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寧捨世界而要基督(白信來弟兄, 曉輝姊妹)

撰文者:曉輝

他說,他出來全時間是遲早的事。我雖心裏說「不」,只因著敬畏神,不敢說出口,但心裏陣陣作痛,對話就在沈默中結束。

小小之心所需所要 惟有基督能滿足

神奇妙的帶領,將我和白信來弟兄-無論在性格或家庭背景上都截然不同的兩個人結合在一起,從此開始了甜美的家庭生活。1989年七月,我們在河南他老家舉行結婚聚會。九月份,他就去美國西北大學作博士後研究。緊接著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也順利地來美國探親,與他團聚。

初到美國,心理落差很大;美國並不像我所幻想的那樣美麗,那樣富有吸引力。西北大學所在的埃文斯頓小鎮,沒有想像中的高樓大廈,連街上跑來跑去的松鼠,顏色也是灰塗塗的,根本不像電視上所看到金燦燦、毛茸茸的可愛小寵物。沒幾天我就感到失望,再加上一時找不到合式的工作,閒不住的我開始煩躁不安起來。

我雖然在國內就已經得救,但因沒有合式的召會生活,生命還很幼嫩。芝加哥的弟兄姊妹都很愛主、愛弟兄姊妹,對我們這些從國內來的新人非常愛護,我們經常被邀請到聖徒家裏吃飯。一開始,我們沒有車,聖徒們就開車帶我們去購物、去辦事、去聚會。有位師母更是寶愛我們,像慈母一樣關照我們生活的每個細節:她教我如何作菜,如何照顧白弟兄,幫我作裙子,帶我參加各種聚會,每早晨還陪我讀聖經。甜美的召會生活,使我嘗到了主的美善,感受到神家裏的溫暖,從此不再感到失望、孤單,心裏充滿平安和喜樂。

是愛的神作我牧人

幾個月後,我發現自己懷孕了。就在我們歡歡喜喜地預備迎接小生命之際,白弟兄的老闆告訴他說,他的一年合同期滿,不能再延續了。他的老闆是個基督徒,雖然很賞識白弟兄,卻因手下的人太多,不能繼續資助他;但他答應會盡力的推薦他。孩子快生了,工作也要結束了,我們該怎麼辦?在弟兄姊妹的代禱下,白弟兄很平靜,照樣參加各種聚會,同時發了二十多封申請函。但我卻著急起來,聽說別人發了兩千多封信才找到工作,這二十多封信會有用?但是看到他平靜的樣子,我也安息下來,相信主必定會有安排。

不久,只有一家公司(在外州)捎來回音,要他去面試。弟兄姊妹對他說:「成不成都沒關係,就當作是一種歷練。」我也不敢抱太大希望,因為當時無論是從中國或臺灣來的,很順利找到工作的人並不多;何況他還是在國內讀的博士,在美國作博士後研究也只有一年的時間。那天晚上,他打電話回來,說他禱告後心裏很穩妥,相信不會有什麼問題。果然第二天面試很順利,當場就給他一個offer。當弟兄到機場去接他時,聽他說拿到了offer,還懷疑地問:「你沒聽錯罷?」我一時不安了起來。

一週後,當我們收到書面的錄取通知時,我才如釋重負,相信祂是不誤事的神。臨行前,一位美國長老弟兄對白弟兄說:「等拿到綠卡後,再回芝加哥全時間服事主。」白弟兄說:「好!」我也微笑著點點頭-雖然當時我並不瞭解全時間服事主意味著什麼,但人逢喜事精神爽,什麼都「OK」。朋友們都說我們真幸運,在如此短的時間裏就找到了這麼好的工作;我心裏也是喜滋滋的-我們從此可以過不愁吃、不愁穿的小康生活,我們的美國夢終於快實現了。

有誰願意收藏他寒衣 若非炎夏的風已興起

老大剛滿月,我們就搬到了新澤西州。白弟兄題醒我:「我們在芝加哥召會時是嬰孩,現在到新澤西召會該作媽媽了!」新澤西召會的聖徒無論在年齡或屬靈光景上,比起芝加哥召會的聖徒都要年輕許多。從前在芝加哥受到很多的照顧,如今一下子要從受人服事變成服事者,還真不習慣。但在弟兄姊妹的扶持下,我們很快地適應那裏的召會生活,並和他們一同投入Rutgers的校園工作。胡弟兄和李弟兄一家為我們樹立了很好的榜樣,使我們的度量逐漸被擴大。當時我們只有一個小排,得救的聖徒住得很分散,然而弟兄姊妹同心合意,一起交通,一起把家打開,一起出去探望。就這樣,主將得救的人不斷地加給祂的召會。從1990年底一個小排開始,至今已擴展到十六個小排了。

