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苦修得道的留德工程師信了耶穌 (鄭大強弟兄)

虔修佛道 清齋十八年半 斷絕油鹽一年
達到入定遊魂 算出人心所想二位數字
著魔垂死 幸蒙救主顯現 從大海中將我抓起

我的宗教觀
本人認為一切宗教皆是好的,對於信主耶穌,並不反對,倒也贊成。但有一件,若是叫我單單信主,而把其他宗教、人生哲理,一概抹煞,就辦不到。尤以信主的人,開口就講聖經,閉口就想聖經,而把其他經典,先哲講論,視同敝屣,不值一談,更是難以容忍。賣瓜的人稱讚自己瓜甜,甜得特別,本不足怪,但若傲然的說,所有的瓜都是苦的,只有他的瓜甜,未免可笑。別的宗教、哲理也是勸人為善,教人學好,難道這位偉大的天堂設計者,為著這個堂皇華麗的居所,僅僅開了一個大門,別無通行之路?有誰敢說,要從臺北去到臺南,只有一條公路可通,坐火車、乘飛機豈不也可到達?基督徒卻個個斷然的說,除了基督,別無拯救,任何甚麼都是無濟於事。因此每當基督徒同我講說福音,我都心裏偷偷的說,『井底之蛙,天何嘗這樣小,是你們把牠弄小了!』自信這樣想法,不是盲目,不是武斷,乃是用了二十年工夫,夜以繼晝,博覽群書,苦心研討,究其底蘊,方纔得來。深知古聖先賢,各教教主,雖然各有所宗,各有所教,歸納起來,異途同歸,別無二致,立論如此,潛修經歷更是如此。因而認為現今基督教徒一定是把聖經誤解,於是屢次試著去找聖經根據,以便打倒他們,說服他們。

我的人生觀
四十年前,我是不知憂愁,過著快樂日子,根本沒有摸到人生邊緣。某年暑假,我在德國某一機廠實習,每天五點半鐘起床,忙著漱洗,趕用早點,跑一段路,坐上電車,好久纔到工廠,下車再走相當的路,纔到工作地點,馬上忙換工作衣,忙領材料,忙看藍圖,忙加機油,忙開機器。機器在轉,工作品在轉,手在轉,眼在轉,頭腦也在轉。為求工作快、好、精,免得別人輕看,全身細胞十分緊張。天天都是筋疲力盡,從早到晚,月初到月底,一連數月,都是如此。不知不覺就對人生意義打了問號,人生就是這樣麼?即使我很幸運畢業,回國找一職業,不過只是工廠作我世界,辛苦是我生活,日光之下勞碌究有何益?時間在跑,科學在跑,鋼鐵機器在跑,我在人群之中,也是緊緊跟著在跑,活人變成機器,跑幾十年,跑來跑去,跑到那裏去呢?人生就是這些麼?人生世上真實價值是甚麼呢?

家庭遭遇淒涼
一九二六年,畢業於德國工業大學。回國之後,始知家父三年之前去世。未及一月,第二親愛胞兄相繼去世,傷痛萬分,益覺世事滄桑,萬念俱灰,憂悶成疾。友人陸某為我解愁,陪到北平王瞎子處問卜,這個瞎子竟然大膽的說我到了三十二歲那年,即或不死,也要脫皮一層,這句話不啻晴天霹靂。因我大哥、二哥都是三十二歲死去,為何這個可怕的三十二又再埋伏等候襲擊我,老母已屆古稀之年,命運全繫我的身上,我若真在三十二歲有個好歹,不啻是我殺了老母,豈不罪該萬死,我不能束手待斃,總得未雨綢繆,想辦法改變那個將要臨到我的厄運。

開始宗教生活
那些日子,我心常想,算命的人憑著甚麼,竟敢豫言生死大事,莫非其中也有定律,那律背後也有主持者麼?若有,主持者又是誰呢?行些甚麼功德,就可邀獲他的憐憫,救我脫離可怕的厄運呢?適值北平居士林名僧講經,當然不肯放過機會,結識一位專修東密的和尚持松密林,跟他學習祕宗,教我一些口印、心印、手印。旋又遇一道人,教以性命雙修之術,從此決心修行,不顧親人勸阻,不理朋友譏笑,不管生理影響,竟然素食十八年半,葷油、小蝦、雞蛋,絲毫不敢沾口。每日除了辦公之外,全在寓所焚香、打坐、誦經、拜佛,回想起來,真是大大上了鬼當。

