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我曾在一个没有光的房子里

<< Testimony

在一个没有光的房子里,人是看不见自己身上的脏东西的。我自认为豪爽、正直和不守旧,正因为我原是在黑暗中,完全看不到自己。

我生于北京一个知识分子的小康家庭。从我外公、外婆开始,他们就受西式教育。外公北大毕业 之后在国民政府作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父亲在解放后也一直在中央政府部门工作,“四人帮”下台后,晋升为新兴高干,经常代表中国政府出国参加会议。我就是 在这个洋式、开放的家庭中顺顺利利地长大。

念完大学,我进入当今世界第二大计算机公司在北京的合资公司。虽在学校功课中等,但英文尚 佳,工作如鱼得水,锋芒渐展,深受公司领导阶层赏识。一九八六年,曾来美受训近两个月。多年后才得知,联邦调查局当时还到我住的美国同事家调查。他们可能 怀疑一个才二十岁出头的中国丫头片子,怎么可能代表跨国公司来受什么训,一定是共产党派出来有任务的。我那时的签证上,还有特别共产党嫌疑记号。但是,我 可是凭真才实力。此后,公司又陆续送我出国受训、开会。

不久,我转入销售部门,我就调兵遣将,运用全公司上下为我服务。而我的业绩更是咄咄逼人, 平均二十万美元一套的设备,第一年就销售出好几套,作成了一百万左右的合同。年终,我被选进公司的高成就俱乐部。公司全球内最好的15%销售工程师才能入 选,可由公司出钱去度假地一个星期,那年是在印尼的巴厘岛。我还多次主持研讨会,曾上过电视新闻。我在客户与进出口公司及本公司的美国工厂间居中协调,大 显身手,游刃有余。甚至有一次,为了抢一个已和别的公司订了合同的用户,我说服美国的工厂降价超过了百分之二十。你知道吗?那年我才二十五岁。

我一九九零年辞职,九月到美国宾州读研究生院。十一月就在最大计算机硬盘机公司 SEAGATE TECHNOLOGY 找到工作,任职电子工程师。当时是美国的经济萧条期,找事得靠真本事。我一个孤身女子,才来美国几个月,就实现了众人,多年追求的“美国梦”。我不久就买 了车子,进而买房子,步入美国中产阶级生活的享受中,工作上也是很称职。

我姨妈曾劝戒我,人要不断检讨才会进步。我却大言不惭的反问她:“我有什么缺点呢?”我姨 妈想了一下,说我好象是没有什么缺点。对呀!我一不作坏事,二无非分之想。我所想要的也都能得着,我很满足。但是,圣经说:我这“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鉴 察人的心腹。”在一个没有光的房子里,人是看不见自己身上的脏东西的。我自认为豪爽、正直和不守旧,正因为我原是在黑暗中,完全看不到自己。直到有一天, 光进来了。

事情的变化,是因我的男朋友是个基督徒。他为人忠厚,谦虚,却又言语风趣。有一次讲到耶 稣,他说,神是可由通过呼求主名来认识、经历的。他说时不太客气,甚至有点咄咄逼人,让我下不了台。他坚持要我用嘴巴讲出来:“哦,主耶稣。”说也奇怪, 毛泽东、华盛顿,个个人名都能说的很顺口,唯独“主耶稣”讲不出口。我因着他的面子,应一下景,嘟囔了几声。二、三天后,我去参加了生平第一次中文的基督 徒聚会。诗歌唱毕后,交通的主题是财物奉献。有位河南省来的年轻基督徒站起来讲:“人的财宝在哪里,人的心就在哪里。”他说,他在中国大陆的时候,曾买了 一部新脚踏车,聚会的时候就老是从楼上往下看,看车子还在不在,担心被小偷偷走了,聚会便不能专心。后来,车子终于丢了,他便没什么可惦记的,只有专心敬 拜主了。那天散会之后,我就要和男友有暂时的分离。临上飞机前,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想写张支票给当地的召会,于是便写了,托男友转递。我这个人天不 怕,地不怕,但怕离别的情景。这次,自然就泪撒机场了。

上了飞机,乘客坐得满满的。我坐在一排两人座靠窗的位置,我的旁边也没有人。飞机起飞了, 刚才的伤感别离情景也淡漠了。闲的无聊,突然想起男友讲的呼求主名和聚会中那些基督徒自然亲切的呼求。我就轻声学了他们一句:“哦,主耶稣。”不知道为什 么,我开始流泪了。我对自己说,一定是联想起和男友分离而又伤心了,才又流泪了。过了一会儿,我又试着轻声呼求了一声:“哦,主耶稣。”这一次,我泪如泉 涌,一下倾泻出来。突然间,我从小到大的很大生活片断,都生动的,象放电影一样浮现在脑海里了。小时候,在幼儿园里拿了一个小男生的皮带,卷成一卷,放进 自己的口袋里,老师发现了,说不能拿别人的东西。可是,第二次又拿了。小时候,和父母外婆在五七干校时,外婆不小心跌进房后的水沟里,别人都去扶她上来, 我和哥哥却高高地站在沟上,袖手旁观。接着又突然发现,怎么自认豪爽﹑正直的我,一分钱也没有捐款给中国或任何美国的政府团体,但报税的时候却大大方方的 填上二百美元(我当时所在的州政府 允许最多二百美元的政治捐款扣除)捐赠款项呢?再说到,怎么爱家人的我才做事一年多就买了一栋大房子,还有剩余的现金和股票,却没给家人寄多少钱呢?真 对,人的财宝在哪里,人的心就在哪里!哎呀,我的生活真是败坏,周末都泡在餐厅,酒吧和舞厅的宴乐中了,还有许多说不出的事。

一幕幕的景象,一件件的错事,为什么在一声“主耶稣”后都出来了?此时,眼泪还在流,流到 一位空中小姐看不过去了,来问是否需要帮助。我就借机请她多拿些面巾纸给我。眼泪擦干了,我清楚的知道我的轻轻一声“哦,主耶稣”让我遇见主了。我从包裹 找到笔和纸(真奇妙,是我在旅行中用来分析股市行情的),写了一封信给神。我把一生中所作的错事归纳成两大类,并立志以后远离这两类罪,还写了要有财物奉 献的心愿。

赞美主!我“遇见”主了,我得救了!我的全人既喜乐又兴奋。飞机一到,我便急着打电话报告给男友。电话里,我兴致勃勃的从头讲到尾,我的喜悦溢于言表。我们随后结了婚。

信主之后,胃口就变了。突然间,跳舞宴乐对我都失去了吸引力,反而喜欢和基督徒聚在一起。周末,到处找聚会去参加。公司老板是基督徒,已多年不读圣经了,却惊奇于我的改变,于是从新开始研读圣经。

得救近八年了,我也从一个单身、新潮的小姐,变成了有三个小孩的全职妈妈。有个朋友住在香 港,她也是新潮、能干且精力充沛,她曾好奇地问我,为什么我的生活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生活有什么不好?我就如实地回答她:以前的不是不好,乃是我现在 更好了。过去的生活有如井底之蛙;现在,乃是海阔天空。

生命如此好,生存价值如此高,
我热爱生命,举手叩求真理之门;
第一声呼求,冲出我心灵,
哦,主耶稣!
亮光之名,自由之名,我生命终于破晓,
哦,主耶稣!
亮光之名,自由之名,我生命开始有了日出。(马利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