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命運之謎 (孫蕭正儀姊妹)

命運之謎這個祕密使我終於明白,是誰的主宰,
使一對不孕夫妻為了領養一個孩子等了十年?
並且從原本想要的兒子變成了女兒?
甚至在沒幾年好活的生命裏,都還要領養這個孩子?

七歲之前,作醫生的父親與多病的母親,只有我一個孩子,一個有嚴重過敏體質的孩子。在六○年代末的臺灣,我不但擁有會講話的洋娃娃,更把進口的香吉士當水喝,父母加佣人伺候我一個,生活對我來說,除了喫藥、上醫院外,就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了。

童年的惡夢與祕密

然 而,在我七歲時,母親因病去世;喪禮是一場惡夢。和尚們面無表情的敲著木魚,在敲鑼打鼓與聲嘶力竭的哀號中,恍如人間地獄。而我就如一個演戲的小木偶,任 他們揪著、打著、弄我痛、逼我哭!當時我不懂,為何要搞出這麼多牛鬼蛇神的場面?此後二十年,我不敢參加任何一場喪禮!

母親去世了,但死的不僅是母親,更是一個七歲孩子的童年!我開始不斷尋索,為甚麼父親是醫生卻救不了母親?人為甚麼會死?死了的人真的一去不復返麼?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到底是為了甚麼?

不 久,父親娶了同部門的一位護士,於是她開始用她的善良照顧我往後十幾年的生活。然而,九歲那年,在一次偷聽大人說話時,我發現了一個極大的祕密│我不是父 親、也不是死去的母親所生的!驚駭之餘,我甚麼也不敢問、不敢說,因為弟弟纔出生,我不願破壞家中的平靜;當然也無法像電視劇中的小孩一樣,離家流浪找尋 自己的身世,因為那樣就算不餓死,也會弄得天翻地覆!所以,我決定乖乖的繼續當醫生的女兒。只是,那祕密如深闇的無垠大海,我怕,會一波一波的將我吞噬!

由於母親在世時的過度保護,使我不會跟同齡的小朋友玩,上了小學更是常常跟男生打架,從學校一路打到家裏。在沒有同伴的內心世界裏,逐漸習慣了不斷的自問自答,並藉著作文寫出來,以尋找人生的答案。所以,除了打架外,讀文章與寫文章,是童年最重要、最快樂的事。

在精神病院工作的日子

國中畢業後,在父親的建議下去讀護理,但其實我是為了體驗生老病死,以尋找寫作素材。所以,雖然課業繁重,但對文字的情感、生命內涵的思維,卻始終在我血液 中竄燒。有一次,我寫了一堆問題丟給碩士級的國文老師,包括人活著是為了甚麼等等,但她一個問題都沒回答我,只送了我兩本書─『到底有沒有神』和『耶穌是 神的兒子麼』。這使我很失望,覺得她沒有自己的思想,於是我就把這兩本書扔在一旁。接著,又有一位同學拿著聖經向我傳福音,我卻告訴她,所有的神都是人修 練而成的,既然如此,我也可以自己創立一個宗教!

在實習內外科護理時,我遇上了一位全病房最難纏的病人,他經常憑著豐富的學識,把醫生、 護士問得東倒西歪,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我,當然就跟他對上了。他問我甚麼是尊重生命?我就天花亂墜的跟他思辯一番。之後,纔知道他是某大學中文系教授,也是 某報社的主筆;他對我說,我很有思想的天分,但裏面沒有內容,所以他要栽培我。就這樣,他開書單給我,從『古文觀止』到『中國文學史』;每一、兩週我就到 報社,聽他談文學、談思想,並將讀書報告、文章習作,交給他一字一句的改得滿江紅。

學校畢業後,為了體驗人生與研究人心以刺激寫作,我從 事了精神科的護理工作。除了不斷廣泛的閱讀與寫作外,我每天陪病人下棋、打球、聊天,摸索他們的心靈圖象,記錄他們的精神狀態。然而,在持續發生的一些事 件中,如病人自殺、自虐、被家屬拋棄…等,使我每天出入醫院時,不禁疑惑著,一道高牆之隔,究竟瘋了的是牆裏的人,還是牆外的人?對於生命的軟弱、靈性的 空乏、人情的淡薄與現實,感到前所未有的無能為力!

