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他所感谢的主是谁

我出生在江苏的农村,父母务农,上面有个哥哥。由于小时候家庭经济条件差,父母就把希望寄托在我们兄弟俩身上。他们常说,只有读好书,将来才有盼望,才有出息。农忙时父母不要我们下田帮忙,而是要我们好好用功读书。全家人都认定,一切事全靠自己努力,只有懒人才望天收。

爸爸是不信神的,在印象中妈妈曾经求神烧香,平时也不曾提到过神。我从小接受无神论的教育,视一切宗教为迷信,只崇尚科学。小时候的志愿是将来能当个科学家或工程师,以造福人群。

很深的失落感

从小学到中学我的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不曾令父母失望过。高中以第一名毕业,考进北京一所大学就读。那时我是全镇上惟一赴京读书的大学生,不知令多少人羡慕,我也非常兴奋:终于能进心中向往的京城了。但当我从几百人的小乡镇搬到北京时,才发现这里并非想象中的美好,这使我有了很深的失落感。

从小父母就鼓励我,只要考上大学,一切就都好了。我所朝思暮想的,也只有这件事,就是考上大学。没想到上大学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而下一个目标是什么呢?我感到十分茫然,就开始思考人生的问题。结果想得越多,烦恼也越多。为要了解宇宙的奥秘,寻求人生的意义,我对传统哲学思想感到兴趣,不仅研究老庄哲学,也对佛学有所探讨。后来我甚至迷上了菜根谭及曾国藩的著作,但这一切由书本中得到的知识都不能填满我内心的虚空。

大学毕业后,我到了上海一家公司工作。周末和假日,客户常会招待我与同事出去玩。起初我还感到一阵新鲜,很开心,但很快就感到无聊、厌倦,也觉得这种生活腐败且堕落。更让我绝望的是,公司上下的人都过着这种生活,且乐此不疲。难道我的未来就是如此吗?工作两年后,因着对工作环境极度的失望,我决定去读研究生,虽然这原非我的计划。

研究生考试当天,我状况不佳,以致没能考上原本想读的工商管理系,而进了一个冷门科系,这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种种经历让我觉得无奈,感到无形中似乎有种力量在主宰着我,我的前途不是靠自己的努力决定的,许多事不在我的掌控中。

读完二年半的研究生后,正不知下一步该如何走时,有人找我一起去考托福及GRE,我就随兴去了。结果考试及出国留学手续的办理都十分顺利,并与交往多年的大学同学结了婚。怀着对理想的追求和对美国生活的向往,我于二○○二年八月离开了祖国和新婚的妻子,来到美国就读加州大学河滨分校(UCR)工程学院。

初到美国,对一切都感到新鲜、好奇。不久,遇到一位比我早来几年的博士生(后来得知是主内的弟兄),他在生活上给予我和其他新生很多帮助,并常开车带我们去买菜、购物等等。他乐此不疲地忙碌,却不求任何回报,让人非常感动。每当我们向他道谢时,他总是说:“感谢主!”这令我感到希奇,他所感谢的主是谁?

温馨的家聚会

每星期五,他都很热心地邀请我们到一位教授家聚会,大约有五、六十位福音朋友和弟兄姊妹参加。女主人每次都准备了丰盛可口的中国饭菜,让我们这些远在异乡的学子倍感温暖和亲切。他们家有五个儿女,想必会很忙碌,但他们总是很喜乐,并对来的每一位都很关切,让我们有回家的感觉。从弟兄姊妹身上也看不出学习、工作和生活的压力,而是满了平安和喜乐。

参加聚会,感到无比的温馨,里面似乎受到一种“光”的吸引。我觉得这里满有光明、神圣,与以前在社会上吃喝玩乐后所带给我的感觉─黑暗与苦闷,完全不同。我也特别享受基督徒之间的和谐与爱。看到祖孙三代一起来聚会时,心中十分羡慕,这是我从未见过的,多么希望在我们家也能如此。

那年感恩节时,河滨召会的弟兄姊妹带着福音朋友与附近的召会一同聚集。聚会的主题是“在灵里,与主互住的生活”。那几天,弟兄姊妹热切地向我传福音。他们告诉我,人有灵,我们需要将主接受进来,过一种与主互住的生活。同时他们也分享了与主互住的生活经历。我虽然没有完全明白,可是我很渴慕过弟兄姊妹那种平安、喜乐、没有忧虑的生活。回来的第二天中午,没有与父母和妻子商量,我就呼求主名,受浸归主。

