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種子(林林淑慧姊妹)

羅馬書五章八節『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就在此將祂自己的愛向我們顯明了。』

是我隻身漂洋過海的祖父,把他堅強無畏的性格,
像種子一般種在我的心田裡。

祖父從福建永春來臺,退休後在山明水秀的埔里購地置產。父親是獨子,承繼了所有的遺產,所以從小我的生活一無所缺,加上國小一年級就拿到全縣抽考第一名。因此,從小我就享受著『天之驕女』的縱寵。小學三年級,姊姊五年級,她班上的老師借我家房間給學生補習算術,常問到班上無人能作答,而我在一旁,邊作功課邊不慌不忙的說出正確答案,氣得姊姊的同學下課後圍過來要打我。當爸爸的朋友來家小聚,我也湊一腳,發表意見,伯伯叔叔都誇『這小女孩滿有見地的』。許多人在猜測我的將來會如 何。

初中畢業後,我雄心萬丈的考入北一女。在親友、老師、同學的誇讚與羨慕中,我來到臺北。面對這陌生的城市,我揚起了頭,自詡為神,能掌握自己的人生方向。高中畢業,我的目標轉向臺大。大專聯考放榜那天,看到許多同學的名字在臺大的榜上。其中兩位,一位在模擬考時,數學只得十八分;另一位英文不及格,哭得很傷心,我都曾安慰幫助過她們,而今我的名字遠在臺大之外。哦,天,這是多大的惡作劇呀!

第二年懷著志在必得的決心重考。媽媽和同學陪考,誰知三個人都看錯時間,到達試場晚十二分鐘,監試人員無論如何不准我進入試場。在考場外,我幾乎昏過去,一年的心血頃刻間歸於泡影。讀書是我的生命,求學是我的世界…我的一切都完了。

後來,我考進一所國立大學夜間部,但心 情極其消沉。我花許多時間讀世界名著,渴望從中尋得人生方向,從世間名人身上得知生活真諦。書一本本的讀下去,我增加了不少知識,覺得別人低俗,自己清高,人越過越孤僻。

那段日子,我常在校園裡徘徊,花草、樹木、藍天從我眼前掠過,我忽有所悟:四季循環,星球運轉,宇宙由不變的定律在維持著,這裡一定有一位主宰者。浩瀚穹蒼下,一個小小的我,竟如此驕傲。我心底升起強烈的飢渴:『神阿!如果真有你,我願意信你!』

神記念我心靈的呼聲!一天,我到學校的出版課找資料。有位女職員站在我旁邊,等我把資料整理好,豫備走了,她輕聲的說,『我可不可以和你作朋友?』看著這樣一位上了年紀又和藹的女士,我不忍拒絕。由她介紹,我參加了一群基督徒在學校裡中午的聚會。在聚會中, 我觀察他們唱詩歌的神情,讀聖經的韻味,雖頗感吸引,但自己卻十分理智。只是不知為甚麼,參加聚會的那一天,竟成為我一週中最快樂的一天!如此聚會了一年。

漸漸的,我心裡有個東西,是溫柔,也是剛強,我不再感到飄浮不定。一位年長的基督徒題醒我,既信主耶穌,就當受浸,向神、向人、向撒但表明立場,對自己也是一個堅固。受浸那天下午,我留在宿舍裡睡午覺。翻來覆去,心裡有聲音催我:『起來!』我起身走向聚會的地方,未進門就聽見弟兄姊妹唱勝利的凱歌,我想到家裡廳堂上擺著祖父牌位的供桌,每晚亮起的兩盞紅燈,就嚇得全身發抖,恨不能逃走!然而當我自受浸的水裡上來後,那沉重的黑暗權勢自我身上墜落了,我站在一個明亮輕鬆的境界裡。一道水,兩個世界│光明與黑暗。祂的救恩 真奇妙!