一天,我正在公車站等車準備去上班時,一位洋溢著母親氣息的女士走近我,問我要不要信耶穌。她的慈祥讓我無法拒絕,彷彿被一種磁力吸住一般,於是就接受她的邀請參加聚會。

晚上,我隨她到附近一戶人家中,屋內有十幾、二十人,在那裏唱詩歌、禱告與傳講神的話。一時之間,全場被一種強力的愛與光包圍,我沉浸其中…。接著,他們熱 切的要我受浸。我心想:與他們在一起真有一種平安與光明,而且神說,祂是愛,既然祂是神,當然要說話算話;既然祂講信用,當然就會愛我;祂既要愛我,我為 甚麼不試試讓祂愛呢?除非祂不是愛的神,那也是祂的失敗!這樣,我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受浸了。

陷入文學掌聲背後的困惑

雖然我信了主,但是我所愛的,仍然是從小堅持的文學理想。為了證明我不僅是一、兩個人眼中的天才,我參加了幾個著名文藝社團及大學裏的課程與訓練。結果,一 開始寫的幾篇作品,就獲得一些名家的激勵及教授們的栽培。接著我因得獎、發表散文、小說、劇本,在不到兩、三年的時間內,成為各大報紙副刊及雜誌所推薦的 新銳作家;更是文藝社團中的帶領人,每天忙於演講、座談、開會,周旋於文化名流中,在飲酒、抽煙、談笑風生間,似乎追求到了那一丁點兒的肯定與驕傲,但卻 沒有內心真正的滿足。每一次掌聲的背後,卻讓我更加惶恐,因為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寫作,沒有才華、能力與榮耀的時候,他們還會注意我、關心我、愛我麼?

我逐漸發現,成為一個名作家,跟追求名利的企業鉅子有何不同?打著藝術的名義,行商業的行徑;持知識之利器,為道德之殺戮!同樣是追求世間的榮耀與人群的肯 定,最後的結局,一樣是死,一樣是空!每寫一個篇章,我都懷有崇高的理想,但卻陷入一個又一個人生問題的枷鎖中;一篇又一篇作品的誕生,在我裏面竟然沒有 生命深處的喜悅與滿足!文學創作的夢鄉,讓我所看到的,不是光明寬闊的人生大道,而是陰暗消沉的人性困惑,與痛苦無奈的人生結局!

就在我對文學創作的前途充滿困惑時,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憑著作品進入廣告公司,完成我豫定要在二十五歲前,由護理轉業至文字工作的目標。接著,我將所有的時間, 投注於如何成為一個專業的傳播工作者,並且從廣告公司跳槽至著名的影視公司擔任企劃,在電影、演唱會、明星,五光十色的環境中一展身手。

在工作的成就中,與家人的關係漸行漸遠。直到有一次,因著工作的壓力與情感的迷茫,在世界的誘惑中陷入罪的漩渦,而與父親發生了嚴重的口角!這一次,再也掩 藏不住,我居然向父親說出我不是他親生的,我是沒人要、沒人愛的。父親驚愕於我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世!但是,他卻告訴了我另一個祕密。

祂測量我一生的年代

原來,父親與母親於一九五二年結婚,婚後第二年發現母親不能生育,就打算要領養一個兒子,但是一直沒有找到合式且中意的。到了一九六四年年底,母親在醫院第 一眼看到剛出生的我,就非常喜歡,非要不可。當時母親身體狀況不好,父親也知道她沒有幾年可活了,但為了讓她在人生最後時日,完成作母親的心願,還是答應 領養了我;但惟一的條件,就是我的生身父母必須與我斷絕音訊,除非等我長大後再去尋找。

這個祕密使我終於明白,是誰的主宰,使一對不孕夫妻為了領養一個孩子等了十年?並且從原本想要的兒子變成了女兒?甚至在沒幾年好活的生命裏,都還要領養這個孩子?如果他們不曾養育我,我的命運將如何?若 不是有一位神,在祂主宰的心意中早有安排,他們如何能遇見我?原來我的出生,我一生的道路,神都已為我豫備;原來,我不需要尋甚麼根,更不必有任何的缺 憾,因為全能的神就是我的根、我的父,祂測量了我一生的年代!我所擁有的這一切,全在於神!

