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逾格的恩典

 那一年我三十三歲,正是主耶穌
 被釘在十字架的年紀。車禍中,
 我體會了不能隨意的痛苦,
 肋旁被戳的椎心之痛。
 主啟示我,我是隻迷途的羔羊,
 然而祂是牧人,祂尋我回家。 

 話說十多年前,我還是個高中生。有一天,在公館夜市閒逛,突然有位外國人靠過來,對我說,『你信耶穌麼?』我斬釘截鐵的回答:『當然不信。』他便塞給了我一本福音小冊,我隨手就丟進垃圾桶。這是我第一次接觸福音。

 自信滿滿

 班上有位基督徒,在軍訓課翻看聖經被逮到,教官破口大罵說,『看甚麼聖經?接受外來帝國主義思想的侵略麼?』看他被罵得面紅耳赤,我暗想:好好的,信甚麼基督教,自找麻煩。
 畢業後到美國,在聖地牙哥加州大學念碩士學位。求學期間不少人用各種方法,向我傳耶穌基督的福音,我總認為那是迷信的行為,不屑一顧。入學後,拚了九個月,順利的取得學位,對自己更是自信滿滿。
 在美第三年,一位曾不信有神的好友,寫信告訴我,他在美國的東岸受浸信了主。我十分訝異,他讀的是一流大學的物理系,前途似錦,怎會信耶穌呢?後來在洛杉磯遇見我現在的妻子,她自小信耶穌。交往一陣子後,有一天,她突然流著淚,要求分手,說,我們不適合。我被這突如其來的事弄得無心工作。深夜,開車回家,我心亂如麻的禱告說,『哦,主耶穌,若真有你這位神,你難道不知她回到我身邊,我纔有機會成為你的信徒麼?』雖然我那時還是個不信的人,主仍舊聽了我的禱告。不久,她就回到我身邊。

 人性的醜陋

 婚後,她要求我上教堂作禮拜,我就陪她去。只是臺上牧師講道時,我在臺下作白日夢。一九九四年,我取得教育部公費,到了東岸某著名大學,攻讀電子材料博士學位。每主日我依然陪妻子到當地召會,聽耶穌基督的福音,但依然心猿意馬。一九九七年元月,我通過博士論文大綱考試,並且我設計一項實驗作得出乎意料成功,解決了一項半導體材料製作過程上的困難,獲得很大成果,隨後發表兩篇學術論文,並申請專利。然而,指導教授卻不願將我的名字放在專利上,因為我是學生,如果放了我的名字,我就讀的大學將會要求分享一半。我十分憤怒,深刻了解人性的醜陋,心中不滿至極,甚至想放棄學位,和教授爭吵,討回公道。

 愛與對錯

 有一天,召會裏討論到如何建造『新耶路撒冷』,我壓根兒沒聽過這玩意兒。一位弟兄主動和我分享,他說,要建立『新耶路撒冷』,必須有愛;主不是憑律法的『對』、『錯』來對付我們,而是以愛來對待我們。因著祂是公義的神,不能廢除『對』、『錯』的律法,但祂又是愛的神,所以差遣獨生子耶穌基督,也就是祂自己,降世捨身,背負世人的罪,以愛來對付律法『對』、『錯』的審判,赦免人的罪,滿足神公義的要求。那時,我的心像觸了電般,想到自己實在沒有愛,而是以『對』、『錯』面對這個世界。
 回到家中,面對堆積如山的論文參考資料,我又回到了我的世界。在寫論文期間,妻子問我:『你何時受浸?』我隨口說,『拿到博士之後再說。』經過三、四個月的趕工,終於大功告成,開始準備論文的答辯。這時加州一家全球最大的半導體設備製造公司,對我的專長十分感興趣。至此,我真是得意非凡,只費三年半即取得博士學位,並且還沒有畢業,就有大公司主動上門提供工作,真是天助我也。至於何時受浸,再說罷!

 祂尋我回家

 一九九七年九月的一個下雨天,我開車到實驗室去。在高速公路上,有一婦人嫌我車速太慢,按著喇叭,快速蛇行到我面前,我就回超過去,雙方車子互不相讓。靠近交流道時,我因要迴避上來的慢車,就轉換車道。那知路面滑,一下就滑到路肩,剛好有株大樹在路肩旁,我的車就狠狠撞上去,車身一下深陷進去,整部車嵌在樹幹上。緊接著,一根粗樹幹穿破窗戶,離我的頭部只相隔數公分,差點貫穿我的腦部。由於撞擊太厲害,我當場昏了過去。警察合力將車頂鋸開,把我從車中垂直拖出,並呼叫直昇機,緊急空運到醫院急救。
 由於內傷太重,肋骨折斷,且刺破肺膜,使整個肺部萎縮成只有一個拳頭大。醫生在我肋旁開一個洞,引管灌入氧氣,幫助我呼吸;同時發出病危通知:能否活下去,要看過不過得了那一晚。那一年我三十三歲,正是主耶穌被釘在十字架的年紀。車禍中,我體會了不能隨意的痛苦,以及肋旁被戳的椎心之痛。主啟示我,我是隻迷途的羔羊,然而祂是牧人,祂尋我回家。

 成為祂的兒女

 在康復過程中,我研讀聖經,一日讀到路加福音主尋迷羊的故事,剎那間,主的靈充滿在我靈裏,我知道我得救了。顧不得傷口,我告訴弟兄們,我要馬上受浸,不是因為主在車禍中救了我,而是我深受神的恩典感動;祂那永不放棄的大愛,要使我成為祂的兒女。
 一九九八年元月,我順利通過了博士論文的口試。是年三月,美國專利商標局通知那位教授,他們研判我應該列名分享專利,除非取得我放棄專利的聲明,否則他們將不頒發專利。教授一改往日傲慢的態度,與我相商。奇妙的是,這專利在我眼裏已如糞土,因為此時我深知耶穌基督已經在我裏面。我喜樂的,在眾人不得其解的疑惑中簽字,了結這件事。感謝主,為了打開我的心門,分賜祂的靈在我裏面,如此大費周章。
 受浸後,每天初陽升起,喜樂就湧上心頭。正如一首詩歌所描述的:『人比天使更微小,你前算得甚麼?你竟眷顧如珍寶,尋他與你復和。天使墮落你不尋,惟人蒙你赦免!讚美,哦父,讚不盡你這逾格恩典。』是的,祂這逾格的恩典,我讚美不盡。

見証人: 李天錫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