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 and Church Life and Building Spirit and Bride

    基督與召會
    生命與建造
    那靈與新婦



    As a lover of Christ and a pursuer of truth, I write down my joys, memories and reflections.

    May God lead us all into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and build us into the oneness of His body in love.
  • Categories

  • Archives

  • Recently Viewed

  • Recent Posts

如何讀聖經

首先講什麼是聖經。聖經裏有一句話,解釋聖經的本質是什麼,就是提摩太前書三章十六節。這節聖經說,聖經都是神的呼出。神的呼出就是神的氣。表面來說,聖經是人寫出來的,但是,在人寫出來的話背後,有神的靈的感動。所以,我們讀聖經時,不能只是讀白紙黑字,一定要摸到話裏面神的靈。這一點很重要,後面我們還要再講。

我們中文的聖經,最流行的一本叫作「國語和合本」,是1919年出版的,到明年就是整整九十年了。這本中文聖經的譯者大半是外國傳教士。雖然是外國人,但他們在中國呆了二、三十年,都精通中文。有一位猶太傳教士施約瑟(Samuel Isaac Joseph Schereschewsky),一八五九年,他來中國傳教的時候是年輕人。1881年夏天,他去武漢視察當地教會發展。由於當地天氣非常炎熱,施約瑟嚴重中暑,發高燒,痙攣,不省人事。自此,他身患殘疾,四肢行動不便,連說話也受影響,終未能治癒。那時,他已開始有負擔翻譯聖經。於是,他將中文字羅馬拼音化,自己用右手的中指,或手握棒子,在其打字機上,逐個字母地,把修訂稿打出來。翻譯是每天不間斷,歷時七年之久。最後,在他的指導下,中國同工再將文稿從羅馬字母抄寫成漢字。在1888年,他完成了「官話舊約聖經」的修訂;1894年,完成了新約聖經的淺文理譯本。像他這樣的,一生擺在翻譯聖經裏的,我可以舉出很多人。

十九世紀末義和團興起,義和團之後信耶穌的人很多,很需要有一個新版本的聖經。那時還在五四運動之前,白話還不是完全普及。所以,新翻譯出來的第一版聖經是文言文,叫作文理譯本。後來覺得還是需要有一個文字比較通俗的版本的聖經,於是就出了「官話和合譯本聖經」。官話就是北京話。和合就是合訂所有其他不同版本,合併在一起。這兩種版本的聖經同時出版,一本叫作「文理譯本」,一本叫作「官話和合譯本」。「文理譯本」在五四運動以後就慢慢被淘汰了,剩下「官話和合譯本」,這「官話和合譯本」,簡單地稱作和合本,那是在1919年。一直到現在,無論是中國大陸,還是臺灣、香港、海外,主體華語基督徒用的都是這和合本。

它的長處是文體很流暢,很通順,缺點是有一些語體太舊,太過時了。比如說,在舊約雅歌一書裏講到「我的良人」。這「良人」一詞,現在大家都不知道是什麼。「良人」,其實就是「我的愛人」。類似這樣過時的詞語很多。另外,還有一個主要的缺點,就是它沒有注解。為彌補這些缺點,二十幾年前,我們出了一本中文聖經,叫作「恢復本聖經」。「恢復本聖經」就是將聖經按照原文再重新翻譯,並加上注解,所以它是有經文也有注解。「恢復本聖經」有一萬五千多條注解,解釋聖經裏比較難懂的經節。現在越來越多人在用恢復本。

聖經分作兩部分,舊約與新約。舊約的原文是用希伯來文寫的,新約的原文是用希臘文寫的。翻譯成中文的聖經,最普及的版本就是「國語和合譯本」(也稱「官話和合譯本」),以及現在我們所用的恢復本。今天早上我希望花一點時間來向大家介紹一下聖經,以及恢復本聖經。關於聖經,第一點我剛才已經講過,就是整本聖經都是神的呼出,是神藉聖經將自己見證出來。聖經與世界上所有的著作、名著不同。一百多年前,哈佛出了一套書,叫作世界名著集,也就是說現代人越來越少讀書了,特別是到了二十世紀,大家不讀希臘文,不讀拉丁文了。而在二十世紀以前,凡是進大學的人都要讀拉丁文的,你不讀拉丁文你不能進大學。但是到了二十世紀,古典文字就越來越被撇棄了,所以現在大概除了專攻Department of Classics,就是專攻古典學的以外,很少人懂古代的文字。古代的文字最主要的就是希伯來文、希臘文跟拉丁文這三種。

哈佛出了這套書,叫作「Classics of the Western Culture」,就是古典西方文化一百書。在這一套書裏,聖經是屬另一類的。為什麼聖經是另一類呢?因為從世界的眼光來看,它是一本屬靈的書,是一本宗教的書;從聖經的本身來說,它是神的話,不光是神對人的話,是神呼出來的話。所以說,聖經是神的呼出。

第二點,講到聖經,彼得後書說,整本聖經都是神感動先知寫的。這個感動,就好像帆船由風來吹動一樣。你看見的是帆船在動,你看不見風在吹。帆船本身沒有驅動的力量,這驅動的力量是來自風,是由風來驅動帆船。照樣,神的話,表面看是人寫的,但是後面的驅動力就是神,這就是彼得後書第一章所說的。從這兩節聖經就告訴我們,聖經不只是從文典上,從科學上,從歷史上,超越一切的書籍,它更是另一類的書。因為所有的著作都是在人的層次面說話,而聖經是神自己的說話。在所有的經典,包括宗教的經典裏,只有這本聖經是確確定定,而且重複又重複地說,這是神的說話,這是神的說話。舊約與新約加起來,有兩千三百次,兩千三百次寫明是神自己的說話:舊約裏,神說「這是我的說話」,「耶和華如此說」,「這是耶和華說的」;新約裏,常出現「經上記著」。至少有兩千三百次,是神自己在說。這是神所說的話,佛經沒有,回教的可蘭經也沒有這樣。

今天早上,我先用一點時間來向大家證明聖經是書中之書。我從四方面來講,我用四個英文字,叫作maps。map 就是地圖,聖經就是我們人生的地圖,用m-a-p-s 這四個英文字母,我來解釋四個點。

第一個點是M。M 就是stands for manuscript。就是說,聖經是你研究的manuscript,叫作版本。版本不是我們中國人所說的,什麼書齋出了一個版本,或者這個書樓出了一個版本。我們現在說的這個manuscript,這個版本,就是原來的那些「手稿」。如果大家對手稿的歷史有研究的話,就可以知道聖經的手稿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其他的著作更多。現有的手稿,起碼有兩萬四千多份。這兩萬四千多份手稿裏,有大約五千三百多份是希臘文的手稿,有超過一萬份的是拉丁文的手稿。拉丁文是在主耶穌之後大約兩百到三百年才開始流行的,在那之前主要是希臘文的手稿。聖經本身是以希臘文寫的。所以希臘文的手稿有五千三百多,拉丁文有超過一萬。