更深的追求
抗戰期中,我在成都主持某一工廠,物價波動劇烈,生活不安,管理相當困難,正引為苦,忽想聖賢之道乃是內聖外王,稱王尚可辦到,何況豆大工廠。於是除了加緊焚香、喫齋、拜佛、誦經之外,另聘一位老年先生專授孔孟之學。這位老人名叫桂蜀香,擅長易經,某次叫我心中隨便記住一個數字,我就選擇十八,沒有說出,他用六爻一爻,未過半分鐘,就說你所想的數字是十八,屢試不爽。我就認為這是經世之學,真比德國的微積分、大代數玄妙得多,於是五體投地,磕頭拜師,虛心受教。桂老師真心講解,不久我就學會這套把戲,尤其每次演易,占卜次日天氣,早陰晚晴,更是絲毫不爽,真比今日氣象臺所豫測的,還要可靠!遂即拿定主意,一俟戰事結束,就到德國講學,叫她看看,中華民族的文化一點不在歐美之下。

某次遊玩四川名勝青城山,在一古剎購得古版道德經,以及道教書籍多種,一看即通,對我打坐工夫大有幫助,慢慢深入念住、息住、脈住,油鹽醬醋,苦辣甜鹹索性不用,每日白水煮白米,略加菜蔬即可,稱曰喫白齋。親友為我健康擔心,我則求道心切,盼有一天達到『辟穀』,就是不食五穀,不動煙火,就能生存。我已能經歷魂遊象外,打坐之時,個人能從肉身之中出來,或在空中飛行,或立自己身旁,反顧自己的身子,經歷越過越具體,更是叫我拼命追求,這段時間歷時一年又半。

拜偶像的下場
我自調差渝郊某一工廠之後,除了辦公,每日焚香靜坐,參禪誦經。那時我是特別著重遊魂經歷,完全符合易經上之『遊魂為變』的說法。某次打坐,飛騰空中,俯視山川萬物,青山綠水,奇花異草,怡然自得。正在喜樂之間,我這人突然墜跌下來,猶如飛機中了高射砲彈。自那時起,就有兩個小鬼前來戲弄,一個尖頭瘦鬼,一個大頭矮鬼,瘦高的鬼手持一支長煙袋,頭戴瓜皮小帽,二鬼跳來跳去,非常討厭,念經念咒不能把牠們趕走,心中萬分懊喪,病倒床上,不思飲食十有餘日,四肢逐漸冰冷。同事不忍坐視,把我送入醫院。醫生因為病狀離奇,無法用藥。因為移動床位,床面脫榫落地,遭此震動,全身疼痛難當,氣極嘴歪,不能合攏,痰裏帶血,無力吐出,氣息僅存。同事羅少俠先生匆匆跑去告訴我的至友張郁嵐兄,說我病得要死,特地遵囑買點香燭、紙箔、白衣、白褲,送我後事。張兄一聽,不知所措,因他離我住處還有三、四十里,天色已晚,交通不便,不能即來看我,他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於是通夜為我禱告。魔鬼最後掙扎,那夜多次拉我下床,推倒地上,迫我滾來滾去,心裏雖然厭惡,卻是無力拒絕,痛苦萬分,無法形容。有時無可奈何,赤著身子,坐在窗戶臺上,不知羞恥。次晨張兄約了劉潤寰弟兄同來探望,一入病房,見我好像死人,面色青黑,骨瘦如柴,張牙歪嘴,滿口呂祖觀音字樣,吱唔說道:『呂祖說,欲…成佛當…受苦…我…有…罪…我…受苦,…是應當。魔鬼…纏我…控告…我。』他們勸我喫飯喝水,我說,『呂祖…要我喫…我…就喫…呂…祖…要…我…喝…我…就喝。』張兄因著基督的愛,把我抬回他的家中。