來新澤西一年後,老二出生了。孩子雖然小,卻沒有影響我們的服事。感謝主!主給白弟兄的這份工作很不錯,不僅待遇好,又不需要投入太多的時間。主也給他智慧,常有新的成果;而他也從來不加班。但在校園服事上,投入的時間卻不斷增加,生活的節奏也逐漸緊張起來,常常覺得顧到東就顧不了西。無論是工作、家庭或召會中的服事,都需要花時間,那一個都得顧,那一個都不想丟。

我們幾次參加訓練,都被弟兄們的話所打動。有位弟兄說:「博士算什麼?大房子算什麼?服事主才是最榮耀、最豪邁的。」我每次雖然受感動,也點頭同意,卻又偷偷地看看白弟兄,希望這些話不要說到他裏面去。事隔不久,我和白弟兄交通到弟兄姊妹的光景時,他最後說了一句:「我覺得我該出來全時間了。」我聽了心一沈,再也沒有講話。白弟兄接著說:「不過不是馬上,現在時機還不成熟。」這時,我才回過神來;就這樣又過了幾年。那幾年我們雖然有更多的服事和學習,但也有更多的困擾,更多的力不從心。

2000年白弟兄去加州參加特會。在電話裏,他又題到了全時間的事。他說,他出來全時間是遲早的事。我雖心裏說「不」,只因著敬畏神,不敢說出口,但心裏陣陣作痛,對話就在沈默中結束;我多麼希望白弟兄的願望就在這種沈默中消失…。

在一個風雨交加的晚上,白弟兄對我說:「我們為全時間的事禱告罷,我雖然想全時間,卻不知道該怎樣作,求主預備我們的心,並顯明適當的時機。」他禱告時,我一直默默流淚;我聽不見他的禱告,更不想開口。他禱告完後,又是一陣沈寂,就各懷心事躺下來。那一夜,我們雖然沒有再說什麼,但彼此輾轉反側,難以入眠;那一晚,我倆可說是同床異夢…。

「世界的一切虛榮、珍寶,盡都是偶像,使人顛倒;鍍過金,使人不容易淡泊,浸過蜜,使人真難超脫。」(詩歌333首)主阿!我無法捨棄,我是一個小信的人阿!

我的心一下子被擴大了,眼前彷彿看到另一個世界-等孩子長大後,我和弟兄四海為家,到各地探訪聖徒;主在那裏有呼召,我們就往那裏去,一無牽掛,何等自由!何等豪邁!

有誰願意收藏他寒衣  若非炎夏的風已興起

我很羨慕有些姊妹會鼓勵她的弟兄出來全時間服事主。我常跟弟兄說:「主應該為你預備一位愛主的姊妹,全力扶持你全時間。」其實,也不能說主在我身上沒有作工;因我在潛意識裏知道,白弟兄放下職業是遲早的事。所以雖然白弟兄的收入很好,但我在用錢上還是不敢放鬆。多少人勸我們換新房子、新家具;甚至一位姊妹因我家地毯太舊,靈裏受攪擾,還在禱告中說:「主阿!白弟兄也該換換地毯了。」我笑著對白弟兄說:「為了姊妹的緣故,我們就換地毯罷。」就這樣,樓上樓下地毯煥然一新。那段時間我經常題醒自己說:「由簡入奢易,由奢入簡難。」

有時撒但也來試誘。有一次,去一位弟兄家愛筵;他的背景和生活條件都與我們相似。當我們參觀他的新房子時,從樓上往下望去,覺得房子既寬敞又明亮,心情十分舒坦。那時有聲音說:「我們也該換新房子了,搬到好學區去。」但又有聲音說:「不行阿!搬了大房子,白弟兄又要幾年不能全時間了。」那時,我才稍微明白「甘願為主貧窮」的含意。

不單是白弟兄一個人的感覺,在某次的交通裏,有一位弟兄大膽的題出:我們為新澤西要有十三位全時間弟兄姊妹禱告。十三位?當時只有胡弟兄一人,那十二位從那裏來?我當時很生氣,沒有禱告。心想:「有什麼可禱告的?你有負擔就出來全時間!明擺著呢!別說十三位,就是三位也會有白弟兄的一份。」那時我還在與主摔跤,希望主不要答應這個禱告。然而,弟兄們的禱告似乎印證白弟兄的感覺;但他還不太清楚路在那裏。

兩三年前,電腦一下子成了熱門科系,工、農、商、學、兵都轉行學電腦;特別是中國人。那時,校園裏的弟兄姊妹都處於上學、找工作、生孩子的階段,我們的禱告簿上都是這些內容,主似乎也聽了這些禱告。一家家弟兄姊妹畢業後,工作找到了(而且都是高薪的工作),孩子也有了,房子也變大了。奇怪的是,召會生活並沒有因此復興,反而人人都覺得很累,都撐著;多半處於不冷不熱的光景。