舉例子來說明。這裏我有一張表,記錄了一些有名的人物,如羅馬帝國的凱撒大帝,他是羅馬帝國的創始人,他的時代是大約西元前七十年,他最早的著作是西元後九百年才開始問世,現在流傳下來的手稿只有十份。西方文明中,希臘文學哲學最重要的人物亞里斯多德,他是西元前384年到322年戰國時代的人,他的著作手稿有流傳下來的就只有五份,而且這些手稿都是大約西元一千一百年以後的手稿。但是大家都公認,歷史上有亞里斯多德這個人,並他的著作是西方文明的繼續。但是我們現在存有的,是他死了以後一千四百年才有的著作。我再稍微念給大家聽,如果大家讀過希臘歷史,就知道希羅多德(Herodotus),一個很出名的希臘史家,相當於我們中國的司馬遷,他是西元前四百八十年出生,他的頭一部著作的手稿是西元後九百年,也就是一千三百年以後才出現,並只有八份。而聖經,我們現在有的手稿大約是兩萬四千種。這兩萬四千種裏面,一大半的是最初的三個世紀遺留下來的手稿。十九世紀,發現了一份手稿,其作者是St. John,那是在西元一百二十年,就是大約主後九十年完成的。到上個世紀,又出現了一些新的手稿,其中有路加福音,馬可福音,還有馬太福音。路加福音是二十世紀發現的,它完成的年代比St. John 的還早三十年,那是主後八十年左右。而馬可福音比它更早,馬可福音是在死海古卷裏發現的。死海古卷是1974年,在以色列死海邊,那帶的地質好像我們這裏的Palm Spring,全部都是乾燥的不得了。因著乾燥,那些古老的羊皮和紙就容易被保存下來。所以1974年,他們在山洞裏面發現了一大堆的古卷,古卷裏有馬可福音。馬可福音比路加福音還要早,大概是主後六十年,也就是主耶穌釘死不到三十年就寫成了。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在埃及發現了很多的古卷。因為埃及天氣比巴勒斯坦更乾燥,而且他們那裏不是用羊皮寫,是用那些蒲草寫。蒲草更容易被保存下來,所以就出來了不少的古卷。其中有一份是馬太福音的片段,馬太福音二十六章。他們根據紙的質地和墨,以及墨滲入紙的深度,再跟同期的一些的手稿比較,鑒定出馬太福音寫成的年代是大約主後四十年。主後四十年,很有可能就是最原始的手稿,但是只有二十六章一章,所以換句話說,這份聖經的手稿,是所有的經典裏面,是最古老,最齊全,而且是最不變的。

在西方文學裏,最出名的就是荷馬的《伊利亞特》。我們現在看的荷馬史詩,大約一萬七千行,但發現的古卷與它有七百六十行的差別,前後不一致;聖經兩萬行,在這兩萬行裏面,只有四十行是與手稿有差別的。那個差距不是大的差距,是標點符號啦,或者是丟了一個拼音字母啦,百分之九十九點五是一致的。手稿研究在西方本身就是一個學問,英文叫作Textual Criticism,是十九世紀從德國人開始的,就是專門比較各種不同的版本,然後從其中找出正確的原文。你去比較一下荷馬的《伊利亞特》,一萬七千行中,有七百六十多行是有異動的,所以起碼有百分之五的差別。而聖經是在兩萬行裏有四十行的不同,並且那些的不同都是小的,占百分之零點五,沒有影響經文的意義。所以這兩個比較下來,聖經的傳遞與世上權威的經典的傳遞的差異是很大的。

再講一講我們中國人的經典。中國人沒有研究手抄本的學問,因為我們中國人是靠編輯人的聲望。比如說,現在我們說的《四書五經》,五經是孔子編的。孔子編了以後,到了西元一千多年南宋,有位朱熹,他是研究儒學的專家,他就把那些孔夫子的東西,湊起來作為一個儒學研究的入門本,於是他編了四書。這四書就是《大學》,《中庸》,《論語》,《孟子》。四書其實不全是孔子寫的,它最主要是朱熹編的。我們也沒有去保留朱熹的版本,現在我們所有的,最多就是《四庫全書》。三百年以前,乾隆據有《四庫全書》的手稿。從二十世紀開始,人們開始了研究手稿。昨天晚上我研究這手稿的學問。我先把這《四書五經》解釋一下,四書我解釋過了,是朱熹編的;五經,是春秋戰國時孔夫子編了以後,把它傳下來。之後秦始皇統一了天下,開始焚書坑儒,將所有的書通通都燒掉了,所以就絕了。漢朝的時候,先是漢高祖,然後是文帝、景帝,到了第四代,是漢武帝。漢武帝的時候開始尊崇儒教,董仲舒就把那些大量遺失了的文集挖掘出來。現在我們所有的古書現存本,大半都是到了後漢的時期,就是東漢的時期才開始編的。《論語》原來有三個版本,一個叫魯版,一個叫齊版,還有一個是五文版。三個版本篇數都不一樣,一個是二十二篇,一個是二十篇,一個是二十一篇,不要說是行數不一樣,連篇數都不一樣。然後有人根據魯版,並參考其他的版本,將它編成我們現在的《論語》。我們現在手頭上有的,主要就是後漢的時候,留下來的魯版的《論語》。《論語》是孔夫子教導弟子們的話。孔夫子是西元前兩、三百年以前出生,版本是西元兩、三百年以後才有,相隔至少五百年。

還有一本叫作《易經》,《易經》根據傳說是胡西氏寫的。到了西元前五百年的周文王,就是周公,那是五代的時期,他推行易法,《易經》便被流傳下來,一直流傳到我們現在的版本,中間隔了差不多一千年。

現在我講一講手稿。1970年,在湖南長沙近郊馬王堆,考古學家們挖掘出一個墓,墓裏有一個女屍,肌肉還是軟的,骨節還是可以動的,比埃及的木乃伊保存得還要好。除了這個女屍以外,隨著這個墓出了許多文物,其中就有一些書。那些書的年代,是漢朝早期,就是西漢初期,也就大約是主耶穌的時期或前一點點,因為秦朝是西元前約兩百年。那些書是寫在布上,叫帛。寫在上面的大約有十萬字,十萬字裏面有占卜的啦,有天文的啦,有很多東西。其中也有六經,六經就是我們所謂的,詩、書、禮、樂、易、春秋。不是全的,都是一部分一部分。

現在再講《老子》。《老子》的原始版本與我們現有的版本,很有出入。西漢初期到東漢末期之間四百年,版本已經經過了很多的篡改。我們中國人是特別喜歡改東西的。比如說,我們現在說那些佛經,其實都是從印度文翻譯來的。但是在翻譯的時候,翻譯的人揀喜歡的翻,並篡改、添加,所以跟原來的是不一樣的。我們中國人對這個也沒有太大的講究,反正這個就叫作佛經嘛,這個就叫作易經嘛,這個就叫作老子經嘛,誰傳來就看誰的就是了。他沒有想到它其實不是老子寫的,中間不知經過多少人在那裏改來改去。

