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第一聲呼求 (黃林秀華姊妹)

在歷經對生命的絕望與無奈後,這個更豐盛的生命吸引了我。是的,主阿,你知道我的軟弱,我需要你作我的生命。從深處,我發出了第一聲呼求。

五○年代的臺北,仍舊浸沉在濃得化不開的中國傳統中,林姓家族在臺北稱得上是傳統中的傳統。一大族上百口人,居住在十二甲地的莊裏。按當時族內的習慣,族裏年長的人死了,不放在殯儀館,而是放在古厝的大廳。因此,總感覺經常有人過世,每一次我都會驚慌的問媽媽說,「隔壁的婆婆死了以後去那裏了?」「怎麼這樣她就不見了?」死亡的陰影所帶來對生命的無解,從小就深埋在我心裏。

我的擔心和努力,並沒有阻止死亡來到

家裏的兄妹中我排行老三。出生那一年,父親有機會進入銀行服務,在那個年代,算是不錯的職業。父親喜出望外,把這樣的「好運」歸因於我的來到,就特別愛我。我當然也愛他,從沒有人能代替他在我心中的地位。

進入中學後的一天夜裏,我作了一個惡夢,夢見父親車禍喪生,我哭叫著醒來。母親安慰我,「那不過是一個夢,不要怕。」然而,死亡的威脅從此強烈且具體的籠罩著我;我完全明白,以前發生在鄰家的事,有一天也會活生生的發生在我家。我開始每天盯著父親的蹤影,上學前一定先去見過他,放學後也要先確定他是否在家;我想盡全力保住他、留住他。

然而,我的擔心與努力,並沒有阻止死亡來到。高中時的一個秋天早晨,父親為救工廠裏的三個學徒,全身被大火燒傷了百分之八十。危險期的七天裏,母親日日夜夜,三柱清香跪在醫院門口,面向行天宮,所求的只是父親平安。大姊忙著照顧家中五個年幼的弟妹,大哥日夜陪在母親身邊,守著生命垂危的父親,我跟著族裏的伯父,跑遍臺北的大廟小廟。廟裏的人告訴我,你可以許願。我說,好,我許,只要我父親能好起來,我什麼都願意。然而,父親不僅沒有好起來,反而一天天陷入昏迷。在最危急的關頭,廟裏的人又說,你必須起重願。我說,好,若是我父親能脫離危險,我願終身留在廟裏。我所求的豈有太多?我所求的只是我父親的平安哪!無奈死亡的權勢,死的毒鉤,強悍到一個地步,竟是不留情面,並且一刻也不停留。父親走了,帶著他百般的不願,萬般的不甘,離開了鍾愛的妻子兒女,和未竟的事業。那年他四十五歲。

第二天「青年戰士報」以頭條新聞「求仁得仁」報導了父親救人的消息。看著報上父親模糊的照片,讀著那些歌功頌德的文字,我第一次體會什麼是心痛和多餘。何必?人間既是如此無力留住他,又何必在他死後頌揚他?爸,有什麼能與你相比?人生至此是完全的絕望,沒有意義。多少個夜裏,我和大哥抱頭痛哭,難道人生真只是這樣?只是這樣的任憑死亡予取予求?我明知死會來臨,也努力抵擋,但竟是這樣無能為力,任憑死的欺凌。人阿,你算什麼?

主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

正當我的人生面臨這樣一個完全否定之際,一個女孩將主耶穌帶給了我。她帶我去臺北市召會六會所聽福音。「你當預備迎見神」,一首福音詩歌,唱得叫我吃驚。原以為我們幾個孩子從小跟著母親,初一、十五到廟裏,又燒香又吃素,理所當然是認識神、敬畏神的。每當逢年過節,母親總是帶著我們拜門神,拜灶神,可以說家中無神不有,怎麼還要迎見神?在淚如雨下中,我才明白宇宙中只有一位真神,祂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在經歷對生命的絕望與無奈後,這個更豐盛的生命吸引了我。是的,主阿,你知道我的軟弱,我需要你作我的生命。從深處,我發出了第一聲呼求。

然而,傳統的包袱壓得我透不過氣。一向保守的家人,知道我接受主耶穌,開始聚會後,誤以為我背叛祖先,他們就要失去我了,反對的言語和行動便相繼而來。見我沒有任何改變的意圖,他們又氣又急。素來與我感情最篤的大哥,也不惜翻臉相向,將我連同我的書包、衣物推出家門。「你難道不知道,現在我們所能為爸爸作的,就是守著他的香火嗎?你信了耶穌,還能拜他嗎?你若堅持,不知改過,就不要回來了。我們連爸爸都可以沒有了,少你一個也無傷,你知道嗎?」大哥的話扎了我的心,長兄如父是我們的家訓,我豈能反抗?「主阿,我沒有能力,我愛他們,我沒有力量抵擋,主阿!」站在街頭,四顧茫然,一位長者的話在我心裏響起:「祂是真神,祂能負我們一切責任。不要掙扎努力,只管倚靠祂。」淚滑了下來,是的,主阿,我倚靠你,你必須負我一切責任。

