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柴玲的見證

<< Testimony

我叫柴玲,2010年4月4日,在紀念主耶穌復活的日子裡,我在波士頓受洗成為上帝的兒女,主耶穌的門徒。我親愛的丈夫和孩子們以及眾多的主內弟兄姐妹一起見證了這一時刻。當牧師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為我施洗時,主的愛、神的靈立刻充滿了我,從未有過的耆樂和釋放從我內心湧流。我輕輕地對主說:主啊,我感謝你救我脫離罪惡,脫離苦毒和捆綁而成為一個新造的人,我願望一生一世跟隨你、事奉你、榮耀你!

孤獨徬徨的童年

1966年,在中國史無前例的文革爆發前夕,我出生在山東省沿海的一個小漁村裡,我的父母是一對年輕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軍醫。儘管文革時整個中國到處是混亂和恐怖,成千上萬無辜的人被折磨和摧殘,我的家庭在部隊裡基本上躲過了這場風暴。我對童年的記憶就是孤獨。父母親經常被排到窮苦的農村或地震或其他災區去搶救那些比我們更不幸的人們,象標語裡說的那樣:“救死扶傷,治病救人,實行革命的人道主義。”小時候生病難過最需要父母在身邊的時候,他們經常派遣在外不能在身邊照顧我們。

雖然小孩子的我不全瞭解父母工作的重要性,但童年的經歷使我對他們的獻身工作的精神很尊敬,父母的身體力行也使毛主席語錄裡的教誨在我的幼小心靈裡紮根:熱愛祖國,熱愛人民,隨時準備為了一個共產主義的遠大理想去犧牲個人的利益甚至包括犧牲個人的生命。那個時候跟很多同齡人一樣,我從來沒有想到要懷疑偉大領袖對遠大理想的定義和說法,也沒有真正體會到犧牲的全部含義。

雖然現在瞭解到,想做好事的原因和動機是上帝與我們同在的表現,但那個時候我們並不認識上帝。那個時候我們是不允許認識上帝的。記得小時候提及“上帝”的書都被列為禁書,按列寧的話:“宗教是統治者用來麻醉人民的鴉片”,是資本主義麻醉人民的邪惡工具,“上帝”是一個不可公開傳頌的字眼。結果是,一個沒有上帝的社會裡,很少有愛。在我長大走出的軍隊營房時,我才瞭解到這個社會上到處都有仇恨,懷疑和恐怖,沒有想到成人的社會裡比幼時更孤獨。

毛主席去世後,文化大革命終於結束了,新領導人鼓勵教育和改革。在短暫的一段時期內,我們國家充滿了希望和活力。那個時候,我們家對教育的重視以及孤獨的童年使我成為了一個好學生。晝夜不息的學習和努力使我成了個典型的永遠沒有安全感總在不斷超越的好學生。17歲的時候,我跳級進入中國最好的大學北京大學學習,成為中國極少數的全國三好學生中的一員,實現了父母和祖先趕考進京,的夢想。

在北大初遇耶穌

在北大,我第一次從一個研究生那裡知道一些關於主耶穌的事情,這個研究生曾經騎自行車沿著中國著名的黃河旅行。他的陳述肅靜而又審慎,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在旅行中的一個傍晚,他走進了一個貧窮的村莊,那裡窮得很多年沒有女人願意嫁過去;甚至連鳥兒飛過時都不願意在那停留。一些村民請求他幫忙。那是個周日的晚上,他們聚集在一間由稻草和泥塊堆砌而成的棚屋裡,在昏暗的油燈下,他們傳遞著一個包在黑雨布裡的東西,為了防水和被弄壞。他一層層的打開雨布,最終看到一本聖經。書頁已經發黃了,邊上有許多褶皺。這是一個傳教士留下的唯一一本聖經,而這名教士在1949年被逐出中國了。這些年來,歷經多運動,村民們一直冒著生命危險保存著這本聖經。他們有一個問題,村民當中沒一個人識字。所以每次聚會做禮拜時,他們互相傳遞著聖經,用手的觸摸與上帝的精神進行溝通。最終,這個識字的大學生出現了。他們很激動,因為他們認為他們的禱告得到了回應。他們懇求他為他們讀上一些。他同意了。當天晚上,他站在臺上,讀啊讀啊讀啊讀。那些村民們站著望著他,如饑似渴地聽著從他嘴裡讀出的每一句話;他們一動不動地聽著,直到窗外破曉。村民們得回田裡幹活了,他們不情願地離開了。

為了感謝我的朋友向他們傳達上帝的話語,村民們給了他一大袋紅薯帶回家——這是他們唯一能在村子裡找到的禮物。我朋友的旅行漫長而艱難,他必須扔掉許多東西,但是那袋紅薯他一直保留到最後。

我那時還是一個在校園裡幹勁十足試圖同時幹很多事的年經女大學生,但這個故事讓我停了下來。我被他所看到的感動了,吸引那些村民的精神也強烈地吸引了我。因為我們從小到大一直被要求要熱愛共產黨領導人和毛主席,我看到人們做的一切都是出於害怕或無奈,從來沒有看到人們公開表現出的這樣一種真誠強烈的忠誠和信仰。同時由於另外一些我時至今日都不能理解的原因,我的生活已經改變並且慢慢失去控制。