因此,許久未聚會的我,重新回到了主面前;也 就在當天主日聚會回到家後,我跟家人在一個飯局中,第一次認識了我此後的丈夫。其實,他的父親是我父親的病人,我們雙方的父母是數十年的好友,但我倆卻在 此時纔認識,父母們也從來沒想過我們會在一起,因為彼此的性格、職業、環境都差距太大了。

當時,我內有情感困擾,外有公司壓力,又自組工作室承接選舉案子,正陷於一團混亂、一身軟弱中,除了求主開路,根本無路!但我竟遇上了他,一個在過去的我看來,不過是平凡無奇的男子,卻讓我感到,他是主耶穌派來照顧我一生的人。

當然,那時他尚未信主。有一次,為了他去廟裏拜拜的事,我們大吵一架,吵到我氣急敗壞時,轉身進了洗手間,無奈的轉向主,向主禱告:『主阿,他為何拜偶像而 不信你呢?他是你為我豫備的麼?如果不是,主阿,我願交託給你,求你替我換一個更好的!…』就在此時,我裏面有一個微小的聲音說,『你真是個小信的人 阿!』是主!主在我裏面帶領著我,叫我這從不低頭的人,竟能出去向他道歉;並告訴他,信仰的問題暫不爭論,但他若要與我結婚,就要在每晚睡覺前,問我屬天 的父親-主耶穌,是否同意讓他娶我,就好像向我父親提親一樣。果然,神是信實的,『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使徒行傳二章二十一節,)他接受這個題議 沒多久,就在環境中對主有了經歷而受浸歸入主名。

人,很容易忘恩,容易忘了祂,卻又要享受祂所賜的。婚後不到一年,因著住處不定與工作忙 碌,我們又漸離召會而爭逐於世界。這期間,我們收入豐厚,卻又轉眼花光;縱情喫喝,身體卻越來越差。我不斷的換工作,要頭銜也要薪水;在傳播公司作電視節 目、拍廣告片及多媒體,也作過政治公關,玩過總統大選,搞過房地產廣告…。但是,起起伏伏中,不斷看到的卻是人心的墮落與世界的敗壞,沒有主同在的生命, 是多麼的醜陋、不安,就像一撮飄萍,終在世界的濁流中汩沒。

我源於祂而歸於祂

婚後第三年年底,我們購置新居,遷至僻靜的山邊一角,心想若要恢復基督徒生活是不太可能了。卻怎麼也沒料到,半年後的一天晚上,有人按門鈴,一開門纔知是幾位陌生的弟兄姊妹,因著挨家挨戶傳福音而到了我家。

這時,我再一次明白,雖然世界上有億萬人口,穹蒼如此浩瀚,但海角天涯,宇宙是祂所造,祂大能的手,總會藉著弟兄姊妹把我們找回來的。雖然我如此不馴,但祂的愛從不放棄,也從不失敗。

曾經,我不知道我從那裏來,但如今我知道,我是祂從創世以前就豫定,再從這恩典的時間裏,把我帶回歸向祂。曾經,我不敢去參加任何一場喪禮,如今我卻在許多 弟兄姊妹的安息聚會中,看到了復活生命的大能與盼望。曾經,我堅持自己所愛,如今我知道沒有祂,我就沒有愛也不能愛,祂是愛的源頭與愛的本身。曾經,我以 為我擁有一些能力,缺少一些美麗,如今我知道我不曾擁有甚麼,也不曾缺少甚麼;因為我真正的依靠,是祂,我所有的需求,全在於祂。曾經,我知道我是那麼的 趨向流浪,趨向離開愛的神,但如今我知道我一生的路途,全在祂恩典的維繫中。

我成何等人,是因蒙神恩;如今我不再掙扎,完全順服在祂的恩手中,因為祂測量了我一生的年代,我源於祂而歸於祂。〈孫蕭正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