救主憐憫了我
張兄是我中學同學,留德同學,彼時又是同事,只是二人信仰不同。他曾多次向我傳講福音,我則一再拒絕,不肯接受。一日,二人同唱一首讚美詩歌:『咒詛祂受,祝福我享;苦杯祂飲,愛筵我嘗;恩愛高深,誰能測量?我的心哪,應當歌唱!』唱了二、三遍後,竟然落淚,因怕被他看見,說我也要相信耶穌,怪難為情,馬上將淚收回,另談其他,是我拒絕救恩最厲害的一次。此次他們把我接到他的家中,我卻想要搬到廟中去住,經過再三苦留,允住一宵。晚間張兄約同徐仲潔弟兄跪我床前代禱,我卻認為佛經背誦爛熟,佛法無邊,尚且無濟於事,隨便禱告幾句,臨時去抱主腳,那能生效?他們出去之後,又聚數人為我禱告,要求四點:『一,求主鑒察他的內心,他不是不要你,乃是認錯了你,照你公義,求你向他顯現,證明你是真神。二,平時辯論已不明白,病中神經失常,更非講道能有幫助,求主藉著異夢異象向他顯現。三,求主將他身上的鬼趕走。四,他不能被鬼弄死,因為死亡和陰間鑰匙是在我主手中!』他們這樣禱告是在我蒙恩後告訴我的。

看見異象得救
感謝神垂聽了他們的禱告,我看見自己忽然沉落水中,四望一片汪洋,渺無邊際,水平如鏡,我僅頭露水面,不勝詫異,為何落到這種境地。旋念海水比重較大,我又素諳游泳,可以暫時浮在水面,等候救命船來。忽又有一懼怕念頭,倘有鯊魚來齧大腿,如何應付?不如浮身水面,必要之時,兩腿亦可用作防身武器,起碼也易潛逃。主意既定,多次試著浮起身子,奈如千鈞繫身,無法浮起,看看天氣將近下午四點,心中有點著慌,只好念起經來:『空不異色,色不異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既無生望,不如死個痛快,沉入海中,看看水中究是怎樣一個世界。於是把心一橫,仰起頭來,試著用力下沉之際,忽然看見救主耶穌立在天上,聖顏如同太陽放光,身穿長衣,直垂到腳,潔白如雪,似乎專在那裏等候我來求告的樣子。我就不禁喊說,『主阿,你救我!』禱告方畢,祂把右手一抬,覺得在我頸項繫有小索,這個小索隨祂手勢把我拉起,我就趁勢一躍,也就跳出水面。正如聖經撒母耳記下二十二章十七節所說:『祂從高天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同時天空閃電似的降下一團烈火,火的四圍滿了白銀色的光輝,如同霓虹燈,一齊飛入我心,這是主後一九四四年三月三十一日夜半十二點正發生的事。當即驚醒過來,立刻知道我得救了。彼時情緒,好像斷奶嬰兒躺在慈母懷中,滿了溫暖,滿了安息,滿了滿足,滿了舒暢。一面驚奇,人世竟有此種奇妙福氣,一面流淚自貶,為何不早相信?多年以來,自己白白喫了許多苦頭,幾乎喪命,又覺多次拒絕主恩,使祂傷心。於是喜樂一陣,心酸一陣,悲喜交錯,又歌又泣,直到漸漸甜美睡去。