天安門事件

我最終參加了1989年天安門事件,希望有一個更民主,更自由,更美好的中國。在1989年春天的那50天裡,我看到了希望和愛帶給人的力量,在一個炎熱的夏日,一個貧窮羞澀的男人硬塞進我手裡五元錢讓我買些水給我的學生們喝,這是愛的表達。我們每個人心裡都感到了微笑和愛。這種微笑和愛傳進了更多人的心裡,從仇恨和厭惡中喚醒了更多周圍的人,接著是整座城市,整個國家,整個世界都被愛和希望的力量,以及堅信的光榮夢想所觸動。擺脫仇恨,擺脫暴力,擺脫孤立,擺脫恐懼。那個時刻,我們知道了真理。我們愛人民,人們也同樣會愛我們。我們愛祖國,那麼祖國和其他許多國家也會愛我們。甚至北京的小偷們也發起了罷工,以停止盜竊來支持我們的運動。天安門事件在那個沒有輿論自由的社會當中不斷擴大,最終成為全球性事件。這次事件觸動了其他文化環境和其他大洲的很多人。這次事件以難以想像的程度改變了我們每個人的生活。

那麼執政者怎麼樣呢?他們能夠理解嗎?他們會允許學生和人民自由嗎?現在我們知道他們沒有。最後的時刻來臨了,當坦克和軍隊蜂擁而來的時候,我與最後的5000名學生從廣場撤離。我看到了屠殺後的長安街,過空氣都迷謾著仇恨。這就是執政者給我們的回答:當我們付出愛和和平的時候,他們卻給了我們死亡和屠殺。起初我們沒人能夠相信。我怎麼能夠相信人民解放軍會殺死自己的人民?我就是軍人的後代。對我來說,他們是叔叔和阿姨,是兄弟和姐姐。我們愛他們,他們也應該愛我們呀。

我抬頭望向天空,問道:“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們想進行對話,而他們卻要殺死我們?”
儘管我們哭,我們不相信,但死亡還是一步步的朝我們走來了。那50天裡,我不得不克服許多新的情感和考驗,從生活簡單的研究生到群眾運動的領導者;從一個無憂無慮熱愛跳舞的年輕人到處於現在可能導致將來牢獄之災的立場;從夢想到美國學習然後開心快樂的生活到現在也許只求能保命。而現在,面臨的是死亡。

從小孤獨地在醫院周圍長大的我總是很害怕死亡。我做噩夢,夢到自己掉進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裡,每次我都在尖叫中醒來。但是這次不僅僅是夢了,這次是真真切切的,我不確定該如何克服死亡。許多想法湧上心頭。如果我不在了,幾千里之外的我的家人會變成什麼樣,他們該怎麼活下去?我是他們的希望和驕傲。我們夢想過的那種滿足的兒孫陪伴的生活又怎麼辦….如此多的問題,如此短的時間。就這個樣子了!就這麼一晚了?

作為一名學生,我可以只考慮自己的想法。但是作為一個學生領袖,我必須為同學們著想。他們的表情表明他們的感受跟我一樣:悲傷,低落,氣憤,懷疑,和無助。我能用什麼樣的語言來安慰他們呢?

在天安門廣場最後一刻,我給他們講了一個一群螞蟻住在山上的故事:

一天山上著火了,螞蟻們必須轉移到山腳下才能存活。他們聚成球狀,穿過火海,外面的螞蟻都燒死了,但是螞蟻種族卻存活下來了。因此今晚,我們就是祖國前線的螞蟻。我們的死亡可以換來一個自由的民族。歡笑鼓舞重新回到我們學生們的臉上,在最後時刻,我們找到了自己的目標。這個共同的目標給了我們勇氣去面對死亡帶來的難以忍受的黑暗和未知。我站在那兒,強烈的感覺到我們準備把最寶貴的生命奉獻給人民,我們對人民和祖國的愛是多麼強烈啊。看著那些沒有感情冰冷黑暗的坦克,我想要是那些下令進行屠殺的領導人能夠感受到那無價的愛就好了!…感謝主,奇跡般地,我活了下來。我們帶領著最後5000名學生中的許多人走出了廣場。我相信這是上帝的作為。

在大搜捕的日子裡,我每天面對著被捕的危險,我也得到了許多有良知的人的幫助。我在中國躲過了十個多月的搜捕,最後,是一群佛教徒冒生命危險救了我。我獨自一個人在一隻船裡的木箱內忍受了4天5夜的完全的黑暗,而這旅程本來只需8小時,

終於在1990年復活節的前夕月我成功逃抵香港,再到巴黎,最後抵達美國。

生命的破碎

移民的生活並不容易;而像我這樣不太會說英語,心中仍想著解放一個她不能夠回去的國家的難民來說,生活就更加困難。

來美國不久,我的婚姻破碎,我們這對北大校友;經過“血與火”走出來的“患難”夫妻在獲得自由後卻分手了。兒時的恐懼孤獨再一次包圍著我。更致命的是我的母親和祖母相繼去世了,我的母親25歲生了我,而當我25歲時她離開了我……家破人亡,我生命中最愛的三個人在短短的幾個月內一個個離開了我,而我喜歡的那份工作不願意因為我而破壞中國區的生意,接著是一些惡意中傷和攻擊,每一次黑暗時刻的來臨都比前一次更猛烈。這就是我為民主付出的代價。這一切對於我太沉重了,打擊象海浪般排山倒海湧來,使我窒息。

我害怕黑夜的來臨,漫漫長夜中我常不知所措,而神沒有忘記我,當地華人教會的弟兄姐妹常為我禱告,安慰我,幫助我,我的第一部汽車也是當地華人教會的信徒送給我的。儘管我當時還無法接受耶穌作生命的主,但卻透過教會感到愛和接納。

感謝主,這十幾年來沒有放棄我,丟下我,主幫助我拿到普林斯頓大學的國際關係碩士學位和哈佛大學商學碩士學位,使我能勝任政府和非政府組織以及美國公司的工作,神也奇妙地把一個愛主的美國弟兄帶到我的身邊,在十年間,我們彼此相愛,我們有了三個可愛的孩子;我們也把家庭擴大到了中國,捐款幫助那裡的孤兒;除了家庭我也創了一個軟體公司,感謝主,我們現在已有280個雇員,公司正在穩步健康地發展。這些都是神的恩典!