再說《老子》。最近二十年,發現《老子》有兩個不同的版本。1993年,中國發現有兩套楚簡,「楚」就是楚國的楚,「簡」就是竹簡的簡,是用來寫文字的,如同今天的紙張。有一套楚簡在上海博物館內,是從香港人那裏買來的,考古學家發現它很有考古價值,所以就把它買了放到上海博物館。那一套的竹簡大概是有三萬五千字,一共有八十種,有一千兩百個竹簡。那是戰國時代,比漢朝早至少兩、三百年。楚簡裏有《老子》,這個是一個來源。另一個來源是在湖北荊州的郭店,郭就是郭子儀的郭,店就是商店的店。郭店那裏也挖掘出一套楚簡,那些郭店的楚簡比較少一點,只有一萬三千字,有八百零四個竹簡。這八百零四個竹簡裏面,有一些是沒有字,只有七百二十六個竹簡是有字的,在這些竹簡裏也有《老子》。那麼,戰國時代的《老子》與我們現代版《老子》的差距是多少呢?我們現在的《老子》是八十一篇,戰國時代的《老子》只有我們八十一篇中的三十二篇,另外有兩篇是我們現在版沒有的。所以現在學者甚至說,這個究竟能不能算是《老子》也是一個問題。經過了七、八百年的時間,原先的《老子》就變成了另外一個《老子》了,現在我們有的《老子•道德經》,原來是叫作《德道》,是兩字顛倒的。又因著竹簡是一塊塊地用線穿在一起的,在編排的時候就會有一個順序的問題,故現代版的《老子》與原先的在編排順序上有不同的地方。所以我們現在讀的其實是第一頁、第三頁、第二頁,但是我們不知道,因為我們已沒有古卷可為依據,以為就是這樣,盲目地讀,還要加上注解等等。
我作了一點這樣的研究,幫大家作一個比較。聖經,是有兩萬四千份手稿,百分之九十九點五都是一樣,只有零點五是有小小的不同。作這個比較花了我四十五分鐘,m-a-p-s 我只講了M。

現在講A。A就是Author,即作者。聖經是由四十幾個不同的作者寫的,從舊約摩西開始,一直到新約最後一卷書是使徒約翰,經過的時間大概是一千六百年。其作者中,有的是皇帝,有的是牧人,有的是大政治家,就好像摩西,有的是鄉下打漁的,就好像彼得,各種身份都不一樣,但是合成一起就成為聖經的經典,共六十六卷。這六十六卷書雖然是四十幾個作者寫的,但是它前後一致—不只是主題一致,連語氣都是一致的。

舉一個例子,聖經的頭三章與聖經的最後三章是遙相呼應的。聖經頭三章裏面,講到有一棵生命樹,到了聖經末後又講到一棵生命樹;聖經開頭講一條生命河,聖經末後又講一條生命河;聖經開頭講生命河旁有寶石,有珍珠,還有黃金,到了聖經末後也有精金,珍珠,寶石這三樣;在開頭,就講到從亞當產生了一個夏娃,夏娃是從亞當建造出來的(build a woman),然後到聖經末了,就講到有一座城,這個城是建造出來的,並說,這個城就是羔羊的妻,也是講到一對配偶。所以開頭是生命樹,末後是生命樹;開頭是生命河,末後也是生命河;開頭是金、銀、珍珠寶石,結束也是精金、珍珠、寶石;開頭是被建造起來的一個女人,最後也是一座城,就是羔羊的妻子、配偶。你看,前後是完全一致的。當然如果你讀聖經,慢慢研究的話,你就知道這幾個都是有它的屬靈意義的:生命樹代表神自己,然後神流出來了,就成為生命河;神自己代表生命樹,流出來就代表聖靈,產生這些寶石,就是蒙救贖的人,他們被建造在一起,就成為一個配偶,就是神的配偶。這就是舊約與新約,是遙遙相對應的。你看,誰能夠寫出這個?兩個距離是一千六百年,一千六百年哪。

如果說今天要寫百科全書,請你們在座的四十幾位每人寫一篇文章,寫出來的定規都是五花八門,各種味道,南腔北調,一看就看得出來,不一樣的。現在連大陸文章跟臺灣文章都不一樣。這是在同一個時代,還有同是一個文化,都有不一樣。但你看這個聖經,它是四十幾個作者,在一千六百年的時間裏寫出來的。

聖經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從頭到尾主題是一致的,你讀的時候覺得可以一直讀下去,讀舊約,讀新約,你的感覺是一樣的。你就會看見,在聖經後面有一隻隱形的手,就是神的手,在那裏寫。這是第二個點。

第三個點,就是P。P就是Prophecy,即聖經裏面的預言。聖經裏面的預言,有人算過,全本聖經六十六卷,三分之一都是講預言。換句話說,三分之一的話是講將來要發生的事。有一些將來發生的事,現在已經發生了。比如,舊約裏面講了很多的預言,那些通通都應驗了。有人算過,說是全本聖經有超過一千八百個不同的預言。這一千八百個不同的預言在聖經裏面有的是已經應驗了,有的正等待著應驗。比如,在舊約時代有兩個海港,一個是推羅,一個是西頓。這兩個海港就在今天的黎巴嫩,就是以色列北部,西頓的位置比推羅更北一點。在當時,這兩個海港是大海港,是腓尼基人建立起來。腓尼基人分佈在地中海一帶,他們是航海的專家,就好像三百年前的西班牙人,及兩百年前的英國人一樣,霸據著海上的主權。聖經裏的以西結書就預言說,第一個海港推羅,要被全部鏟為平地,然後打漁的要在石頭上曬他們的漁網;另一個海港西頓,要遭遇刀劍,要遭遇爭戰,但是沒有說它要被完全毀滅。請看看今天黎巴嫩的情形,現在的推羅是荒無人煙,為什麼呢?因為這個大海港被巴比倫王掃平了。當時巴比倫的軍隊壓境的時候,推羅人就聰明地將全部的居民搬遷到推羅對面的小島上。面對一座空城,巴比倫王怒氣衝天,就把整個城市鏟為平地。瑪代波斯帝國滅了巴比倫帝國了以後,又被亞歷山大大帝取代。西元前332年亞歷山大大帝率軍前來,攻打推羅對面的小島。他命令士兵將廢墟上那些石頭、木頭,全拋進海裏,築成一個Causeway,就是小的堤壩。借助這個堤壩,軍隊一直開到小島上,將小島居民全部滅除。所以今天的推羅不光連廢墟沒有,連廢墟上的木頭、石頭也都通通被丟進海裏。所以從海面露出來的就是光光的石頭,一點沒錯,打漁的人就在上面曬網,這是推羅。預言說西頓沒有被完全毀滅掉,不錯,今天的西頓還有幾萬人口住在那裏。這兩個城市的戰略位置,西頓並沒有比推羅更好,但是聖經裏說了,一個要被完全毀滅,另一個要經過刀劍與爭戰,今天是完全應驗了。

