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李常受弟兄的得救与蒙召

李常受弟兄的得救与蒙召

从我们的经历,我们实在能见证,福乐人生就是“基督人生”。有基督就是福,有基督就有喜乐…
我们的人生是绝佳的,我们人生的意义是绝佳的,我们人生的目的也是绝佳的。至终,我们人生所达到的更是绝佳的。

虽生在基督教 却未相信得救
从我们的经历,我们实在能见证,福乐人生就是“基督人生”。有基督就是福,有基督就有喜乐。从1925年4月,我得救迄今,六十几年来,我从未懊悔我信了耶稣。虽然有时我也觉得,信耶稣很麻烦,因为很多事我觉得可以作,主却在里面说“不能作”;但我从未后悔过。

今天我们蒙了怜悯,有一个高超的拣选,并且这个拣选是绝佳的。1925年,我十九岁那年得救了。那天下午,我在一个大礼拜堂里听道,很清楚自己得救了。 已过我是生长在基督教里,但我一直不相信,并且根据中国的礼教,相当藐视基督教的种种;觉得那是洋人所传的,只知道罪人下地狱,好人上天堂;这比起中国的 儒家思想,实在是差远了。

然而那天下午,在一个很特别的环境里,主抓住了我。那位传福音的姊妹(编注:汪佩真),只比我大六岁。那天她没有讲天堂,也没有讲地狱,更没有讲到恶人 或善人。她是南方长江流域的人,在上海一带服事,很难得到北方来。1925年,她受公会邀请,到我们家乡烟台传福音。我原本就在基督教学校里读书,对所谓 的讲道、传福音,都已经习以为常,甚至觉得有点腻了。孩提时代,因着学校在礼拜堂旁边,每主日早晨,老师们就带着我们一一排队,到礼拜堂听牧师讲道;我真 是听得相当厌烦,尤其他们的中国话说得又不好,所以一题起礼拜堂,题起基督教,我的印象都不是太好。

因着我的家庭是基督教的背景,所以在外面,无论如何我还是会为基督教争辩、辩护。记得每次学校带我们有校外活动时,若路过庙宇,同学中就会有人谈起关于 神的问题,我就会和他们争辩,说那些偶像都是假的,我们基督教所信的神才是真的。虽然我会这样讲,但我自己还没有相信,这是极其矛盾的。那时总觉得和聚会 比起来,看京戏、踢足球、玩游戏,还是比较刺激,比较有趣。

脱离世界霸占 单单要神自己
然而那一天,当我听说有位从上海来的女子,年方二十五,要对我们传福音,我里面觉得很希奇。因为从小 到大,我还没有听过一个女子传福音,所以我就去听她讲道。这位姊妹实在有主同在,她讲到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故事,说到法老就是魔鬼撒但,是专专来霸占人的, 并且是用属埃及的世界霸占人。她讲得很有权能,我一听就被抓住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我不要这个世界,我不要给撒但霸占,我要神自己。”这个感觉在我 里面,我乃是一面听台上讲道,一面祷告,直到聚会结束。

六十多年前在公会里聚会的光景就是这样,散会时很冷淡,没有什么会后谈话,也没有什么人来接触你。一般来说,作完礼拜,就各自散会回家去了,谁也不管 谁。所以,我们能作了十年礼拜,却没和什么人真正谈过话。那天散会后,我自己一个人一面走,一面心里满了感觉,知道自己实在是得救了。

我还记得在回家路上,到了一个转角时,我停下来站在那里,向神有一个祷告,这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我抬头望天说,“神阿,我不要这个世界了。从今以后, 就是把全世界都给我,我也不要了;我就是要你。从这时候起,我愿意提着圣经到乡下传福音;就是喝山水,吃树根我都愿意。”从那个时候起,京戏就完全脱落 掉。

我向主认罪、祷告,我就变了。我从前喜欢许多东西,得救后就不喜欢了。我那时十九岁,就是喜欢读圣经。我读经没有止息,从早读到晚。等到我要入睡了,还 把圣经放在枕头旁边,熄灯的时候还看两节。早晨一醒,就把圣经拿过来。圣经的话变得比蜜更甜,如诗篇十九篇十节和一百一十九篇一百零三节所说的。主的话滋 养我,改变我的生活,并使我爱主并跟随祂。我尽可能的收集关于圣经的书。

