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安息聚會見證-思念慈母 (董傳仁,董傳義,董雅玲)

<< 更多見證

母親張垣元女士,浙江杭州人,一九一三年三月二十四日生,家中有一兄一妹五弟,排行第二。因父母早逝,弟妹均由母親照顧長大。姊弟情深,舅舅們視大姊如母,可見母親早年對他們的顧惜。母親二十八歲與父親董文彬結婚,育有二男二女;但長女在抗戰期間逃難時病故,母親常以為憾。

一九四七年父親隨祖父母來台,於花蓮電力公司任職,並經同事帶領歸主。其後常向母親傳福音,但母親總是拒絕,不曾隨父親參加任何福音聚會。一九五四年,一次父親在單獨前往主日聚會的途中,心臟病突發辭世,留下年邁的雙親與十二歲、五歲與一歲的三個兒女,需母親照顧。母親思念父親無以為報,決定去父親的召會看看。第一次參加福音聚會便深受感動毅然信主,從此改變了我們家的命運。父親死後,母親也進入電力公司工作,一肩擔起照顧上下二代的責任;更重要的是,母親在萬難中帶領祖父母和所有的孩子們信主、得救。在十年內主的應許:「當信靠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就完全得著應驗,這或許是父親生前從未想過,也從不敢想的願望。

母親是一位平凡的婦人,沒有什麼偉大事蹟,愛主、服事主、服事聖徒就是她的全部。在我們兒女的眼中,她是一位了不起,可敬可愛的慈母,更是引領我們跟隨主的榜樣。

母親生活嚴謹,作息規律。我就讀小學、初中時,偶爾因考試開「早車」,需要母親五點多叫我起床。每次起床,只見母親已坐在書桌前禱告、讀經了。我少不更事,還笑她:又不講道,何必那麼認真。她總是笑而不答,應是知道我尚不能領會「人活著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但她的榜樣成了我建立讀經生活的最大幫助與鼓勵。近些年,母親更認真讀晨興聖言,隻字不漏,且熟背標語、綱目,令人佩服。

母親愛主、服事主十分絕對。印象最深的,是在初中入學考前夕,我想早點睡第二天會比較清醒,不料母親夜深未歸,我擔心害怕,難以成眠。母親一進門,我便大聲抗議抱怨。她輕聲回答:「召會有事。我去服事主,祂會保守你的。」年幼的我雖不懂,卻謹記於心。直至今日,這句再普通不過的話,仍是我服事主的座右銘。

母親收入微薄,擔負家計十分辛苦;但我們這些兒女們未曾感覺任何缺乏。從我就學以來,直到研究所畢業,母親總是按時提供學費,平常的零用錢也足夠花用,不虞匱乏。那些年間,我不曾覺得家境清寒,甚至也不曾以打工、家教來分擔母親辛苦。直到開始就業,自己賺錢養家活口,我才深深佩服母親的「不簡單」。在愛她的主的保守和憐憫下,母親帶我們經歷「我必不致缺乏。」

另外,我服役期間,疼愛我的奶奶癌症病重,台大醫院告訴我們,她的壽命恐怕只有半年。我同母親商量,希望送奶奶回花蓮休養,母親面露難色。年輕的我,不懂體恤她老人家的軟弱。她孤身一人,又要上班,若還要照顧垂危的祖母,將是何等沉重難擔的擔子。我告訴她,「今日您孝敬奶奶,他日我一定孝敬服事您。」她同意接受,並在花蓮市召會弟兄姊妹悉心扶持幫助下,送奶奶走完人生路程。母親作到了,我卻食言了。今日我求她赦免,是否太遲了?

母親年逾八旬後,重聽愈趨嚴重,但她參加聚會愈來愈早。我與妹妹不解,她幾乎都聽不到了,何必那麼早到?一次妹妹陪母親聚會(原來不在同一區聚會),才發現她早到是為了要坐在擴音器邊上的位置,因為只有坐在那裏,她才能聽到一些內容。我和妹妹大受感動。這是「不可停止聚會」在母親身上活的見證。

母親病重,二月、六月兩次入院,期間有說不完的神蹟和見證。二月第一次入院,昏迷二十八小時後恢復清醒。清醒後就不斷地對守護她的女兒和外孫女說話,一連說了數小時。其中有四個重點:過傳福音的生活,有身體生活的實際,餵養神的群羊,牧養神的召會。我驚訝的發現,這莫非是我們進國度的「考題」。母親說她曾進入極深的黑暗中,又遇見大光,似乎聽見主告訴她,「妳身體太好還不能走。」她又回到我們身邊,把主的心意帶回來告訴我們。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

紙短情長,無法一一細述。母親一生愛召會,十三日上午她的精神稍好時,曾一度要求妹妹用輪椅推她,想再去對面的會所看看。惟因呼吸困難,只好勉強推到醫院大門遙望會所後折回。母親數十年來守住午後三時的禱告。我們這些兒孫們今日能正常活在召會生活中,並有一點服事,母親堅定持續的禱告是主要原因。十四日下午三時,妹妹仍然聽見母親用熟悉的聲音呼喊阿爸父,並且禱告。然後,母親清楚的跟妹妹說,「謝謝妳。」這是母親一生最後的話。之後母親未曾言語,但生命跡象仍維持正常。只是閉著眼不發一語。直到十五日凌晨,我和鈞苹趕到,她才睜開眼,注視著我們,手臂動了動,似乎向我們揮手招呼;我握起她的手,柔軟溫暖,仍是從小記憶中熟悉的雙手。清晨三點,我們告訴母親:「您累了,請閉上眼休息吧。」媽媽閉眼睡了,我們也暫時離開去休息。整個早上,母親狀況依然平穩,只是一直安詳的睡著。直到下午三點,正是她老人家禱告與主交通的時刻,突然母親的血氧、心跳指數開始持續下降,我怵然心驚,然後十五分鐘之內所有指數歸零。就這樣,主後二00八年六月十五日十五時十五分,母親息了地上的勞苦,結束了她平凡又偉大的一生。無論我們如何哭喚,母親去意已決;縱然我們萬般不捨,母親依然灑脫的走了,到愛她也是她所至愛的主那裏去,與主同在樂園裏了!我們感謝主把母親賜給我們,陪我們走過大半人生,這是我們的福氣,更是主的恩典。親愛的媽媽!我們兄妹三人今後要過「沒有母親的日子」了,我們會努力適應的。最後,也容我用母親最後的一句話,替她老人家「謝謝你們」。(主後二000八年六月二十一日 母親安息聚會見證)(董傳仁,董傳義,董雅玲)

新竹市召會週訊主後2008年六月二十四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