去年春天,正值天安門事件20周年紀念,當年天安門事件中的同伴方正來找我,這讓我吃了一驚。在那段時間裡,我跟他並沒有個人交情。我後來瞭解到在7月4日我們離開天安門廣場的時候,我在前面引導隊伍前進,而他是走在最後面的。後面的坦克高速駛來,方正立刻把旁邊的年輕女子推到安全處,而他自己卻耽誤了可以保護自己的寶貴幾秒而被坦克壓到了雙腿。其他的一些人被完全壓過去了。

因此20年後,我是見到了坐在輪椅裡的他。聽著天安門事件後他的故事,我想如果坦克不是從後面而是從前面駛來,我的生活也可能像他那樣。他說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的人從中國的經濟發展中受益,也便淡忘了當年的犧牲。天安門事件的受害者被遺忘了,他們每天都在貧穿和病病中掙扎。

我覺得我應盡我所能,在這段延長的黑暗當中給予他們幫助和支持。於是我承諾未來五年捐一大筆款以幫助他們。

因為我這個承諾,接下來的夏天成為我生命當中的另一個黑暗期。這次,中國政府代理要求我的家庭成員直接傳達給我一個消息,那就是我捐款不會給我以及我的家庭帶來任何好處。儘管生活在美國這片自由的土地上,我仍然感受到烏雲壓迫在我頭上。這片烏雲時刻籠罩著我。在表面上看,我過著完美的美國式生活:可愛的孩子和丈夫,家庭,公司,私立學校,假期,但是我感覺到自己被監視和跟蹤,我的電話被監聽,我們的電腦被侵入,以及導致一些持不同政見者神秘的車禍事件。那麼他們有沒有做過其他事情?他們下一步要做什麼?在這片自由的土地和勇敢者的家園上,我並不覺得安全或自由。

為了天安門運動痛失了許多親人之後,我對新家庭的愛已超過了一切。我對年少無知的孩子以及親愛的丈夫負有責任。我的丈夫是典型的美國人,對於另一個黑暗政體的殘酷和結果並不知曉,他最愛的消遣方式是看紅襪隊,愛國者隊以及其他一些他可以抽空看的體育比賽。但是,我是一個辛存者,我有著良心和道義上的責任。我陷入了兩難……

方正被安上假肢後,他與他太太第一次跳舞,為了慶祝他重新站立起來,我要坐飛機去華盛頓。在飛機上,撒旦開始攻擊我……半昏迷狀態的我醒來感到窒息和眩暈,一種將死和失去控制的感覺。這種黑暗勢力的攻擊,是我在天安門廣場也未曾體驗過的。但是這次,我陷在了過去和將來之間,我失去了所有的目標和意識,我丟掉了所有力量。我呼求主耶穌的幫助,攻擊才慢慢退去。

這個經歷使我終於看清了自己的本相,我意識到,面對一個強權國家自己是多麼的渺小。我,一個卑微的個人,如何同擁有大量資源和社會網路的國家相抗衡?我怎麼可以參加一個註定要輸的戰鬥,而在戰鬥的過程中,以犧牲我最愛的人為代價?

直面耶穌

在過去的歲月中,許多人已經在傳播關於耶穌的信仰。在南卡萊羅納州開辦宗教學院的好朋友傑瑞•亨特(Jariy Hunter)以及科德角(CapeCod)衛理公會教派牧師都向我介紹耶穌。

那天晚上,我遇到一位叫小約翰雷吉(Reggie Little John)的新朋友。她是虔誠的基督徒,並且相信自己領受了上帝的使命來關注中國強制墮胎的野蠻事實。她說她直到自己熬過一場危及生命的疾病之後才真正知道上帝,她還告訴我自那場病後從她從一個訴訟律師改行做人權人士和電影製片人,而現在她把自己的時間用來為服事上帝。

我問她有沒有看見過上帝?她說她自己沒有,“聖經說:沒有人見過上帝,惟有上帝懷裡的獨生子將他表明出來。”她送給我一本書,叫《天上的人》。這本書講述了一個中國年輕農民因為神奇跡般地救活了他病危的父親而歸向耶穌的故事。後來他成了一個牧師。並且因為把福音書帶到中國而多次被送入監獄。一次,他們打斷了他的腿,但是在上帝的幫助下,他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出了監獄,而他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腿已經被上帝治癒了。在這本書的最後,他問道,“那麼你準備好跟隨耶穌嗎?”

我合上那本書,拿起電話,“雷吉,如果你認為每個讀完此書的人都會成為基督徒,那麼你肯定是瘋了。”我只是在半開玩笑。對我來說,信仰耶穌就等於是回到那些迫害。我花了20年的時間才剛剛讓自己從那裡擺脫出來。

同時,雷吉給我了一部關於約翰福音書的電影,每次看著電影,聽著耶穌的話,我都感覺到自己燃燒的心中有一種難以解釋的平靜和安寧。幾個星期之後,事情一環扣著一環,戲劇化的事件也出現了。雷吉和我參加了美國國會人權委員會對於中國強制墮胎的做法的審判。我覺得,直到聽了吳健的故事,我才真正瞭解中國。