因神内住欢腾 经历重生洗涤
在我们信主耶稣之前,我们里头好像是糊里糊涂的,连作人是怎么一回事,也不晓得。然而就在我们得救之 后,有一天我们灵里清楚了,这就是那是灵的神进到我们灵里,把我们的灵点活,给我们开了窍,使我们开始懂得神是怎么一回事,宇宙是怎么一回事,自己是怎么 一回事。然后我们就知道这一位重生我们的神,乃是住在我们灵里。当我看见我这个由神重生的人,有神住在我里面时,我欢喜到一个地步,几乎要跑到街上去大声 呼喊:“朋友们,不要碰我,我是碰不得的,我有神在我里面。”有人也许会说,这岂不是发疯了吗?是的,我们都该为着有神在我们里面而发疯。因着看见有神在 我们里面,我们从前所爱、所放不下的,就都能放下了。祂已将祂的基因放在我们里面,使我们有祂的生命和性情。重生使信徒在他们天然的生命之外,得着神属灵 的生命(约三15);这生命乃是神圣的,也是永远的(36)。这神圣的生命,乃是信徒属灵的生命和生活的根据并凭藉。我们一切的生活,在属灵方面都是根据 神在我们里面这神圣的生命。

提多书三章五节说,“祂便救了我们,并不是本于我们所成就的义行,乃是照着祂的怜悯,藉着重生的洗涤,和圣灵的更新。”重生不仅把我们身上的罪洗掉,更 把我们天然人的一切元素都洗掉,直到旧人的一切都洗除净尽。在那之前,我是个道地的山东人,全身都是山东味道。我最喜欢的事是看京戏和踢足球。我对踢足球 觉得最有味道,一到主日我和几个人就从早晨七、八点,一直踢到晚上六、七点。不仅如此,我不看京戏就不过瘾。我母亲对我毫无办法,她从儿女幼年就一直带我 们到基督教去作礼拜,又答应我们,只要去作礼拜,回家来一定给我们吃肉食好饭;我还是不去,我就是喜欢踢足球,可以踢到废寝忘食。我得救后,对于足球,我 心里就想:足球是健康问题,一点没有别的毛病,有什么错呢?所以,我在主日上午去作礼拜,下午定规去踢足球。有一天,我又和众人在球场上踢球。在一个当 儿,我站在那里,球朝我这边滚来,落在我的脚前。大家都在看我要怎么踢,我也摆出了踢的架势。结果,我正要踢时,这个脚不行了,踢不下去了。我转身就走。 他们就问我,你怎么回事?我说,什么事也没有。就从那时起,我再也不踢足球了。这就是我经历重生的洗涤;这重生的洗涤在我身上已经洗了近七十年了。到今 天,我仍觉得我可能还有二层、三层的老山东,还没有洗掉,有的还在那里洗。

我们都要作上好的拣选。人即使作了总统、校长,末了也不过是堆泥土砂石、木草禾楷、鸡鸭鱼肉等。若是照使徒保罗所说,那都没有价值,都不过是粪土(腓三8~9)。惟有我们得着神,得着基督,才是上好的拣选。

当我进专科读书时,我心里清楚,即便我把书读好,也不是为读书而已。那时我虽然还不懂奉献,也没有人和我说到奉献;但有一天走在路上,我自然的对神说, “神阿,将来我要提着圣经包,到各乡镇、各村庄传福音。即便是喝山水,吃树根,只要能传福音,我都愿意,我也就满足了。”那时,虽然圣经的真理,懂得不是 太多,但里面就有这样的意思,觉得人生除了追求主、得着主之外,其他都算不得什么。我定意即使吃树根、喝山水,我一生都要传耶稣;因为在我眼中,这是世上 最喜乐的事。然而就因着这个许愿,给我带来了许多麻烦。我从学校一毕业,主就来麻烦我,要我全时间。那时还没有“全时间”这个说法,只有“传道”一辞,意 思是提个圣经包,走遍乡里的每一村庄,去拜访人并传讲耶稣。

记念昔日奉献 主呼召凭信心
在我得救后七年,1932年,我所在地的烟台,兴起了召会;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在烟台讲道。在这七年 里,我从未间断对主的追求和读主的话。可以说,得救这七年来,我一面上班,一面在家研读圣经。所以当召会一兴起,我就能讲道。甚至一周最少讲五篇,越讲人 越多。到了第二年春天,聚会人数将近一百,需要越来越大。这时,主耶稣又来了;这一次祂不松手。祂说,“我什么都为你预备好了,这里有一个召会,工作都在 这里。”我实在无话可说。

1933年八月,我几乎挣扎了三周,里面还是放不下、摆不平。这时,我又向主讲理由。我说,“主阿,召会中圣徒的经济状况都很艰难,一般大概每月只能赚 二十元。弟兄姊妹差不多有一百人,赚钱第一多的是我弟弟,第二就是我。聚会中所用的许多东西,都需要我们兄弟奉献,并且我还要供给有需用的圣徒。主阿,若 是我作事,就还能帮助人;若是我不作事,还得别人供给我。”