受浸以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有时还暗暗地怪自己立场不够坚定,不应该那么轻易地被“拉下水”。弟兄姊妹送我的圣经,由于读不懂而被摆在一边。三个月后,我的妻子来到美国。她想要继续念书,但没有得到奖学金,我们只能用我那有限的一点奖学金来过日子。因此我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学习上,以确保奖学金能维持稳定。感谢神,靠着祂丰盛的怜悯,我们一直被保守在召会生活里。我妻子来美半年后,也得救、受浸,并且非常享受召会生活。神是信实的,一人得救,全家都必得救!

深深被主得着

二○○三年八月在新泽西州有一周的华语成全训练,弟兄姊妹都鼓励我们参加。我妻子因有考试不能成行,但却非常支持我去。在弟兄姊妹们的陪伴下,我去了新泽西。在这次训练中,荣耀的神向我显现,开启了我属灵的眼睛,使我看到时代的异象,愿意将自己奉献给主。

奉献回来,弟兄姊妹感觉我象变了一个人。感受最深的是我妻子,她见证在我身上有三个大转变: 第一,渴慕主的话。我对主的话有了胃口,开始读圣经、晨兴圣言和生命读经。每天早晨七点,我和一位弟兄晨兴,一起祷告,呼求主名,祷读主话,非常享受主。

第二,在召会中为主说话。主说“信入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约七38)虽然开始时,我象小孩子学说话一样,讲得既多、又不清楚,但弟兄姊妹们总是在爱里包容,鼓励我往前。

第三,迫切地为主传扬福音。我从新泽西回来后,立刻决定要买车,以接送福音朋友去聚会(之前都是弟兄姊妹来接送我们)。那时我们生活非常节俭,就靠一点奖学金生活。妻子听到我要买车时大吃一惊。她虽然不理解,但知道自己的丈夫爱主并不会错。

在一位弟兄的帮助下,我很快买了一辆二手车并在一个月内学会开车,拿到驾照。这车子也一直为主所用,接送和帮助许多的福音朋友。那时,我逢人便传福音。记得我曾向一对博士生夫妇传福音,他们只有在吃晚饭的时候才在家,我就每次在他们作晚饭时去叩门。几个月后这对夫妇先后信主、受浸,并且很享受召会生活。

二○○四年我和妻子参加了新泽西成全训练,一同奉献给主。我们更加享受召会生活,开始学习和弟兄姊妹配搭在校园传福音并把家打开,我负责清洁屋子、预备聚会材料、开车接送福音朋友和弟兄姊妹,我妻子准备饭食。虽然外面很忙碌,但里面被喜乐所充满。我们学会彼此配搭和相顾,更加同心合意。主也常常将新人加给我们,打开家实在是件很蒙福的事。 “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书二十四15下)

经历主的对付

一面,我非常享受主和召会生活;一面,主也借着外面的环境来对付我的天然和己。我生性单纯、率直,以为凡事只要对人真诚即可,常说话、办事没有顾到别人的感觉,无意中伤人却不自知。当我因快言快语受到老板严厉的批评时,心里很沮丧。同时,我感觉在学术上没有很大的进展,压力很大。

借着弟兄姊妹的交通和主的光照,我开始学习在人面前忍耐、谦卑下来。“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二20 上)。我逐步经历到基督人性里的卑微、温柔、柔细、恒忍和爱。

就在我来美读博士不到三年的时候,老板突然要我马上毕业。我毫无准备,一下子慌了手脚。第一,论文还没有写;第二,工作没有开始找。我妻子还在念书,若是我毕业后失业,她将因经济困难而退学。我只有转向主,迫切地向主祷告,弟兄姊妹也为我代祷。虽然不知将何去何从,但借着祷告,里面满了平安,相信主必有美意,祂是我的磐石和堡垒,我一生可以信靠祂。

于是我整理论文,并着手找工作。一个半月之内,我不但完成了论文,还到一所很好的大学作博士后。在我去这所大学工作的同时,有一些弟兄姊妹也搬到校园附近。我们与当地弟兄姊妹配搭,加强校园的福音,得了许多新人。这是主的恩典与祝福,使我们在祂的行动中有分。 (Wal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