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瓦器裏有寶貝 (白受恩弟兄)

為主坐監,我從來不後悔,
因為祂曾為我捨命!
這許多年獄中生活,譏誚、捆綁、毒打,都不好受!
但最苦的是,不讓我讀主的話。

小時候家裡的長輩常說,在我還未出生前,我們家裡每天燒香祭奠,拜各種各樣的偶像;但有一次,全家人長瘡,求鬼拜神不靈,藥石無效,弄得傾家蕩產,苦不堪 言。我舅舅是位傳道人,在全家人走投無路,求助無門的情形下,他把我們家的偶像全給毀了,沒想到無名的毒瘡竟然不藥而愈。從此,我祖母、父親、母親、及姑姑們,都信了耶穌。

我出生後不久,尚未懂事,祖母和母親就把我奉獻給主了,每週日帶我去聽福音。那時候的人都把我們當成信洋教的,許多小朋友藉故欺負我,打我、罵我,小時候還會還手,直到大了一點,纔知道這是為主受逼迫。

一 九五一年,那年我正好二十歲,和小我四歲的妻子結婚,她也是一位基督徒。在我們生了兩個女兒後,因我家人口眾多,家族往來複雜,為著能好好的服事主,我和 妻子帶著孩子搬到了岳母家。我的岳母大半輩子守寡,自個兒喫粗的、穿破的,卻給弟兄姊妹最好的,扶助軟弱的,安慰受創的,每天過不住的禱告、親近神的生活。她這樣絕對的愛主,深深影響了我們夫妻和孩子們。

因家中有基督徒聚會而坐了牢

在我們家出入的人,都是來聚會的,從早到晚,少則三、五人,多則上百,不管環境多麼艱難,從不間斷。一九六○年,因政府向蘇聯還債,口糧奇缺,老百姓沒喫的,妻子沒奶水餧兒子,他出生不到半歲就死了。一九七二年,十九歲的大女兒得了肺結核,服藥無效而離世。若沒有主親自安慰我們,兩次的打擊都讓我們夫妻倆痛不欲生。

雖然常是沒喫、沒穿的,但我們總是在喜樂中享受主,享受弟兄姊妹在一起的唱詩、禱告;而我妻子煮的大鍋飯,凡是弟兄姊妹來聚會的,誰來就給誰喫,一點不吝惜。結果, 就有鄰居說大家都不彀喫了,我們怎麼還能分給人呢?就說我們不是詐財就是有外人支持!一九七五年十月,公安將我抓起來審訊一週,逼人用謊言批判我,又把我 送到縣看守所審問了幾個月。審訊時,他們說我很清白,沒有外人送我物質;但群眾控告我,女兒生病不給喫藥,只管禱告,女兒死了又沒有很傷心的哭號,一定是 我們故意把女兒謀害的。之後,當然他們也查出了我並沒有不救女兒,只是他們很難明白,這麼個聰明乖巧的女兒,又這麼疼她,怎麼不見像其他人一樣的哀號傷慟 呢?因為我們有主,我們知道主已接女兒脫離這地上的苦難,當主再來的時候,我們和女兒還要再見面,同享天上的喜樂!

收取外資與謀殺女兒的 罪名都不成立,我被按了甚麼罪名呢?因為我愛主,就說我是『小群派』,按了個跟倪柝聲同樣的罪名。其實,我從未見過倪柝聲弟兄,但我讀過他講的信息,完全 出自神聖生命的發表,讓我很得著供應。就這樣,他們以現行反革命罪將我判刑五年,但我心裡很平安,因為我沒有作過一件對不起國家、人民的事,我只不過是清心愛主罷了!

文化大革命期間無盡的批鬥

其實,在一九七五年之前,也就是文化大革命的那幾年,每次的批鬥我都有分,因為我被列為黑五類中的壞分子,為甚麼呢?因為文化大革命就是要破四舊、立四新,而我讀的聖經、詩歌、信息,通通都是四舊,都要被收走、燒毀,並把我當作牛、 鬼、蛇、神。這樣,我被抓到臺上受批判的次數,大概不下幾百次!有時,正在家中喫飯,紅衛兵站在門外叫一聲,我就得趕快跟他們走。還有一次,那是最炎熱的 一天,我身上只穿一件短褲,一群人就把我綁到會場,場中有許多人被批判,但因為信耶穌被批判的只有我一人。在我身後,有兩個小伙子,一人拎我一隻胳臂,向前挪移一步,就跪在地上,汗水如大雨般淋滿全身!且每移動一次,兩個小伙子的拳頭就往我背上揍!連鄰居都很訝異,這麼重的拳頭,這麼多的毒打,我居然還挨得住?但感謝主,我沒有昏倒,但這並不是我能挨,而是主把我帶過來!叫我在這過程中,並不感覺他們是怎麼待我,只知道主在我裡面對我說,一切的辱罵、痛苦,都是落在主身上,主都替我擔當了!