除了這個例子以外,還有很多。一個很著名的預言,就是人類的歷史要分作四大帝國,這個預言是在第一個帝國的時期產生的。第一個帝國是巴比倫帝國,巴比倫帝國被瑪代波斯帝國毀滅了,瑪代波斯被亞歷山大毀滅了。巴比倫是第一個帝國,然後第二個是瑪代波斯,瑪代波斯以後就是希臘,希臘以後就是羅馬。這是古代西方的歷史,大家都知道這個古代的四個大帝國。這四個大帝國在舊約的但以理書早就講了。但以理書二章31至33節說,巴比倫王作了一個夢,夢裏有一個大人像,人像的頭是精金的,胸膛和膀臂是銀的,肚腹和腰是銅的,腿是鐵的,腳是半鐵半泥的。金的頭就代表巴比倫,銀的胸膛和膀臂代表瑪代波斯,銅的肚腹和腰那是代表希臘,鐵的腿是代表羅馬。後來羅馬帝國被分為兩半,東羅馬帝國及西羅馬帝國。在大約西元六百年,西羅馬帝國先滅亡,東羅馬帝國一直延續到西元一千兩百年,被土耳其滅掉,並被分散。之後就開始進入現代社會,開始民主了,也就是泥,民主就是和泥的。接著到了腳趾頭,就是一半泥一半鐵,那就是說羅馬帝國雖然是滅亡了,但現在無論是法律,建築,文化,還是政治,全部都是延續羅馬的這套。所以現代的西方文化可以說是羅馬帝國的延續。這是在大約兩千五百年以前的舊約但以理書,早早預言了人類的四個大帝國。

前幾年中國很流行的一套紀錄片《大國崛起》,說到歷史上許多的帝國,曾一個個地興起,再一個個地敗落。言下之意,就是說現在該輪到我們了。但按照聖經,人類的帝國就四個,一個起來,一個下去。現在你看,人類的歷史就是聖經的應驗。這是第三。

第四個點,是S。S 就是Statistics,就是統計,就是以統計學來看,聖經即神的話,能應驗的可能性究竟是多少?很簡單,我們來作一個數位演算法。聖經裏說到關於主耶穌的預言,至少有三百個預言應驗了。好了,那麼我把這三百個預言中的第一個預言-聖經裏說主耶穌是要由童貞女而生,我算它應驗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五十吧,即應驗與否是1比1。其實這不是百分之五十,在世界上,有多少人是沒有經過男女交配而生出來的?你說根本沒有,那也不是。生物告訴我們,是有這樣的情形,但那個比例是幾千萬比一,這我都忽略不計了,一概算為百分之五十,即1比1。由童貞女生,是百分之五十。第二個預言,說主耶穌要騎著驢駒進耶路撒冷,我也算是百分之五十。那三百個預言通通都要應驗的話,那比例是多少呢?第一個預言的應驗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五十,就是二分之一,是不是?第二個預言又要應驗的話,就是一半乘一半,是不是?那就是四分之一,那三百個預言都要應驗的話,就是一半乘一半乘一半……乘三百次,那就是二分之一的300 次方,2的300次方,你們是科學家,算算是多少?2的10次方是1024,我們估算為1000。那麼2的300 次方,也就是1000 的30次方,等於說是10的90次方。那是多少?就是10後面90個零分之一,也就是聖經語言應驗的比例是1090 比1。事實上,三百個預言都應驗了在基督這一個人身上。Statistically  speaking,就是以統計學來證明聖經裏預言的高度應驗。

我講了這些,是要從某些方面來證明聖經就是神的話。它真是奇妙,這是一本很奇妙,很奇妙的書。當然今天我們喜愛讀聖經,不是因為它是最古老的書,它的古卷都是最有價值的,最可靠的,或者唯讀它的預言。我們讀它,是因為它所存的話給我們生命。生命是看不見的,摸不著的,但卻是實際的。愛實不實際呢?愛很實際,但是愛摸不摸得著呢?摸不著。但是若真有人愛你,你可以感覺得到。那神對你說話,你看不看得見呢?看不見的,但是神對你說話,你自己能感受得到的,你會知道是神在對你說話。所以聖經就是神的話,有的時候是神直接對你說話。我讀聖經讀了四十年了,神對我直接說話有好多次。

上周我們在臺北,有一個七千人的、十五歲到四十歲的青年大會。我作了一個見證,我說我十六歲開始讀聖經,讀到今天,我六十歲了,是四十四年,越讀越喜愛聖經。現在我每週與幾個弟兄一起追求RSG。我們的追求與你們的追求不一樣,我們是要每天花大概兩個鐘頭到三個鐘頭的時間,鑽到經節裏的每一句、每一個字來研究:原文怎麼講,各家各派怎麼講,恢復本怎麼講…哎呀,讀得真有味道,真有味道,這是主的話。

我剛才說,有的時候主是直接對你說話。在我剛得救沒多久,還是中學生,我就讀到一節聖經節,說,「誰是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當選擇的道路。」(詩二五12)我那時就在迷迷茫茫要選擇前面的道路,這句話就好像主特別對我講,非常清楚。又有一次,我要到美國來,我來美國不是為著讀書,我是想要來追求真理受訓練。所以,因著這個緣故我就跟我父母說,「我不應該接受你們的經濟支持,我自己要仰望主。」但是那個時候還沒到二十歲,如何仰望主?我就讀到馬太福音二十章十三節,那裏有一句話,主耶穌對葡萄園的工人說,「朋友,我不虧負你。」(另譯)就這五個字「我不虧負你」,我就得到印證,就好像主對我說的一樣。後面的我就不多講了,那個故事講不完的。

有的時候神只要對你講一句話,真是很受用。有的時候神對你說的不只是一句話,就如你在讀聖經,句句話說到你裏面,就好像進到光的範圍,天亮了。你也不知道從哪裏開始亮的,反正就是天亮了,你進入一個光的範圍裏。兩種情況都會有,但是無論如何,你讀聖經,就把你帶到這個光的範圍裏。所以上周我在臺北,對著七千人說,聖經是很寶貝的。美國第十六任總統林肯說,聖經是神給人最大的禮物。救主給人一切的好處,陽光,空氣,沒有一樣能夠比得上聖經裏面的話。

我們中國人說,好處、功用會來自四面八方。我說,聖經對我們有五面十方的功用,多了一面兩方。這五方十面的功用是什麼呢?我們來讀一讀。「無價之書—聖經,啟示無價之寶—基督」。這裏有五節聖經,第一節,就說,淨化人生,使人發亮。經文是詩篇一一九篇第九節:「少年人用什麼使他的行徑純潔呢?是要遵行你的話。」

這是真的,真正能夠純潔我們的,淨化我們人生的是什麼呢?就是神的話。神的話是惟一的清潔劑,其實還不是清潔劑,是排毒餐。我們造成的污染不光是環境污染,因著我們對自己不負責任,對我們的環境不負責任,所以污染了環境。但你要知道,你不光是對環境不負責任,你對自己也不負責任。你第一個污染的不是環境,第一個污染的是你自己,比環境的污染更大的是人性的汙染。所以人們常常講,二十世紀的人類,能夠征服外太空,沒辦法征服內太空,這是真的。你若讀十九世紀的那些文章,都說人類是越來越發達了。因為達爾文的進化論是在十九世紀出來的,達爾文的進化論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所以選來選去,好的品種就留下來了。好的品種越來越出現,並越來越好,人就會進化,到了完全人了,到了超人了。所以二十世紀出現尼采,尼采講要超人,希特勒也講要超人。但是兩次世界大戰下來,就看見人可以征服外太空,沒辦法征服內太空。他能征服環境,他沒辦法征服自己。科學越發達,人自己就越沉淪。