吳健在拿到准生證以前就懷孕了,她要隱藏她懷孕的事實希望能保住她的孩子。計劃生育部門的官員們毆打折磨她的爸爸,強迫她在父親和孩子兩條生命之間做出選擇。她父親沒有洩露一點消息,但是計劃生育部門的官員們還是想法找到了她藏身的地方。她被拖到一個醫院強制墮胎。兩針打下去,孩子不動了,但是卻奇跡般地留在了她體內。那個時刻,年輕無助的媽媽吳健對她的孩子感到很驕傲,並且鼓勵孩子說:“寶寶真強壯,也許寶寶能逃過墮胎針活下來。”但是第三天,吳健還沒明白怎麼一回事,她就被拖進了手術室,剪刀插進了她的身體,把她的孩子剪成了碎片。在她無助的眼淚和哭喊聲中,她能聽到的只有剪刀的哢嚓聲。最後,醫生拽出一隻嬰孩的腳,五個飽滿的小腳趾就像玉米粒似的。這個場面深深地烙在吳健的心裡。孩子死了,吳健生命的一部分也離開了。她講到這裡,這個調查庭只有我們和吳健的流淚和哭泣聲。在痛苦和悲傷中,我們的心碎了,因為吳健和她無助的孩子,為了中國每個媽媽和她們未能出生的孩子。這個時刻讓我回想起1989年6月4日那晚的屠殺中我們經歷的所有無助和痛苦。那是個那麼野蠻的夜晚,但我們沒有力量去阻止,世界的其他人也不能。

吳健的故事只是2005年發生在中國僅一個村落裡10000件案例中的一件。在過去的三十年中,中國大約有4億的生命因為墮胎被野蠻地剝奪;很多是以這種殘酷非人道的手術方式進行的,不但結束了嬰兒的生命,也使絕望的母親的心靈遭受了嚴重的創傷。在強制墮胎之後,吳健一直掙扎在生死邊緣。她是在信仰基督後才活下來的。其他人就沒有這麼幸運了。在中國,每天有500名婦女自殺。很少有新聞報導過她們過早的死亡。

恐懼之下,我意識到了正在發生的事情。儘管已經過去20年了,沒有人能夠忘記1989年的天安門大屠殺。但是我們中沒有多少人能意識到計劃生育政策要比光天化日下發生的天安門屠殺殘忍上百倍,而且每一天這種殘忍都在重複。吳健哭著說,“誰能幫助她們?誰能拯救她們?在中國,計劃生育政策和強制墮胎政策已經殺死了幾百萬的無辜生命。怎樣才能制止這種非人道的犯罪?何時才能制止這種非人道的犯罪?”

耶穌慈聲的呼喚

吳健的哭聲使我受到了極大的震動。如果有誰可以阻止這種野蠻,那必定是上帝,也只有上帝。因為我曾經努力過,上帝知道我曾經是多麼的努力,但我們沒有成功。再一次,我發現自己在上帝的國門前徘徊,想去相信卻有許多問題。首先的問題是:“佛教怎麼辦呢?我的基督教信仰是否就是對那些曾經救我生命的佛教徒的背叛?“

我親愛的丈夫回答說,“不是的,神愛每一個人。”

“如果我請上帝來拯救我,成為我生命中的主人,我的生活會失去控制嗎?我會成為歸回耶路撒冷運動中的一員嗎?對於中東我一無所知,而且我也不知道我的孩子們會不會喜歡他們的食物。”

“上帝會讓我們做他已經為我們安排好的事情,一項他專門為我們每個人設計好的任務。”雷吉在我到達終點前的幾步裡幫了我。

“那麼上帝給我的計畫是什麼呢?”我問,這個問題在過去20年一直糾纏我,到現在我已經是一片混亂。
“我相信主肯定會用自已的方式使用你。因為你在中國長大,受過極好的教育,也受過許多的苦難,嫁了一個美國丈夫,創辦了自己的事業,這麼多特別的經歷使你更蒙主使用…”

她說話的時候,我心裡漸漸變得清晰,心裡充滿了溫暖的憧憬,我脫口而出:“如果我可以把主耶穌的愛帶到中國,那麼許多的悲劇就可哥以避免,那麼中國會成為多麼美好的地方啊…”

“就是那樣,把它寫下來。”雷吉打斷我,“把主耶穌的愛帶到中國——這就是上帝給你的計畫。”

“哇,這是項宏偉的工作。我該從哪著手呢?”因為我記起了當年對天安門事件的信仰以及隨之而來的痛苦和犧牲,“我還要再一次的經受失去所愛之人的悲痛嗎?”

“上帝會安排給我們可以勝任的工作。像寇里泰納布(CoreyTenneboom),她為了保護猶太人而失去了很多她愛的人,然後當她意識到自己不能繼續做這種拯救工作了,上帝便安排給她一項同等重要的工作。”

“那麼我的孩子們會怎樣?”我幾乎感覺到上帝正通過雷吉同我交談。“上帝是非常仁慈的,他會溫柔地指引那些有孩子的人。比如,耶穌基督直到他年幼的弟妹們長大成人才開始傳教。”
“那麼那些迫害呢?我還要重新經歷那些痛苦嗎?”

這時候,雷吉的回答變的柔軟而溫和,“柴玲,鑒於你曾經的經歷,你所忍受的痛苦,上帝會知道你是很認真地信仰他的,以及你準備好為他做些什麼,上帝會珍惜你對他的信仰…”

邀請基督進入我的心靈

那是個週五下午,與雷吉通過電話後,坐在辦公室裡的我正感到耶穌用他十字架上的大愛環抱著我。他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自已不曉得…

我覺得主的寶血洗去了我心中的傷害和苦痛,讓我看到逼迫人的和被逼迫的都需要基督的愛和赦免。在這一刻我淚流滿面。我走到辦公室的角落,跪下,然後祈禱,“親愛的天父,親愛的主耶穌基督,我相信你十字架的寶血為我而流,我相信你死裡復活給人類盼望,我現在請你進入我心中做我的救贖主和我唯一的神。請你赦免我所有的罪過,無論是已知的還是未知的,請到我的心裡,給我新生命,引導我的生活。”

這是12月4號星期五,我感到很害羞,晚飯後過了幾個小時才告訴丈夫下午發生的事情。他很開心,為了我,也為了我們家。他是個虔誠的基督徒,從十二年前我們開始約會起,便時不時地帶我去教堂,他的愛耐心而完整。現在他很開心。我們度過了一個美好的週末,看了《萬王之王》和其他更多的一些電影。這是長期以來第一個我感到完全平靜的週末。最終上帝成了我的主人!