主平撫了我的心傷和不安,表面上日子平靜的過去,然而,我內心對主的飢渴與日俱增。每天清晨,當家人仍在夢寐中,我早已在會所和聖徒們一同讀經、禱告。奇妙的是,主的話,總能在生活中扶助我。有一天早晨陰雨綿綿,我要參加一個考試,坐在公車上,心緒極為鬱悶,便低頭禱告。一個不經意,瞥見鄰坐女孩正在翻閱聖經:「耶和華行在你的前頭,以色列的神必作你的後盾。」這句話一進來,立時我煩躁的心得著了紓解。是的,主阿,你行在我的前頭,必作我的後盾,我還怕什麼呢?

一次一次深刻的經歷,使我無法抗拒主愛的呼喚,不計一切的,我受了浸。當天晚上是擘餅聚會,弟兄們帶領我們奉獻,在聖靈強烈的感動裏,我站起來把自己奉獻給主。雖我不知前途會如何,但我知這是我為自己所選人生的道路。主阿,求你悅納我。走在回家路上,我開始另一種心情。怎麼辦?聖經說,我們信了主、受了浸,就要在人面前承認祂;現在我要如何面對大哥,向家人開口呢?為了避開大哥和大姊,我約了母親散步。顧不得路上的行人,我告訴母親,「媽,有條生命的路,我走上去了,我盼望我能成功,那就會是我們家的祝福。但如果不幸我失敗了,媽,請你不要難過,你還有七個孩子。」在母親的淚水中,我知道她接納了我的選擇。從此,母親成了我人生信仰道路上最堅貞、最有力的支持者。

主生命的恩典救了我的全家

朋友乃時常親愛,弟兄為患難而生,但有一朋友比弟兄更親,祂就是我所親愛的主耶穌。不只賜我生命,長我能力,並帶我經歷了人生許多的不可能。受浸之初,雖也相信這是一條生命的路,只要我走上去,定規能成為家人的祝福;然而,四下環顧,依舊是林家食古不化的傳統生活和習俗。因著我的受浸,母親遭受許多責難。我實在無法相信「全家得救」的應許會成就在我身上。那一天,一位年長姊妹對我說,「你若不信,主就不能作。」主阿,赦免我,赦免我不信的惡心,我信你能救我的全家。

聖經上說,「祂既愛世間屬自己的人,就愛他們到底。」這位愛到底的主,就這樣聽了我的禱告,在林姓家族幾百年的屬靈荒漠裏,開出了一條生命的大道,以祂生命的恩典救了我的全家。母親信主那年,家裏發生大事。就在母親決定清理家中偶像之際,她開始高燒不退,住進醫院。我們知道這是一個嚴苛的挑戰,黑暗的權勢不會善罷甘休,於是我們請求召會的禱告。母親終是燒退回到家裏,不顧眾親友的反對,依然如期清掉家中所有偶像。然而,一波更大的攻擊接著來到,母親再度發燒住院。這回,醫院判定她得了胰臟癌。當全家人陷入絕望,當我再度面臨死亡的威脅之際,我內心深處,竟然升起一股莫大的平靜。「不會的,這不是主作事的法則,祂好不容易救了我的母親,祂不會就這樣讓她走的。」主阿,你必須出來表白你自己。兩次站在死亡的陰影下,面對父親的那一次,我是全然無力招架;這一回,我深處有從神而來的篤定和把握,我深深的知道祂負責。

二十年過去了,母親如今仍在召會生活中,喜樂的和眾聖徒一同往前。這段期間,大姊信主,弟妹信主,甚至那愛我至深,逼我最甚的大哥也帶著妻子兒女信了主。大嫂受浸那天(她是我們全家最後一位受浸歸入主的),我坐在聚會中像一個作夢的人。從我信主到大嫂受浸,在那一段不長不短的歲月裏,主真是用祂無限的體諒,不死的愛吸引了我們。當大哥帶著我們全家一同站起來唱,「我真不知神的奇恩,為何臨到我身…」淚再度滑了下來,主,謝謝你!謝謝你用你的大能,成就了你的信實。

這不僅是我信的故事,也是我們全家人信的故事。這故事從別人傳給了我們,今天傳到了你,也要從你傳下。 黃林秀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