聖經裏就講到人的內在的污染,有五方面。彼得前書第二章第一節說,你們除去一切的惡毒:第一是惡毒,第二是詭詐,第三是偽善,第四是嫉妒,第五是譭謗的話。這個惡毒是人裏面的,就是所有的對自己不滿,對人不滿,對神不滿,是裏面的苦毒。這些苦毒發作起來,到最後就變成了譭謗的話,那就是怨天尤人。一個人若是怨言少講三五句,他會長命一點。這不是講笑話,人的發怨言其實就是對自己最大的侵害。因為這個怨是從他裏面出來的,成於中,形於外。彼得前書第二章第一節說,這五種的東西,會一個接著一個地循環下去。就是你越思想消極,就越帶進消極,消極帶進更消極,就好像癌症,先是第一期,從第一期就進到第二期,然後進到第三期、第四期。普通癌症只有四期,你到了末期,你就沒得救了。

但是,怎麼樣去排除這五個人性的污染呢?彼得前書接著說要愛慕那純淨的話奶。純淨的話奶,就是神的話。神的話就好像奶水一樣,這個奶水是真正的排毒餐。你吃了這話奶,它就會慢慢把這些毒排出去。真正的健康是吃出來的,當我們接受神的話的時候,神的話就把我們人性裏面的毒慢慢、慢慢排出去。這是真正的潔淨,不是客觀的潔淨,是主觀的潔淨;不是無機的潔淨,是有機的潔淨。所以,少年人用什麼來潔淨他的行徑呢?就是遵行神的話。當你被主的話泡透、浸透的時候,你這個人慢慢、慢慢就被潔淨了。

我看到很多人在沒得救的時候,他們常聽那些流行音樂。那種音樂會叫你煩悶,使你消極,甚至有的會叫你自殺。這東西一進入,就在無形當中污染你這個人的心思。幾十年以前,美國有些青年人吸大麻。吸大麻不光會破壞你的身體,它還會破壞你的精神,你一輩子都沒有辦法除掉這個汙染。但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作見證,神的話能夠更新我們的心思,能夠把我們的心思慢慢、慢慢更新過來。

有的人沒信主以前,說不出來什麼原因,就是悲觀,想自殺。聖經裏說,撒但是黑暗的君王,它帶來的就是黑暗;而神的話帶來光,這個光就會潔淨你。少年人用什麼使他的行徑純潔?「純潔」這個字是希伯來文,希伯來文這個字根是同Translucent 這個字。Translucent 是什麼?發光,就是神的話有潔淨的能力,並在潔淨的同時,它也會使你發光。不只是把你漂白了,面無人色的那種漂白,它乃是在純淨裏帶著亮光。所以當我們接受神的話時,神就淨化我們的人生,使人發亮。剛才我們講了第一方面,就是聖經對我們外面有什麼作用。就算你不是基督徒,只要你讀聖經,都會被淨化,都會叫你人生發亮。聖經不光是改變人,也改變社會。哪裏有聖經,哪裏就會有人、家庭、社會的改變。你如果想要有一個好的家庭,最好就是全家讀聖經。今天的景況是全家看電視,那是很不健康的,家人沒有溝通。全家人一起讀聖經,父母跟兒女溝通,兒女跟父母溝通,這還只是在最表面的一層。除了這個以外,讀神的話,就會被神的話影響—潔淨與發光。所以它是家庭裏最好、最好的讀物。

對於社會。有人說,二十世紀每一個國家都在追求民主,而美國是民主的先鋒。你要知道,美國的民主是基於聖經的,沒有聖經的話,民主是維持不下去的。因為人人要有一個共同的價值觀,才能夠有民主。如果我的價值觀是鬥爭,你死我活,而你的價值觀是另外一個,那我們就會一天吵到晚,吵得要命,吵天吵地。為什麼今天民主能夠行得通呢?就是因為大家有同樣的價值觀。你們大家可能也知道,有一個法國人托克維爾(De Tocqueville),美國獨立了以後沒多久,他就來,並研究為什麼民主在美國行得通,在歐洲行不通?研究的結論是,因為美國的價值觀是基於聖經。現今在網路上他的思想仍然很流行。

但是我剛才講的那些,通通只是外面的影響,聖經表面的影響,真正的影響是我們的裏面。人可分作三部分,外面是身體,那是最表面的;身體裏有精神,精神就是哲學、主義,這些東西就會影響人。但是真正能夠淨化人的,是聖經。精神還只是在第二層面,還有第三層面。我再強調,人是分作三部分的,不是兩部分。第三個部分就是人的靈。體、魂、靈,體是最外面的,魂就是我們的精神,那是第二層,最深一層是內裏的那層。在舊約裏以色列有一個敬拜的場所,也是分作三層:最外面是外院,然後進入有遮蓋的內層,再進入就是最裏層了,那裏沒有天然的光,只有神的光在那裏照耀。那是至聖所,是代表人的靈。所以聖經真正是透射到我們人的靈裏的。當聖經透射到你的靈裏,你就蘇醒了。這就是神的話進到你的靈裏,給你生命。就好像一粒種子,如果光是撒在表面就不會長,若種到土裏,而且要進到最裏面,那生長的作用就產生出來了。其實主耶穌也講過這個比喻,祂說一個人出去撒種,這個種子就是神的道,神的道就是神的話。但是種子撒出以後就有不同的土地,有的土地是在路旁,路旁是給人踩,踩到變硬,就好像我們有些人的心,被世界踩到硬了,沒有別的東西能夠進去,那是第一種。第二種土地,就是表面是鬆的,下面卻有石頭,也就是表面還是客客氣氣的,裏面有一些很深很深的怨恨,硬綁綁的硬塊,沒有辦法消除,這是第二種。第三種,就是在環境上有荊棘,荊棘就是那些有刺的植物,與種子兩個一起長,荊棘就把好的種子擠住了。然後第四種,就是好土,好土就是種子種進去,然後生長,有三十倍、六十倍、一百倍的結實。主耶穌這個比喻,就是說神的話進到人裏面,有各種不同的反映。有的,他的心因著世界的思想、活動變硬了;有的是裏面有一些不能除去的東西—石頭;有的是環境,主耶穌說是今生的憂慮,錢財的迷惑,那些東西;但是第四種就是種子深深地進到人裏面,進到人的靈裏面去。(馬太福音第十三章)在這裏就講到第二點,神的話不光是淨化我們外面的行徑,淨化社會,更能重生我們。重生就是叫我們有新的生命,這新生命是從我們的靈裏發生的,這個生命與肉身的生命不同。以賽亞書四十章六至七節說,「凡屬肉體的人盡都如草,他一切的榮美都像野地的花;草必枯乾,花必凋殘。」身體必定要死亡,人生所得到一切的榮華富貴必定要過去,惟有神的話是永遠長存。