與戰友們在基督裡重聚

直到某個週一,我才把這個消息簡要地告訴了另外一個天安門事件的朋友周封鎖,在20周年紀念的時候,他曾經和我在華盛頓一個古老的長老會教堂裡參加了一個很長的禱告會,並且把我的靈魂奉獻給上帝等待他的教導和呼召。5個月之後,我成了一名基督徒,他很開心。他有個特別的故事,我願意在這跟大家分享。他當時與我們都在天安門,像我一樣也是在21名通緝犯中。不幸地是,他被自己的家庭出賣,在監獄裡呆了幾年。十年前,他來到美國時同樣很憔悴。他的心裡滿是復仇和挫敗感。就在那時,他皈依了基督教,在上帝的面前放下包袱,重新找回了平靜和力量。是他把方正帶出了中國,並且把他對基督的見證介紹給他,使方正最終決志信主。由此開始的一連串事件改變了我的生活。

付希秋(Bob Fu),一位援助中國家庭教會運動的朋友聽到了這個消息後,給我發來了封熱情洋溢的短訊。

還有當時天安門運動中的副總指揮張伯笠,他曾在中國躲避兩年的追捕,過著地下生活,他在逃亡的旅途中找到了耶穌,現在在美國做牧師的他給了我許多的幫助,每次通電話都用主的話鼓勵我堅固我,並為我祈禱。

另一位朋友熊焱也是天安門事件中的學生領袖,在監獄裡過了幾年,現在他作為牧師在美國軍隊裡扮演卓別林的角色,從伊拉克回來後也給我發來了愉快的短信。

短短的幾天內,我長久失去聯繫的朋友們因為我信仰基督教而與我重聚。這次,我們的連結和信任因為共同的信仰而加強了。

最後是引導我衝破終點線的親愛的姐妹雷吉。當我告訴她的時候,她開心地尖叫了起來。平靜下來之後,她給了我更多書和CD,讓我繼續瞭解耶穌。在她西部的家裡,她建議我去公園街教堂找一位導師指導我學習聖經。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今天會在這裡;我們遇見了公園街優秀的高級牧師戈登(Gordon),我們的新朋友鐘約翰(the Rev. John Chung),以及我祈禱希望找到的聖經思想導師,就是站在我旁邊的可愛的泰咪(Tammy)。

儘管到現在為止只過了四個月,但是我無法全部列舉出上帝讓我們做出的以及通過我們所做的驚人的改變。

首先,主幫助我們在中國找到了被販賣的孩子,實現了奇跡般的重聚。這個小女孩在7歲的時候失蹤,25年後與她的家人重聚。

我父親患上了白血病。通過聖誕前夜的禱告,神的醫治和安慰臨到我們,我們瞭解到上帝已經確保父親所得的白血病是危害最小的那種,在藥物的幫助下有痊癒的機會。

主也開始改善我長期以來忽視的健康,我甚至減掉了頑固的嬰兒肥。而且神也把我的孩子們召喚到他身邊,孩子們是和我一起受洗的,現在一想到主耶穌會守護著他們,把最好的東西帶到他們生命裡,我就覺得很快樂!這也是父母能夠給孩子們的最好的禮物。

感謝神,讚美主!我們的家庭成從沒有象這樣與主耶穌更近而像現在這樣更親密,快樂,熱愛過,我們的婚姻在主裡更加美滿幸福。

有趣的是,我們的事業也在改變。在我們事業前進的時候,我們更有目標感和更強烈的使命感了。我們的一本關於旅遊的長篇即將完成,我相信只有上帝才能使這項工作這麼快的完成。而且我現在融入了有信仰的人組成的新社區,比如其中的泰咪(Tammy)就是一個很棒的神學家兼導師。她很大方地抽時間在週末教我學習聖經,教我完成新基督徒要做四個基本步驟。在我的一生中,我一直在一個人掙扎和抵抗,我從來沒有現在這樣感覺受到徹底的歡迎,教導和接納。

聖經說:“所以你們不再做外人和客旅,乃是與聖徒同國,是神家裡的人了。”我終於回到家了。回家真好!

上帝和中國

當我研究中國的時候,我的整個人生終於有了意義。天安門屠殺暴露了共產黨政權的真相。在過去的20年中,中國已佳完全失掉了對共產主義的信仰,取而代之上帝賦予了新的信仰:當今,無數信仰饑渴的人來擁抱耶穌。聖靈的風將耶穌的大愛和他的福音帶到了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就像當年耶和華從埃及那裡將以色列拯救出來一樣,上帝現在也正將中國從共產主義的禁錮中解救出來。

儘管中國曾經對主耶穌和他的信徒做過很多邪惡的事情,比如在19世紀初期殺害傳教士和中國基督徒,但我堅信上帝是如此仁愛善良,從來都沒有放棄過中國。雖然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們並不知道上帝,但是上帝在我們生活中無處不在:在我不知道如何做好完美的禱告時,上帝回應了我的祈禱,使我成為一個優秀的學生來逃離那個小漁村;剛逃離天安門事件的時候,我們得到一本聖經,但是當時愚蠢的我們卻說“聖經難道能幫助我們藏身嗎?”在任何艱難和考驗中,上帝並沒有阻止壞事的發生,但確保在艱難的旅程中有一位天使在守護著我。我們當初開始民主運動的時候,高喊著人人生來平等。現在我知道我可以自信地說,因為上帝按著自己的樣子創造了我們,所以只有神才有公義和平。

上帝之愛是如此的廣闊。現在,我真切地理解了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時為我們付出的愛,就像當年我們在最後的時刻—-1989年6月3日晚上我們準備好奉獻出自己最寶貴的生命和愛給中國,不同的是那時我們是為了我們所愛的國家和民族,而耶穌在十字架上奉獻出了自己,他為的是全人類的罪人能得自由和永生!