奇妙的大改變
次晨醒來,好像剛從另外一個世界旅行回來,發現一切都改變了,心中一直喜樂,不論聽見甚麼聲音,看見甚麼人物,都覺非常可愛,已往那些枯乾、煩擾、虛空觀念全都消失無蹤。不只精神恢復正常,那個張牙歪嘴,叫人害怕的病症,也就不藥而愈,從前兩個小鬼也不見了。有人勸我不必喫素,我則惟恐胃口不能容納肉食,於是一面禱告,一面查看聖經,發現經中記載,主在世時曾喫過魚,我就相信喫肉不成問題,這樣一來,喫的問題也解決了。我更清楚一事,宇宙中只有一位真神,就是主耶穌,往日所拜都是偶像,我因瞎了心眼,方纔認賊為父。現在我的心眼亮了,馬上燒燬偶像,往日看如珍寶的經典,通通付之一炬,這些鬼話連篇的東西,都是不兌現的支票,留牠何用?占卜用具也是得罪神的,搗毀無遺,古銅香爐拋入嘉陵江中,叫牠永沉深淵。感謝讚美救主,因著祂的恩典,把我從一切捆綁鎖鍊之中釋放出來。受了主愛激勵,就在得救之後,把自己奉獻給主,願祂差遣我到各方去,傳揚神愛世人的恩惠福音,好叫多人眼睛得開,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從撒但權下歸向神。感謝神,這個微小心願已蒙祂的悅納,幾年以後,恩主奇妙帶領,叫我宿願得償,越發叫我看見:『咒詛祂受,祝福我享;苦杯祂飲,愛筵我嘗;恩愛高深,誰能測量?我的心哪,應當歌唱!』
朋友,當您讀過這篇見證之後,自然就會知道,基督教不是一種宗教,設立許多規條,叫人修行,苦待己身。基督教乃是叫人因信耶穌基督,罪過得蒙赦免,不至滅亡,反而得著永生神的生命,這個生命住在人的裏面,給人能力,叫人能彀勝過罪過,勝過死亡。所以基督教絕非一般宗教,茲述數點於下,藉助讀者更深明瞭。

(一)道德有高低之分

一切宗教都是勸人為善,人果能行善麼?詩人白居易某次問鳥窠禪師道:如何纔是佛法的大意,窠曰,諸罪莫作,眾善奉行。白曰,這句話三歲孩童也會,窠答:三歲孩童雖道得,八十老翁行不得。這個和尚說的倒是實話,聖經說,人是已經賣給罪了,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那裏還有行善能力;道德標準即使定得非常低,仍不能行。亞聖孟子,遇見強暴的人三次找他麻煩,他就罵他畜生。但主耶穌對彼得說,若有人得罪了你,你要赦免他到七十個七次。三次就罵人,這是亞聖的標準,七十個七次,這是主的標準,低的標準人已作不到,但神能以叫您作那高的標準,奉勸道德家們快快信主耶穌。

(二)教義有久暫之分

我們都已承認,孔子是聖之時者也,生在那個時候,就說女人要三從四德,如果生在今日,就不這樣說了。他的言論有些是有時間性的,隨著時代而改變的,道教、佛教真諦妙義都在祕訣、咒語、真言上面,雖是一家之人,父不傳子,沒有這個祕訣,永遠不會入定,達到念住、氣住、脈住,不會究竟滅涅的,不過作一俗和尚而已。信基督則不然,一部聖經,幾千年來,不必修正,不必再版,神的話語安定在天,永遠不改變,人類歷史有多久,牠的有效時間就有多久,一點不受時代變遷影響,且是完全公開,不需祕言祕語。凡是祕密的,都是不彀光明的,奉勸尋求真理的人,快讀聖經,你在這本書上可以遇見宇宙的主宰。

(三)能力有盡不盡之分

孔子的門徒宰予晝寢,子曰,朽木不可雕也,意思對這種人真是叫人失望。感化院長發表言論,不過對於某些惡劣少年表示棘手。但是主耶穌說,祂來要作罪人之友,在祂一面,早已準備好了,要來就近人的,幫助人的,祂是來者不拒的,從不失望灰心,因祂是愛。

(四)成功有難易之分

設問道德提倡者,你既講道德,說仁義,一定是個君子了。他要回答:不敢不敢,差得太遠。那麼你是一個小人哪,他又生氣,不認是個小人。可說作個君子是多麼難哪。你問一個佛教徒說,你既這樣下工夫修行,一定可以上天堂了。他要回說,還是沒有把握,需要一生努力,還不一定如何。淨土宗教徒說,人到死時,如修得好,佛來接你。真是謊言一句,修了一生,如不得上西天,就算你修得不彀,只把人害苦了。有云:『過則勿憚改,』改過原是好的,前過如何辦?『帶罪立功,』立功是該的,前罪無法抵銷?『將功折罪,』這在人間或可通融,但在宇宙的主宰面前是講不通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這話很好,請問屠刀放在何處?但是主耶穌祂是神的兒子,祂來,是為代替罪人受刑。不論罪有多大,惡有多極,只要你向主耶穌承認,求赦,馬上得著赦罪平安,一信就得救。人吸一口氣有多容易,人得救也有多容易。請讀者趕快信祂,只要信祂,一信就得救,這是每個基督徒都可作見證的。