馬太福音裏,主接著說,所傳給你們的福音就是這話。所以主耶穌來到,就好像一個撒種的人,把神的話撒在我們心裏。祂的目的就是要從我們的靈裏開始,長出一個屬靈的農場,一個生命的農場。所以這裏第二點是說,神的話賜給我們生命。不光是潔淨我們外面的行為,更是賜給我們一個新的生命,使我們能夠重生。我們從肉身生的那個生命,就好像草和花,是外面的肉體,這是頭一次的生。然後我們接受了神的話,那是第二次的生,就叫作重生。重生,Regenerated。Generated 就是頭一次的生,Regenerated 是第二次的生。「重生」這個字很好,現在我們都談Gene。Regenerated 就是給你一個新的Gene,就是神的Gene,是神生命的種子,藉著主的話傳到你裏面。所以這句話我們念一念,就是彼得前書第一章第二十三節,「你們蒙了重生,不是由於能壞的種子,乃是由於不能壞的種子,是藉著神活而常存的話……」,能壞的種子就是所有物質上的東西,如人的肉體,好像草;他的榮美好像草上的花,就是你再健康,再漂亮,身材再好,也就是草上的花。今天的人很注重他的Gene,甚至他們的孩子還沒有出生以前就要先看看他的Gene。不好的Gene 就墮掉不要,一定要好的Gene,還要改良這個Gene。但你怎麼改良,他都是如同草,如同花一樣,是要朽壞的。但是有一位是不能朽壞的,你由這不朽壞的來生,就是Regenerated——重生。所以神活而常存的話不光是潔淨我們外面,更是叫我們能夠重生。

第三點,神的話叫我們脫離情欲。情欲,凡是在舊造裏的人都有。佛教認為,人的七情六欲需要用四大皆空來對付。人的情欲不光是從外面來的,也會從裏面生出。所以你外部就是全部都空了,也照樣會有情欲。我們常常講一個故事,說有一個人喜歡賭博,他就一直賭,賭到傾家蕩產。他恨自己,於是剁掉自己的手指。他想,把手指頭剁掉,那就不會賭了。但是手是賭不了,心卻還在賭。他賭的心還是在那裏,剁不掉。所以佛教的路是不靈的,吃齋怎麼會叫人吃掉七情六欲呢?根本是離譜。科學上都解釋不來,一個人怎麼能夠藉吃齋吃掉七情六欲?沒辦法的。
我們基督徒就可以證明,惟一真正能叫我們勝過罪,解決的路就是神的話。神的話一來,就產生一個能力。無論是倫理,是宗教,都只是叫你作好,卻沒有能力使你作好。都是有教訓,沒能力。基督教(估且說基督教)不同,它不光是教你,它更是給你這個能力,叫你能夠勝過罪。因為從主來的生命,叫我們有能力勝過世界。我們念一念約翰壹書二章十四、十七節,「青年人,我剛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剛強,神的話住在你們裏面,你們也勝了那惡者……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正在過去;惟獨實行神旨意的,永遠長存。」清靜無為,不是剛強振作,是有變了無,這不是真正的人生。真正的人生,是剛強振作的人生,因為有一個正確的目標,有一個正確的生命。所以這是基督教與佛教的不同,佛教是無,基督教是有。佛教是看見罪、世界不好,所以就想要逃離、丟棄,完全是一個消極的作法。而聖經不是講消極,它是帶你進入一個積極的範圍,藉著神的話,消極的自然就會除去。就如我前面說的,你吃了排毒餐,自然就有抗力來抵抗那些消極的東西。所以這節經文裏說,青年人剛強,不是因著自己,乃是因著神的話,是神的話住在裏面。

所有參加讀經小組的人,都能作見證,你作RSG,神的話住在你裏面,人就健康,並有一個健康的人生;神的話住在你裏面,你也勝了那惡者。惡者在原文不是說那個惡人,而是那個邪惡,the evil,就是整個邪惡的勢力。你不光是勝過魔鬼,而是勝過整個邪惡的勢力。整個邪惡的勢力,會叫人敗壞,或趨於敗壞。真正叫人朽壞的,還不是外面那些東西,而是裏面的。叫人老得快,也是裏面的東西。人犯罪是老得快一點,你想要保持青春,不是外面的塗胭抹粉。大家都知道,若飲食不正常,怎麼塗抹都沒有辦法掩蓋你的老化。但是正常的飲食只是顧到體,還沒有顧到你心理的正常和健康。而現在我們不是在講心理,我們是講靈。人不快樂,皺紋就多。人怎麼能夠快樂?吃藥能夠叫你快樂嗎?不能。惟有主的話能叫我們靈裏喜樂。主的話是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所以,我鼓勵那些還沒有參加RSG 的,現在就進入讀經小組,神的話在你裏面就能叫你有一個新的方向。「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正在過去;惟獨實行神旨意的,永遠長存。」 (約壹二17)這裏說的「實行」,就是把它作成一個習慣。不是心血來潮,如同到了旅館,覺得虛空,就拿起輕便聖經讀兩句。不是。實行神旨意,就是把神的旨意當成習慣,Practice。就好像你去健身房,不是一次的健身,一次的流汗你就會健康了,你需要建立一個去健身房的習慣。每天一到下午五點鐘你就去,練一身汗。你去了一周以後,不去你就會覺得不舒服了,這樣的實行就變成你的習慣了。Practice 這個字是這個意思,不光是Do,是Practice,是變成你的習慣。有的人說,「唉呀,有些得救的人,一周讓他們讀那麼大量的聖經,他們讀不下來。」其實不是很多,只是兩頁半。兩頁半的聖經你都讀不下來?你讀大學,老師說每週要讀一本書,有的還不只一本書,而是兩三本書。兩頁半一天,怎麼會讀不下來?他只是沒有這個習慣而已。你只要養成了這個習慣,不要說是兩頁半,每天二十頁你都可以讀。這個完全是你胃口的問題,我不會勉強。你若是胃口大的話,那一定是習慣養成的。就好像你去健身房運動,頭一天你舉重五次,快要累死了。但以後多舉幾次,一直堅持,過了兩周,你已不只是可以舉重五次了,舉二十次你都可以。你的肌肉的力量Capacity 就擴大了。你讀神的話,也是一個屬靈的胃口問題,屬靈的胃口大了,一天兩頁半,那是絕對沒有問題的,反爾你會覺得這太少了。所以,在這裏講到實行神的旨意,就是要進入神的話。惟獨實行神旨意的,永遠長存。那是真的。所以,什麼是有永遠的價值?乃是神的話。你要你的人生有永恆的價值,不像花草一樣過去—一生很快就過去了,美容沒有了,健康沒有了—你就需要有永遠長存的價值在你裏面,而惟一永遠長存的價值就是神的話。