因此我們能夠能與主耶穌聯合,主在我們裡面,我們在主裡面,我們不僅未來在天堂中獲得永恆的生命,而不是孤獨地面對永遠的黑暗的同時,在地上存活的時面裡也有主每天引導前行!

上帝的寬恕是如此徹底,即使那個同他一起被釘死的兩個罪犯之一,當他對他的罪行懺悔的時候,耶穌承諾會把他帶進天堂。要是中國領導人能夠聽到這樣的福音多好呵,不管他們曾經做過什麼,只要他們能夠懺悔,他們也同樣可以得到我們所擁有的神的愛和寬恕。他們將得到多麼大的一件禮物啊?這樣他們自己和中國最終都會得到自由!

主耶穌的力量是如此偉大,他的勝利是如此的肯定。那就是主復活的意義——那是我不能理解的部分,就像我不能理解上帝分開紅海解放以色列的做法。因此在所有的考驗和困難中,主耶穌的得勝不是“如果”的問題而是他決定“何時”以及“怎樣”去完成宏偉的計畫。因我相信主耶穌就是勝利。

感謝讚美上帝,我相信我中國的兄弟姐妹可以自由無懼的信仰耶穌的那天就要來了。而中國人民和美國人民一樣最終將在基督裡得到真正的自由!

感謝你們在這個特殊的日子同我分享我的見證。

柴玲(1966年4月15日-),中國山東省日照市人。1987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心理系,入北京師範大學兒童心理研究所攻讀碩士學位。六四事件期間,她是絕食發起者之一,並擔任天安門廣場絕食團、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總指揮。六四事件後,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通緝。於1990年4月經香港離開中國大陸,十個月後抵達法國巴黎。後與美國人羅拔·馬丁(Robert Maginn)結婚。1993年獲普林斯頓大學國際關係與政治學碩士學位,隨後在波士頓Bain & Company任職,1996年入讀哈佛大學商學院,1998年取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同年與其丈夫共同創辦一家電腦公司Jenzabar, Inc,任總裁至今。2009年12月4日,她決志成為基督徒,並於 2010年4月4日正式接受洗禮。

<< Testimony

Advertisements

52 Responses

  1. “柴玲成为基督徒”这个新闻深深刺痛了我的心。我一直在心里呼求主名 :主啊你的心意到底是什么?你赦免了柴玲的罪, 你医治她, 但是20年前那些受她挑唆而流血, 付出年轻宝贵生命的那些孩子,20年来生活在痛苦中的那些孩子的家人, 主啊, 你又将怎样医治他们?
    在看过相关视频之后, 特别是柴玲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是说的那段话 “我不能告诉广场上的学生, 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流血, 要牺牲生命”, 她在我的心中就是一个罪人, 一个沾满鲜血的邪恶的人! 她要的是别人的牺牲和流血, 而她自己眼看形势不妙, 先逃之夭夭。这段历史通过网络都能找到相关视频。而且视频也能戳穿她的谎言“我與最後的5000名學生從廣場撤離。我看到了屠殺後的長安街,過空氣都迷謾著仇恨”, 这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场景, 在广场撤离之前, 她 自己早就跑了。在youtube的网站上, 输入64天安门, 大家就能看到我没有冤枉她。
    我相信她这20年来一定活在痛苦中,才44岁却苍老如64岁的脸上写满沧桑。 今天听到她成为基督徒之后,我还抱有一丝希望, 希望在她的见证中能看到她对那些受她挑索, 被她抛弃的 付出生命的 年轻人的忏悔, 但是看完她长长的这段见证 , 我的心很痛, 我只看到她强调这些年她个人的痛苦, 强调主耶稣如何医治她。 我很困惑,我困惑在柴玲的事情上,主的心意到底是什么?我为那些20年前失去孩子的天安门母亲迫切祷告, 求主医治她们的痛苦, 她们更需要主的爱和医治。求主怜悯她们。我不明白主的心意, 但是我愿意顺服, 主的爱长阔高深, 愿更多的人得着主的爱,阿门!

    • No matter what kind of opinions we may hold on her, and no matter how she wrote down her memory, 柴玲 has been baptized as a Christian.

      Let’s just simply praise the Lord for her salvation.

      May the Lord continue to save her life and soul to the uttermost.

    • 她說:
      感謝主,這十幾年來沒有放棄我;我們也把家庭擴大到了中國,捐款幫助那裡的孤兒。這些都是神的恩典!
      她相信中國人民最終將在基督裡得到真正的自由!

    • Anonymous, 不要让自己的内心充满苦毒,要让耶稣基督真正地住在你心里,让你的心充满爱,不要纠结于细节,你也是听说,不是吗?相信主的能力,爱的能力。柴玲回家了,她是幸福的。哈立路雅。

    • 细节怎么能不追究?不追究细节,如何知道自己真正的认罪?柴依然轻轻松松地把责任推给政府。好好看看丁妈妈的公开信吧: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621

    • 我是柴玲。您对我的了解不是真的。请看我的回忆:www.chailing.net.
      “我與最後的5000名學生從廣場撤離。我看到了屠殺後的長安街,過空氣都迷謾著仇恨”,我说的话是真的!
      是邓小平,李鹏下令开枪。不要把罪责推到学生身上!