從受浸那刻起,深處的平安處處隨著我。以前我用自己堅強的意志去闖,身心疲憊。現在,祂偕我,面向種種挑戰。最大的一場是祖父忌日後一天,爸爸差妹妹把我從同學家找回去。我纔踏進家門,爸爸臉色發青的說,『今晚不作生意,專來辦這事。』爸爸拉下鐵門,爆發一陣淒厲的狂笑,他變得陌生可怕,逼我拜祖父的遺像。

『爸爸,讓我愛你,也愛主耶穌好不好?』我跪著求他,淚流滿面:『我是您生的,您是祖父生的,但祖父是從那裡來的呢?爸爸阿,人是神造的,我們記念祖父,怎能不要造我們的神呢?爸爸,真正的孝順不在外面的祭祀,我以後會更孝順您…。』邪惡的勢力像野火一樣的燃燒起來。拳頭有如雨點落在我身上,有爸爸的、媽媽的,還有姊姊的,我並不躲閃。奇妙的平安一直與我 同在。

看我不屈服,爸爸拿火柴來要燒我的頭髮。我想起聖經上神的話:『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路十二7。)我知道若主不許可,誰也不能動我的頭髮。果然,爸爸點了幾次火,都點不著。媽媽拿一把菜刀丟在地上:『你自殺罷!』弟弟嚇呆了,上前跪下求爸爸,場面是一片混亂。時間延續了四個小時,直到凌晨兩點,爸媽回房,我從地上爬起來,長髮披散,踉踉蹌蹌的挨到浴室洗傷,發現全身遍佈淤血的傷痕,紫一塊,青一塊。從小我是爸媽的珍寶,今為小姐之尊卻被毒打,一陣委屈,想哭,誰知卻有豐厚的平安澆灌我,帶我一步一步踏上樓梯,那平安就越高升、越洋溢。回到房裡,我跪在床前,感謝祂,看我配為耶穌這名受辱。躺在床上,有歌聲從心上飄起:『哦,讓痛苦、傷悲,將我試煉;你的使者 何美!其歌何甜!我同他們唱出:愛你更深,我主,愛你更深,愛你更深!』那一夜,我經歷了天使的侍候。

第二天,爸爸餘怒未消,命我去工人中間一起搬磚頭。我順從的走到太陽下,細嫩的手作著粗重的工作。哦,主!他們不知道我所信的是何等榮耀的一位!爸爸暗地察看我平靜如常,以前那個倔強急躁的女兒,像換了一個人。『奇怪!』爸爸搖搖頭。

我家附近的同學朱小姐,看見我所受的逼迫;我請她去告訴埔里教會。當她對弟兄姊妹說出我的遭遇,憂傷的靈立即覆蓋整個聚會。弟兄姊妹一位一位的為我流淚禱告。那傷痛的靈、迫切的心、神聖的愛,折服了我的同學,她看著那大部分是榮民的弟兄,連我這個人都沒見過,在他們心裡卻有真實的骨肉之情。猛然間,她也站起來為我禱告。她一開口,一道光 進入她裡面,她從此接受主作她的救主!

親眼目睹我被爸媽痛打侮辱的弟弟說,『我姊姊不是傻瓜,她受逼迫而不肯否認主耶穌的名,這位主一定是真的。』他也信主了。

回到學校,我用淺顯有限的話向同學傳講耶穌:祂如何將我從孤僻、無望、晦暗中,帶回到祂的愛裡,我的奮鬥、掙扎、努力一下子全安息了,有祂的人生,積極、光明而美好,我因祂的名雖受一點苦,但祂所賜的平安,遠超過我所付出的…我說著,有人在一旁流淚,我見此景,請寢室裡的五個人圍過來禱告,這五個人都信主了。接著,隔壁的寢室也有人接受主。詩歌聲,呼求主名的聲音在宿舍,像春風一樣,撫慰了多人的心靈。最後統計,班上五十幾位同學,有二十七人相信主耶穌是真神!

主耶穌在約翰福音十二章二十四節說,『一粒 麥子若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我看見了這許多子粒的榮耀。雖然我不能像主那樣榮耀父神,但我願以這樣的心志來愛祂,願祂成全我這一粒種子,也能結出彀多的子粒來。

見證人 林林淑慧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