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行在生命光中-許馨文姊妹的見證

更多見證

July 15,2006

行在生命光中-許馨文姊妹的見證

自從遇見耶穌之後,我擁抱了最甜美的真愛。以前我是個目中無人,睜著眼睛說瞎話的盲眼人,但是現在我目中有神,而且是個睜著眼睛說神話,有榮耀盼望的盲眼人。所以我要大聲地宣告:「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

從多彩多姿到無盡黑夜

28歲以前的我生活多彩多姿,是個自信滿滿的服裝設計師,收入優渥且家庭幸福美滿,是別人眼中的幸運兒。29歲時偶然間得知罹患青少年開放式青光眼,導致眼壓異常,視神經快速萎縮,進而投入中醫、西醫、民俗療法及各式各樣的靈療。後來進入山中修心養身,開始過著「山頂洞人」的生活。30歲,追求各大宗教及各大醫派,渴望尋求身體最佳的居所及心靈安頓的方法。視力漸漸地模糊,心裏背負著極大的恐懼,希望藉著神力創造奇蹟,於是住進廟裏。31歲,窮極一切人為的方法,至終仍無法挽回逐漸失去的目光,結束了31年五彩繽紛的光明世界,轉而進入無光、無色、無望的黑暗世界。以前我覺得「無常」是別人,絕對不會是我;但是有一天,災難突然臨到,教我情何以堪!以前目光飽覽所有美麗的線條,如今卻失去這一切特權,失去了視力,我怎麼辦?我的人生跟死了沒兩樣,繽紛燦爛如同昨天,今後只有無盡的黑夜及孤單等著我…

傳統觀念認為,因為因果輪迴及業障,我才會遭此悲慘下場。我無力掙脫別人對我的觀感,每天都得背負沈痛的鎖鍊。雖活在痛苦當中,但仍得裝作堅強;我還是得過生活,每一天卻是無奈的日子。曾經為了使眼睛能得醫治,我赤腳從臺北走到高雄,走了20天,忍受了腳流血、流膿,一切身體上的苦楚,只為了消災祈福,甚至為我下輩子不要再當盲人祈福。希望透過苦行僧的一種行腳,來改變我的命運。還有人說我身上有邪魔,就忍受著身上的苦楚,讓人鞭打了好幾個月,因為我相信我是有希望的。因為一本書說:「揪得一瘡疤,疾病一把抓。」就拿著艾草在我手的虎口處半燒半灸四次,結果留下了二個很大疤痕。為得醫治,我甘願作盡這些瘋狂的事。我曾是別人眼中的幸運兒,專門幫助別人,現在卻得受別人的幫助。

從尼姑道姑到神的兒女

為了尋求神,住進廟裏當尼姑,之後還當了一年半的道姑。無論當尼姑或當道姑,對我完全沒有幫助。有一天晚上,我在廟門跪著,求問我的眾仙、佛、菩薩:「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你們不肯救我?為什麼?從小我就篤信有神,也做好每一件事情,難道我就不能化解我是一個盲眼人的輪迴嗎?」我磕了一百多個響頭,一直磕,磕到心力焦瘁,還得承認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視障者,不能再看到這多彩多姿的世界。我只好打包行李回家,什麼都不能再做了。以前還有眼睛可以遍尋各大名師,尋找美麗的居所,參與各樣的捐款活動,為要改變這個事實,而且我相信有神,神一定會來救我。但我相信的神明,現在都到那裏去了?以前我看得到,一定找一位看似莊嚴的神像來膜拜,可是現在連燒根香都會燒到手,自己在家中怎麼膜拜呢?無法看經書,又沒有錄音帶可以聽,每天面對的只是一片黑暗。家人、朋友的安慰只是短暫的;人都很有愛心,雖想幫助卻是有限。我無法突破每天晚上面對自己時,那殘酷的審判:「你沒有未來!從小你只會繪畫,現在失去了眼睛,你的手沒有用了,你沒有希望了…」每天每天一直重覆…在家裏,每天只能和空氣說話,也睡不著,自言自語到隔天人家醒來。