  2. […] This post was mentioned on Twitter by . said: […]

  3. Praise the Lord !柴玲is saved
    we are all sinner sand short of God’s Glory. but, our Lord Jesus already dead on Cross for all our sins.s so, let’s welcome and forgive our new sister 柴玲 no matter what she did before. forgivness is basic character of Christian

  4. 如果柴玲是在利用神, 利用Christian的身份,来帮助她达到她想到的,真正的Christian应该怎样面对她?不能理解神为何容忍一个人用谎言来为神做见证。我认同楼上的见解:May the Lord continue to save her life and soul to the uttermost. 希望有一天她能成为一名真正基督徒, 而不是现在继续用谎言来修饰自己的。。。

  5. 见证中依然还全是仇恨,还是活在自己中,没有活在基督耶稣了。

  6. 似乎寫comment的人才是未放下仇恨的人。

  7. 如果20年前受她挑梳的年輕人已受害,也是中國大陸的共產黨極權統治在迫害他們,柴玲只是受害者之一,難道比人追殺還不逃跑嗎﹖人地已經唔開心左咁多年,你地有人性既都想到佢得醫治做神要佢做的事吧﹖

    你又知佢講大話,其實在批評人之前,請先檢討自己可為主獻上什麼。

    • 你连柴说了什么都没有看完整。她可以跑。但是,她不应该让别人留在那里,自己先跑了。
      去看看丁妈妈的公开信吧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621

  8. 這些就是自以為有義,而用自己的標準去審判人的結論。難道基督的犠牲不能去救贖柴玲的罪嗎?這未免太小看神了吧!

    • 基督救赎的前提是:自己真正的认罪。

  9. 柴玲是个骗子,学心理学的最知道怎么骗人。二十年前她的欺骗害死了很多人,但她却逃走了,逍遥法外。如果她真有良心就应该自己接受法律的惩罚。但她的所作所为很明显表达出,她丝毫没有受到良心的谴责。她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本只为让自己生活得好,她是一个用别人的生命成就自己的带着血债的骗子!

    • 你說話的口吻幹嗎就是這樣像是中共派來的?!

    • 笑死了。还“中共派来的”。
      别幼稚了,行吗?

  10. 中共政權甚至不容許宗教自由,坦克鎮壓並不是柴玲下令的。令人靈裡憂傷的是,為什麼這麼多得贖的基督徒可以使用這麼可怕的語言來指控自己的弟兄姊妹呢?願神光照我們,使我們看見自己的光景,我們就會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樣的罪人,同樣是罪人,又有什麼好指責別人。我不會說話,請求看到這裡的人為這世界上所有流血、流淚的罪人禱告,因為主耶穌是為了我們每個人上了十字架。

    • We are all sinners. We happened to be chosen and one day we called our almighty God and our Lord Abba father, and Lord Jesus. Then we become son of God. We should forgive other people’s sin. Because ours have been forgiven. We have no right to criticize God’s son.

    • 大帽子就不要扣了。如果柴没有正确认识自己的罪,而只是把责任推给政府,我很怀疑她的信仰。

  11. 主啊,你把她收回去吧,A-MEN!

    • 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神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神是愛,神掌權,阿們,神成為人,人成為神。

      zionyen

  12. Nothing can change 柴玲. She is still the same person who I knew in 1983.

  13. 過程不易—,結果難得—-;願中國更康樂富強!更壯大興盛!願在神的聖愛/至愛/大愛裏,一切過錯得遮掩得赦免!也願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願中國這塊神洲,至終成為更蒙主祝福之屬神的大地!

  14. God cares about politics? no preachings. anyone puts god on polictics will end in hell

  15. 我是一个基督徒。圣经里的十诫其中之一就是不能撒谎。柴玲女士受浸之后,继续以前的谎言,令我非常难过。因为她并没有真正地悔改自己的罪,而是披着基督徒的光环继续宣扬她的所谓理想。她破坏了基督徒的形象。尚未接受基督的人看到她,又怎能感受到神的大爱?

  16. 請被中共蒙騙的人, 拿出良心說話. 不要在受傷的人上再撒鹽. 這一切都看在神的眼中.
    神會為一切受怨的人伸怨, 包括柴玲. 願主安慰憐憫仍在中國未能得著福音的受難者, 家屬和其他百姓. 阿們!

  17. 柴玲,您好,我生活在现代的中国,我也知道中国的肮脏,我也渴望民主,但若是我我会用我的鲜血来灌溉我的理想,而不是用别人的鲜血。你将别人推到枪口,自己始终明哲保身,你应该觉得耻辱和羞愧。不过你已受到惩罚,因为你永远不会再回到生你养你的地方,你永远不会听到久违的乡音,只能在梦中一次又一次的梦见。不管将来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人民不会饶恕你!耶稣会饶恕你吗?你手上失去的年轻生命会饶恕你吗?不要为了自己内心的好过就用耶稣当盾牌,就像曾经用那些年轻的生命当盾牌一样!

    • Your word make sence.She brought shame on the Lord.

