其一切「爭戰」的最前線。我們要說,戰況激烈,倪弟兄不知道有多少次被撒但傷到後腳跟,似乎不能再向前了;但靠主的恩力,倪弟兄卻傷了蛇的頭(創三15)。「你若不加小子能力,恐將貽羞你名!」見證他是一位時時離不開主托住大能而得勝的人。雖然我微如「小子」,但主阿,你加我能力吧!好叫你的名不致蒙羞,反而使屬你的選民大大得勝,當你再來,「我即唱說:阿利路亞!阿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