很奇妙的,當我決定放棄追尋所有的宗教,不再尋求人的幫助,只是靜靜的在家祈求時,真的神,活的神卻來了,祂來叩我的門。記得當我還在廟裏時,我曾說:「若真有神,請你現在來救我,不要遺棄我,沒有人能幫助我了,我還是願意相信有你,我需要一位能救我真正從黑暗中走出來的神。」很奇妙的,我從來沒有呼喊過主耶穌,但是我知道有主耶穌這一位神;我從來沒有機會參加福音聚會,但就因著我這樣的禱告再禱告,有一天弟兄姊妹來我們家叩門了。叩著,叩著,叩開了我的心門,就如聖經所說:「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太七8下)祂聽到了我的呼求,活神來救我了,祂同弟兄姊妹來到我的家中。他們什麼都沒說,只教我唱一首詩歌「遇見你們」,內容是說到只有一種愛是沒有條件的,祂能救我並住我心,而弟兄姊妹如同雲彩圍繞在我身邊。他們告訴我,你一定會得救,只要你信而受浸。

在我遇見他們的第七天,第一次去參加召會的主日聚會,就完全沒有懷疑的說:「我要受浸!」因為他們帶我唱詩歌時,我整個人痛哭流涕;我是經過印證,費盡千辛萬苦才尋得的,怎麼可能再放掉祂?不可能!我就這樣在2001年11月4日成了非常有盼望、有榮耀的神的兒女。我不再是一個沒有盼望的盲人,而是一個有神生命的小神人,而且令我非常感動的是,神揀選了我。只要心裏相信,口裏承認,就必得救,就如我當初禱告:「主耶穌,我相信你,我需要你,我願意重新來面對我的新生活。」就是這麼簡單,完全不費吹灰之力,我的生命就這樣改變了。

在這三年中,有一堆弟兄姊妹,如同雲彩圍繞在我的身邊,教我讀經,教我唱詩歌。所以我的人生就如這首詩歌:「我生命有何等奇妙的大改變,自基督來住在我心!」以前我替自己選擇一個非常好的居住之所,但是神卻不在當中;現在祂說祂要與我同住,所以我的人生就起了這奇妙的大改變。我每天被神的光輝照耀著,因為我晨興,我禱告,並從禱告中得到能力,所以我的喜樂就像活泉一樣湧流不絕,就像海浪一樣,一波接著一波。

從殘缺歎息到榮耀盼望

得救後,姊妹每天都會打電話讀聖經給我聽。有一天讀到約翰福音:「門徒問耶穌說,拉比,是誰犯了罪,叫這人生來就瞎眼?是這人,還是他父母?耶穌回答說,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乃是要在他身上顯明神的作為。」(約九2~3)以前我熟讀佛經和一些所謂的宗教經典,裏面都說:「今生受到聾啞瘖音殘障的果報是因為他們褻瀆神明,他們非常的罪不可赦,所以這輩子就必須受這樣子的輪迴。」宗教說我是罪大惡極。主耶穌卻說是要顯明祂的作為,我不得不屈膝敬拜祂。因為我覺得我是個罪人,但是主愛我,是祂的愛來救我。我受到莫大的鼓勵,原來我不是殘缺的器皿,乃是要彰顯神的器皿。我不再以為白晝是屬於別人,黑夜卻是永遠屬於我;完美是屬於別人,殘缺卻是屬於我,不!我現在覺得我是一個最有榮耀盼望的盲眼人。而且聖經也說,瞎眼人最需要的是光。光怎麼來?不是到外面去尋求那些旁門左道。聖經清清楚楚的說,神是光;但是惟有真的神,活的神才是這個光。在祂裏面絕不會有黑暗,所以我不再怕黑暗;祂說,你跟從我,就絕不在黑暗裏行,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八12)。我就是要得著這生命的光。沒有什麼可以讓我說我很悲慘!我現在可以彈鋼琴,可以唱詩歌,可以到處去作見證,唱著一首首安慰人的詩歌。我現在以主耶穌為我的喜樂,不再低下頭看自己的軟弱,而是向祂仰著臉,不斷的向祂禱告。

不是我能跨過艱難、飛越沮喪,或靠自己就能走出死蔭幽谷,我是沒有辦法靠著自己享受美麗繽紛的心靈世界。那麼我是靠誰呢?「在人是不能的,在神卻不然,因為在神凡事都能。」(可十27)雖然我似乎走到了人生的盡頭,但是神卻來成了我人生的新起頭。表面上,靈魂之窗已經關上,但是神為我開啟更多扇門,並且由祂親自來帶領。我非常感謝神的恩典並祂一路的帶領。只要簡單的信,接受主耶穌到我們的心中,開口說:「哦!主耶穌!哦!主耶穌!」奇妙的改變就會從我們身上開始,祂也必用光照亮我們的道路。

見證人:許馨文


更多見證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