然後第四點,神的話對我們的功用,是叫我們能夠承受應許,分享神性。我們念一下彼得後書一章四節,「祂已將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賜給我們,叫我們既逃離世上從情欲來的敗壞,就藉著這些應許,得有分於神的性情。」聖經的話是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所以,聖經上的每一句話都是一個應許,都是可以兌現的,這也是為什麼聖經稱作新、舊約聖經,因為這個約就是一個立約的約,Testament。你們知道什麼叫作Testament?就是遺囑。我現在要立一個遺囑了,我就立一個Testament。所以,這新約和舊約,就是神給你的遺囑。不是說神死了,而是說,神的每一句話都是可以兌現的,就如同遺囑。好像父親留給兒子一百萬財產,寫在遺囑上,你拿著這個遺囑就可以去兌現。新、舊約,就是舊的遺囑與新的遺囑,也就是說聖經所說的一切,都是可以兌現的。所以祂所賜給我們的是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你去看一看恢復本聖經的注解,這「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是最大的應許,不光是極大的應許,是最大的應許。

在這注解裏,列出至少有七個應許:第一個應許就是馬太福音第二十八章裏說,「看哪,我天天與你們同在,直到這世代的終結。」(太二八20)聖經應許,神要與我們同在,一直到世界的末了,也就是應許我們有一個神同在的人生,有什麼比這個更好呢?有神同在實在是太好了。你有錢同在,有車同在,有學問同在,有學位同在,這些都是空的。舊約裏所羅門王就說過,「虛空的虛空」(傳一2),「日光之下並無新事」(9節)。第二個應許,是在約翰福音第六章第五十七節,主耶穌說,「那吃我的人,要因我活著。」換句話說,你可以過一種因神活著的生活。神是永遠活著,所以你可以因神活著。第三個是約翰福音第七章三十八節,「信入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就是說,你的人生不是一個窮乏饑渴的人生,而是一個湧流的人生。這是聖經裏給所有信入主的人的應許,信主的人要從他的腹中湧流出活水的江河來。還有其他的應許,這裏的豐富是講不完的。我剛才講的全部都在恢復本注解裏面,你最好自己去讀。聖經將那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賜給我們,叫我們能夠脫離從情欲來的敗壞。這個敗壞從我們生下來,就開始侵食我們。所以有人說,你不是等到死的時候你才死,你是在出生的時候就已經開始進入死亡的過程裏,並一直終極總結到你進棺材為止。你是一直在敗壞裏,這個敗壞是從情欲來的。但神的應許可以叫我們脫離世上從情欲來的敗壞,並借著這些應許,得以有分於神的性情。什麼是神的性情呢?簡單來說就是四方面,愛、光、聖、義。神是愛,我們自己沒有愛的;神是光,我們是黑暗的;神是聖,我們是俗的。與聖相對的不是罪、不是汙,而是俗。沒有神,人就是俗裏俗氣的;有神,就可以成為聖的,聖是與凡俗相對。最後是義,義就是作一切事都是對的。我們中國人說,作事要對得起天,要對得起自己。誰能夠對得起天,誰能夠對得起自己,對得起父母?沒有,一個都沒有。真正的義是神自己。我們信主、得救了,這愛、光、聖、義的性情就作到我們裏面,叫我們能夠有分於神的性情。所以這第四點的題目就是說我們承受應許,並能夠分享神的性情。

最後一點,神的話能夠在我們身上產生的功用,就是因話長大,以致得救。我們信了主,裏面有了生命的種子,但是這個種子還要長大。我們信主不光是去加入教會,掛一個牌子,說我受了浸了,成為基督徒了,不是這個意思。信主是一個過程,是一個旅程,在這個旅程裏,你是天天在主的生命裏長大。所以在彼得前書二章二節,那裏說,你們信主的人「像纔生的嬰孩一樣,切慕那純淨的話奶,叫你們靠此長大,以致得救。」怎麼能夠長大呢?就是靠著神的話,神的話就好像奶一樣,真正是又有營養,又美味可口,又可佳。世上有營養的東西通常都是不好吃的,但是為著營養你得去吃。神的話是既有營養又好吃。怎麼知道呢?下面第三節接著說,「你們若嘗過主是美善的,就必如此。」嘗嘗主恩的美善,就是主話是可以嘗的,不光是理解,更是讓你嘗到,並使你感覺美味。我們中國人常說,食物要色、香、味俱全。神的話不光是可愛的,更是可嘗的、可口的,並且神的話是能夠叫我們漸漸長大的。這裏純淨的話奶,這「純淨」的意思就是正直的,真實的;真實的意思,就是非冒牌的。現在有好多冒牌的食物,假的煉奶,假的牛奶,假的糖等等,大都是人工製作的。而神的話是非人工的,它是自然的、天然的,是有機的,它能夠叫你漸漸長大。而且不光是供應你的靈,更是供應你的魂,因為神的話是與你的魂有關,是供應你魂的。「話」這個字,原文是Logos,是從英文的logical 出來的。藉著這Logos,在你裏面就好像奶水一樣得著供應:供應你的心思,供應你全人。它使你全人都得著滋養,使你的屬靈生命靠此長大。長大的結果是什麼?就是以致得救。這個得救不是永遠的得救,這個得救是今生,你魂裏的得救。就是使你基督徒人生成為一個有收成的人生,就是一個豐收的人生。

根據上面那五節聖經節,說出十種的人生。第一種是潔淨的人生,第二種是透亮的人生,第三種是更新的人生,接著是不朽的人生,得勝的人生,永恆的人生,貴重的人生,神聖的人生,成熟的人生,豐收的人生!這就是神的話,叫我們能夠有這樣的人生。

我是在基督教家庭長大的,從小就禱告。十六歲時,我開始懷疑說,究竟神的話是不是真的呢?這究竟是我的家族傳統信耶穌呢,還是我真正的信仰?我產生了懷疑。那時,召會裏的一位弟兄對我說,「你不要管那麼多,只要每天早晨讀聖經,也不要管你讀得懂讀不懂。」我說,「好。」我想,既然現在我立志作幾件事(我每天早上學打太極拳),那就在每天早上打太極拳以前,我先讀聖經。於是天還沒有亮,我就自己跑到公園裏去讀聖經。開頭讀的時候,只是讀,也沒有什麼禱告。這樣讀了半年,整個人就亮起來了,神的話照亮了我,我的整個人生就不一樣了,我成了真正的基督徒。以前我也是基督徒,不過是掛名的。十六歲那半年開始讀聖經,讀著讀著,自己是真正清楚了,認識到我有靈,認識到主的話是真實的。一晃眼,今年的 二月十日 ,我就到了六十歲。回頭來看這四十四年,神的話對我是太寶貝了,如果沒有主的話,我沒有今天。