与主挣扎三周后,我简直无法往前,所以在8月21日晚上祷告聚会后,我向两位领头的弟兄说明我的情况,并请他们为我祷告。当晚十一点之后,我到主面前, 在书房里跪在祂面前。主立刻责备我:“你存着不信的恶心,将活神离弃了。”(来三12)我心里说,“我有妻子和三个孩子要照顾。”主回答说,“你们的天父 原知道你们需要这一切。…这一切就都要加给你们了。”(太六32~33)当时我清楚我必须全时间事奉主。使我犹疑不前的惟一因素,就是缺少信心。我深深觉 得主在那里;祂的同在那样真实,我无法否认。但我一直无法祷告。然后祂警告我说,“你若愿意接受我的话,就接受;否则,我在你身上到此为止。”主说了这话 以后,我立刻觉得主离开了。我无法再祷告,甚至“阿们”也说不出来。泪水充满眼睛。最后我说,“好罢,明天我去辞职。”我一面虽然喜乐,一面却仍郁郁寡 欢。次日早晨两位带头的弟兄来告诉我,他们祷告后,觉得这是出于主,我该离开职业,全时间事奉主。

我岳父母也出来说话了;他们一直是很看重我的,他们说,“你的工作是千万人都巴不得要作的,你却不作,怎么可以?况且你白天上班,晚上照样可以讲道,服 事召会,这不是两全其美吗?”他们这样说,好像颇有道理;但我里面却很清楚,是主要我放下,我若不这样跟从主,我就完了。所以信耶稣虽是福乐,有时却也不 是尽如人意。至终,我投降了,主耶稣得胜。第二天,我便辞去了工作。

那天早晨,未到公司之前,我先到邮局,因为邮局通知我,有一封我的信。那是从吉林长春的长老会寄来的,要我到他们那里,有一段时间的特会。我便定规辞职 不干,要去传耶稣。到了公司,他们当然不准我辞职,我便说要到东北布道三周,等我回来再交代。去了东北,便兴起了第一个召会;长老、传道、执事,有二十多 人,都在河里受浸,建立了一处召会。正在喜乐之间,我的公司来了一封信说,他们决议不让我走,到了年底不只给我加薪,还要提拔我,给我升级。这时引诱又来 了,还有两三个月,就可以领年终奖金,我里面又起了骚动,想年底再辞好了。我里面这样定意,想主耶稣应该能容让我两三个月罢。

弟兄写信加强 为主权益投降
回家后,弟弟告诉我有一封我的信。我来不及进到房间,就在院子里看了信,是倪柝声弟兄寄来的。其实不 是一封信,而是短短几句话:“常受弟兄,关乎你的前途,我觉得你应该全时间事奉主。你感觉如何?愿主引导你。”我实在是又喜又忧。喜的是,我看他写信的日 期,正是在我那三周挣扎的时候,我不能不信这是主作的;因为我们两人至少八、九个月没有通信。那时他正在国外,却在我正挣扎时来了这封信,这叫我怎么不 喜。忧的是,这样离开职业,不是平白损失几个月的奖金吗?然而,我无法述说,接到他那纸简短的便条,使我得着何等有力的印证。那小小的便条一笔勾销了总经 理的来信。我的心里在跳跃。我对自己说,“这事解决了。即使有人要把全世界给我,我也不要。明天我要到办公室去告诉总经理,我无法接受他的好意。”次日我 就那样作。然后我觉得必须去上海见倪弟兄,问他为何在8月17日那个时候写那张便条给我。

倪弟兄告诉我,他从欧洲回中国的时候,船在地中海上航行。一天他在船舱里,有负担为主在中国的工作祷告,他觉得该写一张便条给我,告诉我该全时间事奉 主。他告诉我这事,我就全然确信他是一个完全活在主面前的人。否则,我在数千里外与主挣扎,他在地中海上,怎会在神对付我的时刻,接受负担就着这事写信给 我?这更使我相信,他是一个属神的人。

拣选福乐人生 顺服显大基督
信耶稣虽然有福乐,却也有挣扎的时候。这怎么办呢?六十几年来,我学了一个秘诀,就是“投降”于祂。 主耶稣是不让步的,祂要什么,就是什么;我们给祂,就给祂,不给祂,祂是任凭我们的。然而,给了祂,我们便有福乐;不给祂,悲伤、痛苦、懊悔是会随之而来 的。所以,福乐人生就是基督人生;而基督人生就是基督。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们身体上照常显大,因为在我们,活着就是基督(腓一20~21上)。 这就是福乐人生,一个“投降”、“顺服”的人生。

我们愿意拣选主,花时间学习事奉祂,乃是超级的拣选、绝佳的拣选。我们很庆幸,我们是一班有神的人,并且是有看见的人。我们都看见自己是珍珠、宝石,而 不是一堆泥土砂石,不是一堆木草禾,更不是一堆鸡鸭鱼肉;我们乃是一座宝石、珍珠构成的建筑。我们的人生是绝佳的,我们人生的意义是绝佳的,我们人生的 目的也是绝佳的。这目的不是别的,而是神人的调和。至终,我们人生所达到的更是绝佳的。神要和我们这些泥土人,调在一起,把我们全都变质,变化成宝石、珍 珠。我们今天都在这里变,都在这里长,都在这里同被建造。这就是召会,是今天的珠宝,将来的新耶路撒冷。(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