一九七五年我以現行反革命罪被判刑五年,並被送到河南省西華縣五二農場,以強制勞動服刑。至一九八○年一月,鄧小平上臺後,農場裁定我構不成現行反革命,而宣告無罪釋放,結束了第一次的監獄生涯。

因傳福音再被抓進牢裡

由於在一九七九年年底,李常受弟兄關於生命與靈等真理的信息經香港傳到內地,使我一出監後,得知這些信息深蒙光照。知道神是靈,拜祂的,要在靈和真實裡敬 拜。(約翰福音四章二十四節。)我們也開始知道,要用靈呼求主名,操練靈;與主聯合的,便是與主成為一靈。(哥林多前書六章十七節。)懂得運用靈享受主, 讓我們從死的宗教範圍內被釋放出來,當時面對如此簡單易懂而又可實際操練的路,內心真是欣喜若狂!因此,我們弟兄姊妹就組成了福音隊,不分日夜大傳福音, 無論到那裡都操練釋放靈,帶人藉著呼求主名而得著神聖的生命,(羅馬書十章十三節,)遷入神愛子的國度,這讓神聖生命掌權的範圍內。這樣在兩年半的時間 內,全縣十六個鄉鎮中,有十四個鄉鎮已點燃了國度福音的烈火。

一九八三年,我們傳揚國度的福音正達到高潮,逼迫接踵而來。六月中旬,政府 貼出告示,定我們為『呼喊派』,並有人上告中央說,若讓我們這些人發展到百分之七十,中國共產黨就要變色了。於是,一九八三年七月我再度被抓進監獄。那 時,全國因此被抓起來的人無以數計,全縣更何止上百!他們並沒有查出我有甚麼反對黨或違反國家人民利益的行為,但仍然把我判了十二年重刑,罪名是反革命呼 喊派。『呼喊派』是政府強加給我們的名稱,就像『小群派』也是那些宗教人士取的,這都不是我們應有的稱呼。我們這些相信主、跟隨主的人,名稱應是門徒、信徒或基督徒。

我兩次坐監,並無任何違反國家法律的事,就像查不出甚麼罪的主耶穌,仍然被彼拉多釘了十字架。(路加福音二十三章四節。)第一次我坐監五年,但終得平反,宣告無罪釋放;第二次,我雖提出並無推翻無產階級專政的動機,又無推翻的目的,怎能算是反革命呢?但他們仍然關了我九年。在這段高牆內的年日中,不能讀經、不能唱詩,但在我裡面仍然深深的享受,這住在牢中無時無刻不能經歷的主。祂在我的呼求和禱告中的同在,是真而又真的。我享 受我惟一的主,奇妙的主,祂是又真又活而又實際的。因此,我總是面色和藹,少有苦悶,別人就覺得奇怪,而產生羨慕,於是我就趁此把福音傳給他們,或是同監的犯人,或是監獄管理人,讓他們也得著在主裡的喜樂。

為主坐監,我從來不後悔,因為祂曾為我捨命!這許多年獄中生活,譏誚、捆綁、毒打,都不好受!但最苦的是,不讓我讀主的話。然而,主還是陪伴我,用祂的大能保守我,不斷的在我裡面加力給我,叫我藉著信成了祂美好的見證人。(希伯來書十一章三十八至三十九節。)

家破人亡的家是屬於主的

事實上,從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六年,這段戴高帽子、被批鬥、遊街的期間,不僅我一人,我們全家都置身於無理的虐待中。我的妻子在我坐監後,就靠整天在農田的 勞動,來養活六個兒女;夜晚又擔心有壞人闖進我家,怎麼辦呢?只有禱告!一到晚上,她就要到每個孩子的床前,一個個陪他們禱告。念小學的女兒在學校裡遭老 師用棍子敲她的頭,一邊打一邊吼著:『你這反動家庭的孩子!…』讓她實在無法再讀下去,而成了個不識字的人。兒子在學校裡,也是同樣要被叫起來接受站臺的 批判,放學回家後還得繼續被迫勞動;參加勞動時被別的小孩子毒打,但打人的並不放過我們,還要我妻子陪孩子去道歉纔了事。雖然如此,我們還要為那些逼迫我 們的人禱告,求主釋放他們、拯救他們,脫離黑暗的轄制,顯出祂的大能。果然,打我們的人,一家一家的得救了,福音在這裡擴展開來;以至於像我們這個不到兩 百人的村子,就有三處地方聚會,從早到晚有讀經、禱告,真是喜樂!

