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水源(趙連珍弟兄)

『主耶和華說,…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阿摩司書八章十一節。)

人心裏的乾渴需要多少水纔能消解?

以前沒有人能回答我,我只能不停的尋找水源。

以優異的成績跨出學校大門後,我夢想有一番作為。但看看自己不過是部隊中最小的一個排長,誰都可以命令我,這如何能施展抱負?心想能當連長就好了,很快的, 有機會使我升為連長。初登這個心儀的位置,我十分賣力的,全心全意要奪得『模範連』的榮譽。不久,果然不負所望,上級宣佈我是第一屆模範連的得主。我心花 怒放,乾渴暫解。過不了多久,這個興奮平淡了,我的乾渴感又來了。 

當我從許多連長中被選中參加雙十節閱兵,新的追求使我更加用勁,每天帶 著部隊在烈日下操練、演習,出汗如漿,不以為苦;閱兵的日子終於來到,在萬人空巷、眾目睽睽下,率領部隊以整齊、莊嚴的步伐通過閱兵臺,自覺這是生平最光 榮的時刻。那知另有一個部隊,他們穿著色彩鮮明的制服,耍槍弄刀,使人眼花撩亂,尤其是那個隊長刀一甩,就是一個動作;刀一繞,又是另一個動作,成為眾目 的焦點。我原先以為能被選上參加閱兵踢正步就不錯了,現在看那位三軍儀隊隊長神氣的樣子,怎麼也不能平息心頭的渴慕!

沒等太久,我竟被選為三軍儀隊隊長了!從機場迎送賓客到國際間的拜會禮儀,從喜氣洋洋的盛會到哀戚肅穆的喪禮,我一一領隊,躬逢其盛。外面穿著漂亮的制服,精神抖擻的甩著刀,但內心所承受的責任之重,壓力之大,又豈是外人所能知道的?

又是一年的雙十閱兵,本當是我們露臉的絕佳機會。誰知那一年竟出現了已往從未見過的一種部隊,黑黑壯壯,奇怪的裝備,好像來自外太空,那就是蛙人。這些蛙人搶盡了風頭,使我們的操槍操刀為之遜色。我暗下決心─要爬上那層樓。

意外的,我不僅被選為蛙人,且任蛙人隊長,管理數百蛙人。經嚴格的訓練和考驗之後,我們被派往外島,經常出勤執行任務,紓我心願。許多出生入死的戰蹟,使我得了不少勳獎,調為外野戰部隊營長。志得意滿,好風光。

那 年我纔三十七歲,幹勁十足,加上好強的個性,求好心切,各樣的思慮環繞著我,終日生活在緊張和患得患失的空氣裡。白天如弓弦拉緊過度,夜晚不能成眠,體重 從七十多公斤直線下降,最後以緊急情況用飛機把我這幾乎崩潰的失眠病人送進醫院。躺在北投陸軍醫院的病床上,誰知竟遭受了一連二百八十餘天,不能成眠的痛 苦生活。

想起近二十多年的長跑、追求、滿足、乾渴,懷著已到窮途末路的悲憤,愣愣的瞅著對面床位的一個病人,以一隻手摀著肚子,彎著腰, 幫我去提飯盒,倒開水,忙這忙那的,心想他大概是個士官罷!士兵服侍長官總是應當的。看他行動艱難的樣子,心裡有點過意不去,我只是睡不著而已,行動倒還 是方便。

一天,趁他出去散步,我好奇的去看他床頭的病歷牌,原來他是胃潰瘍大出血,最近纔輸了好幾千西西 的血,難怪他老是摀著肚子。我問隔壁病床上的病人,他是那一個單位的?隔壁床位的病人說他是某單位的上校副處長,我頓時羞慚滿面,我不過是個中校,接受了 上校的服事,還以為理所當然。是甚麼力量使他樂意服事我呢?我又能報答他甚麼好處呢? 