有一天,我們交通到弟兄姊妹的難處時,白弟兄像是突然醒悟地說:「我們不要再禱告求主加給我們外面的祝福,我們要禱告求主興起人來,願意為主捨棄。」我明白這句話的含意。看他堅定的樣子,我也就沒說什麼。我知道我不能阻止他,也不敢阻止他;因為怕有一天見主面時,主若問我:「當年是你阻止弟兄出來全時間的嗎?」那我就無言可答了。可是,他若真的出來全時間,那我們一家老小怎麼辦?白弟兄知道我的顧慮,他說:「你不要以為我一全時間,經濟的擔子都落在你身上;我相信主會顧念我們的。」

理論上我都懂,新澤西也實在需要有弟兄姊妹出來全時間。當時志宏姊妹決定參加全時間訓練時,我一百個扶持;可是換了自己的弟兄要全時間就膽怯了。當時我們流行唱一首詩歌-「聖靈的水流」(新歌頌詠34首)。以前唱的時候很興奮,但只是魂裏的享受,還不知其中厲害之處。可是當知道自己的弟兄很快就要出來全時間時-「有誰願作踏腳的石頭?」這句話便一直環繞著我。我常對主說:「主阿!我只願意作群羊中的一個,有舒適的屬世生活,加上甜美的召會生活就夠了;我不想作踏腳石。」人都是自私的,都以自我為中心,想要脫離地的吸引可真難。面對眼前的世界,我常常患得患失;覺得自己就像羅得的妻子,一面跑一面向後看。「有誰願熄滅他的燈光,若非早晨的日已在望?又有誰願意收藏他寒衣,若非炎夏的風已興起?…哦,求你來施情並吸引,直等到你充滿了這心…」(詩歌333首)主阿!願你的美麗再一次吸引我,使我能對你說「阿們」。

愛救了我

白弟兄的個性我是瞭解的,他一旦清楚是主的呼召,就不會妥協他會面如堅石,絕不回頭,必要時還會「捨棄妻子、兒女,作主的門徒」。但他又會很有耐心的等我也預備好;因為夫妻是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並且服事主需要以家為單位。我相信他一定為我擺上很多的禱告。有一天,我讀到加州一位弟兄的見證。他說,他頭三十年是在世上學技能、受成全,後三十年則是打拼時期;一路下來他也頗有成就,打出了一片天地,就在那時他認識了主。於是決定四十五歲後,在人生閱歷、性格都較成熟時,也是他一生最寶貴的時間,去作他喜歡作的事情,那就是服事主。「作他喜歡作的事」這句話深深地抓住我。

有個聲音一直問我:「你不是愛你的弟兄嗎?那就讓他作他喜歡作的事。」我想通了:是的,主阿!因著愛的緣故,你捨了自己,為我們上十字架。我們因著愛你的緣故,難道一點屬世的享樂也不能捨棄嗎?我當時嫁給白弟兄,也是因著愛的緣故。那時他一貧如洗,只有一輛自行車;甚至因買不起鎖,結果車被偷了。想想現在,豈不是因著主的愛,在生活上一直眷顧我們,才使我們富足起來的嗎?今天,我們所有的都是主給的,若為主有一點捨棄,豈不也是應該的嗎?其實我們的捨棄,並不是損失,乃是得著。

當你屬祂,萬有屬你

當白弟兄遞上辭呈時,老闆找他說,公司有個經理職位,請他儘快申請。白弟兄說他不想申請,因他有另外一個offer,老闆聽了很吃驚;於是他把要辭職的事向老闆說個明白。老闆也很尊重他的決定,並且給了他一次出國開會的機會(算是獎勵)。我說:「這大概是最後一次以公司的名義出國旅遊了。」白弟兄見我有些傷感,不服氣的說:「有什麼好難過的?以前我為公司賣力,公司出錢讓我們出國;以後服事主,全地都要為我們效力,我們可以去世界各地,因為到處都有神的家。」我的心一下子被擴大了,眼前彷彿看到另一個世界-等孩子長大後,我和弟兄四海為家,到各地探訪聖徒;主在那裏有呼召,我們就往那裏去,一無牽掛,何等自由!何等豪邁!「起來!將這交易算看:零碎換來整個-萬事、萬物、加上萬人,竟都歸你得著。當你屬祂,萬有屬你,並且祂你合一;你還得享無限生命,權益有何能比!」(詩歌355首)(完)曉輝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1. 很受感动,很真实很细腻的心思都写出来了,为你们祷告,神会祝福你们的!感谢赞美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