一九七六年我大兒子初中畢業,因著我們是黑五類家庭,我又是因反革命被 判刑,所以他不能受推薦入高中,就在家裡勞動。後來經親戚介紹,去念了一個離家三公里、師資差、校舍是草屋的村辦高中,每天來回走泥濘路;念了兩年後,各 科平均都是九十九點七,又正逢一九七八年高考制度恢復,父母不影響子女的前途。這樣,我大兒子就考上了大學,那時真驚動了整個村子,沒人敢相信這雞窩裡怎 能出鳳凰?甚至還有反對我們的人,想讓我兒子收不到錄取通知書;好在我妻子無論如何,總在主前靜靜禱告,靠主一路引領,纔讓兒子順利上了大學。

大兒子大學畢業後,教書兩年考上了碩士,兩年半後又考上了博士研究生。讀了兩年半,正逢博士答辯的時候,我的四女兒卻因車禍離世,噩耗傳來,兒子研究所的領導,怕影響他,故在他答辯通過後,纔把噩耗電報及返鄉的火車票交給他,但他已經趕不上妹妹的葬禮了。我四女兒去世的時候,我正在坐監,二兒子上書保我出去辦女兒的後事,但被監獄領導拒絕了!而大兒子也不在家,是主內弟兄姊妹親手把我女兒埋了!大兒子回到家,面對母親,看見爸爸坐監、妹妹去世,沒有埋怨,只說,『主阿,雖然在人看來家破人亡!但這個家是屬於你的!』

黑五類反革命的兒子到了美國

一九八八年,大兒子博士班畢業,許多國家邀他去作博士後研究。但在政審時,我坐監的事被他研究所的政治處知道了,就派人調查,逼我兒子非寫出書面告白不可。他很無奈,就在報告中說, 『我父親坐監一事,一直未向組織報告,實屬不忠。但我父親為甚麼會被關在監裡呢?因為他是一個相信耶穌的人,在我國信仰自由的政策下,過敬虔且正確的基督 徒生活,按著聖經純正的啟示,「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羅馬書十章十三節。)而天天呼求主耶穌的名。但遇上了一九八三年政府嚴厲打擊「呼喊派」,就 被抓進了牢裡。我父親是真愛他所信靠的主耶穌,從沒有作過任何不合國家法律的事;他的罪名是反革命,但這種罪名是以推翻無產階級專政為目的,而我父親根本 沒有參加過任何與政治有關的團體或行為。事實就是這樣,組織要給我甚麼樣的處罰,我都沒有怨言…。』

這一關雖然過了,但出國仍有障礙;幾個國家都邀請他去,他最有興趣的美國也催他趕快過去。他只好拿著邀請函向研究所的領導說,『美國的邀請函來,我該怎麼回話呢?總要顧及國家的聲譽,不好說 我不能出國,是我父親因信耶穌還被關在監裡罷?』領導告訴他:『你就回信說,我們國家規定,學生畢業需留在國內工作一年,纔可出國。』

這 樣,到一九八九年八月,大兒子纔到美國芝加哥作博士後研究;一年後,在紐澤西工作。至今十年來,他天天與弟兄姊妹在一起傳揚福音,過著喜樂的召會生活。如 今,我們全家都到了美國,小兒子完成了碩士學位,小女兒仍在讀書,兩個大女兒雖沒受過高等教育,卻在召會裡清心服事主。我們夫妻仍然天天把自己及孩子們, 奉獻在主前,求主使用我們全家每一位,成為祂的彰顯。

祂的心意從不是叫我受苦

我所見證的這位主,祂是又真又活的神,在那 些烽火燒殺、飢寒交迫的日子裡,祂從沒有離開我,不然,誰能經得起這些痛苦、折磨呢?然而,像我這樣的例子,又何止千萬?如倪柝聲弟兄的同工張愚之弟兄, 在一九五二年因信耶穌被定為現行反革命,判刑十五年,在新疆服刑後因病送回上海,又因把聖經的信息送人,而被拉出監獄槍斃,當時見著的人都說,張愚之被槍斃時,既安詳又榮耀…。

我兩次坐監,從來不覺得為主受苦,反而覺得榮耀。人說我跟從倪柝聲、李常受,就定罪我,其實我從未見過他們,但他 們的信息卻讓我能邁開屬靈的步伐,向著標竿竭力奔跑。我也從來沒有見過主耶穌,但在我的深處,卻是愛祂、經歷祂、見證祂,祂真是實際,是帶給我喜樂,帶給我無盡豐富的活神。

感謝主!這是我的見證,但請不要注意我這個人的經歷和感受,因為我只是一個破瓦器,主耶穌纔是瓦器裡的寶貝。阿利路 亞!我這破瓦器裡有活寶貝,主耶穌是惟一的寶貝,一切的能力乃是出於這寶貝!(哥林多後書四章七節。)神的心意從不是叫我受苦,乃是在受苦中認識祂的法 則,而榮耀祂。我原是一個罪人,一個天然、敗壞的人,主卻愛了我,讓我盛裝祂的豐富!如今只求主再更多的將祂自己的成分賜給我,叫我能彀與弟兄姊妹一同在 愛裡,成為祂的彰顯。

(白受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