我開始注意到他每天早晨坐在床上讀聖經。他原來是一個基督徒。

醫 院裡傳福音的日子,他邀請我去;因著他平日對我的服事,我不好拒絕。第一天聽完福音,還不服氣的和那些傳耶穌的人辯論。第二天,這位上校弟兄,請求我和他 一同禱告。我和他跪了下來,一剎那間,覺得自己像飽嘗流浪之苦的兒子回到父親的懷抱,眼淚流出來了。天性的倔強,後天男子漢大丈夫的訓練,都被拋在一邊, 囁嚅的禱告說,『主阿!我在這裡!主!…』禱告後,那位上校弟兄對我說,『自從你進醫院以來,你的臉從來沒有如此開朗過。現在你接受了主,你回去還得向主 認罪,想起甚麼罪,就認甚麼罪。』

我回去躺在床上,從小時候起,把凡記得起來的罪,一樣一樣的向神承認,認著…認著…不知不覺中就睡著了。第二天,左右鄰床的病人都詫異的對我說,『你知不知道?昨夜你睡得打鼾了。』感謝主,九個月的失眠症痊愈了!我頓時感到乾渴解除,躺臥在祂這水源之旁,安舒之至! 

主 治好了我的失眠症,奇妙的是,信主後,連我的性情也變了。第一就是有愛心。我鄰床的病人肝硬化已到末期,常常昏迷,不分晝夜痛得亂喊亂叫。我最怕吵,那裡 經得起他大喊大叫。未信主前,我是巴不得他早些斷氣,好讓我睡得安穩。信主後,我會伸手去處理他身上的穢物,替他翻身。晚上護士走了,我照顧他比護士還細 心。這不是我原來能有的愛心。

第二,我信主後,喜樂洋溢,到那裡都勸人信耶穌,說祂是一位活活的救主!對自己的妻子,更是熱切的要她相信 主。太太到客廳,我跟到客廳去講;太太進廚房,我也跟到廚房,講的有聲有色。太太聽煩了,順手抓起一壺開水打到我身上來。已往這還了得?依我在軍中帶兵的 脾氣,太太、孩子如部下,只有我下命令,那輪到她光火?

就在那一刻,主的靈感動我,我一句話也不說,上樓 去,跪在房裡禱告。當時岳母、內弟都在場,他們見我上樓,岳母叫我太太快躲到後面房間裡去,內弟把守樓梯,岳母把守第二關,他們拉起架子等我拿凶器衝下樓 來。左等右等,內弟憋不住氣,躡聲上樓偷看我在幹甚麼?只見我跪著,禱告求主赦免他們,求主也開他們的眼睛接受主。內弟下樓轉告太太:『他在禱告,他不會 打人了!』是主把祂那超越的忍耐生命,放在我裡面。 

第三,我很小就在外單獨生活,養成節儉的習慣。就是對一個親密得不分彼此的同學,在用 錢的事上,我還是會計較的。信主後,他來我家拜訪,那時我太太即將生產,院子裡飼養了兩籠雞。按慣例,他來,加一盤蕃茄炒蛋就彀交情了。但那一天,主在我 裡面說,『客要一味的款待。』(羅十二13。)我走到院子裏,揀了一隻最大的老母雞,親自宰好。我同學上了飯桌,看看雞,瞪著我問:『今天是誰過生日?』 我說,『沒有。』一再請他用菜。他不肯動手,說,『我不相信沒有原因,蕃茄炒蛋會變成黃燜雞?我信不來。』我說,『以前我對不起你,對你很小器,一同去喫 燒餅油條,最好你付賬,我裝作不知道。現在,我信了主,主要我請你喫一隻大雞。』我的太太、同學都驚訝我的改變。

主耶穌發出『人若渴了, 可以到我這裡來喝』的呼喊。我經過三十多年盲目的汲汲營營,發現這世界根本沒有水,纔接受了耶穌。現在我愉快的盡我工作的本分,無須在患得患失的心理下四 處覓水,苛求自己。主耶穌的應許是真實的:信主的人…『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約七38。)對一個有水源的人來說,人生真是一個極大的享受。

見證人 趙連珍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