(五)教主與救主之分

各教都有他們的教主,他們在世活了一段時間,也就死了、葬了,一生功績也就完了。獨有基督教沒有教主,只有救主,主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死了,埋葬了,第三天祂復活了,不僅靈魂,連身體整個人都復活了。祂是神的兒子,所以能從死裏復活,今日永遠活著,不再死了。祂是替人類每一個人擔罪而死,現在祂是活著,坐在天上寶座之上。祂已準備好了,不分早晚,不分時地,你可隨時禱告祂,祂隨時願意向你證明,祂是聽禱告的主。尤其奇妙的是,你用任何方言向祂禱告,祂都能懂,主耶穌是全人類的救主。設若今日聖人再世,如果他是土耳其人,要來訪問中國,沒有通譯,就沒法會談了,這就是教主救主之不同。聖經上說,『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真是恩門大開,請你馬上求告祂的名。

(六)真神假神之分

凡是命令人作、幹、努力的宗教,都是假的。若對一個患肺病的人說,要衛生哪!要營養哪!肺病真危險哪!不可以生肺病哪!這些話能否有助於患者呢?聖經上說,神那麼愛世上的人,(當然您也在內,)又說愛到一個地步,(照著你我需要的,)將祂的獨生子主耶穌賜給世人。感謝神,神已經在一千九百多年前來了。主耶穌在十字架上,已經站在你我罪人的地位上,受了你我該受的審判。祂受鞭打、譏笑、辱罵都是為著愛你愛我。痛苦祂都忍受了,祂的受死把神的愛表明出來了。寶血是為洗淨我們的罪而流的,在信祂的人,不只不至滅亡,更進一步,要得永遠的生命,就是得著神的生命,神的自己進到人裏,作我們的生命。生命高了,道德標準也就高了,這是神作的。恩門愛路今正齊開,切莫拒祂奇愛。

(七)讓誰在您身上成形在此要有個智慧的揀選

世人不分賢、愚、智、魯都是生在罪中,長在罪中,活在罪中,死在罪中。這個問題不是黃金、美鈔、高官、厚爵所能解決,設不趁著今天求告主名,終有一天罪會成形,在您身上結出一個死亡的結果來,那時就沒有機會了。因神是活人的神,不是死人的神,到了那個地步,可就慘了。有個永遠的痛苦在等候著,是人所喫不消的。設若您謙卑下來,閉上眼睛,在一安靜地方,將您心中的事,都向救主默默說明,祂就進入您的內心,您常常將您的事告訴祂,又讀祂的話,慢慢的,基督要成形在您裏面。您活著就是基督,那樣謙卑溫柔,充滿了神的愛,見證這位創造宇宙的真神是一位何等榮耀的真神。到了那時,神得到滿足,您也得到滿足;天滿足,地也滿足,何等的榮耀。願您不失去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快快的求告祂,祂正在等候您,祂願意垂聽您的求告,並成全您一切的求告。

請讓我們一起向神禱告 神阿,我敬拜你,惟有你是真神,惟有你是宇宙的主宰,宇宙萬物全是你創造的。你把生命、氣息、萬物賜給我,我的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你,當把榮耀歸給你。神阿,我是何等蒙昧無知,思念虛妄,心地昏暗,竟去敬拜泥塑木雕的偶像,信奉虛空無益的假神,得罪了你這位忌邪的神,求你赦免我不認識你的罪。神阿,我曾多次無故恨惡你,無理漫罵你,褻瀆了你的聖名,硬著頸項,以背向你,與你為仇為敵,真是罪該萬死。神阿,我感謝你,因為你憐憫了我,開了我的心眼,叫我認識你,使我離棄虛妄,歸向你。神阿,感謝你,賜下你的獨生兒子,救主耶穌基督,來到世間,親身擔當我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流血洗淨我一切的罪,使我與你和好,能彀親近你,以你為樂。但願榮耀歸給你,直到永永遠遠。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見證人:鄭大強弟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