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神自己是我的追求(段天華弟兄)

读到爱因斯坦的一段话,“人对自然的 追求与认识的极致,必然把人引到神那里。”过去,我只知道他的一句名言:“九十九分汗水加上一分运气等于成功。”原来科学界的泰斗也相信神!

我的家乡在长江边上的一个小村镇上。小学就在庄稼地边上,走的是泥土道;初中校舍在半山腰上,爬的是山道;高中到了县城,走的是柏油街道;上大学就远远地跑到了东北的一个大城市。那时我才十六岁, 非常简单,只知道读书。

大学最后一年,突然发现事情不简单了:马上就要毕业了,该往何处去?路又在哪里?这一辈子该干什么?还是待在学校准备一段时间吧。于是就考上了硕士研究生,那是一九八五年。

一开始读研究生就如饥似渴地读书,中西方历史、人物、社会学、心理学、经济学、哲学、等等,无不涉猎。可是,我一生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呢?路又在哪里呢?仍然是没有答案。其实也不可能有答案,因为我 们读的这些书都在讲世上的事, 人生的终极目标不是其主题。

八八年初,我得到了硕士学位。因为科研成果突出,就留校任教了。那时,似乎前途一片光明,为人所羡,雄心勃勃要成就一番事业。也顾不得去问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人生的路在哪里了。以后的九年多,就在世界上拼搏,教学、科研、下厂实习、结婚生子、房子、职称、薪水…,再后来就到国家重点实验室进行研究。慢慢地,就觉得搞教学研究实在是没有滋味,也太清苦,就去办科技开发公司。那时,心中所思念的乃是物质的、精神的享受。

但神是主宰的神。祂开始借着人、事、物对我说话,使我的心回转。有一天,几个好朋友一起出去谈生意并消遣,其中一位是一个大公司的中层主管,我和他同住一间。他喝醉了,夜深人静时,高声喊叫:“娘啊,我不是人养的,我没脸见你呀!”一遍又一遍。摇不醒他,我捂耳朵,蒙被子也不行,只得静静躺着听着他喊。渐渐地,那声音直刺入我的最深处,叫我战栗和恐惧。那是他里面的人―良心受压迫太久而发出的呐喊啊!而我的良心也起了响应。做过生意的人都知道,许多事是不得不做的,要不然公司会开不下去。刚开始做时,良心会控告,心会跳,人会害怕,需要自己说服自己。做多了,见多了,就习以为常了。反而讥讽那些事做得不巧妙的人,嘲骂他们笨,倒霉,以此作为笑谈和消遣―以黑为白,以邪为正了。但没想到,有一天会有夜半惊梦。那个悚人的声音,萦绕我许久,叫我萌生了退出公司的念头。在此我也愿主记念他,并唤起那些仍 在这条路上越行越远而不知之人的良心,使他们的心回转,悔改,得着安宁。

另一件事,就是我所看到的教师生活。在学校花园里,常有一群退休的人,其中就有我以前的老师,后来的同事,退休了也在那里。当年,正流行一种甩手的锻炼方法。他们聚在一起,慢慢地甩手,慢慢地聊 天,天南地北,东家西家。早也来,午也来,有时晚上还来,这叫我极其难以接受。当时想:难道这就是我要走的路么?教学、科研,由助教、讲师到教授然后退休,最后就到这里来甩手,等着一生的了结么?我才三十来岁,都已经看到这条路、这种生活的结局了,这以后几十年的生活也就索然无味了。不!这条路我绝不能走!东方不亮,西方亮,到美国去看看吧…所以,在一九九七年夏天,我放弃了副教授的名额,房子不要了,正红火的公司也放了手,毅然决然要找一条新路。当年秋季,主就给我开路,引我到了美国的一所大学读博士。

我是匆匆忙忙上飞机的,第一次越洋飞行,在云雾上,太平洋上空的壮丽景观,深深地感动了我,真美呀!只觉得一个全新的生活要开始了。

主引导我从本乡本土出来,更奇妙地引我到神的子民中间。在飞机上,我打开介绍学校的小册子,看到一个免费接送新生的电话。下飞机一打电话,就被接到一个基督徒的家庭。第一个周末,就受一个同系大陆学者的邀请,参加学生福音聚会,因他当晚要受浸。我觉得好奇,就去了。

这以后的经历,就是心思的转变。首先,是由高傲变得谦卑下来,开始认真地听,而不是简单地加以拒绝。有一次,有一位年长的姊妹,指着地上的蚂蚁说,你知道吗?蚂蚁的感觉是二维的,我们人的感觉是三维的,不知神的感觉是几维的?看着地上的蚂蚁,想着天上的神,我就感到了人的局限性和渺小:哦!也许,我在神面前,是否就如蚂蚁在我面前,无知而又微不足道?后来,又读到爱因斯坦的一段话,“人对自然的追求与认识的极致,必然把人引到神那里。”过去,我只知道他的一句名言:“九十九分汗水加上一分运气等于成功。”原来科学界的泰斗也相信神?更让我惊讶不已的,乃是科学界的偶像牛顿后半生竟去研究神学去了!西方的大部分科学家也都是信神的,我的导师和系里的许多教授也信神。

这些事实,攻破了我对从小所受到的无神论教育的信心。过去我受教导说,信神是迷信的,是愚昧无知的人才搞的,是反科学的;一切超自然的现象都可以用科学来解释。可是,这些奠定科学基础的大科学家, 竟然是信神的。怎能说,这些大科学家是迷信的,是愚昧无知的人,是反科学的?何等荒唐的逻辑!而进化论的作者达尔文竟然也是信神的,但用他的进化论来作为无神论的基础,却不提起他信神,岂不是一种欺骗?更有甚者,旧约圣经有三百多处预言耶稣的出生、生活和祂的死而复活,都被应验,科学又怎能解释?必定有神!!!

我那时头脑里已经没有问题,心里也已经是愿意信了,可是竟然信不来!那种日子比不信时还难熬:这是关系到永远的事,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事,不知道还罢了,但已经清楚了,还不能得到完满的结局,那才真是叫人寝食难安!挣扎许久,终于有一天,我这样开口祷告说:“宇宙中最高最大的一位,若你是神,你应该有办法叫我信才行。你是神,就应该是全能的,能使我信,否则,你何以是全能的神呢?这件事是你的事,不是我的事了!”立即,我得到了解脱和释放,得到了宁静和安息。很快,我就信主受浸归入主名。哦,在人不 能,在神凡事都能!愿我们都能知道,赐诸般恩典的神,是何等地爱我们,俯就我们。只要我们的心向祂敞开,祂就要赐给我们权柄,作神的儿子。

以后五年,我一直在甜美的召会生活里享受神的供应,得造就并服事校园福音。主赐给我特别的奖学金-美国教育部的研究员奖学金,不但足够全家生活,更有时间读圣经,聚会和服事,主的自己和祂的丰富完全吸引了我。

二○○二年秋,一天写求职信时,信笔写出这样一句话来,“科学技术是在发现和应用神所创造的自然律,而神是创造自然律的那一位。”正在我惊奇、沉思的时候,里面有一个声音问我, “你要追求神所创造的自然律呢,还是追求神自己? ”很久很久,我静静地坐着。里面似乎是迷茫,好象一个影片放完了,正在换带子,暂时是空白和停顿;似乎又是喜乐,象膏油的涂抹。经过几个月痛苦的挣扎,最 后,我就报名参加了圣经真理和事奉的训练,走上一条追求神自己的新路。(提摩太)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1. 请问段天华在哪个教会䏜事,我是东大校友,有急事找他。我的电话是925一560一0985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