也許你會問,你有些什麼呢?我有的不是錢,那些榮華富貴我都沒有。我講一個故事,我太太是美國人,我們是在讀書的時候認識的。那時我還沒有畢業,她已經畢業了。她讀醫學的,已經出來開業了,所以她已經很establish 她的事業(career)了。我呢,什麼也沒有,光棍一個。那時候我們兩個交往到要談婚嫁了,我就對她說,「我跟你講,我什麼都沒有。如果你跟我結婚,此生我只能夠給你三件東西:第一件,我能夠和你分享神,這是最大的產業;第二,我可以和你分享全世界最大的家庭。你嫁進來,你是嫁入最大的家庭,而且很快樂的;第三,我能夠給你篤定的愛。我跟你結了婚,我不會愛別人,這個是確定的。因為我有主,我能夠給你這個承諾。」這個求婚不錯吧?當時的確是這樣。我的點是,這三件東西,說明我們有了主,第一個就有神的生命,叫我們的人生豐富;第二,叫我們進入主的家;第三,叫我們具有我們唱過的那首詩歌「人性的美德」。請問,你能夠保持你自己的愛嗎?人的愛都是一下子就過去了,今天結婚明天就離婚了。真正的愛是在主裏被保守。我是很感謝主,有神的話來保守我這四十四年。直到今日,我還是喜歡讀主的話。

我剛才說過,我現在是每天花兩、三個小時來讀主的話。這本聖經是越讀越有味道,主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所以你們在座的,不管你們是信了主或是沒有信主的,有讀經的或還沒讀經的,我懇切地邀請你們,邀請你們來一同進入這種讀經的生活,進入這種讀經的人生,享受神的話的人生。

2008年—向這一代的挑戰。第一點,假若你能夠認識神的話,你願意認識這話嗎? USA Today 作了一個統計,說為什麼人不讀聖經,大半的人說我讀不懂。很奇怪,其實這本聖經的vocabulary 也不是很多,為什麼大半的人讀不懂呢?你要搞清楚一件事,你想要讀懂一本書,最好的路就是先認識那書的作者。你認識了作者,當你讀他的書時就會很通了。一個小孩,他寫了一本書,你不認識這個小孩,你不知道他在講什麼。當你認識小孩了,你再讀,就懂了、通了,全部通了。神的話更是這樣。感謝主,現在我們有恢復本聖經並一萬五千多個注解,是我們花了很長的時間編譯出來的;現在,除了這本聖經以外,我們還有「讀經指引」,每天給你一段聖經節,並列出當天的重點經節及真理要點幫助你讀經。請你想想第一個問題,假如你能夠認識神的話,你願意認識這話嗎?

第二點,假若你每天花十五分鐘,就能讓聖經改變你的人生,你願意投資這十五分鐘嗎?我們是講投資時間。第三點,假若有人能幫助你讀聖經,你願意接受這幫助嗎?就是願不願意加入我們現在的讀經小組?願意的話,請把姓名、電話、電子郵件寫下來。

如何開始讀聖經:聖經有六十六卷,許多人覺得不知道從哪裏開始,以下是四個基本步驟,幫助你踏上第一步,進入一個正確健康豐碩的閱讀聖經的歷程。四個步驟,第一個是,將自己奉獻給神。就是交託給神,作一個簡單禱告。聖經是神的話,是神對人直接的啟示,若要認識一本書,最好是先認識作者。聖經的作者是神,當你將自己交託給神,向祂奉獻你的心,祂就會將這豐富的寶庫向你打開。你可以向神禱告,我們大家一起念這個禱告:「神啊,我願意認識你的話!我將自己交託給你,求你開啟我的心,叫我認識你話中的奧祕。」阿們。這是第一個步驟。

第二個,就是訂出一個計畫:你需要每天劃出一段時間,把這段時間分別出來,專一地作閱讀聖經用。聖經有一千多章,(三萬多節聖經,)需要有一個一定的計畫,才能把它讀完。在開頭,可能你先訂一個短程目標,例如三十天讀完約翰福音。這是第二個步驟。

第三個,就是購買聖經和輔助工具:有了計畫,下一步就是取得一本自己擁有的聖經。借來的總是不好的,應該自己擁有一本,這樣你可以在上面寫心得、感想。聖經有許多不同的版本,一般人最熟悉的是「國語和合本」,但沒有注解。我們推薦一本最能叫初入門的讀者明白的聖經—「恢復本聖經」,其中包含經文、注解、綱目和串珠。除了聖經以外,還有「讀經指引」,可以幫助你每天按時按量讀一段經文,使你能按部就班地進入新約恢復本經文及注解的豐富。此外,你還需要為自己預備筆和記事本,記錄每天完成的進度。

第四個步驟,就是參加讀經小組,就是RSG 了:讀聖經需要同伴。兩三個人在自由不拘形式的氣氛裏,彼此討論切搓獲取心得,是最有收穫的讀經方法。在各地社區、城鎮,都有這樣的讀經小組成立,你若想聯絡在你附近的讀經小組,可以與你附近的會所取得聯絡,加入最近一期共同追求。我們很多人將在下周開始追求歌羅西書。歌羅西書是新約裏保羅的書信。有的RSG 是讀恢復本裏別的書,但是大半都會是讀歌羅西書。一周就可以讀完歌羅西書,然後再繼續讀帖撒羅尼迦前後書。你可以從下周開始,參加我們的讀經小組。

人生的目標:最崇高的人生,乃是一個有目標的人生。一個有目標的人生,就是一個有計劃的人生。我們的時間、體力和財物都有限,但我們若有計劃,我們就能以有限的資源實現我們的目標。聖經是一本豐富的書,我們若要獲得其中所包含的一切祝福,就需要有計畫的地來讀聖經。聖經是每一個基督徒都應當讀的。因為聖經都是神的呼出,對於教訓、督責、改正、在義上的教導,都是有益的(提後三16)。它給我們看見,神在已往的時候為我們作了多少事,也給我們看見,神在已往的時候曾如何帶領了人。我們一生之中,即使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它上面,也不過能摸著它的一部分而已。一個人如果想不花功夫就明白聖經,那是不可能的事。所以,青年的基督徒應當趕緊花功夫在神的話語上,以便在中年的時候,在老年的時候,能有豐富的話語,可以供應自己,並且供應別人。一個人如果要一生讀聖經一百遍,算他作基督徒五十年,就一年至少要讀兩遍。所以你應當花相當的時間來讀聖經。(初信造就,一四九至一五○、一六二頁)

有一個大財主的致富之道,非常奇特。他年輕時,從事挖金,天天盼望發現產量豐富的礦床。年復一年,指望落空。於是改變方針,專門挖掘他人認為出產已竭,廢棄不採的金礦。漸漸他就發現,若在那些所謂金產枯竭的礦層中,繼續向外開採,或是再挖深些,往往能夠找到豐富的金苗。聖經乃是屬靈的金礦,產量蘊藏極其豐富,儘管開採,只要能往深處開發,必能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造就故事,一六至一七頁)

現在,我帶大家禱告,特別是帶你們那些還沒有信主,不習慣禱告的人。你們跟我禱告好不好?我禱告一句,你們跟著禱告一句:「神啊,謝謝你,今天早上把我帶到這裏來,我願意認識你。我願意認識你的話。求你進到我的心裏,重生我,叫我有你的新生命。神啊,謝謝你給我那麼多的基督徒,在我旁邊幫助我。我願意作一個讀聖經的人,把時間奉獻給你。求你帶領我一生的道路。奉你自己的名求。阿們。」

(20080329余潔麟弟兄在UCR交通)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