    • http://www.chailing.net. 您被误导了。我原谅您, 您不知道在说什麽。希望您被自己的缘故收回您的咀咒。柴玲

  18. 請問上面留言的人,如果你們自己在當下,就是站在柴玲那個位置,你們做的會比她更好嗎?

    chinese 只會教別人該如何做,期待別人成為英雄或是救世主;但卻從不期待自己,在當下就為別人的利益來爭取,每一個都是縮頭烏龜。甚至知道哪些是骯髒的,而為了自己的利益而願意屈就,有的還成為既得利益者的一份子,而轉眼不看那些還在被壓迫的人。

    人性本來就是軟弱,上面的基督徒若是連自己的軟弱都不能包容,就無法去接納別人的軟弱;同理,若是能接納自己的軟弱,就能接納別人的軟弱。

    • 若她信主了,自有上帝管教她。我不知道柴玲真的悔改了沒,如同你也真正悔改了嗎? 我不知道,只有上帝知道。柴玲依舊是罪人,如同你和我。柴玲肯定也有她的軟弱,如同你和我。

  19. 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中国民主不健全,是事实,是一回事,但也不能就推出柴玲说的就事实啊,现在有些人跟蓝绿竞选一样,为了反对而反对,柴玲一在扭曲事实还有市场,我只能说共产党宣传工作做得太差了,大陆电影都是烂片可想而知,将故事的能力太差了,不会鼓动人。哪像美国电影,让人看得热血沸腾,心向往之。
    最后说一句,四分五裂的中国还是最容易控制的,是你们所希望的,而不是我们要的。说句难听的,我们中国人最擅长的是什么,就是内耗啊,就像台湾那样充斥阴谋,相互抹黑,暴力枪击,府院上映全武行。感觉好像回到明朝的党争,死于内耗,最后留着猪尾辫子当奴才,奴婢,小人,贱妾。。。。。

  20. 感谢赞美主!"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做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马书5:7-8 。
    想到神的爱,我们没有一个人配得着,我们这些卑贱如蛆的罪人唯一能做的应该是感谢赞美神并彰显神的爱。求神帮助我们!

  21. I donot belive what she talked. 变态,狂热,歇斯底里,为达目地,不择手段。到了40多岁,还在标榜自由,解释自己,没有真正的反省自己!
    她给中国带来多么大的灾难,为什么要时时刻刻的抵毁自己的祖国…..
    无语!
    我不相信她信主!

    • 是你自己变态。。。

    • 請你不要自稱是基督徒,你這些年都不停止的追擊柴玲,已顯明你心中沒有神的愛!這些年你似瘋狗亂吠,為什麼呢?難道你真認為自己有資格來審判柴玲不成?放下吧!她是真信主或是假信的也好自有她的主在,先檢討自己的言行再去指正人吧!

  22. 為什麽有如此多同名的人Anonymous?既是主內的弟兄姊妹,為什麼還要用帕子遮蔽自己的臉來到主面前?我們都是蒙恩的罪人,同蒙主恩。當以歡樂的心,稱讚主得勝。弟兄姊妹,主如何接納我們,我們也該以此心接納主所接納的。在神家中當以公義、平安、並聖靈中的喜樂而行。願大家在主內平安。

  23. 當年天安門事件發生後,我們香港很多的基督徒也為這些學生禱告(心裡面都很難過和擔憂),想不到今天偶然在這裡看到柴玲的見證,才更清楚看見:我們的神果然聽了我們的禱告,我相信當年不單只香港的基督徒迫切的為那些學生們祈禱,全世界的信徒也一同有禱告吧!我們的主真是獨行奇事的神!是永遠可稱頌的!柴玲的見證很感動人,繼續努力,願主使用妳來引導更多內地的同胞去認識主耶穌!

    • 千万不要生活在象牙塔里面。柴的见证实际上很多人都不认可。她避重就轻,回避自己的责任,用华丽的教会词藻堆砌起来的文字。我不认为这是一篇好的见证。

  24. Hey! Quick question that’s totally off topic. Do you know how to make your site mobile friendly? My weblog looks weird when viewing from my iphone4. I’m trying to find a theme or plugin that might be able to correct this problem. If you have any suggestions, please share. With thanks!

  25. Whoever comment another Christian to go to hell, beware how Jesus put the comment on your last day. Really, who are you to against the other to believe in Jesus Christ? 當你去評別人的信仰時,你是否已坐在神審判的位置?網上言論就可以放肆嗎?神如何興一國和滅一國,你已掌握其奧秘的話,多傳福音啦,唔該。

  26. Theists are funny.

  27. 我也有同样的困惑。但是,我相信神的公义。什么样的谎言能瞒得过神呢?神一定有祂的用意,我们不了解。这位弟兄或姊妹,抛开这个心结,让我们回到神面前,由神去判定。

  28. 不知道,柴玲在写天安门事件的时候,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撒旦装饰过的话语没有一丝忏悔。希望有一天,真生命能真正的流入。

  29. 假道学!

    • 我要告诉你,你们失败不是因为共产党强大,而是因为你们的表现和你们的理念不够好,太肤浅,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得不到上帝的支持。如果有上帝的支持,共产党再强大,凭一个人的力量也能推翻共产党。希望你有一天能为你领导的运动后悔,牺牲了那么多人。而你们的运动对中国的意义根本没有你想的那么大,你曾经要带给中国的民主和共产党的独裁专制没有本质的不同。

  30. 嗯。。我今天才刚看到。。虽然我不知道上面的人为什么一直争论柴玲,但我觉得我们应该要原谅她之前做的过错,更何况她已经为上帝做出了贡献,我曾经还看过放下比她还重罪行的人呢?身为基督徒我们应当不憎恨与惦记别人之前放过的罪行,好吗?还有你们一直这样争辩。。非基督徒是怎样想的呢?拜托。。各位,记得要用爱包容别人 。。

  31. 上帝祝福你们哦^^

  32. 柴玲女士,如果您是真心想把耶稣爱带给中国,我真心祝福您,但愿上帝的灵与你同在,不管您之前做了什么罪行,上帝已经原谅了您,不管您给别人照成了有多大的误会,希望您能继续实行上帝给您的任务。愿不信的人都能信,愿容耀都归给上帝,阿门

  33. 祝贺柴静归主,感谢六四的先驱们。中国人习惯于把逃避当作中庸,用冷言评论当作自己的智慧。中国需要的是真正挺身而出,真正敢发声的人。历史会记住,中华大地曾有那么灿烂的一页,那么多的热血青年不惜生命地去争取民主和自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